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暗黑系小说,越到最后越毛骨悚然……

平淡朴实的开始,不料却越来越暗黑……

112902690414965af6l

食欲

文/常乐

我打电话给我妈,告诉她单位派我去广州出差一周,我妈只是叮嘱了我一句:“那边的人什么都吃,你小心点儿。”我不知道她是让我小心别吃错了东西闹肚子还是小心别让自己被吃掉。

也许是成见已深,当我刚出白云机场的时候,就感觉广州的空气里四处弥漫着浓郁的饭菜香气。

对于一个吃货而言,能够来到大吃省的首府,无异于一个穆斯林去麦加朝圣。

但是开始的两天里,广州的饭菜并没有让我获得多么大的满足,可能是接待方准备不足,第一顿晚饭居然不是粤菜而是火锅。广州吃火锅先要在饭桌上上一个洗脚盆,我吃过铜锅铁锅陶瓷锅,却从来没有在一个塑料脚盆子里涮过羊肉,不由感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然后一旁接待我们的广东姑娘郭小玉告诉我们:“大家把餐具放进盆里用茶水洗一洗,待会儿我们还是用锅吃。”我真是为自己傻逼的想象力感到汗颜无地。

脚盆子为我之后的几餐都带来了阴影,吃猪脚饭的时候,我总觉得里面有股脚汗味儿跟我自己有的一拼,总是吃不两口就停箸推碗,竭力屏住呼吸等大家吃完。

第二天晚上的海鲜也差强人意,我本来就肠胃不好,吃海产品不易消化,然后饭吃到一半服务员还端上来一盆鱿鱼汤,一看触手我想起了前段时间无意看到的天野喜孝幻奇系列,脸色直接就绿了,跑到洗手间把之前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两天没有吃好,我在广州工作都是无精打采两眼昏花,郭小玉看到我这样十分过意不去,觉得在美食传天下的广州把人饿死是个有毁城市形象的事情,于是偷偷来找我,说要给我开小灶。

我问小玉为什么有好吃的不把大家都带上,小玉说主要是自己买杂志抽奖抽中了一张神秘饭店的情侣餐代金券,只限两个人去。我一听这是出差来一发的节奏呀,心里一乐说情侣餐券你带我去,是不是图谋着饭后做点儿什么,小玉说你别臭美了,我是怕你在我的招待下饿死他乡,我没能尽到地主之谊。

我心想炮约不成,能吃顿美食也是好的,于是欣然答应。

临近晚餐的时候小玉叫我偷偷跟着她走,小玉开着车绕着我七拐八拐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是拐进了农林下路沿路的一个不知名的小巷,我们把车停在巷口,在巷子中又迂回了半天,才在快到尽头的地方发现了一家门面看上去十分残破的小菜馆,招牌上面写着三个掉漆的金字“食欲斋”,招牌边缘泛着粗糙的毛边儿,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想起《倩女幽魂》里面的兰若寺。

“你确定代金券地址上写的是这个地方?你以前来过么?”我问小玉。

小玉摇摇头:“没来过,不过地址应该没错,而且代金券上的店名也符合。”

“我靠,没来过你带我过来吃,万一是家黑店呢?”我打起了退堂鼓。

“免费的你要求还那么多!”小玉一拍我后背,把我往前推了一下:“走吧,进去看看,不满意咱们就走。”

我和小玉走进了这家“食欲斋”,比起外面残破不堪的门面,里面的陈设简直是天壤之别。桌椅吊灯居然都是洛可可风格,精雕细琢尽显华贵。每一张桌子上都放着一个水晶六角烛台,上面的蜜蜡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香气。店里在放巴赫的赋格曲,让我一瞬间以为自己是闯进了某家欧洲的私房菜馆。

“别有洞天啊。”我感慨道。

“那是,我抽奖的那家杂志可是发行量好几十万呢,怎么可能推荐廉价菜馆。”

“可是为什么里面几乎没什么人?”我突然意识到饭店里除了我和小玉,只有两个一男一女两个服务员和角落里的桌子上低声交谈的一对情侣。

“可能……还没到饭点吧。”小玉环顾四周,也觉得有些蹊跷。

“两位是抽到我们店情侣餐券的客人么?”这时候那个男服务生凑了上来。

“没错!”小玉得意地把口袋里的代金券拿出来扬了扬。

“那两位请这边请。”服务生把我们让进了一个小包间,我进去前抬头看了一下门楣上的牌子,上面写着“无味居”。我靠给包间起名字的真他妈没文化,五字能写成无。

我和小玉落座,服务生把两份菜单放到了我们各自的面前,我翻开一看,直接傻眼了。

这他妈是美索不达米亚的阿拉米语文字吧?我怎么一个都不认识!

小玉也愣怔地瞅了半天,然后转头问服务生:“没中文的菜单么?实在不行英文的也行。”

“没。”服务生吐字铿锵显得特别理直气壮。

“那我们怎么点菜。”我有点儿郁闷了。

“看不懂你就问我呗。”服务生得意洋洋的样子让我很想站起来抽他。

我扔下菜单,然后对服务生说:“那我们也不用看菜单了,你这有什么招牌菜,给我们推荐两个呗。”

小玉也放下菜单表示赞同,服务生点点头,问我们道:“两位知道神户牛肉么?”

“你们这么小一家店居然还有天价的神户牛肉?!”我不禁肃然起敬。

“我们的牛肉比神户牛肉还要牛!这些牛都是吃神户牛肉长大的!我们管这道菜叫神户牛魔王——Wagyu demon beef!”

我吓了一跳:“吃牛肉饲料长大的牛不都会得疯牛病么?”

“那都是谣传,你看楼罗王朱粲,吃人无数也没听说过得了疯人病。”

我为这个服务生扭曲的世界观感到深深的恐惧,但是好奇心驱使我继续问下去:“那除了这个牛魔王,你们还有什么别的招牌菜呢?”

“有,新几内亚白松露要么?”

“白松露不是意大利的么?”见多识广的小玉问道。

“小姐,你知道白松露是菌类吧?世人都以为白松露成长的最佳环境是碱性的石灰土,实际上,所有的真菌最喜欢的培养壤都是尸体!其中以人的尸体最佳。我们的白松露培养基地建在新几内亚,就是为了便于向当地的食人族用生活用品换取他们猎取的敌方部落成员的尸体,然后将白松露培植在这些腐烂的尸体上。”

即使是腹内空空如也,我都感到一阵强烈的呕吐欲望。小玉也是脸色煞白,开始左顾右盼看我们有没有被人堵在包间里面。

但是我真的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这种傻逼性格让我在我的一生中无数次险象环生,我还是狗改不了吃屎。所以我又继续问:“还有其他的东西么?”

服务生又给我们列举了北海巨妖Kraken的触手做成的鱿鱼烧;藏红花和食蝇草嫁接后生成的新型植物红色美人唇的花汁熬成的汤;喜马拉雅山雪人Yeti的大肠刺身;还有麝香猫吃坏了肚子拉稀拉出的猫屎咖啡味起司蛋糕。

我和小玉的三观一遍遍被刷新,几次想站起来夺门而逃,就在快要忍不住这种冲动的时候,服务生突然说了一句:

“其实这些东西还称不上是特色,我觉得天下最棒的美食,应该是食欲本身。”

”食欲本身?食欲又不是食物。”我想小玉肯定和我一样是一个好奇宝宝,不然三番五次的逃跑打算都被我的追问打断,她早该上来踹我脸了。

“如果说我们可以将食欲做成菜呢?”

我突然想要尝尝,服务生所说的食欲变成一道菜会是什么样。

“好吧,给我们上两份食欲。”我将身子靠回了椅背上。

在等上菜的时候,小玉问我:“咱们是不是真进黑店了?”

我故作镇定:“可能这就是一家主题餐厅吧,故弄玄虚吓唬顾客来引起紧张感,说不定有人觉得好玩下次还会来。”

“我觉得直接被吓跑的多。”小玉扫瞥了一眼包间外面一片空空荡荡的桌子。

这家饭店的大师傅做菜很快,不一会儿“食欲”就被端了上来,是两盘明黄色的膏状物。

“等一下啊,”我叫住了服务生:“你这两盆东西怎么看起来这么像……”

“要知道,食欲乃五谷轮回的起源……”

“得了得了,你别说了!”我脸色不好地制止了服务生说下去,然后问小玉:“敢吃么?”

“敢!我们广东人什么都敢吃,我不能给家乡丢脸。”

我真是喜欢这个勇于自黑的姑娘。

我和小玉各舀了一勺“食欲”放进嘴里。

那一刻在我舌尖的味蕾轰鸣爆炸的快感,我至今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就好像我一生中吃到的没吃到的,所有让我想起来就垂涎三尺的美食,从酱肘子烤羊腿煎饼果子蟹黄包麻辣香锅到通心粉千层面烤土司天妇罗肉眼牛排再到鹅肝酱鱼子酱河豚刺身,在这一瞬间全部涌进了我的味觉,而且那种享受美食后的愉悦感仿佛没有通过舌头与大脑连接的反射弧,而是以一种瞬间的直觉般的感应,让我的大脑产生出莫大的满足感。

那一刻我好像看到了天国的阶梯,耳边响起了哈利路亚。

那一刻是永恒。

我和小玉两个人相对无言泪流满面。

小小的一碗食欲,我们吃了三个小时。然后在重峰叠浪的味觉冲击中欲仙欲死。

在吃完之后,服务生告诉我们,这张代金券没有用完,我们还可以再次光临。

我和小玉回到众人下榻的酒店后,都对今晚的经历缄口不言。接下来的一天里,我发现我的胃口格外好,午饭时,还是一股香港脚味的猪脚饭我居然吃下了两碗。这感觉就好像我的食欲变成了从前的两倍有余。开始还担心吃过食欲会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我总算放下心来。

但是说实话,我还是惦记食欲斋的食欲。

小玉也一样,所以到晚饭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都没有多吃,然后等众人各自回房,小玉拉住了我。

“今天继续?”

我举双手赞同。

食欲斋还和昨天一样,没有什么顾客光临,我们暗自可惜这么好的饭店居然做不到顾客盈门,世人真是没有口福。

昨天的那个男服务生不在,是女服务生接待了我们。

当我们告诉她我们要点两份食欲的时候,服务生告诉我们:

“食欲现在没有了,两位要不要换点儿别的欲望尝尝?”

“你们这儿还有别的欲望?”我恍然大悟,原来食欲斋的“食”是作动词的。

“对,我们这儿什么欲望都有,只要你说的上来的。”

“那给我们来两份性欲吧。”我不改流氓本色,小玉听了啐了一口,羞红了脸,但是没有表示反对。

性欲被端上来,也是膏状物,不同的是颜色变成了粉红,感觉好像草莓布丁。

我和小玉动作一致地举起勺子挖了一口送进嘴里。

接下来的这段描述可能有点儿少儿不宜,请有节操者自动回避。

入口的那一刻,我感觉小腹丹田一股热流直冲而下,利比多从每一个毛孔喷涌勃发,这种颤栗的快感让我呼吸急促血脉贲张,我的浑身上下所有部位包括跟腱都变成了性敏感带。小常乐雄姿英发昂然而立,其热如火其坚如铁。在朦胧中我依稀听到了小玉的娇喘和呻吟。

那个晚上,吃过性欲的我和小玉没有回我们的酒店,而是外面找了一家汉庭开了房。其中云雨细节不便细表,我只记得那一晚我加藤鹰附体未央生再世。而小玉的酮体起承转合好像在做一首怀春诗。

勾搭成奸的我和小玉第二天晚上又去了食欲斋,这次的晚餐是求知欲,它是白色的,好像白乳酪。

我们像在参加一个神圣的仪式一样,默默祷告一番,然后开动。

求知欲的味道让我们的灵魂都得到了洗涤,那一刻我们就是苏格拉底布鲁诺柏拉图图灵亚里士多德康德黑格尔尼采马克思。

之后是权利欲、物欲、占有欲等等等等,我为了在食欲斋吃晚饭甚至跟单位延长了我出差的时间。

可惜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和小玉终于也要到了分别的时刻。

我们决定最后再去食欲斋吃一顿告别晚餐,以纪念我们短暂的激情。

服务员告诉我们,今晚只剩下了求生欲。我和小玉听了都感到有些激动,因为生命中最根本的欲望就是求生欲,也许在吃下求生欲之后,我们能够看到生命的终极。

在他上菜之前,我问服务员,我们能不能去见一下厨房里掌勺的大师傅,因为我很好奇,是怎样的一个人能够拥有这样惊世骇俗的厨艺。

服务生说好,但是大师傅不能从厨房出来,你们得跟我进去拜望他。

名厨如名师,都有怪脾气,我们能够理解,所以欣然同意。

走过一条狭长的走廊,我们来到了食欲斋灯光昏暗的厨房。厨房里面并没有丝毫的烟火气,甚至是一片死寂,一个又高又壮,穿着厨师服的男人站在靠近灶台的角落里,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在他被服务生叫了一声后转过头来看我们之前,我们甚至怀疑那是一具尸体。

大师傅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的眼神,我说不出那是怎样的一种眼神,里面的神色甚至不能用呆滞或是黯淡来形容。

那是一片虚无,就像一个黑洞。

我和小玉觉得气氛有些诡异,我壮着胆子小声问服务生:“你们的大师傅怎么好像植物人一样?”

“很简单啊。你们之前吃掉的欲望,都是他用自己的欲望作为食材做成的。他的欲望都被吃了,自然就成了这副模样。等你们待会儿吃完了他做的求生欲,别说植物人,就是活人——他也不是了。”

那一刻我想尖叫,想要呕吐,想要逃离这个阴森诡异的厨房,逃离恐怖的食欲斋。

但是我所有的超出常人的欲望都在叫嚣着,要把我还没能品尝到的求生欲吃掉。(来源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我怎么觉得在黑广州的饮食呢!!!

    (11)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