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微小说:从此天涯陌路,往事成追忆

古风微小说第二弹!添加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f04958899e510fb3abe84abbdb33c895d0430ca8

她等他两年,终于等到他娶她。
新婚之夜,试红带上洁白一片却无落红。
他断定她不贞,拂袖摔门离去。
她委屈,却无处可诉。
他娶新妾,逛花楼,却未再进过她的房间。
他日夜流连烟花柳巷,
每每烂醉如泥之时叫的都是她的名字。
十月之后,她拼死产下一子,香消玉殒。
弥留之际,她说:“孩子是我唯一的证据,是我对他的解释。”
待幼子眉眼长开,三分像她七分似他。
他抱着儿子,唯一一次清醒的唤着她的名字,满面泪痕。

娶她之时他曾说“此生唯爱卿一人。”
她粉面含春,娇若桃花“我亦然。”
为人新妇不过三月,他要纳妾。
她说“你说过只爱我一人的。”
他说“可是没说只娶你一人。”
她愕然,含泪应允。
从此,搬出主屋,住到偏院。
他也曾主动示好,抱着她的手被她躲开。
他吻她嘴角,她侧头,说出一字“脏。”
他恼怒,甩袖离去。
她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泪如雨下。

姻缘错(上)
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
初次相见时,他是赶考书生,不知她是金枝玉叶。
她亦未表明身份。
他许她花前月下:“如若金榜题名,大红花轿迎你进门。”
她还他海誓山盟:“君若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她求皇兄赐婚,公主配状元,实乃佳话,皇上点头应允。
金殿之上,珠帘之后,她一颗心七上八下,怕他答应,又怕他出言不逊。
可是他的回答让她心灰意冷:“臣愿娶公主,谢主隆恩。”
她怒而转身,心冷意灰。

姻缘错(下)
再相见,他的欲言又止,她全看在眼里。
她问他:“可是有心事?”
他坦白,说道:“对不起,是我负了你。”
她问:“你爱她?”
他说:“不爱。”
她转身,离开。再未出现过。

她回宫,求皇兄收回成命。
恰逢敌国求和,她自请和亲,远嫁他国。
他也曾四处找她,却无所获。
公主出嫁,满朝官员送行,她行至他面前,停下。
留下一句:“不爱,何必找。”

和亲(上)
她也曾金殿跪求,一天一夜。
她也曾以死相胁,绝食相迫。
奈何君心如铁,和亲已成定局。
最是无情帝王家。
她最终,还是踏上了和亲的花轿。
他揭开盖头,第一次看到满脸泪痕的她。
“可是不愿?”他轻声问她。
她抬头,“既来之,则安之。”
他揽她入怀:“此生定不负你。”
从此,他宠她入骨。

和亲(下)
她随他南征北战,扩充疆土。
孤军深入,冲锋陷阵,她陪他。
她助他打下半壁江山,他许她百年之约。
“最后一战,可是你母国。”他抱她入怀。
“臣妾此生只为夫君谋。”
最后一战,旗开得胜,四海归一。
她朝母国的方向跪下,叩了三首。
起身,回宫。喝下了早已备好的鸠酒。
他登基为帝,后位自此空悬。
遇见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运,也是最大的不幸。

青梅恨(上)
小时候,他总喜欢扯她的头发。
她生气,他哄她:“带你长发及腰,我娶你可好?”
她佯装生气,嘴角上扬的弧度却泄露了心底的秘密。
及笄之年,她的长发已然及腰。
他却前来退亲,她剪了一袭长发。
彼时流言四起,她自然是无人敢娶。
桃李年华之时还未出嫁。
而长发,又一次及腰。
烦恼三千丝,丝丝为君系。
君娶她人之时,可曾想过我流过的伤心之泪?

青梅恨(下)
她寻死未果,却一朝飞上枝头。
她媚君王,植势力,扶幼子,宠冠六宫。
枕边一言胜过朝臣百句。
再相见,她是后宫之主,他是百官之首。
她借他之手扶幼子登基。
他因愧疚亦助她达成所愿。
一朝得偿所愿,狡兔死,走狗烹。
欲加之罪将他满门获罪。
他无反抗一笑置之:“早知你会心有怨恨,却不知这样的深。”
她转身:“如今这一身,也是拜你所赐。我心底的怨恨从未消失,与日俱增。”
不要怨我心狠绝情,我也曾爱的彻底,一身是伤。

殇宠(上)
她是江湖上坑蒙拐骗的小庸医,却稀里糊涂救了他一命。
他是江湖上人人惧之避之的冷血魔头,却偏偏将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她。
他囚她在身边,给她无限宠爱。
她起先的躲避惧怕到后来的胆大无畏。
她在他怀里,看着他认真忙碌的模样,在他的脸上胡作非为。
“乖,别闹。我忙完就陪你。”他拉下她不安分的手。
她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他练功,将沾满糕屑的丝巾往他脸上招呼。
看着她没心没肺的笑颜,他眼底的温柔似要化开。

殇宠(下)
他曾说,此生宁负天下也绝不负你。
他曾说,你若离开,我血洗整个武林。
她终是离开了,师兄冒死闯枭阁,将她带了出来。
他大开杀戒,血洗武林,人人闻而惧之。
所谓正派人士,不过是将自己扬名立万的机会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他们以她为诱饵,引他上钩,他明知是陷阱依然往里跳。
数百支弓箭对着她,他揽她入怀,以身为盾,替她挡下所有伤害。
她撕心裂肺的叫声贯穿了他的耳膜,他微笑:“你也是爱我的。”
她泪如雨下,不爱天下人,独独爱我,如此深情,怎能不心动。
抱着满身是血的他:“这次救不了你,我陪你。”
她将箭羽插入自己胸口,妖艳的红色蔓延开来,和他的血融在一起。
他穷凶极恶十恶不赦又怎样,我只看得到他的温柔和深情,谁也比不了。

痴情花(一)
她失足掉下悬崖,满山谷的花海迷了她的眼。
她望着面容温润如雪的他,嘴角含笑,声音清洌。
吐出的字却寒彻心扉:“两个选择。一,死。二,留下。”
不知是被花迷了眼,还是被他的笑失了心。
“我留下。”她怔怔的看着他,语气肯定。
他带她回家,送给她一盆通体红色的花。
“每日以你血浇灌,一年之后,方可解你身上的毒。”
一年之后,她身上的情花之毒已解,种在他身上的情却无解。
他告诉她,“不要爱上我。否则,这辈子都别想出去了。”
她回答他,“出不去也无妨。”
她依然每天以血浇花,直到花开叶展。
花开,殷红如血。花落,她沉沉睡去。
他看着睡着了面容沉静的她,喃喃自语:“哪有痴情花,不过是人痴罢了。”
“下一个痴情人,才是你的解药。而你,是我的解药。”说完,他转身离开,再未回谷。
绝情谷,痴情花。每个轮回皆有一个痴人。

痴情花(二)
她救下摔落山崖的他,将他带回小屋。
他初醒见到以血浇花的她。
“你做什么?”他冲过去,撕下内衫将她受伤的手包了起来。
她微笑着看着他,他眼底的情愫她异常熟悉。
情花毒,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人便是此生至爱。
即使毒有解,情却无解。
她用十年的时间理解,也用了十年的时间去等待。
那个人却再未回来。
她依旧送他一盆花,以血浇灌。
他毒解之际,对她说:“愿此生,携手看花开,观日落。”
她只是微笑,并不回答。
花落之时,她带着那个人送她的花,离开了绝情谷,离开了他。

又一轮的守候与痴情。谁又比谁固执。谁又比谁痴情。
皆是不愿将就只想追寻的痴人罢了。

她外出踏青失足落水遇到了他。
他救她起来,送她回家。
原来是丞相家的独女。
次日皇上赐婚,将她许配太子。
他亲自来宣旨下聘,她欣然应允。
嫁他三年,他登基为帝,立她为后,她却无所出。
皇家祖训,皇上若无子嗣另立新帝。
她为他充裕后宫晋选新妃,后宫佳丽却依然无一人怀有子嗣。
她知问题在他却依然瞒着他。
朝堂流言四起,另立新帝的呼声此起彼伏。
她看着每日愁眉不展的他,心疼无奈。
一月之后,传出皇后怀孕,流言渐消。
十月之后,她产下一子,他立为太子,却废后将她打入冷宫。
再无废帝流言起,她三尺白绫结束了这可笑的一生。
“你为帝位,我只为你。”

他与皇兄同时遇到落水的她。
她却只记住了救她起来的皇兄,忘了将衣服披在她身上的他。
后皇兄娶亲,新娘是她,他将心底的情愫藏了起来。
他助皇兄登基,封为瑾王。
看着她人前强欢笑,为皇兄晋选新妃。
背后独惆怅,暗自垂泪,他心如刀割。
流言因他而起,另立新帝他呼声最高。
她来找他,坦白一切,助她求得一子。
他要的不是皇位,只想看她幸福。
却不知,将她逼上了黄泉路。
“我为你不要江山,不求你在我身边,如今连看你笑的机会都成奢望。”
他含笑饮毒酒,下辈子,你会爱上我吗?

五岁那年她被他捡回家,做了他的使唤丫鬟。
流年似水过,十年光阴改初衷。
他难违母命娶她人,她含泪祝福强欢笑。
他执笔难描伊人眉,她对镜无言映惆怅。
府门院,红绸高挂。新房内,红烛秉照。
她独自一人站在他们许下誓言的月下,如今只留她一人。
她月下独舞,却无箫声伴。
他新房饮酒,更鼓声声催。
只怕是再相见,她愈疏远,他愈隐忍。
倔强如她,死都不会做妾吧。
爱她如他,怎可让她受此委屈,看他佳人在侧。
他找了个理由,将她遣送出府。
从此天涯陌路,往事成追忆。

她是太后侄女,手握兵权的大将军之女,他的表妹。
父亲说,自古明君容不下权臣。
父亲说,功高盖主,外戚专权,他总有一天会削权夺政。
父亲说,我宁愿你嫁庶民也不愿你进皇家。
他知道她不能为后,他知道外戚专权的后果。
他知道她不愿进宫,却依然为她空着后宫留着后位。
群臣上折要他立后,他一拖再拖。
父亲为她择选亲事,她一拒再拒。

她进宫来找他,殿外等候通传。
却听到他掀桌咆哮的声音:“这帮老臣,国事不操心,倒还管起朕的私事了。”
通传的太监战战兢兢不敢进门,她轻叹一声,自己走了进去。
人未至,声先起:“这是怎么了,是不欢迎我来呢,故意做给我看的?”
他回头,看到含笑的她,收敛怒气,换上笑脸:“哪有,你来我求之不得呢。就怕你不来。”
满地的狼藉奏折散落一地,她上前正欲拾起,他急忙拉着她:“不用拣了。”
她还是看到奏折上的立后两字,拾起近身的几本折子,内容都是大臣上书立后的请求。

她放下折子,看着他,轻叹一声:“何必这么执着。”
他顿时冷了眉眼:“你也是来劝我立后的?”
她未语,他嗤笑:“你明知道,我想娶的是你,你不愿进宫,我立谁?”
她张口欲解释,话未出口转了音:“明知无结果,我也不想为后,又何必?”
“那你迟迟不嫁又是为何?或许你嫁了,我就死心了。”
“若是如此,我如你所愿便是。”
“你是嫁谁都不肯嫁我是吗?”
“是。”她转身离开,眼泪掉了下来。
我不是不愿嫁你,只是不能进这皇家门。

她是征战沙场凯旋归朝的巾帼将军。
大街上她骑马经过一身铠甲熠熠生辉。
皇上率百官亲自迎接,庆功宴上,她看到台下弹琴的他。
他望向她的那一眼,星眸皓齿,一张比女人还要艳丽的容颜,她也自惭形秽。
她不免多看了他几眼,皇帝顺水推舟,将他赐予她。
她将他带回府邸,养在身边。
他教她弹琴,唇角擦过她的耳际,低头看到红了脸的她。
她舞剑,他抚琴,一曲毕,他温柔的为她拭汗,她调皮的往他身上擦。
她粗枝大叶不会照顾自己不会打理将军府。
他心细如尘对她千般温柔万般体贴照顾周全。
她唤他夫君,他叫她娘子。
她忘了沙场的杀戮,他成了她最致命的弱点。
皇帝诏她入宫:“边关迎战,若赢,朕留他一命。输,他死无全尸。”
她抬手抚向肚子,跪下接旨。

她回府,他将安胎药喂在她唇边。
她侧开:“皇上要我边关迎战,这个孩子,留不得。”
碗应声掉地,他说:“朝中不是只有你一个将军。”
她在心里回答可是我只有你一个夫君。
“君之令,臣受之。保家卫国是我的职责。”
“生儿育女也是人妻之职。”
“你又不是我夫君。”
“奴才知道了。谢将军提醒。是奴才逾矩了。”
他退下,她伏桌痛哭。
没有你,我留着孩子做什么?

次日,她整装出发,回头望了一眼府邸,未见他的身影。
战场上,尸横遍野血沾衣,敌军逃,她乘胜追击。
她一心求胜,却没有看到丛林中那对着她的银色箭羽。
一阵风过,箭头直指她,旁边一直护着她的士兵替她挡下那一箭。
刀戟落,头盔掉,他回头望向她,嘴角含笑:“娘子。”(来源



标签: , ,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好虐 好喜欢,我都抄下来了,可不可以发到贴吧上,和大家一起分享,怎么可以让我一个人虐

    (9) (4)
  2. 我好喜欢,能加我好友吗

    (0) (4)
  3. 我可复制到空间吗

    (4)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