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乔叶:白素贞,2013

《白蛇传》新编,对男人也太没信心了……

1183310309e9f18670l_副本

白素贞,2013

文/乔叶

我是白素贞。没错,我就是那条白蛇。雷峰塔倒掉之后,我的魂魄逃离枷锁,重返人间。这依然是我的杭州城。涌金门,翠屏山,栖霞岭,冷泉亭……双堤仍媚,断桥犹存,江山人面均无异,换的只是人们身上的衣裙和街边的勾栏瓦肆。西湖柳黄了又绿,绿了又黄,我在湖水里游弋着岁月,寻找着我的旧梦许仙。——是的,我知道他的肉体早就化作了一抔黄土,但我深信他的魂魄和我一样,还在这世上游荡,等待着与我再次相逢。

那天,小青找到了我,姐妹情厚,悲欣交集。一番倾诉之后,她一下子便猜透了我的心思。她严肃地告知我:对于仙凡相恋,仙界的惩罚不仅没有松动,反而更加严厉。只要爱了,便不会再有法力。闻此,我淡淡一笑,她看出了我的执拗,说你可是几千年的修行啊。我说我认了。

“如果你发生了什么意外……”

“我为自己负责。”

“其实,你还有一条退路。不过,这条路比做人还不如。”她说,“如果对这人间彻底绝望,你可以投身到这个西湖中,做一条失去法力的白蛇。”

“我意已决,只进不退。”

小青摇摇头,离我而去。

终于,我等到了。这是公元2013年的春天,人们都说这一年的春天格外暖。我不管何年何月,总之,这个春天,我终于等到了我的爱。月光下,水波里,我一看见他飘然而来的身影和俊逸依稀的面貌便知是他。于是我纵身出水,化作一个白衣白裙的少女,朝他缓缓走来。这漫长的等待如此艰辛,我的眼里满含泪水。我知道自己眼里的泪如同大宋年间我们初逢时的那场春雨,只要被他看到,便会将他淋湿。而他没有出乎我的意料,果然被我的泪光吸引。

“你怎么了?”他问。是的。这声音是他。

我说我大学毕业之后来到杭州寻找工作,一直没有着落,现在身无分文,走投无路,于是万念俱灰,忧戚哀怨,想要投湖。——无聊之时,在苏堤边、白堤旁和断桥下倾听人间的琐碎话语消遣时光,我学了些许皮毛。一边说我一边简直要笑出来,可他显然是信了,一边温言软语地安慰着我,一边掏出纸巾为我拭泪。他问我学的什么专业,我说是中医。他说他也是学医出身,因为没有觅到合适的去处,就自己开了一家诊所,如果我不嫌弃他的地方小,可以在那里屈就。我含泪而笑:前世,我和他可不是开着一家生药铺么?夫唱妇随,悬壶济世。——果然,果然是他啊。

一切都是那么好。我们恋爱,结婚。没有法海,再也用不着水漫金山。端午节来临,我也可以喝些黄酒,再也不必担心会露出原形。——就是想漫也漫不成,想现原形也现不了,和他的初夜,我下体剧痛,我便知道,我已全部地爱了,于是也就成了真正的凡胎。我再也没有了特能,也没有了妖气。徒留一颗仙人的心,我过上了梦寐以求的人间生活。我们如鱼似水。我们颠鸾倒凤。我们芙蓉帐暖。我们花好月圆。我们点绛唇,我们念奴娇,我们沁园春,我们声声慢。

回想起来,我觉得做仙人的日子,是那么傻。

那天晚上,我和他在苏堤散步,他去给我买冷饮,我独自呆在湖边,看见小青在湖浪里袅袅娜娜地游过来。她问我爱的感觉怎样。我说:“无法形容。你该试试。只要试了你就会明白,做仙人真的很可笑。不能爱,不懂爱,寿命千载万载有什么用?法高千丈万丈有什么用?”

小青叹口气,说我痴了,眉梢眼角都是甜蜜。

然而,仿佛嘲讽一般。不久,我们看似天衣无缝的婚姻就开了针,绽了线。那天,晚饭后,他在看电视,手机在他的耳边放着。看着看着,他的头歪在靠枕上沉沉睡去。这时的他如孩子般,最是可爱。我调低了电视的声音,依在他身边,久久地偎着他的脸,怎么赏也赏不够。突然,手机的短信提示音脆响起来,在这静谧的时刻,如警笛一般刺耳。我连忙把手机握在手里,怕吵了他。他却还是在一瞬间醒来,朝我手里去夺手机。我本能地躲避着他的手,他惊惶地继续抢夺。可我是蛇,他哪里会有我灵活啊。几次夺空,他停下,神色凝重如铁。

“给我。这是我的隐私。”

“什么隐私?”

“不能说。说了就不叫隐私。”他的眼神里满是软弱和戒备。这样的眼神,除了外遇这个词和另一个女人的存在,我读不出别的。

我追究半夜,他终于承认。说是一个患者。被他医好了感冒之后,也使他患上了爱情的感冒。他说他正在进行自我治疗,很快就会痊愈。

我信了。我知道自己只能信。我也知道自己的信从某种意义上讲只是掩耳盗铃,但能掩就掩,不然还能怎样?

然而,掩耳盗铃毕竟只是掩耳盗铃。铃还在,时时响,丁丁当当,不绝于耳。我以妖精的灵敏感觉搜索着他所有的蛛丝马迹,发现他的感冒居然是最顽固的反复型。这一次刚刚收尾,下一次又登台上演。此消彼长,此起彼伏,一出接一出,让我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我也知道,在这个轻浮世间,他的所为不过是男人之间最常见的情感症状,是永远没有灵药的流行性感冒,猎艳的习气就是另一种意义的法海,我所受到的干扰是最正常的事情。但我就是不能容忍:我前生今世都在他身上,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但是,他就是可以。

那天,我们去看越剧《白蛇传》。以我的名字命名的戏,让我看得心如刀割。在白蛇被压在雷峰塔下的那一场,许仙在塔外大段哭诉,我问身边的他:“如果我是白蛇,我进塔了,你会怎样?”

“我么,”他笑着摸了摸我的头,“欢娱夜短,寂寞更长,单身的双人床多么难熬,还是多找几个老婆要紧。”

最轻松的戏言里面有着最严峻的答案。我心欲碎。

他如娇弱的患者,我如倔强的医生。他病,病,病,我治,治,治,纷争,和好,和好,纷争……时日久远,他依然兴致勃勃,情肠转动,往来穿梭,乐此不疲。我却倦了。想让自己收手,又不知该如何收,何时收。茫然无措中,我学会了煲汤,给他煲各种各样的汤,送到诊所:

排骨莲藕汤。将猪肋排洗净,顺骨缝切成单根,斩成寸段,焯水捞出,洗去血沫,莲藕洗净去皮,切块。锅内放适量冷水,先放入姜片,葱段,料酒,大火烧开后转小火炖一个小时,再放入藕块。这道汤味甘性平,护胃补血。

南瓜毛豆汤。将南瓜洗净,挖出内瓤,将瓜身切成小块。毛豆剥出豆粒洗净,枸杞用温水泡软。油烧至六成热,放入葱粒煸香,再放毛豆翻炒片刻后放入南瓜,倒入适量清汤。大火烧开后小火再煮三十分钟,加入盐和鸡精出锅。这道汤养颜解毒,改善秋燥。

川贝鸭梨汤。将鸭梨洗净,去蒂挖核,切成四瓣。川贝用温水泡软。将这两样同时放入锅中,大火蒸二十分钟后加入冰糖熬炖。这道汤润肺理气,止咳化痰。

……

那天,我给他送过汤回到家之后,突落大雨。我去给他送伞,一推开他诊疗室的门,就看见他和一名新进不久的小护士在诊疗床上鸳鸯双叠。一时间,恍惚中,伞上的雨水滴滴嗒嗒落在我的衣上,我居然想起我在前世的船上与他邂逅,我孝头髻,素钗梳,白绢衫,麻布裙。他黑漆巾,白玉环,青罗袍,长皂靴。让我们结缘的那把伞,是清湖八字桥老实舒家的,八十四骨,紫竹柄。拿在手里沉着厚重,如那个年代的爱情。而我手中这把,为何被我轻轻一握就碎成了粉末?

什么是百年修来同船渡?什么是千年修来共枕眠?没有人比我更明白,也因此,没有人比我更心痛。

我泪落如雨。

怀着最后一丝渺茫的希望,我告诉了他全部真相。期冀他珍爱我前世今生对他的痴,渴望他能救我的命。——我的爱情,就是我的命。

他怔住,冷笑:“你说你是白蛇?真编得出来。那你变一条蛇给我看看。仙人不会老,你怎么有皱纹?对了,当年白蛇能从国库里偷银子给许仙用,你能不能从商场里给我偷一枚钻戒,或者是最新款的那部手机?……再胡说,我就送你去精神病院。”

我的嘴角流出微笑。我问自己:你在干什么?这是一个相信欲望不相信诚意,相信胡说不相信真话,相信故事不相信爱情的时代,他怎么能相信我?而他又有什么能让我相信?

心如死灰。我决定投湖。我已明白:做女人,不如做一条普通的蛇。

夜凉如水,月光溶溶。所有的夜晚都相似,每一个人却从不相同。我再次来到断桥边,对着湖水整容理妆。就在我投湖前的一刹那,我清晰地看见,我的妹妹小青正从湖水里凌波而现,她化作了一个妙龄少女,身着一袭青色衫裙,笑意盈盈地朝着一个面目清朗的青年男子走去。



标签: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现在的感情就是这么虚无不可靠?!maybe~

    (0) (0)
  2. 好现实呢,其实每个人都有道德底线。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