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有些人你永远在你心底,你希望她不受任何委屈

当年看这本书的时候我不理解,觉得过于矫情,甩都甩了,伤害都伤害了,还假模假事的关心她又能有什么用。后来我发现我错了,有些人你永远在你心底,你希望她不受任何委屈。

118312667700b0ffb2l

小说《匆匆那年》中的哪些情节最感动,最值得搬上银幕?

文/崔悦

最难忘的一点就是他们后来又大学聚会,陈寻带着沈晓棠。方茴那会心灰意冷,被别人弄大了肚子。所有人都不知道,在饭桌上方茴吐,大家才察觉。

陈寻不顾一切说孩子是他的,他宁愿背负骂名,也不愿方茴在一个人承受压力。

当年看这本书的时候我不理解,觉得过于矫情,甩都甩了,伤害都伤害了,还假模假事的关心她又能有什么用。

后来我发现我错了,有些人你永远在你心底,你希望她不受任何委屈。

离开她,是最大的错事。

讲一个我的故事吧……

前几天傍晚,S小姐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由于很久都没有联系,一上来的时候我们都有点拘着,后来慢慢就聊开了,我开始心猿意马。末了,她告诉我说她要结婚了,希望我能出席……

电视里传来天气预报,今晚大风降温。

S小姐是我的前前女友,明明是个地地道道的北京妞,却是江南小女生的身姿。个头不高,长相虽谈不上惊艳但也足够清秀,有点像周迅和李小璐,但眼睛要小很多。S小姐严重平胸,她有的时候会问我:是不是不够大啊?我每次都挂一下她的鼻子,骗她说我就喜欢平的,你要是大了我还嫌别扭呢?

08年的平安夜我和彪海儿在排了一个小时队后终于坐进了菜市口那家口碑颇好的麻辣烫店里,两杯白酒下肚我开始缠着彪海儿发妞。估计也是借着酒劲的缘故,平时甚是鸡贼的彪海儿霸气的应承下来,掏出手机给我看了S小姐的照片,我大着舌头说:这妞不错啊……

通过彪海儿搭桥和S小姐认识后,我并未太上心。因为彪海儿私生活一向过的很乱,他身边的姑娘也基本上都属于人尽可夫型的,那种妞逗逗闷子相互发泄下还可以,真上心聊就未免显得有点折腾了……我那会自以为自己心态很成熟,一门心思只是想找个姑娘踏实当女朋友。

在和S小姐在网上不咸不淡的聊过几次后,S小姐约我去他们学校,她学的是化妆专业,期末考试要考为人化老年妆,缺个模特…为了显得自己是个局气的人,我满口答应下来。

临到日子口的前夜我正厮混在一哥们的大学里,玩得正high时,S小姐给我打来了电话,我猛地想起答应她的事,却突然觉得大冷天的跨个北京城去找个妞很der,就任凭铃声锲而不舍的响了很久也没有接听。哥们问我干啥不接电话,我吹牛逼道:一傻妞,老缠着我。当手机在短短一个小时内第四次响起时,我装出醉意接起电话。S小姐在电话那头怯生生的问道:你没事吧?明天有什么变动吗?

我说:没变动,放心,我就是有点喝多了。

S小姐说:那你还来得了吗?要是不行,你和我说,我再找人。

我心中暗喜,假意关切的问了一句:这么晚了,你还找得到吗。

S小姐在电话那头,幽幽的叹了口气说:……我试试吧。

我突觉心头一软,马上改口道:你放心,我明天肯定准时到,用彪海儿的名誉发誓……

我没透支彪海儿本不存在的名誉,第二天一早就冒雪从门头沟打车到通州,横跨了整个京城。到地给她打了电话后,就开始站在她们宿舍楼底下踅摸漂亮姑娘,心里希望S小姐是个别和照片差距太大的姑娘。过了20来分钟后,一个带着毛线帽子的姑娘走到我面前说:你就是崔悦吧?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她,没有照片那么好看,不过也还算凑活,感觉心中一块石头算落了地,不欣喜也不失望。不过后来我们好了以后,S小姐总是问我对她的第一感觉是什么样,稍有不中意的答案就揪着我的耳朵连续追问,我只得边讨饶边改口道:惊艳,惊艳,特别惊艳!

那天我由于宿醉再加上起了个大早导致呲妞的状态很不好,一直很沉默。S小姐的话也不多,我们像在排一幕哑剧一般,默不作声。不过这有了两个好处:一是S小姐误以为我是一个老实踏实的人;二是我的精神状态和黑眼圈让S小姐的老年妆化妆考试变得容易了很多。

那天分开时,S小姐对我说:我下周还有场考试要给人剃头发,你还能来吗?

我说:你会剃秃子吗?她说:当然。我说:好,那你考完试后,要再帮我搞成秃子。她说:现在是冬天。我五音不全的哼唱道:我夏天留长头发,冬天刮个秃子,我开始摇滚啦……

我开始摇滚啦,我开始要恋爱了。

我约了彪海儿吃饭。说了半天有的没的之后,我问彪海儿:S小姐你上过吗?彪海儿否认,告诉我说只是小学同学,通过某社交网站刚联系上,还没来得及下手,那妞单纯得很。我说:你大爷的可别蒙我,我要先下手了。彪海儿先是大方的一挥手表示咱们哥俩好什么时候抢过妞啊,随后有八卦的问我,是不是动心了。我说:哪有的事……

S小姐在我帮了她这两次忙后,要请我吃饭答谢,我满口答应。在一顿愉快的晚饭后,抢着付了帐,并向S小姐表示下次你再来。S小姐只得作罢,隔两天后就又要请我吃饭。一来二次之后,我和S小姐开始变得熟识。我发起了猛烈地攻势,各种白天聊完了晚上聊,什么中听说什么。当然,偶尔也耍耍手段,比如猛和S小姐聊几天后,再冰她几天之类的不入流贱招。我们感情迅速升温,S小姐很快被攻克,不到一个月就成了我的女朋友。

她答应我时,我正在哥们家里边打麻将边和她聊q,结果输得一塌糊涂。不过,我心情不坏,哥们也在一边不住的风凉话,情场得意赌场失意。

后来,我和S小姐就像无数对儿不在同一个学校的校园情侣一样,每天发发短信,周末或没什么课的时候聚在一起吃吃饭看看电影。S小姐属于很粘人的那种类型的姑娘,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耗在一起,我开始翻出许久不用的手机耳机,以便在网吧下副本的时候,不会突然因为要接电话而坑队友。

我是一个比较懒的人,虽然大学和家同处于一个城市,但基本上除了寒暑假都在学校和哥们儿没日没夜的瞎胡混。S小姐对此意见很大,因为她每个周末都回家,而我们俩家住的很近,我长期留宿学校的举动,使俩人见面的时间少之又少。在几轮还算和谐的意见交涉后,我们决定在俩人学校居中的地租一个房子,于是帝都东北侧的一个破旧的一居室成了我们的暂时栖息地。那会儿那边还没发展起来,出门就是破旧的土路。现在则不同了,前几天从那边路过,宽广的马路两侧都是拔地而起的新建居民楼,哥们儿告诉我这是著名的“楼凤”聚集地。

住到一起后,我们俩就开始了无休止的旷课,最初还互相陪着去对方学校几次上课,到后来就演变成没日没夜的互相腻歪在房间里。搬走时盗版DVD摞起了半米高,那段时间成为了我看电影最多的时光。偶尔我们也搭一个多小时的车去市里,我陪她去看看话剧或者她陪我看场国安的球,要不就是找个人烟稀少的公园,看着太阳一点点的隐没在楼宇间,然后赶着末班车回到我们的那个栖息地。

S小姐很在意那个栖息地,她从自己家里和宿舍搬来很多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摆放得整整齐齐。然后每天都认认真真的将屋子上上下下打扫一遍。而我生活一向随意邋遢,就逗她:你是不是真把这当家了。S小姐眉头一皱,一本正经的说:过一天就要有过一天的日子,看我收拾屋子不帮忙还说风凉话。

我自感无趣,就躲到楼道抽烟。S小姐很反感我抽烟,她说:你追我的时候,承诺戒烟的。我嬉皮笑脸的回道:这不追到了吗,就一根,就一根。每当这时,S小姐便一脸怒容,不住的碎碎念我,老说就一根,就一根,一天就一根好几次。再到后来,我偶尔也开始当着S小姐抽烟,她也渐渐不再生气而变得无所谓,应该是彻底失望了吧……

S小姐很是反对天天在饭馆吃,坚持每天做饭,她认为既省钱又干净。可她生来爱食清淡,而我又无肉不欢,总是吃不到一起去。不过,看着那么一个小姑娘,每天在厨房的油烟中为我做饭,其实挺心疼的。有时也凑过去想帮忙打打下手,S小姐就往外赶我说,你一个恐火的人瞎裹什么乱啊。我说:那我楼道抽根烟,锻炼锻炼自己,见见明火。每当这时S小姐会生气的说:滚回来,把黄瓜给我切片了。

那阵我真的以为我会跟S小姐结婚,然后就那么一辈子。

可惜,好日子不长。我们很快毕了业,也自然而然的退了租,走的那天S小姐哭得很伤心,我安慰她说:没事,都回家后咱住得也近,天天都可以出来遛弯。

我没能兑现自己的承诺。是的,对于S小姐,我的承诺就像狗屁一样。

上班后,S小姐去一个公司当了出纳,每天朝九晚五。我则陷入迷茫,渐渐明白自己就是一盘素馅饺子,没滋没味的,胡乱找了一家公司做着根本不知道算什么的工作每天从南三环,跑到北四环上班。有时回家后,会和S小姐一起吃个饭或者到附近的公园坐会儿,S小姐叽叽喳喳的给我讲她在单位中顺心或者不顺心的事,而我总是沉默寡言。

我对S小姐说,当我工资超过你一倍的时候,我去见你家长,两倍的时候我想你求婚,三倍的时候我们领证结婚。S小姐听了我的话,并高兴,她安慰我说:你别太着急,钱是一点点挣出来的。

那时,她工资1800,我工资1500。每月我们都会一人拿出500元存到一个存折里,密码是我和她的生日。

我那阵特别想挣钱,想证明自己,却根本不懂一个空心的皮球,是挣不到钱的。我开始和各种不靠谱的口贩子空聊,聊房地产项目,聊节能减排项目。每一个项目都大到可以让我一夜致富,每一个项目实现的可能性都无限趋近于零……

迫切想证明自己并非无能,但我确实无能。我心态开始扭曲,愈发的眼高手低,再加上不求上进的懒惰,我朝着无可救药的地步大踏步的前进。我和S小姐甭说见面,连电话短信我都很少主动拨出发出。S小姐为此和我大吵了很多次,她抱怨我,热情消褪后就开始冷漠;抱怨我周末总是睡懒觉,从未陪过她;她抱怨我……

我承认我确实是一个消褪了最初的激情后,就不懂得珍惜女孩的混蛋。我产生了幻觉认为自己从没喜欢过S小姐,住在一起的那会儿,不过也是虚荣的享受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女孩无微不至的照顾。

我开始讨厌S小姐的唠叨,讨厌她的粘人。

我像没和S小姐在一起前一样,开始和各种和我一样不贴谱的妞逗贫,和彪海儿他们混迹于北京各大“二百场”。有一次喝多了的彪海儿骂我:就不该给你丫发妞,发了你丫也不知道珍惜,以后别管我要妞!我嗤之以鼻,回骂道:管好你丫自己就完了。

我能够看出S小姐对我的失望和伤心,我也再也讲不出各种好玩的段子逗她花枝招展的笑。有时我们站在三环的过街天桥上,会一直彼此沉默,任凭桥下车来车往,城市从嘈乱陷入沉寂。

我对S小姐说:我配不上你。

S小姐对我说:我喜欢你。

我们分手了,在毕业一年后,在相识两年半后。

一个宁静的下午,我看着那个眉目清秀的女孩,泪水一滴滴的掉落在餐盘之中……

分开后,我觉得如释重负,心里不断的暗示自己,这样就不算互相折磨了吧。不过短短一周后,沉重的负罪感开始侵袭我。我几次犹豫要去找S小姐,却始终难以鼓起勇气或者说是选择了逃避。

我咒骂自己是一个混蛋,我开始觉得我是真心喜欢S小姐的。

S小姐也没有找过我,没有了她的短信,没有了她的电话。自此,我们成为了这个偌大的城市中的陌生人。

网上有段子说,总有一个女孩会陪着男孩长大,使他真正蜕变成男人,然后黯然离去。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否成为了一个真正有担当的男人,但S小姐确实令我成熟了,在她离去之后……

至尊宝说过: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可惜上天不会再给他一次机会,就算给了,我也不是至尊宝,至尊宝没有我混蛋。我只能在彪海儿问我是否后悔的时候,假意堆起笑容,对他说:后悔,所以彪哥你再给我发个妞,给我个重头来过的机会呗。

彪海儿从未再给我发过妞,他说让我积点阴德。我也只是和他逗逗,我也想积点阴德,我现在还是不够成熟。其实,我心里也明白,彪海儿不给我发妞的真实原因,是因为他现在也缺妞。

全是报应。

几天前,我一个人游离去了西域某高原,却莫名其妙的发起了烧,只得躺在藏民的毛坯房里发呆。突然一个陌生的手机号发来了一条莫名奇妙的问候短信,我初始以为是发错了或者是骗电话费的,就没有理会。后来实在闲的无聊,在查了该手机号是北京号后,便回复贫了两句。对方很快回了过来,还是淡淡的问候。我追问她是谁,对方表示我无需知道她是谁,她也不知道我是谁。我觉得无聊,再加上吃药后困意上来了,就没再理会,对方也没再发来讯息。

回到北京后,我无意中想起此事,就拜托了在联通上班的哥们查了这个号码,哥们回复道:是实名注册的,叫***,女的,62年生人。我说:哦,谢了,不认识。

我怎会不认识,这个女的是S小姐的妈妈,我立刻拿起手机给那个手机发出了讯息。我说:我们正好两年没见了吧,何苦不说名字,你最近怎么样。讯息发出后,我又觉得后悔,总觉得措辞有问题。

我等了一下午,手机并无新的讯息进来,顿感失落。

直到傍晚时分,S小姐才用自己的手机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我看着手机中那串熟悉的阿拉伯数字,深吸了一口气,按下了接听键。时隔两年之后,我再次听到了S小姐的声音。

由于很久都没有联系,一上来的时候我们都有点拘着,后来慢慢就聊开了,我开始心猿意马直到末了,她告诉我说她要结婚了,希望我能出席……

房间外电视传来女播音员播报天气预报的声音——今晚大风降温……

我对着电话打着哈哈说:好嘞,我会去。

第二天一早,我直奔了银行,重新开了一张卡,然后转账。和S小姐分开后,我保留下来了每月存1000块钱的习惯。我找到彪海儿,把银行卡交给了他对他说,S小姐要结婚了,我有事去不了,你帮我把份子随了。

彪海儿说:她又没邀请我,我咋去?

我说:时间地址我告诉你,你帮我个忙,请你吃饭。

彪海儿说:她要结婚了干吗联系你,有病啊。

我说:不知道,婚前焦虑症吧,正常。

彪海儿拿起银行卡又扔到桌上,说:不少吧?这样你就心理舒坦了?觉得自己道德又高尚了?

我说:当然不,我依然心存愧疚,但多少心里好受点。

彪海儿说:你丫有病。

恩,我同意彪海儿的观点。

所以我来此剖析自己,向S小姐做忏悔,即使,她看不到也并不需要……

就像方茴也许在分手后,并不需要,也不再想陈寻做什么,但陈寻还会去做,因为曾经爱过,现在也爱……(来源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感情就是如此。爱过的人毕竟是爱过的人。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