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好基友,一辈子!酣畅淋漓,超级带感!

电影《搏击俱乐部》剧照:爱德华·诺顿与布拉德·皮特

电影《搏击俱乐部》剧照:爱德华·诺顿与布拉德·皮特

电影《搏击俱乐部》:下载地址

打架

文/常乐

(一)

苏飞跟我说,我们来干一架吧。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和他正在学校的公共浴室里洗澡,澡堂的蒸汽让我看不清他的表情。苏飞上大学前是某所中学的老大,平生大小架数百场从无败绩;我则从小就是个受气包,因为我家教严,在外面跟人打了架回家还得再挨打,所以我秉持着不能逞一时之快的原则,跟人起了冲突都是打不还手。这样明显的差距让我不由猜测是不是哪里得罪了苏飞,他想找个借口揍我一顿。但是电光火石间不容我多想,苏菲这种暴脾气肯定会在我思考的时候已经一拳飞过来。

“在这儿光着身子打么?这不叫打架,叫斗鸡。”我决定施缓兵之计。

苏飞用他盛满了荷尔蒙的脑袋想了想,然后说:“说的也是,那就等洗完了出去打。”

我松了一口气,开始用小时候挨打时破口大骂练就的口才劝服苏飞:“小飞飞,我们为什么要打架?有正当理由么?上次把你锁厕所里面的事儿真是误会,陈乔冰跟我说里面没人。”

“上次是你把老子锁厕所的?”苏飞声音陡然提高。

我真是个傻逼。

“那个啥,你看,我除了这事儿也没得罪过你,你干嘛要跟我打架。”

“没什么原因,就是好久没打了,手痒痒,打别人怕被说是欺负同学,咱俩关系好,打了你你不记恨。”

草,子非鱼,安知老子不记恨。

就怕这货是心血来潮,这下我连化干戈为玉帛的突破点都找不到。

我细想了一下,又说:“小飞飞呀,你跟我打也没啥挑战性,我肯定一拳就倒,然后匍匐在地,或者你没打我就匍匐在地,这样你肯定打不痛快,是吧?”

苏飞不耐烦地问我:“那你说怎么办,我要不把你绑树上打?”

“那他妈还能算打架么?你好意思凌虐一个无法还手的人?”

苏飞挠了挠头:“是有点儿不太好意思。”

“这就对了嘛,要打架,就得找势均力敌的对手才痛快。”我终于想出了把矛盾转移的点子:“要不你去报校拳击社吧,可以光明正大地打。”

“规矩太多。”这逼事儿还挺多。

“那,那要不咱们自己组一个打架社?”我着急得开始语无伦次了。

苏飞眼睛一亮:“就跟《搏击俱乐部》里面的一样?”

卧槽,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歪打正着了。

“对对对,就跟搏击俱乐部里面一样,不过这种社团不能报批学校审核,咱们得在地下搞。”

“好主意!”苏飞兴奋地一巴掌拍在我背上,一个红掌印立时浮现:“那你就是那个诺顿演的小白领,我就是皮特演的卖肥皂的!”

我心惊胆战害怕苏飞说完会丢一块肥皂在地上,紧张兮兮地盯着他的手。

幸好没有。

我在一天里逃过两劫。

(二)

苏飞是个一腔热血冲昏头脑就会放手去干的人,他甚至都没有仔细地规划出一个“打架社”成立的详细步骤和社团管理细则来,就直接向全班男生宣布了这个消息。

“有病吧……”班长杨少群嘟囔着,苏飞一个凶神恶煞的眼神瞪过去,班长彻底闭了嘴。我在一旁看着羡慕不已,啥时候能像人家这样不怒自威啊。

“没意见吧,没意见就每个人都报名,咱们这种地下社团学校不会给拨经费,每个人交一百的报名费,作为储备医疗费用。”苏飞考虑得倒是挺周全,但是这种想法就特别欠打,谁会愿意自己交钱参加一个挨打的活动,然后花交纳的钱再去治伤?

“我说飞哥,这打架社成立,总、总得有个名目吧?我们到底为啥要打架?”小个子林旭怯生生插嘴

“你说!”苏飞一指我。

“呃,为了青春?”啥需要动脑子的事儿都推给我,我有那么快反应么?

“傻逼” “傻逼” “傻逼” 众人纷纷对我作出评价,他们不敢诋毁苏飞,但是骂我是无伤大雅的。

我决定努力维护一个狗头军师的形象,于是思索片刻,终于给出了一个自己觉得还能让大家认可的理由:

“打架社,是为了让大家通过私斗解决一切矛盾而成立的。”

众皆哗然,然后更多的谩骂涌来:“傻逼,都多大年纪了,小学生?” “有矛盾不和平解决,打毛儿的架啊。” “我早看这货跟飞哥后面狐假虎威的不爽了,要真成立先打他!”

我缩了缩脖子,眼睛看向苏飞,苏飞灵光一闪,心领神会。

“行!就为解决矛盾成立打架社,你们谁不服就是跟他有矛盾,可以先打他。”说完一指我。

草!这逼绝对是因为我上次把他锁厕所而怀恨在心,真是貌似憨厚。

苏飞发了话,大家也只好“欣然”同意。苏飞趁热打铁召开了“打架社”成立相关事项研讨会,所有人都得出主意。

“场地选哪儿?”

“大操场吧?”

“缺心眼儿!学校会把我们当成聚众斗殴全开除!”

“我跟管体院馆的老头惯,那儿晚上八点以后不开放,可以去那儿活动,一个月给条烟的事儿。”

“成。”

“那活动时间呢?”

“一三五七晚上,二四六休息。”苏飞对时间安排拍了板,如此频繁密集的社团活动,让我仿佛看到了所有人鼻青脸肿的模样。尤其周一和周日得挨两次揍,真不人道。

“参与者怎么安排?”

“这个好说,把你们和谁有矛盾都写个纸条交给胖子,”苏飞一指我:“让他来给你们协调安排,一晚上就打三场。”

“那要是没矛盾怎么办?”我适时地提出了关键性的问题。

“没矛盾?!”苏飞鹰睨虎视:“我看你们谁敢没矛盾,谁要是一星期都跟人没矛盾,那就是跟老子我有矛盾!”

所有人不说话了。

到晚自习前我收到了全班男生的纸条,一多半写着的是我的名字。

人生真的不会好了。



标签: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