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雾霾天恐怖小说:Into the mist

这该死的雾!

original_Sixk_120e000009251260

Into the mist

文/常乐

(一)

正在上淘宝的时候,屏幕上跳出了一个网页游戏弹窗广告,我浑不在意地瞥了一眼,发现上面写着,你心目中的世界末日将会是哪种模式。

平常这样的弹窗都会随手关掉,不知为什么,我心血来潮地继续浏览了下面的选项。可勾选的有丧尸围城模式、地震海啸模式、世界大战后的核冬天模式,还有外星人发射绝育光实行人类清除计划模式,最后甚至有一个输入框,提示可以输入自定义的世界末日。我想了想,敲了个“集权主义下不让上黄网”进去,然后按了回车。

“87wan世界末日网页游戏,邀您共用体验劫后余生。”跳出的窗口上闪动着这样的文字,图片是一片断壁残垣。

傻逼玩意儿,我嗤笑着关掉了网页。

愉快地买了两双袜子,我躺在沙发上无聊地看手机打发时间,这时我的女朋友小丽跟我说:“上海的PM2.5指数也超过250啦,你赶紧再上网买俩口罩。”

我点上了一支烟,悠闲地吸入一口,没有过肺,口成O型让烟雾变成一个个小圈喷出。

“听见没有?!空气质量不好就是你们这群烟鬼造成的。”小丽走过来拍了我大腿一下。

我笑了起来:“明明是因为家庭供暖是通过燃煤,还有重工业排放物好吧,你别什么也推到我抽烟上面。口罩我明天一大早就去便利店买,淘宝上买了寄到也得一天半呢。”

小丽嘟起嘴:“那你也不能让我吸二手烟!还有我要上面画着阿狸的口罩,便利店没有!”

“一个口罩挑什么?”我站起来,打算到厨房打开油烟机把这根烟抽完:“真不知道你是怕得癌症还是臭美。”

“你!”小丽指着我:“根本就不疼我!”

我皱起了眉头,小丽在跟我住到一起后越来越蛮不讲理了,什么事儿都能扯到我不疼她上面去。我没有理她,径自走进了厨房,背后还传来小丽不高兴的嘟囔声。

我打开窗子让烟雾尽快散去,窗外夜色朦胧,月光如洗。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出了门,上海初冬的早晨也如北方一样略显清冷,街道上笼罩着一层薄雾,勤劳的清洁工大妈在跟最后的一批落叶较着劲,路边早点摊上的蒸汽和雾气融为一体,街上零星的几个人都步履缓慢,不像七八点时那样行色匆匆,偶尔有自行车经过,咯吱作响的车轴打破沉寂,却迅速在车子渐行渐远后归于沉寂。

这样静谧、朦胧的早晨,好像贪睡的人不情愿地出门之后梦境的延续。

我在全家找到了带有活性炭的防雾口罩,天蓝色,没有任何装饰。

大不了回家拿纺织颜料画个阿狸上去。

经过两个相携着散步的老人身边时,我听到丈夫轻声对妻子说:“慢一点儿,看前面有台阶,雾天路滑。”

心里有点儿感动,决定给小丽买俩包子关心一下她。

小丽是个自由职业者,不像我一样要踩着正点上班,所以到家以后她还赖在床上。我把豆浆和包子放在桌子上,正打算出门去赶地铁,小丽翻了个身说了一句梦话:“别抽烟,我看不清你。”

我走到床边,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然后转身出了家门。

这一天上海的PM2.5指数是262,已经属于重度污染,我在考虑要不要劝小丽跟我一块回北方的老家去。

从什么时候起,这些宜居城市倒成了需要逃离的地方了?

(二)

“今天的PM2.5指数是340,我觉得你请假别出门了。”小丽一手端着盒饭,一手握着鼠标跟我说。

“要是这种重度污染天气要持续好多天呢?我还挣不挣钱了?养不养你了?”

“说得好像姐姐需要你养一样!”小丽不屑地撇撇嘴:“我挣得可是比你多。”

这倒是真话,小丽有时候接一个设计的活,干那么一个星期就比我一个月的工资都高,这种情况让我的大男子主义总是不好意思拿出来施展。

“反正我不能不去上班,就算我不养你,也不能让你养我吧。”

“怎么不能,能者多劳嘛。”小丽笑嘻嘻地看着我,眼睛弯成两道月牙。

好美,美到我都没有因为她影射我无能而感到生气。

“我带俩口罩出去。”我过去拍了拍小丽的头:“你放心,我是铜头铁肺。”

说完我拿起包出门去。

“有雾,别走丢了。”小丽的声音从后面飘过来。

雾比前两天都要大,感觉能见度也就是身前30米左右,据新闻说南京和北京比上海严重多了,我真疑惑身居帝都和金陵的人要怎么在这样的雾霭天气行走。

走到乌鲁木齐北路的时候,我看到路边有一起交通事故,一辆马3追了一辆电动车的尾,电动车主看上去毫发无伤,坐倒在地上不远起来,马自达的车主是个年轻姑娘,正带着电话,雾气中看不清两个人的表情,但是从姿势可以判断电动车主是要闹事儿。

我正看得入神,一个肩膀撞了我一下,我被碰得身子一歪,一个趔趄差点儿跌倒。

“不好意思,没有注意到你。”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我向那人怒目而视,发现面前的人有两米高,怎么看都打不过。

“没关系。”我讪讪走掉。

这种雾天,真是让人心情莫名的烦躁。

到了单位刚刚坐定,对桌的小杜一脸神秘地冲我招手:“过来过来,看这条新闻。”

我凑到他电脑屏幕跟前,看到一则消息:《南京大雾天,五岁男童随亲妈上街走失》

“这当妈的得多缺心眼儿,还说是亲妈。”

“我觉得还真有可能,今天我一路上见了俩因为没开雾灯追尾的交通事故了。南京那边儿比魔都雾大。”

“我今天倒是也看到有事故,不过还不至于吧,现在的人开车都没谱,我听说阿富汗手写驾照找人都能转成咱这儿的。”

“现在不至于,要是PM2.5指数一直这么升上去,迟早亲妈也得走失,别说孩子。”

“危言耸听。”我不屑地撇撇嘴,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从什么时候开始,PM2.5这个词儿频繁地出现在人们的口中了?以前问天气也就云晴雨雪,现在好像都得加个数字在后面。

每次有这种指数什么的词汇流行,我就觉得没好事儿。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