【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终有一天,他会明白,要取的真经,就在他的身旁

终有一天会明白,他要求取的真经,就在他的身旁。

11238303273ba3105co

西行记

文/戴正阳

1

我发现赵老板的酒吧的时候,正值失恋。

那几天浑浑噩噩,满北京转悠,大概是走到后海某个犄角旮旯,看到个灯光昏暗门半关半闭的酒吧,听见里面一个姑娘唱志逼的《梵高先生》,于是就一头扎了进去。

说是酒吧,其实就是改造过的二手民宅,一个长桌子就是吧台,挨着吧台几张高脚椅子,周围摆一圈小桌子,中间是个垒起来的小台子,上面几个人瞎弹乱敲,然后一个姑娘拿着麦闭着眼唱。

全场把我和工作人员算上内,不超过三十个人。

我靠着吧台,要了一杯朗姆可乐。

身边一男一女在聊天。男的长发,大晚上光线不好还带墨镜,白色衬衣小领带。女的深灰牛仔裤,长筒靴,松松散散的俩麻花辫。男的说,我从歌声里听到了孤独。女的说,是,一种深邃到旷野里的寂寞,李志的歌一定是极好的。男的继续说,我觉得李志的歌就应该在这种小酒吧里听才有味道,一旦有了什么演唱会就失去了原来的滋味。女的最后总结说,没错,只有小众的才是最好的,我不希望别人来分享我的愉悦与孤独。

听着他们说话,我那杯朗姆可乐喝起来都一个劲儿泛酸。

台上的姑娘唱:谁的父亲死了。

台下俩人一脸革命道路艰难险阻他们的爸爸早就牺牲在二万五千里长征上的痛苦。

我多想把心中不满怒吼着喷射给他俩一嘴的正能量,只可惜站在吧台里调酒的男人抢先了一步,用不大不小刚刚能被那俩文青听见的声音吐出了惊艳了岁月,温柔了时光的五个字。

“装你妈的逼。”

2

我悄悄向他竖起大拇指,他冲我笑笑,浑然不理喝酒的俩文艺逼面色骤变,之前是死了爹,现在估计是连娘都死了。只可惜文艺逼向来只擅嘴炮,动起手来肯定不行,带着墨镜的爷们儿嘟囔几句,之后牵着身旁文艺妞的手窜了出去,不知道又要去哪一个廉价的小旅馆里进行体液的交换。

您这和老板多大仇?直接把客人都刺儿走了,到时候追究起来扣工资。我说。

我就是老板。他说。

得,当我没说。我低头喝酒。

老板点点桌子上贴着的一张纸说,夏天有优惠,一口气喝完三杯豆汁儿,全场消费九折。

我抬头看他,说实话,我从没见过哪家酒吧用这种方式促销的。

没等我决定好到底要不要接受这个挑战,老板又说,你还是别喝了,我这再过一会儿就打烊了。

我掏手机看了一眼,才刚刚十点半。

我问老板,一般酒吧不都是到这个钟点儿生意最好么,你这怎么就要关门儿了啊?

老板说,我得接我媳妇儿,她是舞蹈老师,晚上带学生补课,这时候也该下班了。

等我这杯酒喝完,老板就是开始慢慢往外轰人了。台上演出的伴奏和唱歌的姑娘也下来收拾东西。我还是思想觉悟不高,就光瞅着那唱歌的漂亮姑娘了,人长得确实不错,大概二十六七的年纪,穿一黑色T,牛仔裤。

我结了帐,和老板一起出门,老板临走前交待店里锁好门,然后还和我说了两句,有空过来坐坐。这时候的老板已经换了那身调酒师的打扮,现在的造型是白色背心大裤衩儿脚下踩着趿拉板儿,骑在他的大摩托上,风驰电掣,俨然后海一道风景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