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当全世界叫你怂包的时候

当全世界叫你怂包的时候,你却依然还在苦苦坚持做某个人的英雄。在爱情里,谁又没心甘情愿做过一两次大怂包呢?从心为怂,起码当过英雄。

添加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2923089066500

当全世界叫你怂包的时候

文/乔小囧

如果不是再次在婚礼上看到他,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再遇见他了,这个怂包。

他穿着贴身的西装,端着一个玻璃酒杯,摇摇晃晃地从门外走进来,我本该冲上去给他一个拥抱,可是此刻我却陷入了漫长的回忆。

他叫怂包,哦这万恶的输入法,他叫宋波,我的大学室友,从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他就怂到了裤裆里。

2005年的夏天,大学入学报到的第一天,他举着一只蛇皮袋,亦步亦趋地跟着班上最好看的姑娘。

姑娘说,你不要跟着我了,他说好,便走到了姑娘的前面。

姑娘说,芍货,你挡到我了,他便退到了姑娘的并排。

姑娘停了下来,对着他裤裆就是一脚,然后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他站在烈日下,夹紧双腿,面色难看,冲着天空和背影大声疾呼:任馨,中午一起吃饭撒!

我有幸目睹了上述一幕,并更加有幸成为了他的室友。

他走进寝室,自我介绍,你们好,我叫宋波,全寝室人都听成了怂包,疯狂点头。他放下蛇皮袋,拿出一床军绿色的棉褥,一边铺床,一边自来熟地讲起了自己。

“刚才踹我的那个女孩,是不是很漂亮,你们都别惦记了,他是我的妻子。”宋波讲这话的时候年方18,全然不顾自己已经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对,你们不要惊讶。他爸和我爸是战友,所以她还在肚子里的时候就已经被许配给了我。”宋波你真的不觉得“许配”这个词用在21世纪的新中国很诡异吗?

“从小学开始,我就喜欢着她,虽然她现在似乎好像仿佛还没有接受这一事实,但我会让她知道,谁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疼……”说到这里,他揉了揉裤裆,深吸一口烟,“……爱她的人。”

说完抬起头,一双狭长的小眼望着我们仨,眼神中满是寻求肯定的期待。

我和另外两个室友相视一望,“宋波,你先忙,我们去打水了。”

宋波不光人长得怂,衣食住行都很怂。

他从来不喝冰汽水儿,说是怕拉肚子;他竟然在宿舍的床铺边上装了一扇门板,说是自己睡觉不老实怕半夜掉下来;平时出门,他也从来不坐麻木(武汉的一种交通工具,类似电动三轮车),说是看到黑车司机那凶残的眼神,就觉得自己随时会被谋财害命;至于穿衣打扮,在保暖和耍帅两者之间,他永远和正常大学生完全相反,毅然决然地选择前者。你相信吗,在武汉的炎炎夏日,他来到大学的第一件事竟然是从包裹里翻出了颜色各异的秋裤晒在阳台上,并告诉我们衣服要勤晒,这样秋天穿的时候才会暖和,可是宋波同志,你告诉我武汉有秋天吗?

他好像什么都怕,唯一不怕的是任馨的拒绝。大一整整一年,他都保持着军人世家的作风。早晨端一碗热干面,中午举一盒盖浇饭,晚上抱一杯米酒汤圆,雷打不动地蹲守在任馨的宿舍楼前。暑去寒来,寒去春来,夏去冬又来,眼瞅着宿管大妈都要和他结成了忘年交,任馨对他的热情还是没有丝毫表态。作为情圣的我怎能坐视不管,在宋波又一次出门送饭的时候,我和宿舍同仁们一道制定了“营救怂逼”的大计划。

适逢当年圣诞节,在我的百般邀请下,任馨终于决定跟我们一起欢庆平安夜。我们宿舍剩余三人各自带着女友或准女友,去打掩护。在组织周密的计划中,我们一行4对情侣吃遍了户部巷小吃街的每一个小摊,又逛完了商场的每一个角落,看了电影院热映的爱情电影,然后来到了江滩放起了烟花。

放烟花的时候怎么可能不接吻,眼看着气氛酝酿得正好,就连我们宿舍长那样的丑逼学霸,都和准女友拧成了麻花,宋波却站在任馨身边一米远的距离,看着她一根接一根契而不舍地放着烟花。眼瞅着再放下去,预算就要超支了,宿舍长的女朋友大吼一声:“我累了,咱们去开房吧!”

这一声妇女解放般的口号,喊出了宿舍长多年以来的夙愿,也让在场的每一个人感受到了女学霸积蓄的能量。

任馨倒是并不扭捏,跟着我们走进了长江旅馆,和宋波走进了同一间房。

“做了吗?”

次日,在我们的反复追问下,宋波羞涩地抬起头,认真地说:“没,她说怕,于是我抱着她看了一整晚的星星。”

“抱了!抱了!这是宋波的一小步,可却是人类的一大步啊!”宿舍长正在刷牙,激动得泡沫横飞,忽然又把牙刷丢到宋波脸上,“你骗老子,昨晚是特么阴天!”

我理解宋波这一次的怂,怂是因为遭遇了爱情,以前都是围着爱情打转,没想到这次爱情贴着身子就来了。没吃过猪肉,还真没见过猪跑,所以烤乳猪上桌的一刻,围着餐巾举着刀叉就不知道怎么下嘴了。

接下来的小半年里,宋波在攻克任馨的事业上有了大规模的进步——每周末,两人都会去学校门口的小旅馆开房。

“真的没那个……真的没……”宋波一边往电脑里下载电影,一边说道。

“胡说八道!我告诉你,这个年纪的女人,如同下山的豺狼猛虎,满脑子想的都是吃人的事儿。作为一名幸存者,我觉得你在说谎。”宿舍长手握微积分,从床上一跃而下,大声斥责。

“真的,她就是喜欢看韩剧而已,我们整晚都在看金三顺。”

“阿西吧!懦夫!”宿舍长怒摔课本,将自己的电脑抱了过来,当即播放了一段场景单一的日本影片。

宋波松了松裤子,默默握紧了拳头,大声喊出了联通的广告语:我能!

第一周,他回到宿舍,摇了摇头,“她不让!”
第二周,他回到宿舍,摇了摇头,“她不让!”
第三周,他回到宿舍,摇了摇头,“她不让,但她说下周可以!”
第四周,他回到宿舍,摇了摇头,“她来那个了!”
第五周,啧,放假了。

这世界上有很多碰巧,比如任馨碰巧来了大姨妈,比如宋波碰巧遭遇大暑假,但就是没能碰巧让她爱上他。宋波说,没关系,小别胜新婚,等开学她就更爱我了。我却想说,哥,咱这还没开始呢怎么就用上比较级了呢?

我们一起整理行李,我要去长沙,他要回家。

“我暑假去湖南电视台做个节目,你要不要跟我过去,能挣不少外快呢。”

“别了,我也不缺钱。暑假我就想待在武汉,离她也近一些。”

“是个新节目,你不是一直想做电视吗?我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好机会哦!”

“不是啦乔哥,我暑假可是有大事儿要做的!我要戒烟戒酒,她说她不喜欢我身上的烟酒味。”

连男人的标配都要戒掉了,看来他这是要在怂逼的路上一条道走到天黑了,我摇了摇头,提着行李走了,留他独自在阳台收秋裤。

此刻的宋波还没有看到我,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台上。台上司仪正在讲新娘和新郎的爱情故事,说新娘遇到难缠的广告推销员短信骚扰,聪明的新郎假冒警察回复短信帮新娘吓跑了坏人,从此英雄和美人对上了眼。宋波笑了,像对待红酒那样晃了晃杯中的白酒,抿了一口,眼神里全是不屑版的“去年买了个表”。我当然认同他有权利露出这样的眼神,因为这可不是我第一次看这个怂逼穿西服了。

那个暑假开始,我在湖南电视台做得如鱼得水,以至于我直接跟学校老师请了长假,连开学都迟迟没有回到学校。我每周还会在宿舍群里和大家八卦一下宋波的战况,但他给我们永远都是千篇一律的回复“还没搞,再等等”,大家等着等着,就谁也没再记着这件事。

忽然有一天,他就生生地出现在了长沙,敲开了我的公寓门,我看着他站在门口,一脸震惊。

他劈头盖脸第一句:“搞了。”
我反应半天,才明白他说的什么,连忙道贺。
他劈头盖脸说了第二句:“不是我。”
我反应半天,连忙咽下没说完的恭喜。
他劈头盖脸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硬座票,说了第三句:“乔哥,你陪我去四川!”
我反应半天,满脑子都是蒙圈的节奏,决定还是拉他进屋,好好聊聊。

“亏我每周还陪这个婊子去开房看韩剧!亏我还想着我和这个婊子怎么迎来彼此的第一次!亏我那天还悄悄为这个婊子吃了两颗大伟哥!我他妈的是个大怂包啊!”他把花生米咬得震天响。

“两个月没来才开始着急,那男的却躲得远远的电话也不接,你说这婊子是不是傻!说不敢告诉我怕我生气,自己悄悄去买堕胎药,幸亏被我发现了,你说这婊子是不是傻!其实我一点儿都不生气,但是我心疼啊!我陪她做的人流,我他妈的是个大怂包啊!”他把二锅头喝成了矿泉水。

一瓶二锅头,一碟花生米,一包软白沙,他算是把事情说明白了,任馨暑假的时候被一个网友骗上了床,男孩完事儿就撤了,留下任馨怀了孕,然后宋波知道的时候已经是开学很多周以后了,他陪着任馨去郊区的医院做的人流,用的是攒了一年打算给她买戒指的钱。

“乔哥,你陪我干一件事!”他双眼炯炯地望向我,吓得我连忙拉紧了衬衣,以为他遭遇背叛连性取向都发生了改变。

“你陪我去成都,我要见我一个女网友!我也要让任馨尝尝背叛的滋味。”宋波醉眼婆娑,死死盯着我,等待我的回答。

说实话,当我从他口中听到“女网友”三个字时,心底还是翻江倒海出一万分的震惊:这个人模狗样的大怂包,天天伪装成一个老实巴交的金牛座,背地里竟然流淌着白羊座的骚血!真特么不简单啊,竟然还有一个备胎女网友!刚刚被任馨say goodbye,这边就要千里约炮say hello!万恶的爱情啊,你让这些小年轻们都迷失到什么程度了啊!作为宋波的哥们和灵魂导师,我有必要帮助他,于是我接过他手中的火车票,认真而坚定地说:“走!”

绿皮火车晃荡了两天一夜,经过绵延的大山,越过缠绵的河流,在无名小镇的站台仓促买一桶泡面,吸溜着面条穿过漫长而黑暗的隧道。这些隧道长长短短,一次次带我们在黑暗和光明间转换,进隧道的时候宋波闭着眼睛,出来的时候眼睛却是红的。

成都火车站,我惦记着去锦里吃碗伤心凉粉。宋波不吭不响,只说先办正事,他从包里掏出一件皱巴巴的黑西服,抖落抖落披在身上,理了理头发,伸手径直拦了一辆出租车,钻进去,闷头说道:川大!

“宋波,你行啊,泡妞都泡名校生啊!”

宋波望着窗外一言不发,忽然递给我一台拍立得。

“你到那不用多说话,在旁边帮我们拍照就好。”

“怕我一说话把你的姑娘抢走啊?”

他没理我,只是摇下窗户,冲着窗外微笑。热风吹拂起我们的头发,窗外漂亮的川妹子像走马灯一样闪动。

摆弄拍立得的工夫,车就开到了川大。宋波径直带着我来到了操场,背过身打了个电话。

片刻,他冲我使了个姑娘来了的眼神。

我急忙举起相机,伸着脖子,边等边想,宋波啊宋波,你早这么浪漫,还会搞不定任馨?

“你是候强?”

“对,是我,你是?”

预期的辣妹子没有出现,眼睁睁看着取景框里出现两名陌生男子意欲搞基的画面,我很生气,脸上开满了问号。

“我是你大爷!”

只听宋波一声怒吼,超级塞亚人变身,飞起一脚踹到了候强的脸上,我从来不知道这个怂货能踢这么高。

候强倒在地上,宋波飞身便骑了上去,连捶二十拳,拳拳都打在候强的脸上,每打一拳,宋波都有话讲。

“叫你他妈的跑!”

“叫你他妈的不负责任!”

“叫你他妈的搞大别人肚子!”

“叫你他妈的欺负我家馨馨!”

“……”

怂包会武术,谁也挡不住,所有路过的学生都停下来,满脸写着“宕机中”。我和路人一样,保持举着照相机的姿势,满脑子滚来滚去就一个想法:宋波你个王八蛋,我是来看川妹子的,你把我硬生生变成了同伙!我要是进去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宋波转过身,白鹤亮翅,怒吼一声:“茄子!”我赶紧按下拍照键,留下了这以后势必可以被当作证据的照片,照片里宋波一扫怂态,满面坦然,屁股下的男孩鼻青脸肿,周围站满了没有下巴的围观人群。

离开川大,我们去了锦里,每人连吃两碗伤心凉粉。

“你拍照片是不是想拿给任馨看?”

“操!那婊子,她看得懂吗?”

“别一口一个婊子,你千里迢迢来这,还不是为了一个婊子!”

“操,我真是心疼那婊子啊!”

“你回去想和她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呢?我回去还想和她好,但是如果她不愿意,我只能……哎,这凉粉太他娘辣了!”

伤心凉粉真的很辣,他按着太阳穴,吃得满眼是泪。

返程的火车,我们没有买到座位,站在烟雾缭绕的车厢连接处,彼此一言不发。

车到襄樊,他问我:“乔哥,你老实讲,我是不是很怂?”

我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照片,想起他利落的拳脚,很负责任地点点头:“为了一个女人,真他妈怂。”

他笑了,笑得满眼是泪:“对任馨,我注定是个怂逼。因为你知道吗,怂字拆开了竖着念,是从心。”

看着眼前这个一夜长成的文艺青年,我在心中默默给他点了无数个赞。

可这终究不是一部电影,所以接下来的剧情难免会变成尘世间所有俗套的爱情故事不得不遇到的结局。

宋波回到大学后依然每天给任馨送饭,但任馨再也没和他开过房,哪怕只是去看韩剧。我曾经无数次猜想他们的关系会走向哪里,但从来没想到他们会快速地回到无比正常的状态,像一切都未曾发生过。

大三下学期,宋波办了休学,据说从此背着家里长期混迹网吧,抽烟喝酒玩游戏,成为第一个从大学朋友圈子里消失的人;而任馨依然留在大学的朋友圈里,谈了几次恋爱,毕业四年后嫁给了现在台上站着的这个陌生人。

这个陌生人,长得并不比宋波帅多少,个头也和宋波差不多,讲起话来温温吞吞,看起来也是个和宋波一样的肉脾气。听说好像在做茶叶生意,不是大富大贵,刚刚在武昌买了一套三居室,开一辆老款的破马六。

任馨和所有的年轻姑娘一样,最终过上了完全合格的普通生活,不算太好也不会太差,身边的男人既不是当年那举着蛇皮袋跟在身后亦步亦趋的怂包男,也不会是曾经梦中幻想的踏着七彩云彩的至尊宝。

生活就是这样,最后难免归于最平淡的柴米油盐,只是任馨不知道,台下坐着的那个大怂包,曾在某一时刻,是她独一无二的盖世英雄,骑在怪兽身上,冲着镜头,大喊一声:茄子!

我以前曾常常不能理解爱情里出现的诸多问题,为什么她和他相伴七年她却说了分手,为什么我对你一见钟情你却对我好感平平,为什么你暗恋着我我却毫不知情。后来才发现道理原来那么简单,遇到谁、爱上谁、和谁厮磨不清,全都是无法预估的偶发事件,爱情里付出与回报永远保持着奇怪配比,因为爱情本身就是一件怂事情。

当全世界叫你怂包的时候,你却依然还在苦苦坚持做某个人的英雄。在爱情里,谁又没心甘情愿做过一两次大怂包呢?从心为怂,起码当过英雄。

宋波终于看到了我,端着酒杯走到我旁边落座,脚步像得胜的大将军。我看着他笑,他也看着我笑,我们碰杯,一饮而尽。

“老宋,你包了多少红包?”
“八百八十六。”
“哈哈哈,怂逼!”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