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腹黑女主重生小说:娼门女侯(三)

《娼门女侯》,作者秦简,曾著有《庶女有毒》,擅写腹黑霸气女主,深得粉丝厚爱。

1182759473110cbdfbo

满座衣冠雪,俱是观潮人 第98章 海天之遥

庆王妃回到自己的院子,朝云暮雨一起来搀扶,庆王妃却挥开了她们的手,几乎是瘫软在了椅子上。

江小楼面上并无一丝气恼,只是语声平静:“他们是蓄谋已久,专门设了圈套等咱们跳下去,王妃不必如此羞恼。”

庆王妃胸口堵着一口气,泪水不由自主涌了出来:“你没有看见吗,顺妃、赫连胜,包括那个小竹,他们三个人合起来演了一场戏,我们上了她的当啊!故意留着小竹,目的就是为了把这件事情安排合情合理,根本只是个圈套——”

江小楼看着庆王妃如此愤慨,却轻轻摇了摇头:“既然王妃什么都看明白了,刚才为何还要与王爷作无谓的争辩?其实你心里很清楚,事已至此,多说无用。”

庆王妃心口痛的透不过气来:“难道就由任她这样颠倒黑白,是非不分?”

江小楼亲自倒了一杯水,递给庆王妃,柔声道:“世事不可能尽如人意,王妃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

庆王妃接过那杯水,却发现自己指尖冰凉,隐隐颤抖,连杯子都握不稳。江小楼见状,动作轻柔地把手覆在庆王妃的手上,轻言道:“耐心些,再耐心一些。您要对我有信心,对自己有信心,更应该相信雪凝。她是一个善良的人,老天爷不会让她这样无辜死去。”

她的手很轻、很柔、很软,身上传来隐隐的栀子花香气,沁人心脾。庆王妃抬起眸子望着她,眼眶不由自主湿润了。刚才那一刻,她真的是如坠冰窟,浑身发抖,几乎没办法说出一个字,面对狡诈的顺妃和无耻的赫连胜,她竭尽全力想要保护自己女儿,然而她还是做不到,只觉得自己无比的怯懦与无能,空有满腔愤怒,没有任何证据,终究无力回天!

江小楼看着这样的庆王妃,心中深为感动。她母亲早已过世,若是还活着,应该也和庆王妃一样会不惜一切代价去维护自己吧。表情不自觉变得温柔,眉睫深深,充满温情:“对方越是得意,越容易露出破绽。还是那句话,咱们慢慢等着。”

吩咐朝云暮雨二人服侍着庆王妃上床休息,江小楼这才走出屋子,看着满天星辰,遥遥出神。

小蝶经历了一晚上的变故,实在是觉得心身疲惫,赶忙劝说道:“小姐,早些回去歇息吧,不要再考虑那些事儿,伤神。”

江小楼看着小蝶,浅浅一笑:“我们三人一起从国色天香楼里出来,原本以为能够互相依靠着活下去,却没有料到雪凝会走的这样早、这样突然。直到今天我都经常会觉得,也许这就是一场梦,梦醒了,我还能看到她的笑脸,听她对我说这个不合适,那个不合适。”

小蝶心里一酸:“小姐,郦小姐是个好人,她无辜枉死,老天爷一定会站在咱们这边,帮助我们找出杀人的证据!”

江小楼没有说话,她整个人沐浴在浅浅的月光里,面孔看起来没有丝毫血色。良久,她才轻声道:“他们能够编出这样的理由,相关的善后工作一定已经做的很好,再想回头去找那些所谓的证据,只怕是难如登天。”

江小楼素来极有信心,这次却也对此事前途并不看好,小蝶惊讶之余忍不住愤懑情绪:“难道就任由他们逍遥法外?”

江小楼不再说话,整个院落陷入一片寂静。

她抬起头,朦胧的月亮里隐隐浮现出一张熟悉的笑颜。雪凝,请你给我指引……

一阵风吹过来,撩起她乌黑的长发,带来阵阵清凉之感。奇怪的,原先的愤怒和失望慢慢消失无踪,她的心终于沉淀下来,重新恢复了平静。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江小楼突然轻声道:“不,我错了。”

“小姐……”

江小楼乌黑的眼眸重新燃起信心,唇角微微上扬:“无数风浪都走过来了,还怕庆王府么?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一直尝试到成功为止,必须将杀人凶手揪出来……”

血债血偿——最后四个字,竟飘忽的几乎听不真切。

赫连胜说到做到,三日后京兆尹就抓获了数名流寇。经过秘密审讯,这批人对劫持王府马车一事供认不讳,京兆尹当即判了斩立决。

王府

庆王府的书房青砖铺地,一桌一椅被人擦抹得极为锃亮,整个书房最具特色的是一座多宝阁,上面摆放着珍贵的五彩加金鹭莲纹尊、铜鎏金绿度母像等珍稀之物,包括书法、铭刻、珐琅等多种珍品,件件美幻绝伦、价值千金。从窗口望去,书房前面的院子里种植着牡丹和芍药。正中央那一颗极为珍贵的墨色牡丹原本亭亭玉立,现在不知为何却要枯萎了,而旁边的芍药却亭亭盛开,犹如天边彩霞,妖娆妩媚,枝繁叶茂。

庆王重重把茶杯磕在桌上,声如洪钟:“什么入狱听审,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庆王妃唇畔勾起一丝冷笑:“难道我就没有资格过问自己女儿的真正死因?”

庆王冷冷地道:“一切都是秘密进行,如果你去了之后被人认出来,庆王府的名誉就此扫地,你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庆王妃望着自己的丈夫,面对亲生女儿的死,他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只因担心连累到王府的名声,便可以装做看不见、听不见,世上竟然有如此狠心绝情的父亲。良久,她突然笑了起来,笑声嘶哑、嘲讽,泪水滚滚而落。

庆王被那冰凉的泪水一惊,却是很快别过脸去:“还不扶王妃下去休息。她病了,快找个大夫来给她看一看!”

庆王妃哭得不可自抑,朝云暮雨二人连哄带劝,才将她勉强哄回了自己院子,紧接着又马不停蹄赶去请大夫。大夫开了一剂安神的汤药,庆王妃睡了整整一天一夜。

江小楼来看望庆王妃,朝云便将她引了进去,绫罗锦被中庆王妃面向里躺着,依然在沉睡,长长的头发散于枕边,却隐隐可见发根灰白。江小楼小心地将锦被一角整理好,庆王妃却猛然惊醒,失声呼道:“雪儿色相浑浊[黑篮]!”

一把抓住的手是那样的温柔暖和,然而待看清了面容,王妃的心还是不可抑止的沉了下去:“小楼,是你啊——”

江小楼恍若未觉,只是淡淡一笑:“王妃,你醒了。”

恰在此时,暮雨端来一碗黑漆漆的汤药,躬身道:“王妃,喝药的时辰到了。”

庆王妃莫可奈何地看了一眼,不得不坐起身道:“端上来吧。”

暮雨小心翼翼地把药盏端来,正预备伺候庆王妃喝下去,江小楼开口问道:“王妃无病无痛,这喝的是什么药?”

暮雨一时怔住,旋即回答:“王妃日夜不安,所以大夫开的是安神汤。”安王妃从很早便开始服用安神药,否则无法正常入眠。

江小楼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一下,目光落在那黑漆漆的药盏上,语气和缓:“王妃,是药三分毒,能不用——还是不用的好。”

庆王妃悠然长叹一声,掩不住颓丧神情:“小楼,这只是安神的汤药,若是能让我长梦不醒,我会感觉很高兴的。”说完,她似是疲惫地喘出一口气,向婢女轻轻点头:“给我吧。”暮雨看了江小楼一眼,略带犹豫,王妃沉声道:“暮雨。”

暮雨只好将药盏递了过去,庆王妃接过,微微闭目,一饮而尽。

江小楼静静望着她,眼眸一动不动,似乎若有所思。

王妃喝完药,面色竟又黯淡了几分,显得格外困倦,不多时就闭上眼睛,重新睡得沉了。

江小楼就坐在旁边,目中缓缓流露出些许慈悲的神情。她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却也不由自主同情庆王妃,更何况雪凝呢?亲眼见到自己的母亲备受折磨,心中肯定是无比煎熬吧。正因为如此,即便生命受到了威胁,她也情愿装作一无所知,静静等待死亡的来临。

看似柔弱的雪凝,其实比谁都要勇敢和坚强。

江小楼缓步离开,刚一出门就吩咐小蝶道:“叫楚汉过来一趟。”

楚汉一直隐没在附近,听小蝶召唤,他很快出现在江小楼的面前,高大健壮的身躯臣服下去:“小姐,您有何吩咐?”

江小楼的声音十分平静,没有一丝起伏:“你想方设法得到庆王妃平日所喝安神药的药渣,我需要验看。”

楚汉眼皮都不抬,更没有多问一句,答应一声立刻消失在院子门口。

不过半个时辰,江小楼便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她匆匆出了庆王府,直奔傅朝宣的医馆。刚一进门,便把包裹着药渣的帕子递给他,道:“你瞧瞧这到底是什么?”

傅朝宣有刹那间的怔忡,看到江小楼风尘仆仆的模样后终于点头,接过药渣仔细研究了一会儿。江小楼没有打扰他,只是耐心等待着。傅朝宣眉头轻蹙:“里面是朱砂、磁石、龙骨、龙齿、琥珀、珍珠母、牡蛎、紫石英……”

“这些有害么?”江小楼目光清冽,宛如清冷的月色。

傅朝宣思虑良久,终于开口:“此类药引多为矿石,具有质重沉降之性。重者能镇,重可祛怯,故有镇安心神的作用,一般我们会用于治疗心火炽盛、痰火扰心、精神不安的病人。”

“这么说……药方没有问题。”江小楼静静地听完,才这样道。

那一双清澈的瞳仁几乎能倒映出傅朝宣的影子,他心头竟然再次微微雀跃了起来,良久他才定下心神,沉声道:“这药方是开给谁的?”

江小楼道:“给庆王妃,因为瑶雪郡主的死,王妃身体不适,心神不宁,所以配了些安神药。”

傅朝宣眉头一下子皱起来:“王妃身体娇弱,这种药不可以长久服用,这点你必须提醒她。”

“哦,为什么?”

“这种安神药具有一定副作用,长期服用会造成人大脑的损伤,让病人逐渐变得痴呆迟缓,思维缓慢,若是常年服用……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在睡梦中死去,二是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

“你不是说这是寻常的安神药吗?”

“是安神药,但朱砂有毒,琥珀入煎易于结块,这些通常是给精神状况极为紊乱的病人服用,目的是为了让他们完全镇定下来,如果给普通人服用,药量和服用时间会有严格的控制,所以绝对不能长久服用。”

江小楼深吸口气,声音异常平静:“原来如此。”

小蝶心头愤懑不平:“想不到竟然有人胆敢在庆王妃的药里下毒,太狠了!”

傅朝宣眼底露出惊诧之色:“不,这不是毒,我也经常会开安神药给病人,充其量不过是药量重了些,必须叮嘱病人不能长期服用罢了,若王妃不知道,那也可能是大夫的一时疏忽……”

江小楼冷冷一笑道:“是啊,一时疏忽,一切都是大夫下的药太重了,又忘记关照王妃不能多服而已,便是被发现了也没什么。”

傅朝宣却觉得江小楼思虑太多:“小楼,这药的确是安神之用,并不能算开错了药方……”

平时里庆王妃十分谨慎,身边有专门的妈妈负责饮食,从不肯让任何人插手,所以对方无从下手。然而王府的周大夫德高望重,为她诊治多年,深得信赖,这回却突然“一时疏忽”,这疏忽的时机当真是太巧了!江小楼不动声色地将药渣重新包好,微微一笑道:“多谢你了,傅大夫,能否重新替我开一副更合适的药方呢?”

傅朝宣仔细询问了王妃的症状,便提笔写下了一张方子,叮嘱道:“这方子是以酸枣仁、柏子仁、灵芝、夜交藤、远志、合欢皮等为主,质润性补,属于滋养安神药,长期服用也是没有大碍的。”说完,他将方子递给江小楼,待对方接过的时候,他却抓住药方未放手,触碰到江小楼微微发凉的指尖,他的心脏跳动得更加厉害。

“傅大夫?”

“啊,哦。”他一时失神,终究放了手,却还提醒道:“刚才那位大夫开是重镇安神药,通常用于实症。我开的滋养安神药,往往用于虚症,但为了加强安神作用,对寻常病人也每配用重镇安神药的……所以——”

他是怕江小楼误伤那位开药的大夫,江小楼轻轻一笑,目光清冷如水:“傅大夫,我又不是见人就杀的杀人狂,何必如此害怕?”

傅朝宣面上微红:“我只是怕——”

傅朝宣的善良和正直,看起来十分迂腐,却也弥足珍贵。可对于某些畜生,这种善良会变成一种可怕的纵容,让更多人受到伤害。

“请您放心,我是不会伤害无辜的。但那些暗中弄鬼的人,我也绝不放过。”江小楼平心静气,语笑嫣然。

傅朝宣看她就要出门,下意识地追了上去,口中唤道:“小楼!”

江小楼驻足,面带疑惑地望着他,那双黑漆漆的眸子看得他心跳如鼓。

傅朝宣定了定神:“希望你一切安好。”

傅朝宣的眼底溢满了不由自主的深情,江小楼面上却是一怔我有空间我矫情。

傅朝宣心头的话跃动着,几乎要脱口而出,然而一辆华丽的马车遥遥驶来,正巧在医馆门口停下,帘子一掀,露出一张明艳的面孔。年轻的小姐穿着一身月牙白绣梅花的衣裳,一张标准的瓜子脸,两弯细细的柳叶眉,一双长长的凤眼中透着无尽的娇艳,显得异常明亮与柔媚。

谢月瞧见江小楼先是微怔,旋即便灵便地下了马车,满面笑容地迎上来:“小楼,好些日子没有瞧见你了,今日可真巧,居然在这里遇上了。”

江小楼点头,微笑着致意:“伯父身体还好吗?”

谢月笑容中不自觉带了一丝甜蜜:“多亏了傅大夫的调养,如今父亲身体已经好些了,我今日是特地来致谢的。”

江小楼见她眉眼生春,而傅朝宣却一副毫无所觉的模样,不由轻轻一笑:“如此,我改日再上门去看望伯父。今天还有急事,先告辞了。”

目送着王府马车远去,傅朝宣还在悠悠出神。谢月凝视这一幕,目光有了三分不乐,可当傅朝宣转过脸来的时候,她面上神情变得既矜持又高贵,缓缓道:“傅大夫,是不是倾心于江小姐?”

傅朝宣一愣,俊俏的面孔一下子涨得通红,随即轻咳了一声道:“没有的事,谢大小姐不必胡猜。”

见他转身便走,谢月连忙道:“傅大夫,这礼物……”

看了一眼她手中的食盒,傅朝宣语气极为平淡:“身为大夫,治病救人是我的工作,更何况医治谢老爷是小楼对我的嘱托,无需大小姐特意来致谢,请回吧。”

见对方丢下一句冷冰冰的话就离开,谢月攥紧了手中的食盒,心头起了一阵尖锐的刺痛,婢女小心地问道:“大小姐,咱们怎么办?”

谢月神色骤冷:“回府。”



标签: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世间男子多无情~小楼之前报的仇,我只觉痛快,甚至有时还觉得太过仁慈,可这轮到顺如意,我倒生出几分怜悯来~男人啊!!!

    (0) (0)
  2. 怎么没有(四)啊?还没出来吗?

    (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