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腹黑女主重生小说:娼门女侯(二)

《娼门女侯》,作者秦简,曾著有《庶女有毒》,擅写腹黑霸气女主,深得粉丝厚爱。

1182760474181e41a3o_副本

满座衣冠雪,俱是观潮人 第72章 休书一封

当谢连城发现江小楼的时候,他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握住她的手道:“你怎么来了,不要距离这里太近!”他下意识地拉着江小楼,向后连退了几步。

江小楼垂下眼睛,望着两人交握的手,脚步若有似无的一顿。

阳光射来,谢连城的眸子亮的耀目,然而他一怔,却迅速松了手,转头斥责怀安道:“谁让你把江小姐带到这里来的,我不是让你回去通报父亲,你怎么把她也给请来了!”

怀安一脸忐忑:“奴才……奴才一时慌乱,想着铺子到底是江小姐的,所以才会……”

谢连城叹了一口气,对江小楼道:“小楼,你没事吧?”

他的眼神是温柔的,也是克制的,丝丝细细透着关怀。

江小楼转过脸去,望着火光,神色变得十分复杂。怀安见状以为她受到了什么刺激,连声道:“江小姐,你听见我家少爷说话吗?”

江小楼淡淡地道:“我没事,不必担心。”

谢连城望着她,那火光跃动在她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异样地色彩。这些铺子都是江乘天的心血,江小楼倾注了无限的希望,却不料被一场大火给毁了。可江小楼面对这一幕,还能如此镇静,莫非是刺激受的太大?可仔细瞧瞧,却又不对。

谢连城是何等聪明之人,只是转了个念头,心里便隐隐有些明悟。

太阳出来了,整条街上却都是灰蒙蒙的,家家户户的屋顶上都是黑灰,风一吹,灰烬飞起来到处乱飘,人们的鼻腔里满满都是烧糊的味道。这一场大火,共计烧掉四十五家店铺,以江小楼的十五家店铺损失最为惨重。虽然人们都及时跑了出来,但是财物损失不可计数。整条大街上不停的传出号哭之声,人们的表情如丧考妣。

书房里,谢家的主子们都是一夜未睡。江小楼唯恐谢康河身体不适,柔声劝他早点去歇息,可谢康河一点睡意都没有,只是连声叹息:“怎么会起这样的大火,我实在是想不通……铺子里检查都很仔细,居然发生这样的疏忽。”

江小楼神色温和:“伯父,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多想也是无用,你放宽心,天塌不下来的。”

谢康河神情从未如此颓唐,语气里有着难以言喻的愁绪:“不把事情的真相搞清楚,我无论如何都……”

江小楼耳畔的碧绿耳坠垂在白皙的颊畔,眼底波澜不兴。

谢连城一双眼睛从始至终落在江小楼的脸上,没有片刻分离。

“到底是谁做的,为什么要下这么毒辣的手圣临传说!”谢康河忍不住问。

江小楼淡淡一笑接过:“昨夜大火发生前,有人瞧见博古斋的伙计王恒行踪鬼祟。”

谢康河面上惊讶,江小楼解释道:“就是之前我收留在铺子里的伙计,他是从辽州来的流民,无处可去,我一时心软便留下了,谁知却是种下了祸胎。”

谢康河追问:“是他放的火?”

江小楼扬着眼睫,幽黑瞳子很是平静:“是,有人亲眼瞧见,他手中拎着火油。”

谢康河满面震惊:“他竟敢做出这样恩将仇报的事!”

江小楼叹息:“走水是在快要天亮的时候,博古斋掌柜是第一个发现的人,他立刻大声喊了起来,于是所有人都冲了出来,可是等他们试图抓住王恒的时候,他却趁乱挤进人群不见了。”

谢康河胸口气急:“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好心好意收留他,他竟然敢在铺子里放火,世上居然有这种人!”

江小楼和谢连城的视线微微一碰,他的眼睛那样平静,却带着一丝洞若观火的明悟。江小楼心头一怔,随即别开目光:“这一次火灾整整烧掉四十五家铺子,我自己的且不必说,还有其余三十家店铺的财产损失……大略估计一下,恐怕是个天文数字。”

“如果真是王恒纵火,那这个责任……”

江小楼郑重道:“应该由我来负责,这是不可推卸的责任。”

谢康河愁容满面,仰天长叹:“这样一来,咱们就得负责所有铺子的赔偿,最可怕的是,这些铺子都是属于权贵所有。一下子得罪这么多人,再想东山再起……是绝无可能了。这一把火,实在是太狠了!”

江小楼配合地流露出一丝惋惜:“伯父,既然那伙计是我收留下来的人,就只能我来承担。所有铺子该赔多少就赔多少,这是做人的道义。”

谢康河看着年轻的江小楼,忍不住惋惜,心道你这傻孩子哪里知道,三十家家店铺烧个精光,其中可有不少都是古董和珠宝店,赔起来只怕要倾家荡产。不管江小楼有多少银子,也禁不起这样赔啊!但他不得不承认,小楼这种气魄和责任感是没错的。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小楼,那些小的铺子且不说,单说安王在这条街上的三家店铺,损失特别惨重,就算你赔钱也不可能消安王的火气。其他人……花起银子来更是没完没了,谁家赔的多,谁家赔的少,怎样核算,一有不慎就会闹翻天。”

江小楼当然一直听着,她很清楚这件事一定会闹得很大,激烈一点的还要闹出人命。

谢康河道:“这场灾难谁都预料不到,至于是天灾还是人祸,现在抓不到凶手和幕后主使,追究了也没有意义。真正亟待解决的是赔偿的问题,这样吧,小楼你承担一半,另外一半由我们谢家出面替你解决。”

江小楼一愣,谢康河继续道:“我会出去走动走动,亲自上安王府道歉,希望安王能够宽恕这一回。”

江小楼身子微微一震,发上钗环亦跟着发出轻响:“那十五家铺子都是属于我的,最先起火的也是博古斋,与谢家又有什么相干。伯父,这一盆脏水你千万不要往自己的身上引,我会有解决的方法,你不必担心。”

听了这话,谢康河忍不住责备她:“傻丫头,咱们都是一家人,难道我要看着你落难却完全不顾吗?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想法子。”

江小楼心头微微动容,面上扬起笑意:“伯父,我说不必谢家插手就真的不必,不是我故意逞能,不出三日,这件事情就会有圆满解决的方法。”

听江小楼说的信誓旦旦,谢康河脸上满是疑惑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

从书房里出来,谢连城与她并肩而行,他眼如深潭,唇角微弯:“小楼果然不凡,到了这个时候还能保持这样平静的心情。看来这一回,你是自信会赢。”

江小楼唇际是浅淡温柔的笑容:“没有人能预料最后的胜负,不过求个心安理得。”

谢连城深深望着她:“真的心安吗?这件事情险恶万分,不小心就会引火烧身,你真的无惧无畏?”

江小楼转头望着他,只是一瞬,两人眼神碰撞,击发出火花,她声音坚定:“那是我自己的事情。”

此刻,她美丽的眼睛里有着冰凉的凌厉,却又有潋滟的柔光。如此矛盾而复杂,不知不觉叫人迷醉。

谢连城呼吸有片刻凝滞,然而他却毫不退让:“不,你在谢家,这就是谢家的事。”

江小楼眸子里有火焰在燃烧,她冷笑一声:“不过是借了谢家方寸之地,就要干涉我的一举一动?那我明日便搬出去,从此——”

“江小楼!”谢连城突然直呼她的名字,声音里有一丝抑制不住的恼怒,“说什么但求问心无愧,你分明看到我们为你如此担心,彻夜忙碌,你还能说得出问心无愧四个字吗?”

江小楼第一次深深的看入他的眼,他的眼底有些关怀、急切,甚至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恼怒,温柔与冰凉糅合在一起,便成了一个谜。

见她不说话,他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这件事我越想越不对,你是一个极聪明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收留一个流民,又为何对他丝毫不加防范。这只能说明一种可能,你知道走水的事,比任何人都更清楚。”

江小楼眸子里含着光辉的明亮:“对谢伯父,我内心有愧。但事关重大,我不让他知道,是为了谢家好。公子,想不通就不要想,一切终究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不会让你永远这样迷糊下去。”说完,她从他身旁径直越过。

谢连城站在原地,静静望着她的背影,神色幽然。

寂静的走廊,只有她一个人不停的往前走,裙摆拂过、摩擦,发出轻微的沙沙声,她脊梁挺直,目光直视,并不回头。

谢连城,我等待已久,唯有此番找到机会。是人家成全了我,我感谢还来不及呢,怎能放弃?

第二日,杨阁老给江小楼下了贴子,发生了这么不幸的事,谢家想要婉拒,江小楼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一路走过高大森严的朱漆红门,她经过花园、进了正厅。杨阁老正坐在椅子上把玩着手中的一方砚台,见到江小楼来了,满面笑道:“小楼,你瞧这砚台可是一百年前的珍品。”说完,他将手里的砚台举向江小楼,得意道:“你看这线条多么秀美,多么飘逸,活脱脱一方美人砚。好东西,绝对是好东西!”

江小楼淡淡一笑道:“这样的好东西,全凭杨阁老好古博雅,眼光独到,放在旁人未必能够识货。”

杨阁老笑道:“过奖了。”他小心地把砚台往下一搁,看着江小楼道:“怎么今天面色如此不好,我请你过来,原本是想让你陪我下棋的,可瞧你这模样分明是没有心思,到底出了什么事?”

江小楼神情流露出一丝歉意:“最近这段时日,小楼可能暂时无法再到府上来了。今天,我是特意来告辞的。”

杨阁老一愣道:“什么事,为什么?”

江小楼轻轻叹了一口气:“昨天小楼的铺子走了水,火势大到把整条街都给烧着了,一共毁了四十五家店铺,这一把火烧下去,小楼真要倾家荡产,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心思再陪杨阁老聊天了。”

杨阁老闻言瞪大眼睛:“怎么这么突然?”

江小楼目光平静:“其实也不突然,不过是在预料之中,我得罪了某些人,自然会遭到报复我的名模总裁全文阅读。”

杨阁老把脸一沉:“无缘无故怎么会突然走水,查清楚了吗?”

江小楼声音沉沉的:“这些就不提了……不论如何,火是从博古斋第一个烧起来的,我已经决定散尽家钱,把那些钱给赔给大家。”

杨阁老脸色难看起来:“我听你话中有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老老实实告诉我!”

江小楼却站起身来,神色格外从容:“人家捅了马蜂窝,责任却是由我来承担,我也只好倾家荡产,没有什么好说的。阁老,小楼今天本就是特地来告辞,您不必为我担心,只是散家财罢了,我还能撑下去。等过些时日事情过去了,小楼再上门来。”

杨阁老皱眉:“慢走,先等我把话说完!”

江小楼望向杨阁老,目光露出疑惑。

杨阁老认真道:“你说话向来谨慎,今日却如此忧心忡忡、欲言又止,此事一定另有玄机。小楼,我们认识已经不短时间,虽然非亲非故,我和夫人却都很喜欢你,把你当成女儿一样看待。你若是信任我,不妨把一切都说个清楚明白,不要这样没头没脑走了,弄得我满心疑惑。”

江小楼一怔,笑容露出苦涩:“阁老……你是知道的,我在京中早有仇人,原先我以为一切已时过境迁,那些人不会再找上我,我也可以过些安生日子。只要把父亲的店铺赎回来,从此好好经营便是。可是那仇家始终不肯放过我,竟然派人想法儿混进我的铺子,悄悄放了一把火,把我的心血烧得干干净净。光是我一人就罢了,竟然还带累了周围的商家,你说我心里……该有多么难过。”她这样说着,眼中有盈盈泪光,却一直忍着,不肯让眼泪落下来。

杨阁老面色严肃道:“究竟是谁做出这样的事?”

江小楼眼底里掠过一丝哀凉:“弱肉强食,欺凌弱小,要抓真凶,谈何容易。我的仇人势力很大,只有他整治我,我却毫无还击之力,又何必自讨苦吃、自取其辱。”

杨阁老眉头紧紧皱起:“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难道这黑与白还能颠倒了不成!你且说说,究竟是什么人做出此等恶事,我倒要看看,这京城是天子脚下,还有没有王法!”

江小楼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这……我就不好说了。”

杨阁老脸一沉:“说,一定要说!说出来我会为你作主的。”

江小楼犹豫了片刻才道:“我可以把一切都告知阁老,但……”她的话还未说完,却见到小蝶匆匆从外面进来,郑重地向阁老行了一礼,才道:“小姐,奴婢有重要的事情禀报。”

江小楼刚要开口,杨阁老道:“事无不可对人言,如果是关于那场大火,直说无妨。”

小蝶犹犹豫豫地看向江小楼,见她许可,才道:“谢家一直在到处搜寻王恒,刚才大公子传了消息来,说发现了他的踪迹……”

杨阁老目光一凝:“好,我就陪你们走这一趟,只要一切属实,我绝不会放过这个在幕后搞鬼的人!”

京城远郊,一家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茶社里,王恒头上戴着斗笠,悄悄掩了行迹,进入茶社。他环顾四方,终于在茶社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个青衣中年男子。

王恒立刻走了过去,压低声音道:“来了?”

那男子一抬头,笑道:“坐吧。”

王恒便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开口问道:“夫人答应过要给我银子,现在事情已经办成了,银子呢?”

青衣男人道:“银子自然会给你,只不过你还得办一件事暖阳全文阅读。”

王恒一愣,立刻道:“你们说过只要我放火烧了她的铺子,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管,怎么事到临头偏就反悔了。”

青衣男人冷冷道:“夫人请你做事那是瞧得起你,不要挑三拣四的,好好听我把话说完!现在这事已经闹得沸反盈天,明天你就去铺子周围转悠,等衙役捉到了你,只说你是为陛下修建别院的逃奴,江小楼收留了你,你却无意之中打碎了灯盏,造成了那一场大火。第一间烧起来的是江小楼的博古斋,接着连累了其他人家,听懂我意思了吗?”

王恒一下子呆住,不由心道:这人好歹毒,一来江小楼收留了逃奴,别人一定会以为她对陛下不满,始终心存不轨。二来京城势力错综复杂,每家店铺背后的主人都与朝中权贵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江小楼以后是再也别想在京城立足了。对付一个小小的弱女子,竟然用如此狠毒的手段,实在是令人心凉。他想到这里,盯着对方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吗?若是去自首,我还有命在?”

青衣男人盯着他慢慢地道:“你可别忘了,若是你去了,夫人会派人照顾你的妻子、儿子,否则他们又得过上流离失所的日子。更何况按照大周律令,纵火罪最重只是流放,到时候夫人会想方设法替你周转。”

王恒看着对方,满是怀疑:“我不能再相信夫人,她根本是出尔反尔!”

青衣男人把手往桌上重重一拍:“王恒,你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王恒嘿嘿一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秦家大少夫人的吩咐,她既然无情,莫怪我无义!若是你再不肯掏出钱来,别想我继续给你们卖命!”

话音刚落,便有无数衙役从旁边涌了出来,一时将这茶社围得水泄不通,那青衣男人猛然站了起来,面目惊恐。

杨阁老走进了大厅,江小楼陪在他的身边,柔声道:“阁老瞧见了吧,事情就是这样。”

王恒一见到这种情形,立刻道:“大人饶命!我……我只是收人钱财与人消灾,他们才是主谋!”他指着青衣男人大声道,“就是他的女主子,那个女人让我去江小姐的铺子里放一把火,我……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杨阁老的目光扫向那青衣男人,极为阴沉:“你究竟是何人?”

青衣男人看到这种情形,早已脊背发凉,冷汗直流,下意识地后退两步:“我、我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王恒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当众指证:“他是秦府的管事,他的妻子就是那位少夫人身边的奴婢,一切都是他们让我做的,饶命啊!”他满脸害怕惶恐,配着一张憨厚的面孔,显得那样逼真。

杨阁老厉声道:“还不把他们抓起来,严加审问!”阁老一声令下,衙役们立刻飞扑上去,把那青衣男人扣倒在地,他顿时慌了:“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快放了我!”

京兆尹小心翼翼地问道:“阁老,您瞧这件事接下来怎么办?”

杨阁老道:“你又不是第一天管事,难道连如何断案都不知道?”

京兆尹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是,我一定对此人严加审讯,尽快给阁老一个满意的答复,查出幕后真凶,尽快拘捕归案!”

杨阁老点头:“如此,才不枉费我向陛下推荐你的一番好意,你可千万不要像梁庆一样,尽做一些失体统的事。”

“是、是!”京兆尹连连称道,等他直起身子,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江小楼。这美貌女子是何来路,跟阁老又是什么关系,竟然能够劳动他老人家。杨阁老虽然位高权重,深受陛下倚重,但他个性古怪,不易讨好,也极少管闲事绮户流年全文阅读。然而,这女子的事他不但管了,而且管得十分彻底,甚至亲自逼着京兆尹前来把这一切听个清清楚楚,实在是太古怪了……

江小楼看着京兆尹,微微含笑:“一切就拜托大人了,务必查处幕后黑手,以正风气。”

秦思刚刚坐着轿子回府,还没到巷口就被家中仆役拦住了。那奴仆见到他,立刻扑通跪倒在地,上气不接下气道:“大少爷,出大事了!衙门的人把咱们大院给围上了,奴才跑得快,好容易才等到您!”

秦思一愣,立刻问道:“怎么回事,快起来说。”

仆役跪在那里起不来,气喘吁吁地道:“奴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见黑压压闯进一大帮人,把整个院子都封了,也不许人进出,还把人往一处赶!那些人一个个横眉怒目,凶神一般,为首的只说要拿大少夫人!哎呀,整个院子里翻了天,跌的跌,滚的滚,爬的爬,到处是打碎的东西,到处是哭喊声,可怜奴才是钻空子从后门溜出来的。”

秦思马不停蹄地赶回秦府,果然大院门口站着衙役,大门已经被封死。门内人声沸腾,喊的、哭的、叫的、闹的,炸了马蜂窝一般。秦思本要进去,守门的衙役不让,说这是京兆尹的吩咐,任何人不得轻易进入。

秦思面不改色,冷声道:“我是这家的主人,又是当朝官员,谁敢搜查我的官邸。”

京兆尹矮墩墩的身子一摇二摆的出来,远远对着他抱了抱拳,肉脸上都是笑容:“秦大人,不好意思,惊扰贵府了。我也是奉命行事,不得不办,还望秦大人见谅。”

秦思皱起眉头,但他的脸孔俊美,连皱眉的表情都十分赏心悦目。他没有想到连京兆尹都惊动了,面上浮起一丝笑容道:“赵大人是执行公务,理所应当,只是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竟要如此兴师动众?”

赵大人顾作惊讶:“原来秦大人不知道,还不就是之前南门大街失火的事嘛!纵火的人被抓住了,他说是令府上的大少夫人教唆他去烧那江家的铺子,谁知因为火势太大连累了许多家。本来也没那么严重,请少夫人去问一问罢了,可杨阁老今天怒气冲冲地进了宫向陛下禀明一切,告你秦家教媳不严,胡作非为。陛下得知后立刻下旨,令京兆尹衙门严加查办!”

秦思心头恨毒,一切都是刘嫣那个贱人整出来的事,她要对付江小楼用什么法子不好,竟然用这样的招数,毁了自己不说,还给秦家带灾!他咬牙切齿地强忍住愤怒,笑容还是那样的谦逊:“你让我进去吧。”

京兆尹有些为难道:“大门已经封了,在没请出大少夫人之前,若我放秦大人进去,恐怕有些不妥,毕竟——”他的话没有说完,秦思漫不经心地道:“我是刚从太子府出来,所以还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一切,待会我就去禀报太子殿下,他一定会为我作主的。你放心,即便我进了府,也不会阻挠大人办事。不过我要提醒一句,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大人不要过早下论断才好。”

京兆尹闻言眼珠子一转,秦思的确是太子殿下十分信赖的人,他的府上出了这等事,太子不会袖手旁观。杨阁老虽然位高权重,可是毕竟年事已高,真拼起来未必及上太子殿下。纵火而已,如果太子愿意替秦思出头,这事未必没有转机,他想到这里便笑道:“既然如此,秦大人就请进去吧。”

刚刚走进院子,秦思就遇到了秦老爷。秦老爷嘴唇颤抖半天,眼中满是恼怒道:“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思把眼睛闭上,随后又慢慢睁开:“没事,您放心,一切有我在。”说完他转身吩咐慌乱的众人道:“不要慌,慌是没有用的。所有人刚刚在做什么事还做什么事,不该问的一概不许问。”紧接着,他快步向自己的院落走去。门口守着大批的衙役,虎视眈眈,与秦府的护卫隐隐对峙,显然护卫们是奉刘嫣的命令不肯退让。

秦思向护卫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让开。他跨进门,只见到满眼都是乱糟糟的,聚在走廊上窃窃私语的婢女们瞧见他进来,立刻静了,一道道目光聚了过来省委书记成长史:绝对仕途。秦思四下一望,见到走廊上躺着一个人,头发蓬乱,身子被人从后面托着,近前一看却是刘嫣。他眉头皱得更紧,转头问道:“怎么回事?”

婢女哀声道:“那些人不由分说捉住了杨妈妈,接着又不顾一切要冲进来。大少夫人见到那些人预备冲进大院就急了,她素来性子傲,怎能承受这种屈辱,一急一闹就晕过去了。”

秦思的目光在刘嫣蜡黄的脸上掠过,眼底涌起一丝憎恶,他冷冷道:“那些人暂且不会进来,先把她抬进房里去吧。”

几个力大的妈妈合力将刘嫣抬进了屋子里,刚刚把她放下。刘嫣却受了惊,突然一下子坐起来道:“谁要抓我,谁敢!”喊完这一句她突然清醒了,环视了一下四周,才发现秦思正满面含霜看着自己。她一时有些紧张,看着对方几乎说不出话来。

刚才那些人冲进来的时候,刘嫣一时怒火攻心就这么硬生生晕了过去,家中护卫和那些衙役发生了冲突,也是保护着她,不让她被人带走,场面一时僵持住了,恰在此时,京兆尹听说秦思回来了,便立刻赶到了大门口,刘嫣这才算逃过一劫。如今看到秦思脸色不善,刘嫣一时呆愣在那里,看着秦思道:“夫君,我这是……”

秦思目光极为阴冷地瞪着刘嫣道:“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嫣脸上涌现出受到惊吓的神情,她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在颤抖,几乎要哭出来了。

秦思厉声道:“还不说!”

刘嫣失态地大哭起来:“我只是想要给那贱人一点教训,我有什么不对?”

秦思脸铁青了,手指都几乎攥的发紫:“你简直是没有脑子,你也不想想看,江小楼能在京城立足,岂是寻常女流之辈可以任你揉搓!我早已猜到她背后有靠山,没有想到居然是杨阁老!你可知道刚才京兆尹对我说了什么,他说是阁老亲自作主为江小楼撑腰,力证此事与你有关!”

刘嫣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嘴唇发颤道:“杨阁老他不是你的恩师吗?夫君,求你为我说两句好话,不要让我就这样被京兆尹带走,如此一来,我的颜面可就全部扫地了!”

秦思脸色无比难看,眼角搀杂了讥讽,冷冷道:“他最近对我十分冷淡,如今又出了这等事情,我有何面目去求见阁老。”

刘嫣急了:“那我立刻就派人去御史府报信,求我父亲来救我。”

秦思冷眼瞧着她:“救你?现在谁也救不了你!连阁老都插手了,事情干涉太大,不要说是岳父,就连太子殿下只怕也是不肯帮忙的!”

刘嫣惊恐之极:“怎么会这样!”

秦思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脚步沉重,他的心绪此刻转得很快,瞬间打定主意:“刘嫣,你闯下这样的大祸,纵然我能容得下你,秦府也再也不能容你。”他直接走到桌边,迅速写了几行字,劈头将一张纸丢在刘嫣的头上:“从此以后,你与我家再无干系,是生是死,要受什么惩罚,都由你自己承担!”

刘嫣将脑门上那张纸一把抓下,却见到“休书”二字,顿时血冲到头顶,面红耳赤,怒声道:“秦思,你是疯了不成?在这紧要关头,你居然要休我!”

秦思眼中有一闪而逝的厌恶:“身为女子不思相夫教子、安分度日,竟然私自纵火、胡作非为。刘嫣,你别怪我无情,走到今天这一步,我耗费了不知多少心力,绝不能为了你这样无知的女人毁了大好的仕途!京兆尹那里我已经打过招呼,事情只与你一人有关,绝不会牵连旁人。现在你立刻就滚出去,不要再说是我秦家的媳妇!”

刘嫣听了这话,疯子一般向他飞扑过来,尖锐的指甲在他脸上抓出一道血痕:“秦思,你这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秦思一把推开她,厉声道:“还不把她拉出去旁观霸气侧漏全文阅读!”

刘嫣气到了极点,她没想到自己好容易才得到的夫君,到了紧要关头居然将她弃之不顾!他们是夫妻啊,同床共枕,耳病厮磨,她以为他至少有三分真情,现在才明白,原来他根本没有心、没有情!她大声尖叫,拼命厮打他:“你这个畜生!畜生!”

如今的刘嫣,早已没了半点高门贵女的风范,再好的规矩和教养,也抵不住内心的愤恨和怨毒。

原本站在门外的仆妇面面相觑,断没有想到在这种灾难面前,大少爷壮士断碗,毫不犹豫休了少夫人,可这毕竟是秦家的地方,谁也不敢违抗秦思的意思,她们立刻上来抓住刘嫣,刘嫣又哭又闹,大声道:“秦思,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我做这一切还不是为了你!我知道你一直没有忘掉那个小贱人,我告诉你,她不放过我,也同样不会放过你!这一切不过是刚开始,你等着看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歇斯底里的大叫,眼睛都凸出来了。秦思疲倦地挥了挥手,命人立刻将她拖出去。刘嫣哭得几乎晕过去,却还是被交给了京兆尹,京兆尹不敢停顿,立刻将她收监,并且将她身边亲近的仆妇全都扣押了起来,细细盘问。

这件案子闹得很大,几乎是满城皆知,人人都知道秦家的大少夫人居然唆使了人去烧铺子,这等骇人听闻的行为,简直叫人不敢置信。尤其是那些认识刘嫣的人,莫不说她性情温和,品味高雅,绝想不到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原本秦思若是肯力保刘嫣,再由御史出面,事情说不定还能有转机,但秦思过于冷血,毫不犹豫把刘嫣扫地出门,还摆出一副受到欺骗、妻子无德,他无比受伤的模样,刘嫣当然成为了众矢之的。刘御史听闻了自己女儿的所作所为,并没有上折子替她申辩,恰恰相反,他开始闭门谢客。

有了杨阁老和王恒的证词,杨妈妈和她那个专门负责接头联络的弟弟杨三很快招认。刘嫣唆使他人纵火,一方面要给出巨额的赔偿,另一方面还要承担起主谋的责任。纵然她是御史千金,也无法改变成为纵火犯的事实。

当天下午,一位不速之客找到了江小楼。当时江小楼正在指挥铺子里的人将现场重新收拾整理,秦思进来的时候,见到的便是热火朝天的一幕。江小楼转头瞧见秦思站在门口,目光深凝,静静瞧着自己,不由淡淡一笑:“今天这风倒是奇怪,居然把秦公子吹到这里来了。”

秦思眼神不自觉带了三分煞气,下意识的上前一步,却又站定,只远远看着江小楼道:“江小姐,不知可否移步说话。”

江小楼面上的笑容十分清艳,声音却格外婉转:“好,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另找他处就是。”

她请秦思进了旁边一家刚刚收拾出来的雅室,入屋之后,秦思将一个精美的红木匣子放在了江小楼面前。

江小楼神色一动:“这是什么?”

秦思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道:“这是赔偿你十五家店铺的全部费用,你点一点,看是否够了。”

江小楼打开匣子,看着里面厚厚一叠银票,微笑道:“好大的手笔。”

秦思死死握紧自己的拳头,疼痛汹涌地涌上来,他却只是微笑道:“这是当年秦家亏欠你的,现在一并还给你。”

江小楼叹息一声:“我当初借给秦府十万两,到如今利滚利,十万两是远远不够的,再加上这回受了不少惊吓,赔偿起码再加三万两,秦公子,你说是不是?”

秦思心肺瞬间纠结在了一处,胸腔如同煎熬着熊熊烈火,面上却是温文的笑意:“我会尽快凑足银子给你送来,一分也不会少。”

江小楼微笑从唇角泛出来,道:“我现在无家可归,总是借居实在不妥……”

秦思目中一动,看着江小楼道:“原来这就是你的目的顾女王时代最新章节。”

江小楼目光清亮:“我的目的,我能有什么目的。”

秦思冷冷一笑,他的涵养极佳,竟生生将心口的怨毒隐住了。原本再次见到江小楼的心动神摇此刻早已烟消云散,他不会再以为这个女人是回来找他重续旧情的了,她根本就是一颗可怕的绊脚石。

“江小楼,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知道这一切都和你有关,刘嫣的行动只怕早就暴露了,你却始终按兵不动,只为了引她上钩,为此你不惜烧掉了所有的店铺,甚至还牵连了不少其他的商家,目的就是为了把这个天捅破,闹的越大越好!这样一来,人人都会知道是秦家的少夫人纵火伤人!”秦思早已想透,王恒和杨三的见面地点突然暴露,只有一种可能,王恒早已是个背叛者。

江小楼笑了,她的笑容十分清雅,如同一朵优雅的莲花,神色之中却带着三分讥嘲:“秦公子,你把我说的未免也太神通了,我怎么会知道你家居然有这样一个疯疯癫癫的大少夫人,哦,倒忘了如今她已经不是秦家的儿媳。既然如此,秦公子又为何要送我这些银两?”

秦思手指抽搐似的收紧,慢慢道:“陛下严厉斥责,太子殿下也动了怒,责令我秦家负责一切赔偿事宜,这一点你不是早已知道了吗?江小楼,我只说一次,那些银两秦府会负责赔偿,包括你江家的大宅,我们也会原物奉还、丝毫不损,这样——你肯放过秦家了吗?”

江小楼看着秦思,神色楚楚道:“我越发听不懂秦公子说什么,你只是赔偿我的损失,怎么牵扯出这许许多多的恩怨情仇,实在是太乱,我都糊涂了。”

秦思冷冷一笑:“懂与不懂只随你去,你到底肯不肯罢手!”

江小楼轻轻叹息:“如今死咬不放的并非是我,而是阁老大人,你知道的,阁老对你一向很有期待,断然没有想到你竟然有一个纵火烧店的妻子……刘嫣替你惹不少麻烦,与其来求我,不如想想该如何去应对阁老才是。”

秦思的牙根暗暗磨着,脸上却恢复笑容,他定定瞧着江小楼,神色温柔道:“小楼,我们彼此之间又有什么话不好说,你要钱我,便将钱财加倍赔给你。你要报仇,刘嫣的性命你尽管拿去!她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是吗?如果不是她,你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如今她已经被关在京兆尹衙门,只怕这一辈子也没有办法再出来了,你还有什么气不能消?算是我求你了,就此罢手,去向阁老说一声,放过秦家好不好?”

窗户洞开,江小楼脸庞有一半在柔和的阳光里,格外温柔美丽:“秦公子真是多虑了,我一个弱女子,哪里劝得动阁老。”

她的声音那么柔美,却比钢刀还锋利,一声一声剜人心扉。

秦思心头愤怒到了极致,目光直视江小楼,阴刻道:“你以为这样就能整垮秦家?”

江小楼笑了,笑容之中满是无辜:“娶一个不贤的妻子,秦公子真是可怜,如今已经开始乱攀咬了,若是得了疯病,出门就有一家药铺,可千万多吃药,少生气。”

秦思冷面如霜,瞪着江小楼一言不发,随后他一咬牙,转身就走,刚走到门口却听见江小楼道:“等一等!”

秦思回过身来望着江小楼:“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江小楼目光柔情似水,笑脸明媚如花:“人可以走,钱留下。”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我隐约猜到了谢连成的身份了~不是皇帝之子就是皇亲国戚之子,所以皇帝不忍动谢家

    (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