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此时此刻,我只是爱你

将来会遇到什么样的人,看到什么样的景色,经历什么样的事情,甚至是我自己变成什么样的人,我都不愿去想。此时此刻,我只是爱你。

1185550104549d4ef5o

我只是爱你

文/常乐

(一)

流苏跟我说,爱情让人失去自我。

我是在河边放风筝的时候听到的这句话,流苏的声音在秋风里摆个不停,我想起初中无聊跟同桌借来的少女漫画东京巴比伦,故作诙谐地跟她说:“风太大,我听不清。”

流苏扭身走开,步伐决绝,我愣了一下,撒手放开风筝线去追她。那个贴着流苏照片的四角形风筝就那样随风而去,获得片刻的自由,然后不知道在哪一刻坠到哪处罕无人迹的地方,再也飞不起来。

那一年我十八岁,还享受着肆无忌惮的年轻生命,怀揣梦想,渴望冒险,喜欢熙攘的闹市人群,不会抽烟。

(二)

邱南淮来找我的时候,我正把电脑接在投影仪上玩英雄联盟,我们开局不利,到了中期带着一身小件儿跟对面半神装的对手软磨硬耗,邱南淮敲门的时候我们正打大龙跟前的关键团战,听到门响我手一抖,盖伦高喊一声“德玛西亚。”本来要放在残血adc身上的大交给了对面满血的努努。我们被团灭,五人纷纷点同意投降,然后清一色发言:“德玛萨比”——包括我自己。

我对走进来的邱南淮说:“你丫要是没个好理由来找我,就赶紧淘宝上给我买个代练回来打回青铜四,我饶你不死。”

“每天陪小学生过暑假很有趣么?”邱南淮瞅着我投影幕布上巨大的“Defeat”,掏着耳朵劝我:“我们可正值声色犬马男欢女爱的年龄。”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良久我叹了口气:“说吧,去哪儿晚上?”

邱南淮绽开笑颜:“皖豫路的那家新开的酒吧,叫Bedroom。听名字是不是就心潮澎湃。”

“得了吧,你这种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就是这家酒吧叫classroom你也澎湃。”

“那当然,我最喜欢美穗阿史那演的英语老师了。”邱南淮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三)

Bedroom的气氛很淫靡,这倒不是因为里面穿着性感暴露的姑娘和昏暗灯光下肢体纠缠唇舌相往的男女——每一家夜店都是这样。它的淫靡来自于这家店的陈设,灯光,音乐和所有这些营造出的一种暧昧的情调。白色的吧台高脚凳酒桌和卡座沙发,在红紫色调的灯光下泛着一种奇异的粉色;店内的四壁上都挂着野兽派风格的绘画,鲜明对比的色彩与粗糙笔触下的丰腴肉体似乎能唤起人最原始的欲望;还有他们的DJ,一直在放着夹杂有粗重呼吸声和女性娇喘的Ambient氛围乐;巨大的投影墙上也不断闪动着快速换帧的性感图片,让人在目不暇接的同时,大脑强迫性地接受一种性暗示。

卧室这个名字,确实名副其实。

也许是因为这家店的老板花了心思,我在舞池的红男绿女中居然极少见到平日里常见的乡非和纹身小哥,每个人都打扮得大方得体,没有人放肆地尖叫和吵嚷,女孩们都画着并不艳俗的淡妆,男士的笑容都显得彬彬有礼,虽然他们的内心深处一样蠢动着喷薄欲出的欲望。

邱南淮用胳膊肘碰了我一下:“怎么样,这地方不错吧?这儿可是会员制,没有人介绍进不来!”

我看了看自己淘宝上买的假川久保玲T恤和表哥穿烂了扔给我的wrangler牛仔裤,再看看邱南淮身上的一套5cm标准小资夜店战袍,不由得觉得他到了地头才告我这件事儿,就是为了让我来给他做个对比参照。

因为穿得太过寒酸而自惭形秽,我大半个晚上都只是坐在吧台眼巴巴看着邱南淮在舞池里长驱直入左右逢源,然后独自饮酒。可能是因为喝闷酒还不跳舞,平日里千杯不倒的我在喝过两杯白俄罗斯之后就觉得有些晕眩。为了让自己清醒一点儿,我决定去卫生间洗把脸。

在卫生间的门口我看到了流苏。有的人一旦印在了心里,再厚的脂粉、再浓的眼影、再刺鼻的香水、再垫高的胸部也遮不住她在你印象中清新不老的容颜,所以几乎是在看到的瞬间我就认出了她。

“殷流苏!”我接着酒劲扯着嗓子高喊。

流苏看着我,眼里闪过两秒的错愕,接着露出一个我在很多按摩技师那儿看到过的标准职业化微笑。

“你好。”

我的初恋女友,那个曾经跟我说什么话都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语气的姑娘,跟我说你好。



标签: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