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你在德国这么二,你家人知道么?

留学的生活,羡慕嫉妒恨……

1183904785b2536641o

从八月份收到offer之后,除了我的一家人就开始热火朝天的准备起来,大到我妈去交管局帮我上下打点,以便我在走之前能拿到驾照,小到托回老家玩耍的表姐帮我带了三瓶我姨妈亲自煎的辣油,两包根正苗红的郫县豆瓣和四包童叟无欺的德庄火锅底料,而那时的我正在丧心病狂的进行一项“一天一只大闸蟹,一周一次南京大牌档,一个月内吃遍南京所有汤包店”的计划,享受着最后的疯狂。

终于,金秋十月,我的通关文牒虽然姗姗来迟,好歹也没让我错过开学。北京肃杀的秋天为临别增添了一丝悲情,真是秋风起,蟹脚痒,紫禁城外柏森森,汤包芦蒿两相别,长使英雄泪满襟。

从北京飞法兰克福的飞机上,我坐在一位看起来相当干练的女士旁边,她似乎在德国已经生活了很久,不大适应国内人说话的节奏和习惯,频繁的使用用“呵呵”“嗯哼”这类词语表示关注。在飞行的后半段,我与她进行了热情的攀谈,她对我将在德累斯顿上学表示深切的慰问,并对我在德国的生活表达了美好的祝愿。最后,在下飞机钱,她再三叮嘱我不要辜负父母的期望,努力学习科学文化知识,争取早日转学到西德去,直到今天,她那番语重心长的话语还不时回荡在我脑海中。

几经辗转,我终于来到了我位于德累斯顿郊区的行宫,巡视一圈后,我拉起我的小伙伴说,走,这破屋子水压这么小,澡都洗不了,我们去找居委会大妈说道说道。他白了我一眼,随机拿起他那拥有华贵全球通套餐的手机给学长打了个电话。接着他一边用脑地和肩膀夹着手机,一边淡定的取下了洗手间的镜子,从后面打开了一道新世界的大(暗)门。就这样,半个小时之后,我和我的小伙伴就欢快的分别依次用各自的沐浴液(没有肥皂)洗了个痛快澡。

我们来到德累斯顿恰逢一年一度的万圣节+宗教改革节,与国内一到过节熙熙攘攘的街道,人头攒动的上场和满大街清仓甩卖的叫卖声不同,德国的大部分节日里,城市中一片萧瑟,商店全部关门谢客。饥寒交迫的我和小伙伴在墙角划亮了最后一根火柴,我们看见了天国中人们大快朵颐的享用者狮子头,烤全羊,糖醋排骨和重庆老灶火锅。要不是看见路边一个“前方有麦当劳”的指示牌,我和我的小伙伴已经准备拎着小篮子去别人人家里讨糖果了。

总所周知,德国,即便是社会主义德国也在向汽车社会发展,那个指示牌当然是给汽车看的。我和我的小伙伴naive的走了整整三个街区才看见一家开门营业的面包店。进去一问,那个大妈脸上露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微笑,指着背后说,那个麦当劳在市中心。

后来从一个已经在这里呆了半年多的小伙伴那里得知,我们来的前不久,德累斯顿唯一一家开封菜倒闭了,让人更加抑郁的是我们到达德累斯顿的一个礼拜之内,电车和火车站洗手间票价双双上涨。只能让人哀叹生不逢时,或者是,三个中国人的到来,提高了这个德国第五大城市的整体消费水平。

来德国之后在外上厕所一直是我的心头病。从小在共产主义花园里快乐成长的我,被贪婪的资本主义分分钟吓哭,上个洗手间居然要一欧,一欧是什么概念你造嘛?!你造嘛?!一升牛奶才8毛钱,为了把它排泄出去,我居然要花1欧!(好像哪里不对)。后来有了学生卡之后,我们拥有了在州内免费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的特权,于是小伙伴想到了,在火车站跳上一列火车在火车上解决完之后再坐回来这么机智的办法。

更加令人捉急的是刚刚住进时,WG(合租公寓)还没有装网,当时还没办手机卡的我为了上网,坐着电车绕着城市转,看到有wifi就跳下车,拿着手机当导盲犬,这不禁让我想到了小学时无线电测向的快乐时光。

当天下午,我在火车站楼下发现了一家网吧,不过令人尴尬的是,这家网吧居然不能显示中文,在我点开了豆瓣和人人之后,看见无数个回复和赞,却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这种感觉应该就和在饥饿难耐时路过一家兰州拉面,却没钱进去差不多。

再后来我在市中心发现了一家星雄鹿咖啡店,才用上了久违的wifi。那一刻,我脑海中响起了德国战车的Ameirika,心里想着就是全世界被美国产品占领了也没什么不好。终于,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满地,村支书了解到了我们的困难,为我们寄来了猫和路由,又开通了网络,一劳永逸的解决了我们上网难的问题,沐浴后社会主义阳光(屏幕荧光)的我们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此处省略若干字)。

说到德国轨道交通系统,一直以她高效,准时,便捷而著称。等等,你们真的相信这句话?下面我将用我的亲身经历来刺破你们的美梦,还原一个真实的资本主义公共服务系统。

上个月有一个萨克斯当地的节日叫Busstag吗,连上周五周六周日就是四天假期。恰逢我的小伙伴Tiffany女士代表东土大唐京畿道出访毒义氏国,于是我制订了德累斯顿去斯图加特和她会面,然后去找大学时代好机油,新时代成功女性典范Lyy,回程途中再去拜访在维堡念DaF的前室友的学霸女友出行计划。

提起来很复杂是不是?为了从德累斯顿去斯图加特,买最廉价的车票,我不得不:德累斯顿→莱比锡→茨威考→霍夫→纽伦堡→斯图加特。总行程约14个小时,其中还包含了我露宿茨威考火车站的那个不眠的夜晚。这么说,大家可能没有什么概念,我打个比方吧,就是我为了从南京到济南,我先从南京到合肥,再从合肥转车去蚌埠,再从蚌埠转车去沛县,并在沛县火车站过夜,之后又从沛县到德州,德州到济南。

说了这么一长串话,我相信中国铁道局的优越性应该已经不言而喻了吧,虽然我不一定能买到票,买到票还不一定能挤上车,挤上车还保不准隔壁是个失恋女子整晚破口大骂前男友,并打翻了吃剩的泡面。但是只要我认识像LF这样在铁道局有人的小伙伴,我就不会为春运回家难而发愁。或许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坐ICE,因为穷。

孤身一人来到德国之后,我努力去结交更多的外国朋友,期望早日融入德国社会,最好能找到一个当地语伴,带我去找德累斯顿好吃的东西。于是每周一晚上我参加一个国际学生交流party,其实就是在一个咖啡馆里,大家坐着聊天。本着找个德语语伴,实在不行练练英语口语的想法,我最终和一个德语水平基本上处于”how are you” “i’m fine thank you, and you?” “i’m fine too”,英语带有浓重安达卢西亚口音的西班牙人成为了好朋友。

于是每次party我们两个来自南国的孩子,就开心的聚在一起黑德国糟糕的天气,和7点起床看日出,3点半看晚霞的糟糕冬令时,偶尔顺带黑一黑印度仔。那天周一,他哭丧着脸跟我说,听说这个礼拜开始要暴风雪了,他准备翘课回到他温暖的南方老巢过冬,我当时一脸不屑,哥这个江淮汉子秋裤还没穿,我还没出力,你就倒下了,以后如果再说到经济危机的问题,我就拿这个嘲笑他。

曾经有人问过我,怎么和德国人交流,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弱智,当然是用德语,不行英语,手语也可以。不过我后来觉得他其实在问和德国人聊天怎么插上话,其实我总结出来的小经验就是,跟着德国人黑法国,如果有法国人在场就黑英国,如果不巧正好有英国人,就一起黑美国,反正美国人常识差,也听不懂你在黑他。

来德国之前,按着我之前出国的经历,我相信我是不会为吃饭而发愁的。来了一个多月之后,我立志将中华料理发扬光大,让那些吃猪肘的蛮子臣服于我脚下,这么一想就恍惚有种中华厨神降临欧罗巴的错觉。而此时我的小伙伴在家中自己做饭时,还在尝试各种类似于“芹菜汤”“肉桂八角花椒排骨汤”的黑暗料理。

那天在图书馆自习完,我去一家叫成吉思汗的中餐厅吃饭。这是家充满矛盾的中餐厅,他作为中餐厅居然叫成吉思汗,他叫成吉思汗卖的烤肉居然是韩式烤肉,他的老板一口广府口音却自称香港人,作为一名“香港人”他手下却收罗了一帮泰国越南小啰啰。不过矛盾虽矛盾,能吃到久违的夫妻肺片,菠萝鸡饭还是很开心。饭毕,我跑去问他招不招兼职,却被他一口回绝,唉。他简直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其实来德国之后,和很多人交流后也在思考,如果当时不来德国,就在海德堡工作,现在说不定已经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了呢。实在是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来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