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催眠小说Hypnos系列篇:白熊之子

催眠小说《Hypnos:亦真亦幻的盗梦空间》的系列篇,后续可能会有更多的系列作品,作者加油!添加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16876972988597121o

白熊之子

文/常乐

(一)

四只拉着雪橇的哈士奇在厚厚的雪地上艰难地奔行,累得舌头吐出老长,却因为刺骨的北极寒风迅速地缩回去。比起阳光灿烂的晴天的雪盲症来,这种暴风雪天气的视野也强不了多少。雪橇上坐着一个男孩儿,厚厚的驯鹿皮做成的皮袄和麝牛毛的帽子把他裹成了一个灰黑色的球,雪花又把这个球染成白色。

这样的奔行已经持续了三天,男孩儿的食物快要耗光了,几条狗也已经累得精疲力竭。

但是雪橇没有终点,或者说终点就是死亡。

这是一个被冠以噩梦之子的八岁男孩儿的自我放逐。

领头的那只哈士奇突然一个趔趄,紧接着狗啃雪摔倒在地,套绳将后面的几只狗连着带倒,雪橇又随着惯性滑行了一段,在雪地上打了一个旋儿翻转。男孩被甩出去一两米,滚了几滚,仰面朝天躺在了雪地里。

雪还在落,男孩轻轻地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起身的欲望。

就这么被埋在北极不知名的某一处,结束这种令人厌憎的宿命吧。

男孩不知道在雪里躺了多久,在开始的冰冷快要转为一种麻木的温暖时,他突然感到脸上有一个湿热的舌头在轻轻地舔着,表面很粗糙,男孩不知道脸上的潮湿是口水还是被舔出了血。

是狼獾?是北极狐?

男孩勉力睁开自己的双眼,他看到了一双棕黑色的眼睛,一个黑色的呼着热气的鼻子,和一张毛茸茸的大脸。

那是一头白熊。

这是男孩和南努克相遇的第一天,一个饥肠辘辘半死不活的男孩和一头看不出饥饱的熊。

(二)

挖开厚厚的雪层,有些泛黄的“地衣”露了出来。男孩用手指抠出了一大块,连着一层薄薄的土壤塞进了嘴里。

好苦啊。

南努克的大脸凑了过来,男孩将手里余下的那点儿苔类植物递到他面前,南努克连嗅都没有嗅就不屑地撇开了头,男孩儿被他的表情逗得咯咯直乐。

动物也是有表情的,海豹会在嬉戏时露出笑容;北极狐会用嘲弄的目光看他摔倒在雪里;因为太虚弱无法捕猎而吃掉两只狗时,剩下的图图和利卡平日里看上去很滑稽的狗脸上露出戚容;就在刚才,那只威严的白熊,对他表达了自己的不屑。

也许比起那些在面对他时总是恐惧中带着厌恶的同类来,动物的表情还要更丰富一些。

男孩儿在这个冰雪覆盖无人问津的白色地狱里,感觉到了出生以来的第一次感受到的快乐,真好。

男孩没有名字,出生时母亲就去世了;他的父亲,村子里最棒的猎人,能够用短刀杀死一只雪狼的雄壮男子,在还没来得及哀悼自己的妻子和为新生儿命名的时候,就在一次捕鲸时掉进了海里再没有浮上来。村里的人都认为男孩是厄运的来源,虽然出于人性,挨家挨户轮番将他养到了七八岁,可是每一个人都从本能上不愿意接近他。

男孩儿另一个让人惧怕的地方,是他在四岁时发掘出的奇妙能力。

他能将噩梦植入人的脑海里。这种能力的应用对象不止是人,甚至连狗、狼和海豹也能够被他用噩梦吓走。最早发现他这种能力的是他的养母之一,被称为“海牛大婶”的女人。她是一个动辄对人呵斥打骂的凶悍女性,男孩儿并不是她发泄的唯一对象,她自己的孩子,甚至是她那在打猎时比同伴出色的多的丈夫都曾惨遭她的蹂躏。

一次在对男孩儿的踢打中,男孩儿从来都是低垂着的头猛然抬了起来,黑色的眼睛睁得老大,带着愤恨看向了“海牛大婶”。

“海牛大婶”在那一刻看到了熊头人身的怪物,骑着长着四肢的鲨鱼呼啸着奔向她,手中鲸须揉成的鞭子狠狠地抽在她脸上。

她惨厉的叫声吸引来了全村人。

七岁的时候,男孩儿已经完全可以用自己的这种能力去独自狩猎,没有哪些动物能逃过他眼睛的魔力,就连格陵兰岛上奔行如飞的长腿兔,也在他不经意的一瞥中颤抖着匍匐在地,不敢稍动。男孩儿独自猎回了海象、白狐、海豹、北极狼、麝牛,还有驯鹿,但是没有一个人给予他应得的称赞。

恐惧更加的膨胀,因为村子里的人发现,不知不觉间,七岁的男孩儿已经站在了北极食物链的顶端。

他没有天敌,他可以无所畏惧,没有任何生物能够对他造成威胁,如果他愿意,他完全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吃人。

男孩有了一个可怕的名字,他们叫他厄运之子。

不会再有人理会男孩了,他得自己盖冰屋,自己用骨针和筋把动物皮毛缝制成衣服,自己打磨刀子,切开猎物饮鲜血啖生肉。男孩生活在村子里,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寂寞。他仅有的朋友是面狠心热的“海牛大婶”送给他的四只小狗崽,它们在一年多里长成了四只能够拉着雪橇奔走的大狗。可是就连这四只狗都算不上他真正的朋友,它们对他畏如猛虎,如果不是绳子拴着,早已跑得一无所踪。

有一天,男孩在心里跟自己说,他要去外面的世界了。

找到能够接纳他的人,或者是孤独地死去。

他没有找到接纳他的人,但是他找到了南努克。在遇到南努克的那一天,男孩很清楚自己出于本能将噩梦植入了它的脑海中,出乎他意料的是,南努克并没有因此而逃离,反而显得格外亲近。也许对于这头北极的王者来说,严寒霜雪中的每一天都像是一个艰难的噩梦,所以男孩儿给它的噩梦只让它感到新鲜有趣吧。

南努克从自己的巢穴里给男孩儿叼来了两只散发着臭气的鱼,男孩儿用噩梦给熊讲着引人入胜的恐怖故事,一人一熊就这样成为了感情真挚的伙伴。

有了生存的欲望,男孩儿的独特能力就让他在如此严酷的环境下依然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甚至是本来需要靠运气觅食的白熊也托他的福,每天吃得肚子滚圆,懒洋洋地晒着大雪过去后极昼里不落的太阳。

男孩儿从五岁起就再没有说过一句话,他的朋友南努克虽然偶尔会发出一两声咆哮,但是大致来说也是一位沉默而威严的君主,两个朋友的交流简单而有效,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可以默契地领会彼此的意愿。渐渐的男孩儿越来越少地动用自己的能力,而是和南努克一起搭档狩猎,他的动作也变得像一头熊,不动如山,动如闪电。四肢并用的奔跑与扑咬,钢铁般的下颚甚至能让他瞬间咬破一直北极狼的喉咙。

男孩儿变成了一头小白熊。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