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暖气不热,我却成为全楼公敌

供暖季的那些事,太深有体会了……

100598443210d26352

全楼公敌

文/壮汉Q心

我住在一幢旧楼的顶层,第18层,视野极好。白天能看到城市头顶的灰霾和晴蓝天空之间色彩渐变的分界,晚上能看见霓虹连峰下流淌不息的车河,是件赏心乐事。

但暖气的问题除外。

这楼很旧,供暖设备尤其老化,暖气是铁片堆叠在一起的最古旧形制。整栋楼的供暖系统是一个环路,暖气中的热水都需在顶楼跑一遍才进各家,因此我屋子的卫生间里就藏了两个能够控制全楼供暖的总阀门。

按理说总阀门应该设置于公共空间,方便管理与操作——卫生间里突兀地长出两个能够控制全楼暖气的阀门,于情于理都不对,而且这在知识分子眼中一定是“公共空间入侵私人领域”的极好隐喻。我虽不是知识分子,但觉得搞出这种奇葩设计的工程师常识都没有,更不像知识分子。

夏末我们刚搬进来,被顶层无敌的视野和极佳的采光所吸引,心情愉快,便没有关心暖气。房东信誓旦旦地说这房子冬天绝对超热,从常识来讲,顶层暖气最热也说得通,因为所有的热水都要经由此处流到各家,我们提不出反驳的理由,便也信了。

和我同住的是一个兄弟,俩半大小伙子火力旺,基本不惧寒冷,秋风一日紧似一日地推着冬天进屋,我俩也不以为意。立冬后的几天我问他穿秋裤没有,他说:别跟我提秋裤的事情!我全身就腿部最敏感的,你知道我最怕别人摸我腿……妈蛋!前天刚穿了秋裤,手机从裤兜里被人掏走也没感觉到,都是因为秋裤弄得我腿部感觉迟钝!

“我昨天就把秋裤脱了!没那么冷,穿毛啊穿。”他把手机丢失错误归因到秋裤上,这个似不成立,但他和我一样确实不怕冷。故而这段时间他的心思在物色新手机上,我的心思在工作上,谁的心思都没在暖气上。

冬天一寸寸铺开,楼道里冬储大白菜陆续出现,我们发现自己成了人民群众的对立面,因为很多人开始谈论暖气问题,全楼居民的心思也都在暖气上。我们每天路过的楼道里早都贴了通知说某某日打压试水,家里需要留人,我们不在,出去忙了;楼道里通知又说某某日请检查自家暖气热不热存在什么问题,我们又没注意,又去忙了。估计我们这种不关心公共福利的事情引得邻居不满,某夜我到家,发现门上贴一条:

“供暖站电话王师傅电话139*******,请及时反映你家暖气的问题,关系全楼供暖。友情提示:你家的电表只剩三度电,请及时买电,以免影响生活。”

一刹那我被这种奇特的人文关怀好心肠感动了,热泪盈眶过后转天便完成了纸条交办的任务。我觉得自己也要乐于助人,和楼里的邻居们好好相处。

第二天早上家里来了供暖站的两位师傅,说邻居反映暖气根本不热,需要我屋卫生间的总阀门放气疏通热水。我热情地迎他们到卫生间开始操作。

放气是个很简单的事。拧开两个总阀门,两根主水管像发怒似的嘶吼着向外排出郁积的热气,同时能够听到暖气管道延伸至我卧室里的储水罐也轰隆隆地鸣响。水管愤怒地喷气,楼道低沉地颤抖,工厂也不过如此。几声巨响伴随热浪吐出哗哗热水,卫生间里变得跟澡堂子一样濡湿闷热,地上四溢包裹着铁锈和管内杂物的水流。

放气的过程持续了十几分钟,师傅说这一口气放得真他妈带劲。他们对于搞得我卫生间一片狼藉显然心怀愧疚,连忙解释说夏天他们想把我卫生间的总阀门移到楼道的公共空间,这样就不需要上门打扰了,但是找不到房东,没征得同意便一直不能动工。十几分钟我又是递水又是递马扎,主宾一团和气。

有了师傅的维修我们更加不关心暖气了,应该修好了吧?我们平时待在屋子里的时间也少。邻居们似乎很有些不满,原因是暖气依旧不热,于是第三天晚上深夜来了两位较年轻的师傅。一样的供暖工服,一样和善,一样地心怀愧疚防水把我卫生间搞成澡堂子。

临走还要了我手机号,打听了我的上下班和作息时间,一位山西口音的师傅颇带为难地说:现在这暖气问题多了,我看这气得经常放,你最好早晨上班前和晚上回来各放一次。楼上邻居们意见比较大,我们也得常来放气,不过来之前会给你打电话的。见谅哈,见谅。

“事情正在起变化”——诚如毛泽东同志所言,我觉得这个事儿开始二逼了。于是我早上必须得早起半小时,拧开两个阀门轰隆隆地放气,晚上下班回到家又得放一次。卫生间每天两次水漫金山,我攀高拧开关的本事也渐长。时不时地供暖站也会在周末专人来放气一次,以示对邻里意见的重视。为了督促我放气,供暖站会有各种号码轮流给我打电话:亲,你今天放气了没?

即便这么放气放水,我也没觉得暖气走热,事情可能是这样的:整个楼内供暖系统出了问题,和放气无关。不明就里的邻居们对这事儿则更为暴怒。某天早上我赶着上班,刚好和一个胖到蹒跚、行动迟缓的老太太同乘电梯下楼。老太太突然打量了我一眼问:你屋暖气热不热啊?我说:就那样吧,真不太热。老太太突然地睁眼、略带些逼问的口气说:你是不是住顶楼?

当头棒喝!我没睡醒的困意一下子都被激走了,老奸巨猾,原来是话里藏刀。我便扯谎:我住17层,不住顶楼呀。那老太太松一口气说道:是吧,顶楼1803那户人家太不像话了,听供暖的人说他们不会放气,还经常找不着人!搞的整楼暖气都不热!你说说现在这人,多没素质啊!实在是不像话!怎么不替大家想想呢?改天我得上楼找他们论理去!那户都住的什么人呐!……

鲁迅先生说“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生活经验让我对一部分老年人也作此想:从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这些褶皱起茧的心灵。他们面善腹黑,一辈子的起伏坎坷转化成实用的老奸巨猾,年轻人的敏捷强壮是他们徒为羡慕而不能得的,于是他们用腹内机巧和用心险恶来弥补生理上不可挽回的颓朽。

老太太这样讥刺的话语一出,我差点现了原形,险些脱口而出“我住1803”。正当我不知怎么接话的时候,电梯停到7层,上来一个和老太太稔熟的女孩,俩人聊开了,我得以脱身。电梯到了1楼停稳打开,我马上快步走出,内心又羞又愤,不过即便步子迈得再快,也扯不掉萦绕在耳际老太太的那几句狠话。

在这样早晚放水和被隐形诅咒中奋力突围了一个礼拜,我接到供暖站的一个电话,他们表示这段时间无效的放气放水,证明供暖系统管道应该存在问题,叫我别再放了。同时楼道里也贴出来通知说,市政供暖可能会在半个月内完成检修和重新供暖工作,望大家见谅,大家在这段时间里因取暖产生的电量,开好发票会予以报销。我长舒了一口气,这下便好,大家别再围攻1803就行。冷点却无妨,人就怕蒙受不白之冤。

楼里的居民们都在貌似理解的氛围中苦捱这半个月,我的卫生间安静多了,供暖站的蓝工装们也只来过一次,检修管道。

半个月期限快到的时候,楼道里又出了一个通知:整体的供暖管道都已检修完毕,但尚不能重新供暖,因为1803房间其中一个总阀门的管道被人为改动过,造成了一些问题。看到这则通知,楼里的居民暴怒起来。那个周二的晚上,直接来了一伙人在门口守株待兔地逮我。

我下班晚,到家八点多,进18层楼道的时候发现声控灯一直是开的,过了拐角,才发现1803门口有两个供暖站工人和六个楼里的居民。我进入他们视线的那一刻,他们有人狠劲扔掉烟蒂起身向前,有人撸了袖子,还有骂骂咧咧直接上来的。

那是完全堕入黑暗的几分钟,要不是两个供暖工拦着,我很可能会遭遇一两人的暴力,其余的肯定也会围攻唾骂。我没当过城管,没有经历过以自己为圆心,去招架四处射来的唾沫星子和肢体围攻的情况,于是我绵软地被他们连骂带推,直接架到卫生间里。开防盗门时我钥匙都拿不稳,手有点抖——人民群众中真是蕴藏着无穷的伟力。

和一帮不爱讲道理、群情激奋的中老年男女辩白是非常艰难的,我反复声明我夏末才租到这房子住进来,暖气是房东或者之前的租户弄的,完全与我无关。两位供暖站的师傅也发现:原来的水管改动过,应该是房东为了更好地利用卫生间闲置空间,换了一种不太专业的水管贴着墙走,还动过阀门。这活儿的成色普通人看不出来,但是供暖师傅仔细一看却发现了。

事已至此,供暖师傅便建议说,这个管道反正已经被动过,现在莫不如再接长点的水管,将总阀门引出去安置在18层的公共空间,这样就方便多了,不会再上门来骚扰了,不过这要在墙上打眼,需征得房东同意。激愤的邻里怒喊:你现在就给房东打电话!

此刻我终于发现课堂上学过的一些社会学理论又复活了。群体在高度情绪化的状况里,不太可能理性地分析问题,何况他们已经有了暖气不热这样的实际利益受损,情绪化的群体极易产生那种“法不责众、干了再说”的“集合行为”,所以我当时处境不妙;其次,这种非理性气氛下的群众倾向于找出一个人格化的出气筒,把错误简单归咎到某个人身上,这是一种复仇而非解决问题的逻辑。在他们的指责和呵斥下,我拨通了房东的电话。

房东王哥说正在三亚度假,听完供暖工的陈述,表示同意改管线。“那你们弄呗,墙体别弄坏就行。弄坏了房子,这事儿可没完。”便匆匆挂了。两位供暖工说做这种改动得先停水再施工,最快两天搞定。

暖气总是冰凉,邻居依旧愤怒。

三天后,卫生间里面那些丑陋残旧的阀门,终于换成了新水管,穿过墙壁直通18层的楼道,暖气渐渐热了,冬天恢复了它该有的安宁和静谧。但我总觉得,就像房东说的一样,这事儿可没完。

同住一栋楼,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那晚过来堵门的居民,此后在电梯里遇到我的概率也颇高,大家见面无言,或以眼神相抵牾,即便是那天没来堵门的居民,也口口相传知道了1803住户的样貌,目光相遇时,对我也是一种带有“公理战胜”般的鄙夷轻慢。

大家一起挨冻的日子早已过去,我却还是全楼公敌。

我想,这种状况或许会一直持续到我搬离这楼为止吧,因为这楼的绝大多数居民都将在这里一直住下去。或许来年暖气不热的时候,他们还会想想1803。(来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