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电影《扫毒》:毋忘情义,日后再相知未晚

与杜琪峰、韦家辉、刘伟强等富含人生哲学意味的动作片导演相比,“爆炸陈”陈木胜更像一个电影工匠,只负责娱乐感观,不负责表达思想,是典型的“看时过瘾看后即忘”的导演。而在《扫毒》中,最有突破性的一点是,他终于真正地把一如既往的火爆动作戏降低到了陪衬的角色。

《扫毒》剧照

《扫毒》剧照

《扫毒》:一次词不伤句的成功突破

陈木胜蛰伏两年的新作《扫毒》11月29日上映以来,票房口碑双赢,刘青云、张家辉、古天乐三大影帝互飙演技,使这部讲述男人情谊的警匪枪战片赢得了不少男性观众的拥趸。

在香港动作片导演中,陈木胜是个多少另类的存在,他的作品水准参差不一,有堪称警匪片经典的《冲锋队之怒火街头》,也有《特警新人类》、《全城戒备》这样的肤浅烂片。从早期与成龙合作的《我是谁》到《特警新人类》、《保持通话》,他努力尝试不同类型的动作片,风格变化多端,不变的是他在电影中惯常使用的视效元素:轰天炸地的爆破场面、惊险万分的高楼跳跃、连环相撞的闹市追车,在这些颇具观赏性的情节外,加些苍白单调的爱情戏,一部商业动作片便大功告成。

与杜琪峰、韦家辉、刘伟强等富含人生哲学意味的动作片导演相比,陈木胜更像一个电影工匠,他只负责娱乐感观,不负责表达思想,他注重视觉效果的呈现超过对生活真相、人类命运的探索,是典型的“看时过瘾看后即忘”的导演。

他以擅长爆炸戏闻名影坛,江湖威名“爆炸陈”,电影中不止一次地炸过香港会展中心、警察总部,翻车必爆,摩托车摔倒也要火球冲天,他电影里的反派爱用重武器,腰里挂手雷,《男儿本色》的最后就是用整整一麻袋手雷炸了警察总部,即便是在《新少林寺》里,他也要在最后安排一场炮轰少林寺的戏。他的电影中,爆破场面之密集、剪辑之快,时有“过度”,在树立了个人标志的同时,也很容易令观众审美疲劳。

《扫毒》再次证明了他对动作枪战片这一类型的熟练把握:枪战场面张弛有度,重型武器的交战效果火爆,楼顶追逐、闹市飙车、短巷火拼等等,都给这部电影增加了足够的视觉娱乐性。在他以前的电影中,他常常因为这种轻车熟路的自信,而过分运用空洞的爆米花式感观噱头,以词伤句,文不达意,把作品停滞在“过把瘾就死”的水准线。他以“求新求变”自居,结果却总不尽如人意。

在《特警新人类1、2》中,加入了滑稽搞笑甚至时尚元素,剧情流于简单粗暴,而且节奏混乱,谢霆锋、冯德伦们华而不实的动作戏与导演紧密推进的试图严重脱节,在这个阶段,陈木胜并不擅长处理文戏武戏之间的平衡。

从《双雄》、《新警察故事》开始,到《三岔口》、《男儿本色》、《保持通话》、《新少林寺》,他的动作戏开始偏向于“硬派武打”,成龙、谢霆锋、吴京、余文乐甚至连房祖名也要实打实地拳拳到肉,动作设计繁复但不花哨,打起来如龙卷风,所过之处一片狼藉,这种写实的打戏风格,很大程度上缓和了与剧情节奏之间的衔接冲突。

所以,陈木胜在《扫毒》中最有突破性的一点就是,他终于真正地把一如既往的火爆动作戏降低到了陪衬的角色,而以马昊天(刘青云饰)、苏建秋(古天乐饰)、张子伟(张家辉饰)之间的感情戏、心理戏为重点,将男人之间的情谊放进了命运与抉择的哲学命题中,如此一来,整部片子显露出厚重、紧张的质感,每一场动作戏都有了全新的内涵,不再只是胡乱爆炸、无限开枪的空洞把戏,而是充分暗示着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内在变化。

达到这一出色效果,自然离不开三大影帝的神级演出。在陈木胜的早期作品中,警察三人组的模式是他尤为钟爱的,《冲锋队之怒火街头》,刘青云、陈小春、张达明,《特警新人类》中的谢霆锋、冯德伦、李灿森,《男儿本色》中的谢霆锋、余文乐、房祖名,都尚停留在“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单一层面,而到了《扫毒》的三大影帝组合,这种兄弟情谊有了更加复杂深刻的层次感,背叛、欺骗、隐忍、宽恕,天、秋、伟每个角色的内心都是一出戏。

片中频繁出现三人的眼睛特写,或充满血丝杀气重重,或泪眼婆娑坚韧无比,配上三人之间几场打戏,兄弟情谊在涉及生死荣辱的矛盾上得到考验和升华。码头的那场重逢戏尤为精彩,三人时隔五年再见,以开车角力淋漓尽致地表现出内心的挣扎、痛苦、爱恨,正如那首歌词所写的:“为何旧知己在最后,变不到老友……生死之交当天不知罕有,到你变节了至觉未够,多想一天彼此都不追究,相邀再次喝酒。”

天台三兄弟和解那一场戏,据陈木胜透露,张家辉打刘青云的桥段是剧本中本没有的,但三人入戏太深,已经难分戏中戏外,事实上,这部电影中的很多动作、台词都是三位主演临时加的。刘青云说,这是他入行以来代入角色最深的一次体验,电影拍摄过程中,他都无法坦然面对张家辉和古天乐。

演员演技的爆炸性张力是陈木胜之前的电影中最缺乏的因素之一,这种潜在的情绪流动、性格变化,是故事冰山下的部分,人物关系的冲突发展,是决定故事节奏感的关键因素,张家辉前后判若两人的精彩演出,刘青云从暴躁到深沉的转变,古天乐亦正亦邪的巧妙拿捏,在三人关系的剧烈转变中,刘青云饰演的马昊天承担着三人间蓄水池的角色,三人的气、怨、爱、恨都在他这里进出,使得三人关系的变化有了一个稳定的平衡点。三人影帝级别的精彩演出使这部长达135分钟的枪战片显得厚重有余。

陈木胜在自己的另一部电影《三岔口》中,就有涉及“命运与选择”命题的讨论。(在这一点上不知道银河映像极具宿命论色彩的警匪片对他有无影响,陈木胜早年曾做过杜琪峰的助理导演。)命运的偶然性让我们不断做出选择,选择意味着承担,承担的是不知好坏的后果,选择本身就是一个连锁反应,每一环的选择都会引起生命中的变化,遇到不同的人,不同的遭遇。

存在主义哲学认为,选择是人类最基本的自由,不论处于何种极端的环境,我们都有选择对抗人生虚无的权利。苏建秋选择向八面佛告密,是为了早日结束卧底的工作,回家与妻女相聚,他没有想到这个选择造成了一连串最可怕的后果:马昊天在泰国悬崖边的选择,他没有说出原因,只辩解了一句,不管选谁,他都注定一生痛苦;遭到遗弃的张子伟从此忍辱负重,策划自己的复仇大计。

佛言,关心则乱。关心便是执着,执着便是放不下。当张子伟让苏建秋在妻女之间选一个活下来时,苏建秋终于体会到了马昊天当年的抉择之痛苦。张子伟含泪质问马昊天为什么当初选择抛弃他时,男人之间情谊最柔软的一面显露出来,这是一种与爱情相似的情谊,有委屈,有不解,有无以言表的温情。悬崖上的选择,天台上的选择,前后相应,成为本片故事节奏的两个支点,从“兄弟阋墙,同室操戈”到“兄弟齐心,其利断金”,选择的荒谬性被战胜了,不论发生什么样的情况,情谊永存。

最后一场酒楼大战“八面佛”是全片的高潮,有着明显的90年代香港经典枪战片的味道,和杜琪峰的《复仇》结尾黄秋生、林雪、林家栋垃圾场大战数十人一样,都有着浓厚的吴宇森式英雄主义情节,《喋血双雄》的结尾,周润发与李修贤,在教堂里与“大傻”带领的黑帮军团浴血奋战,以一敌百,子弹共白鸽乱舞。

《扫毒》的这一场戏节奏感十足,紧张中有幽默,三人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剪辑流畅,加之三人配合默契,观赏效果上佳。这场戏正应了三人爱唱的《誓要入刀山》的主题,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豪情无限,男儿傲气,地狱也独来独往返,整部电影也由此有了一种悲壮色彩。

苏建秋再次活了下来,因为他有妻女,我们可以想象,当年马昊天之所以选择他活下来,让张子伟去受死,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苏建秋有牵挂。这是一个最好的结局,也是注定的结局。所谓“毋忘情义,日后再相知未晚。”

在2011年的《新少林寺》中,陈木胜很明显地在寻求一种主题上的厚度与质感,他用力太猛,失于生硬,为保证票房的火爆场面始终将决定影片深度的的主题扼得奄奄一息,两年之后,陈木胜凭《扫毒》证明自己尚有一搏之力,不只是满足于做“爆炸陈”,这对这个一心振兴日渐式微的香港动作片的导演来说,这是一个实质性的突破。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