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供暖的文攻武卫

纽约黑帮

纽约黑帮

供暖的文攻武卫

文/风行水上

住在科花的杨千里早晨开门,看见门上贴了一张没头帖子。他不由得嘴里咕咙了一句:“讨厌!”他老婆正在给孩子穿衣服,就问他:“怎么啦?”杨千里说:“前面楼的老叶又挨家挨户贴小字报来了。”他老婆说:“这人不是神经不好吧!你先下去发动车子,等会我把女儿送下来。”。

杨千里下去发动车子,她老婆关门的时候,格外仔细看了一下没头帖子的内容。这次写的跟上回帖子的内容不一样了;上回写的是我岁数大了,受不了暖气的威力。自从供暖之后,一些过去从没有生过的病,现在一一找上门来,比如高血压、老年性瘙痒、扁平足、失眠、便秘、帕金森综合症等等,我申请物业停止给我家供暖。但是物业无良,在我关闭了供暖阀门拒绝接受供暖之后,仍然收取我的基本费用。实属于江南一叶,千古奇冤!下面用红笔写着三个冤!冤!冤!血滴滴的。看着骇死人!

第一次见到杨千里老婆立刻把女儿的眼睛捂上,以为是什么仇家下的生死决斗文书。为此老杨也很生气,没来由的往人家门上贴这种东西,什么素质,还教授呢?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老杨从厨房打来水,用抹布打湿小字报,慢慢把纸濡湿了。一条一条往下揭,揭了半天也没揭干净,门上残留着星星点点的余滓。没想到一个个月以后又被叶教授给贴上了,他想如果在楼下看到他,该到跟他说说的时候了。

老叶这个贴没头帖子的毛病。每年冬天就要发作一回,平常也就是一个正常人。他就跟电影《青松岭》里那匹生产队的老马一样,这匹马受了走资本主义路线赶车人的调教,这人叫个钱广。生产队的马只要走到黑风口就犯毛病。口吐白沫疯跑,谁也制不住。老叶也是这样,只要一供暖他就犯毛病。成为小区动乱的一个风暴眼。

天不冷的时候他也参加老年门球队,跟老婆站在院子里打羽毛球,两人不动窝,你一拍子我一拍子对打,只动上半身。在小区里遛弯,小朋友看到他喊:“叶爷爷好!”老叶就就捏捏他们的脸蛋,如果是骑在童车上的小小孩,老叶就要蹲下来逗他们一逗。问他或(她):“今天在幼儿园,老师有没有打你的屁股?”

本地过了十一月,冬天就越来越象样子了。风把地上的落叶收拾干净,没有毒雾的天气天空也能蓝得很深,可以看到天上的风筝在寒风中摇摇摆摆。这时候小区的人在路上感觉到老叶的脾气好象越来越大了,打招呼也不爱搭理人了。晨练的时候,老叶对着一棵挂着几片红叶的鸡爪槭生闷气。他取一个马步蹲裆式,对着树大喝一声:呔!呀呀——呸!

小区的里的居民听了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天马上就要冷了。马路旁边裸露在外面树干正在被绕上草绳防冻,当法梧最后一片黄叶落下来,下半身被刷上了白石灰。老叶的发作周期就要开始了。

现在这种愤怒的模式刚刚开始启动,老叶走在小区的路上,骑童车的小孩看到他马上转弯,晨练的老头、老太太装着没瞧见他。跑着、蹦着从他身边过去。狗看他一眼,钻到树蓠里面去了。猫见到老叶低声吼起来,后背弯成一张弓一样。老叶对着猫踢了一脚说:“滚到树上去吧!”猫惨叫一声,就顺着旁边一棵紫叶李的树干走上去,然后轻轻一跳,跳到围墙的顶上。然后坐下来,微微咪了眼睛,象是不屑跟这个老厌物理论似的。

猫的这种轻蔑的态度更加激怒了老叶,老叶转着圈子在地上找石头,可是地上连一个香烟盒也没有。他就对着猫蹲着的地方遥遥挥了一掌,愤怒的气场波弹到猫的身上,这只可怜的猫象是被火燎了尾巴似的惨叫一声,立刻蹿到围墙下面去了。地上几只觅食的麻雀被惊得飞起来,反正那几天的老叶所到之处就是鸡飞狗跳。等到他真正发作的时候反而好了,到了这个时候小区就看不到他人了。

这个小区在供暖问题上历来分为两派。一派是:“不供暖勿宁死的”的挺暖派,这部分以年轻人和北方人居多。另一些是少数派的“拒暖派”,以老年人、南方人为主。这部分人抱定的宗旨是:“先自杀,后供暖”。这两派打得形同水火。

还有一部分是:“骑墙派”,他们宗旨是供不供的关我鸟事!大不了装家里小锅炉,烧天然气。想什么时候供暖就什么时候供暖。跟大家伙搅缠在一起——烦!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在家里看几本书,或者翻译点东西挣点稿费,把家用锅炉的钱挣出来才是正理。

这部分人面对拉票,一般是微笑,或者是耸耸肩。表示对正反两方都是爱莫能助。老叶在反对派当中属于温和派,他走的是文攻的路线。老叶看到鸡爪槭的最后一片叶子落下来的时候,他知道他要开始行动了,再迟今年就来不及了。

老叶买来一箱墨汁,把去年写完没有洗胶在一起的毛笔泡起来。他草拟了一篇文稿,他先把《古文观止》找出来,读了几通。先顺顺文气:“伪临朝武氏者,性非和顺,地实寒微。————入门见嫉,蛾眉不肯让人,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读得口角生津的时候,就顺着这个路子写下来:“暖气者,地之毒气也!采万渊之煤石,蒸之以瘴气。输以玄铁之管。挟昔年陈垢,残我老躯————”,稿子写好,他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家抄。一天三顿,他老婆送到书房来。

今年他的帖子又有新的内容了,他历数了暖气对空气的破坏,曰暖气者,非自然之气。人当节物以养生,顺时以俟时,现在空气质量为什么这么差,盖因为是暖气之害也!自搬进这个小区三年走了三位老人,都是受了暖气的茶毒,不然是可以年登大域,活个百把岁是不成问题的。文章最后声明吾与暖气不两立,有气无我,有我无气。

每天抄个几十份,或楷或行。起初楷抄到后来就开始行,行之不足就开始草了。叶教授书法的进步是小区居民有目可睹的。当他抄完几百份之后,他就要选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实施贴的计划。每幢楼的电梯间、拐角、每户的门上,地下车库的柱子上,老年活动中心门口,值班室都能看他忙碌的身影。有些人家门上刮不干净的,就带着这三个血滴滴的冤字到春节。到了春节贴上对联才算挡住了煞气,今年他又卷土杀回来,去年有些揭帖字还没有泛白。但每年暖气还是照样供应,怕冷的还是占绝大多数。

老叶的愤怒一直要持续到停止供暖的那一天,随着天气转暖老叶的心情慢慢会好起来。但是基本费用就是不交,他的理由是你们供暖烤了我为什么还要我交钱?我没找你们要钱就算你们烧高香了。

他的理由有这样几条,首先是我家房子朝向好,一天到晚晒得到太阳。要不的家里米兰怎么能开到春节呢?下雪天我在家里穿件毛衣也不觉得冷,这是我本底子好,如果不是你们拿暖气蒸我,我身体还要好一些。

物业就跟他解释道:“你家里暖和,是因为沾了别人家的暖气。因为你隔壁的暖气过到你家来了,否则米兰怎么会冬天开花?”老叶说:“我也不想沾别人家暖气,要不你们想想办法,把我家跟他们家隔开。或者把我家悬空起来,我这个做人宗旨是:不是我的东西一根丝我都不要。”

物业实在想不出能把老叶家房子挂在空中的办法,于是他年年基本费用就是不交。但因为他是文攻,除了在小区里乱贴乱涂,别的恶行好象也没有!小区居民除了盼着上帝亲自来把他收走以外,好象也没有其它办法对付他。

另一部分拒暖派的理由各种各样的。有的声称按流量计算科学,在家的时候我开,出门的时候关掉。节约能源不说,也可以减轻居民经济上的负担。节约能源这是场面上话,主要是省钱。另一部分是主张按面积收费的,他们的理由是按流量不科学。冬天晚上下班回来开开阀门,到下半夜都热不起来,好不容易热了,天亮了,达不到制暖的效果。所以坚决主张按面积算,如果不按面积算坚决反对供暖,连基本费也拒交。前一部分跟后一部分人的矛盾也很深,但他们属于政见不同,在大方向是一致的——没有好的供暖计费方式不如不供。

在拒暖派中还有被裹挟进来的不明真相的群众,他们觉得这些人拒交基本费用,使得供暖成本提高。现在这个提高了的成本被转嫁在用暖气住户的身上,他们觉得非常不公平。这部分人现在也要求取消供暖,理由是要冷大家一起冷,谁也别想站干岸,占大家伙的便宜。

最后一部分人是不管采取什么样的供暖计费方式,我就是不要。理由是供暖要收钱,收钱我就不要。他们也算了一笔帐,本地顶冷的天也就是半个月左右。其它时间都是人类能熬过去的,而且我们也不熬夜。晚上看看电视剧,小孩子作业写完,我们就洗洗睡了。白天都在单位,单位里有暖气。我们身上还有单位暖气的余温,所以我们觉得用暖气不划算。顶冷的那半个月我们可以用空调、汤婆子、油汀、再者说了,我们是校工,工资待遇跟他们教授不能比,海归更别提了,所以我们不用暖气。

但是今年闹到动武到是始料未及,因为拒暖派跟挺暖派积怨甚深。前一段时间寒冷来袭后,物业因为积年的基本费用收不上来,就延迟了供暖。结果闹得民怨沸腾,两派形同水火。就在前不久两帮人马终于兵戎相见,差点闹出人命。强烈要求供暖的一派和强烈不要求供暖的一派,在物业公司理论。理论不足辅之以拳脚,以张副教授为首领的拒暖派,相当于《纽约黑帮》“死兔党”,首开事端。

老张中午喝了点酒,拿玻璃器具开了对方首领的脑袋。老张属于不管怎样计费,坚决不要暖气的。他的理由是我小时候在家里,零下二三度。不照样上山砍柴、捡粪。就是北方人娇贵,惯着自己,可我跟他们不一样。你们爱用你们用,凭什么要我一个讨厌暖气的人交钱陪着?我不是交不起这个基本费,是因为收得太不合理。

伤者被小白车拉起了,后者报警。当地派出所派来警员把拒暖派捉去了好几员干将,打人者老张被拘留了起来。因为挺暖派为数众多,社会舆论纷纷表示同情,小区居民自发的买了水果鲜花到医院慰问挺暖派的伤员。并在病床前对打人者表示不齿:“大学教授,竟然拿酒瓶开人脑袋。真是斯文扫地,这样的人怎么能为人师表?”

此一役大涨了挺暖派的气势,灭了拒暖派的威风。暖气在零度持续三天后,终于开始供暖了。小区里大人小孩子莫不奔走相告,连猫也偎在暖气片周围幸福得直呼噜,但是你们不知道这个幸福来得如此的不易,是血和牢狱的代价换来的啊!

一个多星期前,小区里就看不到老叶人影了。大家想今年老叶大概是不会再出来活动吧,因为前不久拒暖派折损了几员大将。这个老叶看看风头不对,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悔过呢。今年大约不好意思再出来乱涂乱画了吧!但谁也没有想到在拒暖派遭受这么大的打击之下,还剩下老叶一个人从事着他未竟的拒暖事业。

这几天小区里纷纷出现的小字报,正在向人们宣告着这样一个事实,拿酒瓶的敌人倒下去了,但是还有许多躺在暗处的敌人正在窥伺着人们幸福的生活,他们时时妄想复辟着旧有的生活方式。把我们从暖洋洋的穿秋衣秋裤的房间赶出来,同志们!要警惕啊!(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