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催眠小说Hypnos系列篇:白熊之子

(五)

“我想要捕获一头北极熊,我听说你们因纽特人把他们称作是白色恶魔,我想要和你一起,去征服恶魔。”史维克微笑着对男孩儿说。

男孩儿不情愿地摇了摇头,他看向苏帐篷的方向,希望找到一个盟友。

“我的朋友,请不要拒绝我。”史维克保住了男孩儿的肩膀:“你知道我把你当成我的兄弟一样,这是我作为一个探险家,一个出色的猎人的夙愿之一,我想你不会让自己的兄弟失望的。”

苏在自己的帐篷了没有出来,男孩儿无奈地叹了口气。

没错,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像是自己的兄弟,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兄弟。噩梦之子能够拥有这样的友谊,真的是来之不易的幸运。

最后一次吧,我想苏会原谅我的。

因为我是为了自己的兄弟完成他的重要心愿。

男孩儿安慰着自己,对史维克点了点头。

史维克拿了一把7.8毫米的有膛线猎枪,这把枪足以在三百米以外让190公斤的巨大动物倒在血泊中。他和男孩儿跨上了一辆雪地摩托,没有带其他人,因为史维克相信,只要有杰克在,就不会遇到自然灾害以外的任何危险,而且不管多么庞大强壮的北极熊,在这个神奇的因纽特兄弟面前都会变成一个痴呆的靶子。

两个人出发了,在茫茫的雪原上开了两个小时左右,除了看到几只小型动物,两人一无所获,史维克不免有些沮丧。他突然想到,也许是雪地摩托的马达声吓走了这些灵敏而谨慎的动物,尤其是狡猾的北极熊。

史维克停了下来,示意男孩儿和自己一起走路搜寻北极熊。两个人在深及脚踝的雪地上踩出了一长串深浅不一的脚印,阳光射在白色的雪上,强烈的折射刺伤了他们的眼睛。史维克戴上了护目镜,男孩儿则将自己长长的头发拨到额前,遮住了眼睛,只从缝隙里看着前方的路。

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在史维克要失去耐心,男孩儿内心里欢呼雀跃回去可以跟苏交待的时候,一头北极熊出现在两个人的视野里。

那头熊似乎有些苍老,它的步履很慢,脑袋耷拉着,显得无精打采。他的毛发白色里带上了一丝淡黄,显得没有其他白熊那样威严。

虽然对这头熊的形象有些失望,史维克还是兴奋地低呼了一声,只要慢慢接近这头熊,他将成为营地里第一个猎杀北极熊的男人。

他向男孩儿打了一个手势,然后小心地举起了手中的猎枪。

那头熊注意到了两人,出乎意料的是,它浑浊的眼里突然散发出神采,原本沉重的脚步突然变得轻快,连毛发似乎瞬间也有了光泽。

它朝着两人所在的方向,迅速地奔跑过来。

这头熊一定饿了很久了,史维克把眼睛放到准星上,心里想。

男孩儿看着那头渐渐接近的白熊,突然一阵心悸,他拨开了额前的头发,眼睛瞬间睁得老大。

“不……不要!”男孩十几年来第一次发出声音,那声音撕心裂肺,好似哀嚎。

史维克扣动了扳机。

那头熊奔跑的身姿似乎在一瞬间凝固了一下,然后轰然倒在了雪地上。

红色在白色上蔓延开来,好像冰原上有杜鹃花盛开。

男孩跪倒在地上,愣了几秒,然后手脚并用着爬向几十米开外的那头北极熊。

那头熊歪着头,呼出的热气慢慢变得细微,他的鼻腔里发出轻轻的哼哼声,眼睛里有着不解和对世界的眷恋。

但最多的,竟是一种喜悦。

那喜悦就像久别重逢。

(六)

格陵兰岛的偷猎者圈子里流传着一个传说,一个能带来世上最荒诞不经最耸人听闻的噩梦的男人,在驱赶甚至是搜捕着这些偷猎者。如果在捕猎这些北极的动物时不幸被这个男人碰上,他绝对会带给这些人超乎想象的生不如死的折磨。

男人有着因纽特人语言里北极之王白熊的名字——南努克。

南努克,曾经的无名男孩儿,曾经史维克和苏等人所认识的杰克,坐在厚厚的冰盖上,他的爱人苏躺在他的怀里。

“只靠我们两个的力量,还是无法阻止这种贪婪而愚蠢的杀戮啊。”南努克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们需要志同道合的人,我们需要有组织的力量。”

“我们需要经费。”苏轻声说道。

南努克皱了皱眉:“钱啊,我真是不想听到这个字眼。”

“有时候为了正确的理想,你就不得不去接触那些让人厌憎的事情,”苏温柔地摩挲着南努克的脸:“我们去东方吧。”

“去参加那个奖金300万美金的催眠师大赛?”

苏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南努克思索了一会儿,又长叹了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好吧,我们去东方。”(来源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