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其实,我们唯一应该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

其实,我们唯一应该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爱里没有惧怕,靠着爱,我们能胜过疾病的咒诅,能胜过恐惧的权势!

fear

病中碎语——给亲友的几句话

文/王科力

从2013年4月底查出患了肝癌(其实去年四月份就查出来有问题,只是我没当回事),到5月14日做了肿瘤切除手术,时间已经过去了六个多月。这六个月里,我没在微博、微信、校内等各种社交媒体写过一个字,但有几个朋友总劝,写点病中感悟让我们看看吧,毕竟你的经历比较特殊。如果说三十岁出头就患了癌症,而且是被称为“癌中之王”的肝癌的话,这样的经历也确实算得上有些特殊了。但一则身体状况忽好忽坏,二来我本来就是个很懒的人,想的多,动笔少,而且细想想,几岁的孩子得白血病的,博士夫妻倒车被挤死的,母女在路边看连环车祸又被后车撞死的,得了动脉栓塞没钱治自己拿锯截肢的,凡此种种可称得上无妄之灾的事情数不胜数,我这点遭遇实在算不得什么。所以一直不想动笔。

直到昨天(10月24日),我看到一句话,说这个世界上唯一值得探讨的问题其实就是苦难的问题,这句话深深触动了我,加上这几天吃饭、睡眠都遇到了极大的困难,又咳嗽难耐,各种疼痛也逐一袭来,我倒真愿意跟小伙伴们交流一下这方面的心得。

在这之前,我要怀着无比感激的心情感谢很多人。如今已经是比较势利的社会了,大家的付出都讲究回报,而且对我们这群城市的屌丝而已,赚个钱真是不容易,然而听说我生病以后,从我供职的共识网领导周志兴先生和喻杉女士,到那些和我相处一年到三年的小伙伴们,以及平时打交道并不多的兄弟部门,甚至包括已经离职很久的员工,他们的慷慨让我震惊,平心而论,换做别的同事生病,让我一次拿出那么多钱,我都有点心疼。一位我素来尊敬的同事兼兄长,自己平时省吃俭用,甚至几乎没打过车,却一次送来了一万块钱,其它同事隔三差五探望,看我缺什么就想着买了拿来。还有我们教会里的众弟兄姊妹,不辞辛劳,建立7*24的守望祷告和禁食祷告,为我的疾病代祷,年长的阿姨和弟兄姊妹炖了鸡汤鱼汤,坐近两个小时的公交车给我送来……其实我跟他们中间的很多人都不熟,甚至连名字都叫不出。有个弟兄听我睡不好,天天晚上做公交车过来教我打形意拳。还有高中的把兄弟们和听说了的大学同学校友,千里迢迢跑来看我,为我凑了很多捐助。如果没有这些人的帮助,我早就在北京呆不下去了,肯定已经回到了老家的破屋里凄凉面壁了。还有很多学者,像李凡老师,张守东和周青风老师,柳红和朱嘉明老师,李家振老师,许章润老师,高全喜老师,听说以后,专门到家里看我,为我传递正能量,还有很多老师发来短信鼓励祝福我,其实我跟这些老师也仅有一面或几面之缘,听到他们的鼓励,我真是受宠若惊。在这里一并感谢我的父母,我的家人,感谢我的岳父岳母,更感谢妻子不辞辛劳的付出和不离不弃的爱。这些感动,我都已经放在了心里。

语言是那么苍白,我甚至不知道怎么说感谢。这种只有付出很可能没有回报的爱,至今仍激励着我。它让我相信,我们的造物主所造的世界本是善的,“看着一切都是好的”。祂爱我们,也把爱心放在了每个人的心里,这让我觉得世界仍有它温情、可爱、良善的一面,并非如我们看到的尽是苦难和不公。而当你被爱包围的时候,死亡又算什么呢?阴间的权势又在哪里呢?

患病之初,很多好友都惋惜万分,说科力这么的好人怎么会得癌症呢?同时安慰我,好人有好报,放心吧,会好起来的。我当然知道大家的好意,是想安慰我,减轻我的担忧,重建对未来的信心。我当然不敢称自己是好人,只是跟大家一样,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既不使诡计让别人吃亏,也尽量保持跟人交往的平衡,所谓的礼尚往来。

可我也知道,所谓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不过是有意无意的自欺欺人。只有稍微留意周围,看看这个世界的运行,我们便清楚地知道,事情压根就不是这么回事。历代的道德家、尤其是担负社会教化的那部分人,会不厌其烦地告诉受苦受难的百姓,不要抱怨生活的不公,不要羡慕恶人的暂时得逞,因为,正义必定战胜邪恶,好人最终必定稳如泰山,而恶人将如粃糠被吹散。这样的道德布道很管用,安慰了成千上万个挣扎在苦痛中的人们。然而早在3000多年前(也许更早),一个叫约伯的人就毫不留情地揭穿了这一谎言,他说,我看到有人一生所做的尽都顺遂,而有人至死心中痛苦,终身未尝富乐的滋味,他们却一样被埋在尘土里,身体被虫子所覆盖。他更直接地说,我看到恶人发旺,他们的孩子欢然奔路,享尽高寿而亡。

这恰恰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真实写照,我们所痛骂的那些领导人,几乎各个足享高寿,而那些老实巴交,只想靠双手挣口饭吃的人,却被秤锤打死。

死没什么可怕的,得知患了癌症之后,我的恐惧大概持续了30秒钟。然而上帝早已把平安放到了我的心里,爱里没有惧怕。于我而言,在工作、交友、婚姻中尤其如此。上帝不会把所有的路都堵死,他爱我们,不管我们有病没病。

其实我们都知道,我们恐惧的不是病毒,不是疾病,甚至不是死亡,我们恐惧的是被孤立,被遗弃,我们恐惧的是被别人看作我是一个被咒诅的人。其实,我们唯一应该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爱里没有惧怕,靠着爱,我们能胜过疾病的咒诅,能胜过恐惧的权势!

最后想说,不要对离别太过悲伤,也不要对生命太多沮丧,因为我们对生命一无所知;更不要对上帝太早失望,因为我们对上帝的旨意还知之太少。

病中思维颠三倒四,言语混乱,望见谅。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