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宋石男:情感教育

对情感的无知,也许才是最要命的,它滋生冷漠与轻蔑、仇恨与恐惧,使人们的嘴唇,那些无辜的嘴唇,说出轻率而固执的话语。

12577349783496

情感教育

文/宋石男

康拉德说,无知是人类的状况,就像无处不在的空气,充溢于人的周围。我要补充的是,对知识的无知,我们已经说得太多,对情感的无知,我们还不常谈及。可是,对情感的无知,也许才是最要命的,它滋生冷漠与轻蔑、仇恨与恐惧,使人们的嘴唇,那些无辜的嘴唇,说出轻率而固执的话语。

今年是我们初中毕业二十周年,开同学会,熟悉的,陌生的,来了三十多人。老班长李强是聚会组织者之一,忙内忙外,迎来送往。他是我老友,现在在电力系统工作,做得不错,但未改其农家子弟的敦厚。无论我如何调笑他,他从不拔拳相向,只咧开可以吞下一双拳头的大嘴憨笑。

他来接我,一见面,我就兴高采烈地说起自己刚买的大房子,说我那一万本书还有爱妻和小皮终于有个完满的栖居地。我像根爆开的水管喷了好几分钟,他却沉默如铁。

突然,他打断我,说:“石男儿,我妈走了。”我一下子呆住,像被人砍了一刀。“多久走的?”“上个月。”“怎么没喊我,说过要喊我的。”“想你忙,回来麻烦。外地朋友都没喊。”

到了喝茶的地方,我们的对话必须停止。谈论亲人去世是件严肃、隐秘的事,我们不能在人群中这么做。一群老同学先回母校五通桥中学,在校园内走了一圈,该拆的老房子都拆了,剩下不能拆的球场也围起了铁丝网。

我们以各种组合拍照,同桌、兄弟、曾经有过微妙情愫的男女。之后就去西坝镇吃豆腐。晚上则在乐山一个山庄吃烤全羊、喝酒。在这天,二十年前的往事从遥远的已不存在的空间里被短暂召回,一个个已经发福的男人迅速瘦了下来,再次回到长满草木的少年时代,一个个已经失去处子光芒的女人迅速清纯起来,再次回到开满鲜花的少女时代。

同学会一结束,所有这些幻象飞快消失在沉杳冥霭中,男人们减掉的肥肉重新回到腰上,女人们祛除的鱼尾纹则于眼角乍现,惟有时间瞪着幸灾乐祸的眼睛哈哈大笑。

夜渐深,下起雨来,人们纷纷散去。细雨渐成暴雨,李强送我回家。路上说起女同学的变化,我开玩笑说,那谁以前不起眼,现在当了妈,却把女人味全长出来了,腰特别好,我们不该回家睡,应该去找她。“你是说真吗?”李强怒不可遏,大声武气吼道:“你要再说这些,就给老子滚。”沉默了一会儿,我明白他为什么发怒。我忽然少有地觉得自己是个混蛋。

后来我们说起他的母亲龚嬢嬢。说少年时代一群同学在他家玩,龚嬢嬢从地里摘下新鲜的草莓,洗净给我们吃。我们就坐在竹林下吃,每颗草莓都抿甜可口,每片竹叶都感情饱满。晚上吃腊肉,煮过腊肉的青菜汤好吃极了,那青菜也是刚从地里采来的。同学留宿时,龚嬢嬢挂上蚊帐,又把蚊帐里的蚊子都赶干净,才唤人进去睡。

李强说,他见过母亲一生中最高兴的样子,是他2005年结婚时。那天宾客云集,母亲拼命想表现,想出力,想做些什么,但笨手笨脚力不从心,后来就坐在椅子上一直笑,一直笑。李强最后说,母亲临终见到他时,没有太多痛苦,在他把她喊答应之后,她就安详地走了。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