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一个人若非碰到大起大落,犯不着跑到山里拼命冥想

爱情没收所有清高,当时我只想跟他一起吃红油火锅。

1123518961a9245dd6o

无法隐居的人

文/毛利

2009年,我在北京呆了整整一年,到最后一个月,我觉得情况糟透了。天气太冷,脾气逐渐变坏,我和朋友在三里屯的小酒吧喝酒,已经没有任何男人给我们买酒。某一天我站上药店的体重秤才发现,男人绝不是好心肠的瞎子,我们只好寂寞地自掏腰包,互相请对方喝一轮。

圣诞前后某天,我穿着羽绒服(暖气不足)躺在出租屋的床垫上,翻着一本比尔·波特的《空谷幽兰》,翻到第五页我决定打包行李滚出北京,也去找个地方隐居一次,彻底地,净化身心,戒掉电话网络各种不良坏习惯。我想象自己从那个飘渺无人的山谷中出来时,已经是个如苍井优一样明亮纤细干净的女孩,而不是眼下这副臃肿肥胖痴呆的模样。

实话实说,如果你漂亮,有人追,买得起橱窗里的名牌包,你肯定不会跟我一样想去大山里呆一阵。当时我穿着羽绒服腾空一跃,先去左家庄的小百货店,买了4个蛇皮袋。一袋子书,一袋子衣服,一袋子鞋,一袋子败家玩意,跟室友打招呼,下个月开始不住了。跟我妈妈打电话说要把所有东西寄回去,她大喜过望说:你要回家了?我说是的,不过回家前要先去哪儿玩一趟。

在收拾房间的过程中,我越来越发现,这个世界真是物欲横流,一个女人居然需要这么多东西,吃的用的喝的玩的,没完没了无穷无尽。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过上传说中的隐士生活——吃得很少,穿得很破,睡的是茅屋,在高山上垦荒,说话不多。这不是存心找罪受,而是像吃惯了红油火锅,热切地盼望着吃几顿白粥白菜。

这一次,我的背包里只有换洗内衣和洗漱工具,一条备用牛仔裤。当天晚上在网上买了一张去云南的机票,既然要住很破的房子,最好还是找个温暖点的地方。

云南冷得要命,刚到大理我就在大街上买了条披巾,不可思议的是,我在人民路碰到一个北京的朋友,我们马上跟在簋街一样,快快乐乐地点了大救驾玫瑰炒鸡蛋风花雪月啤酒。吃完躺在客栈里,觉得屈辱万分,飞跃千山万水,居然还是摆不脱脑满肠肥的宿命。

幸好客栈老板娘说鸡足山有几个小庙,的确有人在那修行。有人插嘴说鸡足山上的庙实在太破,连电都没有,也没信号,一个女的去,有点危险。又有人说干吗不去苍山上的无为寺,那里有一星期的武术修行班,很多外国人去,学点打坐,马步,三脚猫功夫,挺不错的。

我拎着包,在大街上找了一辆黑车,告诉师傅去无为寺。他说六十块我说四十块,最后以五十块钱成交,那天下午大理的天气好极了,晴空万里爽朗无风小鸟喳喳叫,想到马上要跟这个世俗的世界暂别,已经开始涤荡心灵深处的污垢。去的路上相当幽静,一条山路往上开,除了偶尔冲下来辆小面的,连个闲逛的村夫都没有。司机默默无语,我一路看着景色越变越绿,激动得努力控制住情绪。

到达无为寺,背上行囊,在后门碰到两个和尚,正从面包车上卸进口红提,我问他们武术在哪学,他们指了个方向,我边走边想:这群和尚吃得真好,也罢,第一次隐居不宜太激进。庙里果然有几个外国人,一个金发姑娘热情地问我是不是也来学功夫,她说走,我带你去报名。我跟着她走在曲曲绕绕的小径上,觉得此处甚好,甚幽静,甚是适合短期休养。传说中的武术修行班放在一个破破烂烂的小院里,几个外国人在里面练着马步,一个面带笑容的和尚看到我问:你是中国人吗?我点头,他随即告诉我:对不起,我们这不收中国人。

是以什么样黯然的心情离开了无为寺?现在我已经记不太清楚,总之就是又气恼又丢脸。走出庙门一看,黑车司机还在那里,我问他你怎么还在?他说这里不收中国人呐,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一路都默默无语,他说:你下山吗?我也下去,这回收你三十。

我不可能像比尔·波特写的那样,到终南山顶,找一个无人居住的茅房,就着两袋面粉过一个冬天,我也不可能像梭罗一样,孑然一身跑到湖边自己找个房子住,我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跑到一个没网的地方呆几天,感受下脱离世界的感觉,居然因为自己是个中国人被拒绝了。下山后客栈老板娘听说了这个消息,立刻说,那和尚每晚都去坏猴子酒吧喝酒,你要不要过去跟他喝两杯联络下感情?没准就让你去了。不,我这辈子都不打算再去无为寺。

后来我发现想找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住着,听上去很简单,找起来真难,到处都是人,诺顿那样乡下的地方,只要有一个背包客说那里很好,马上整条街都是揣着单反的哥们。一个不太熟悉的朋友跟我说,你可以去杭州乡下,空气好极了,现在人也少,我琢磨了几番,觉得那里没准有郁达夫笔下《迟桂花》的气息,有点蠢蠢欲动。朋友说,帮你打听好了,那里的农家乐一个房间一天收三百,你是我朋友,去一个月给六千就行。如你所知,我很穷,听到这个消息我甚至后悔放弃了北京两千块的出租屋,其实拉断网线在里面进行一番辟谷运动,没准也能收获大块大块的孤独。不过这种人出现在城市里,看上去都像标准精神病。

两年后,我终于有了一个机会。那一年我无意中去了修行大本营,印度的瑞诗凯诗,大名鼎鼎的瑜伽城,大把和我一样想要由内而外洗洗肮脏心灵和肥腻身躯的闲人,聚集在那。没费多大工夫,就找到了一家ashram,那里没有网,没有电视,没有信号,没有交通工具,离小镇步行需两小时。房间里只有一张床铺,一个水杯。在这里既不允许抽烟喝酒,也不允许高声喧哗,甚至连聊天都最好避免。你只需要做一件事,冥想。

冥想的内容还是人类终极问题,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到哪儿去。我对禅学一无所知,正式开始修炼前,蹲在清澈的恒河边,吸了一根印度草烟,那是本地人用烟叶做的,吸着吸着想起王小波写在云南拿这种烟叶抽,一把火燎光眉毛,呵呵乐了。那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在冥想上不会有什么出息。终于过上了梦寐以求的与世隔绝的生活,我们跟邪教徒一样从早上五点开始打坐,七点练瑜伽,九点散步冥想,中午休息,下午再练一堂,到晚上又是打坐冥想。我本应沾沾自喜,可是两天后的一个下午我终于明白这次地方对了,但时机不对。隔壁的墨西哥女人告诉我,她来这儿是因为和法国男朋友分了手,问我,你呢?我说我刚交了男朋友,他很好,在工作。

你想他吗?

想,何止想,我的每一次冥想都成了大段爱情与动作电影回放。于是这一场本该深入灵魂最深处的探寻,因为我满脑子心有旁骛,最终每一分钟,都在眼巴巴渴望回家。

修行结束的那个下午,我兴高采烈,乘了第一辆的士出山,又叫了一辆昂贵的出租去火车站,随后飞也似的,离开了印度。我的男朋友在机场等我,问我修炼得怎么样?那一刻我只觉得做个普通人已经相当满足,一个人若非碰到大起大落实在犯不着跑到山里拼命冥想,我到底是谁?爱情没收所有清高,当时我只想跟他一起吃红油火锅。

直到这份恋情褪去热情,我才又一次,像回忆亲妈一样回忆那一年在印度,早上湿冷的空气,山中宁静的小道,五平米小屋内的独坐,林间瀑布的冥想……

不过我知道,再一次跑去隐居,只要在门口放块巧克力蛋糕,俗人立刻又能腆着脸跑出来。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黑云南啊。哎,我的家乡

    (2)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