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捧腹故事:女租客直播帅房东带哥们回家过夜(一)

奇葩女子赵大咪遭遇原房东翻番涨价,差点流落街头时捡到一处低价优质房源。强势入住后发现此房是名副其实的“凶宅”!赵大咪的三八气质和“知道的太多”,让她不可避免地被裹挟进涉及N个家庭、两代观念、性别伦理、婚恋抢夺的大战之中,在赵大咪狗血四溢的生活里,奇葩们轮番登场,斗个你死我活。原天涯神帖:这房还能租么,刚住一礼拜,昨晚帅房东就带哥们回家过夜了!后作者整理出书,比脱水版看起来还过瘾!

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1877136874b8d6e3co

我的房东叫别扭

文/赵大咪

我的房东叫别扭 第一季 (1)

第一集 三八前夜献礼片

我的学名叫赵大咪,乳名叫咪阿。女,今天27岁,未婚。身高标准,体重超常,长相安全,有过一个男朋友,因他主动与第三者互相插足而分手,现在已经老死不相往来。对于那段感情,我只想诚心实意地说一句话,惟愿天下狗男女终成眷属。

我生于北方小城一户普通的有爱的家庭。在被未成年人保护法淘汰的那一天踏上了首都的热土。多年来一直混迹北京,才情泛滥,才华普通,才能没有,在一个随时可能倒闭的小公司做着一个随时可能被取代or取缔的工作。

说实话,身为雌性荷尔蒙过剩的女性,我对打鸡血的人和洒狗血的事天生就没有免疫力。但是虽然我爱看,却从来也没想过,有一天,这样的人和这样的事会真的在我的身边上演。

2010年春节过后,我带着横增的五斤肉膘,心情靓丽地从老家返回北京,没成想万恶的原房东要加租。想来看到09年北京的楼市失去理智,不甘寂寞的租市想要嗑点儿药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房租直接从每月2000涨到3500是不是就有点狂飙地离谱了呢?

一直跟我合租的室友虽然传统但只能无视封建礼教的束缚,果断而无情地搬到她的男朋友那里去住了。可怜的我孤家寡人,缺房缺钱缺爷们,只好另找房子。

因为时间紧迫,所以我不得不求助于中介。很快,热情而敬业的中介小哥就给我打来电话,说找到了一处万中挑一的好房子,离我上班的地方很近,只有5站公交车的距离。房子的各方面条件都优异得令人发指,唯一的不足就是要跟房东一起合住。

事实上我是很讨厌跟房东一起住的,花了钱却有一种寄人篱下的错觉。甚至还会被监视。什么水电煤网啊,都不敢敞开了用,要是碰上小肚鸡肠的妇女房东或者一家几口什么的,生活还有什么盼头。

于是我当即就拒绝了,并跟中介小哥说明,我希望能找个跟别的租户一起合租的房子,哪怕说我先整体租下来,然后由我负责找室友也行。

但是中介小哥像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提问:什么样的小强打不死?)拼命给我洗脑,说这个房子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紧俏,房东不是妇女也不是家庭,是一个年轻的男性,金钱观豁达,很好说话,跟我绝对不会有代沟blablabla。我实在受不了中介小哥三番五次电话的叨叨,再加上形势确实紧迫,当时已经2月底了,三月份我是必须搬出去的,于是我暂时妥协了一下,说那就去看看吧。

看房之前中介小哥跟我申明,这个房东很好说话,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房子只租给像我这样社会关系简单的单身年轻女性。

我当时一听说房东的这个看似有点诡异的要求心里就生出了一根默默无语的软刺。你说一个正常的男的,本着生活舒服相处自在的原则的话,应该要求租户也是个男的吧,可他却要求租户必须是一个单身女青年,这怎么听怎么有点耍流氓的空间。

于是看房那天,我虽然跟在中介小哥的屁股后面一路前行,但是当时已经打定了不租的主意,只想着到时候随便找个什么理由拒绝掉就行了。

现在回想起房东的这个要求,我才醒悟,人家指定单身女青年,不是耍流氓,而是跟“同性”住在一起才有安全感!

话说彼时,我挑眉瞪眼,迈着四方步吐着圆唾沫,带着一脸挑剔的表情走进房子,没想到却被房子本身的优质品格给华丽地降服了。世界上居然有说话夸张程度这么小的中介。

房子真的是很nice,三室一厅,装修精良,收拾的那叫一个一毛不拔,错了,一尘不染。

房东一个人占用了两个房间,一个卧房,一个书房,都是朝阳的。剩下一个阴面的房间就是要租给我的。1200一个月,除暖气费之外的各种费用均摊。实话实说,房子本身的条件真可算百里挑一,于是我一看到这个房子的时候无力抗拒地竟然有点动心了。

然后我拨冗把目光从房子转移到站在一边的房东身上,接着我就拍板决定,租了!!

是的,我之前本来已经打定了不租的主意,那是因为我不知道房东是个帅哥。请原谅我这个外貌协会资深会员的大龄单身女青年吧,上帝已经把房东变成gay来惩罚她了。

简而言之,新房东是个帅哥,长得有点像香港演员黄宗泽,应该叫这名字吧,演野蛮婆婆的那个。当然是山寨版的。

于是,2月28号周日那天我大包小裹地乔迁到了新居,到我的传统节日时刚好住了一个礼拜。短期内,我发现我的房东是一个极度不热情的人。这一点我还没搬进来的时候就看出来了,因为当初签合同时,我忍着肉痛给他四个月房租的时候他都没有对我笑一个。

地球嗖嗖嗖地变暖,而我却在温带的平原发现了一座屹立不倒的冰山。

正好我也不是什么如沐春风的人,于是搬进来之后,我也不太搭理他,两个人虽然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但是基本上没有什么交流。

我只是最纳闷一点:我的房东貌似是不上班的,因为我10点上班,每天9点多从家走的时候,从来没见过房东出屋。然后晚上六点多我下班回到家的时候房东一般都在。

房东不上班虽然也可以理解,毕竟不是还有我的房租可以过活么。而且他能买的起这样一套房子,想必家里的条件不错。但是,让我等奋发图强的小青年比较不齿的是,一个不工作的人,一个靠租户养活的人,一个啃老的人,凭什么吃好的住豪的穿贵的还用奢侈品。

我这么说,是因为刚搬来的那个礼拜天晚上,我很憋屈得吃着方便面,然后门铃响了,是房东叫的必胜客。又因为我曾经很猥琐地在卫生间翻看过房东待洗的脏衣服,除了两件华丽丽的迪奥之外,剩下的英文标牌,我一个也不认识。

当然我之所以这么气愤,极有可能是因为房东明明看到我吃方便面却没有说把热腾腾的披萨分给我一块。

二零一零年的三月八号,是一个天赋八卦的节日。老天待我不薄,让我在节前的晚上免费观看了一部献礼片,并且第一次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八卦来于生活而高于生活。”

在直奔主题之前,请容许我哀叹一下当晚我那支离破碎的美容觉。

让我们把时间的指针稍稍往回倒退几圈。三月七号是个礼拜天,下午,房东破天荒的出门去了。至于去了哪里我没有问,他也没跟我报备。

到了晚上11点,他还没有回来。我第二天是要上班的,所以就准时洗漱完毕,跟我的神兽男宠“你妈贵姓”一起睡下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睡梦中的我突然就被一声大力的开门声给惊醒了。我以为是房东回来了,(你妈贵姓:废话当然是房东,否则还有谁有钥匙),摸过手机一看,好嘛,一点多快两点了。我正在狠狠地腹诽这个没有公德心的房东,然后,就听到了有人呕吐的声音。

于是我立即明白了过来,房东是去喝酒了,而且还喝大了。他吐啊吐的,弄得我都有点犯恶心了。正在我矛盾纠结着要不要出去关心一下的时候,我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冰箱里有牛奶吗?”

我清晰地听到了这样的问句。这当然不可能是房东在说话,首先你见过一边呕吐一边说话的人吗,其次,他也不能精分到自己问自己吧。

看来房东不是自己回来的,而是有人把他给送回来了。是个男的。本来我还有点小欣慰,是哥们给送回来的,不是女朋友。但是我意识到他问的问题之后,我就无法淡定了。

冰箱里当然有牛奶,但是那是我的,不是房东的!

插播一点,我来了一个礼拜,从没见房东使用过厨房以及里面的设备。所以冰箱里的所有存货都是我的。

在这里我必须声明,本人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是不会因为房东喝了我的牛奶就造谣说他是个gay的。其实我在那天晚上之前,根本没把房东往gay的方向上想。

我躺在床上,把你妈贵姓往怀里紧了紧,试图再度入睡。但是一则外面太吵,二则我惦记着冰箱里的其他物品,于是我越来越精神,越来越亢奋。于是我僵硬的躺在床上,调动所有潜能倾听门外的一切响动。

悲剧的是,除了持续哇哇吐的声音和不时马桶抽水的声音之外,我什么也没有捕捉到。这样过了有好几十分钟。我终于再度陷入了弥留前的黑暗。

然而,正在我即将跌入睡梦空间时,我却听到了房门口房东说话的声音,虽然他的声音含糊不清还带着哭腔,但是我支愣着的耳朵依然犀利地捕捉到了精髓。

他说的是:“泡泡,我快死了,帮帮我。”

我登时清醒了过来。脑中涌起的第一反应是,房东嗑药了。

虽然我没有嗑过药,也没见过别人嗑药,但是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如此。

然后我就听到对面房门关闭的声音。

这里要说明一下房子的格局,一进大门的左手边是卫生间,右手边是鞋柜。然后走进来是客厅,客厅比较小,客厅的左边有两个房间,朝阳的,都是房东在用。右边靠里的房间是我的,靠外的房间是厨房。

换句话说,我的卧室门,隔着一个小客厅,然后就是房东的卧室门。

对面房门关上以后,周围顿时安静了不少。我彼时还没有任何非主流的想法,并没有yy房东和那个被称为泡泡的哥们在对面房门的空间里怎么怎么样。

但是上天既然已经挑选了我作为这部激情献礼片的唯一观众,我是没有权利也没有机会say no的。

在床上假寐了一会儿,我觉得尿意涌动,为了保证睡眠质量,我于是下来上厕所。

一打开房门,外面那叫一个灯火辉煌,晃得我有点睁不开眼睛,甚至还有一种被扫黄了的错觉呢。家里几乎所有的灯都开着。

我适应了片刻,然后就往卫生间走去。要说我当晚最大的悲剧根源就在于太事儿了,房东不是刚吐过么,所以厕所的味道不敢恭维,于是我开了通风。在等待它处理异味的时候,我忍不住去厨房查看了一下冰箱。

我正在冰箱前扒拉着几包牛奶点数呢,身后有人进来了。

我扭头一看,正好与一个陌生男子四目相对。虽然我当时穿戴很整齐,但是却依然有一种被侵犯的错觉。

这个叫做泡泡的人,长的吧,说不上哪儿不对劲。要是单看身材和五官的话,还算正常人,但是气质却很……独特。是卓然不同于我前二十七年来所认识的所有男性的那种独特。这种感觉着实很难形容,目前为止形容得最精妙的还要算小沈阳。是的,就是一种大海的感觉。

泡泡朝我点点头,说一声hi,然后就去弄那个热水器了。

插播一下,热水器是那种燃气的,安在厨房,想要洗澡的时候要先到厨房摁一下热水器上的开关。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叫泡泡的人是要洗澡了。

我什么话也没说,赶紧关上冰箱,憋着气上了个厕所,然后就闪身回屋了。

结果还没等我躺下,就有人敲我的房门。

开门一看,不是泡泡还能是谁。

“大姐,麻烦你一下,为什么放不出热水呀?”泡泡很谦虚的问。

我一听就不乐意了,要不是怕引发地震,我的老脸肯定会拉到地板上还再弹跳两下。至于为什么不高兴想必所有女性都明白。总之当时我非常想立即呛他一句,也不瞅瞅你那满脸大褶子,管谁叫大姐呢?!

但是我忍住了。这完全得益于多年来所受的礼貌教育

插播一下,那个热水器不用的时候,气压会降低,然后就放不出热水。需要打开底部的一个气压阀,然后等气压上升到一定程度再关上气压阀,然后就有热水了。

我自认说明到位,但是泡泡愣是一直以一种苍白麻木的眼神看着我,向我表示他没听懂。于是我不得不亲自去给他调气压阀。

在等待气压上升的数十秒钟里,我不知道大脑里的哪两根神经私奔了,居然跟很放肆地问了他一个问题。

看到我说是个放肆的问题,你们都激动了吧。但是不要瞎想,要知道我是一个正常的社会人,怎么可能一见面就问人家泡泡,你们谁是0谁是1的。

我问的是,他怎么了?

直到现在我回想起来都没觉得这个问题有多八卦,只是单纯的人文关怀嘛,你们说呢?

要说泡泡也是一个爱自爆的人,但凡口风严谨的人遇到这个问题肯定会说,他喝多了。就行了呗。但是泡泡却没有这样敷衍我。

真的,我不是故意探听别人私密,只是没想到泡泡如此热爱倾诉。

原来晚上他们几个好朋友聚会,因为其中一个好朋友要结婚了,大家都很高兴,然后房东就喝醉了。

貌似没有嗑药,也没有乱搞。

但是,凭我在八卦界浸染多年阅卦无数的底蕴,我几乎是下意识就问,那个要结婚的人是男是女?

当时我问完之后也有点儿后悔,觉得自己在陌生人面前表现得太八卦了,太多事了,太妇女了。虽然第二天就过节,咱也不能这么沉不住气不是。

结果呢,狡猾的泡泡根本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回复。他只是带着一个促狭(这词太妙了,太形象了,就是专门为他而定制的!)的笑容,向我飞了一个媚眼儿,说:“你觉得呢?”

我现在回想起他的那个小眼神小表情,还是忍不住哆嗦。

我尴尬地笑了笑,心想,什么叫我觉得呢,要是我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那就好了。我还觉得,我应该嫁给基努里维斯呢。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泡泡的问题才显得有智慧且上档次,于是我什么也没说,关了燃气阀,默默回屋了。

我既没有不依不饶地追问房东喝醉的细节,也没有没有画蛇添足地打听泡泡你今晚是不是不走了,你俩是不是睡一个房间,房间里是不是只有一张床。

因为我认为,那是不言而喻的。

你见过在春寒料峭的北京,凌晨两点多在别人家洗完澡,然后穿上衣服回自己家的人吗?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这就睡不踏实廖,时刻关注着对面的响动。可惜的是,房子和房门的隔音效果太好,我啥也木有听到。

后来我跟妇女朋友们交流的时候才知道,窃听效果最好的不是扒门缝,而是贴地皮。

就这样,我一会儿睡一会儿醒的,真实的动静没听到,幻觉倒产生了不少。折腾到天亮,闹钟都响了,我只好痛苦得起床。

我很小心地开门出来,探着脑袋屏气凝神地在客厅里站立了一会儿,依旧这里的早晨静悄悄。

我只好带着无比失望的情绪去卫生间洗漱。上天啊,你既然安排我当观众,为什么不给我一个应有的戏剧高潮呢?

正当我披头散发地一边如厕一边搓眼屎时,无意间旁光一下扫到了洗手台的抽屉。

插播一下,卫生间的洗手台是一个木头的柜子,台子下面有两个柜子,是公用的,放着洗衣液啊消毒水啊乱七八糟的。台子是大理石面的,台面上放常用的日化用品。台子上面还有一面镜子,镜子下方左右各有一个小抽屉。平时这俩抽屉是上锁的。

但是这次右边的抽屉,也是离门比较近的一个,它,它居然半开着。一个本应该锁着的,现在却半开着的小抽屉,欲拒还迎的,透着一股风骚,这不是勾引是什么?

我立即激动了,三下五除二结束排泄程序,迅速提上了裤子。

上天呐,你一定是听到了我的祷告,诸神诚不负我啊!

我本人最看好里面装的是同性专用物品,什么一色英文的润滑剂啦,什么高科技材质的按摩霜啦,什么以假乱真的人造生殖器啦,等等。所以,我当时的心情是又兴奋又忐忑,还很潜伏的先走开去检查了一下卫生间的门锁。

结果打开抽屉之后,我是又失望又惊恐啊。里面其实挺空的,只有一个小袋子,上面印着某个牌子的logo。是那种可以封口的塑料的袋子,透明的。

你们绝对想不到里面装的啥。

是各种票据啊,ladies and乡亲们,各种票据!!

我没有打开,只从外面粗略地看了一下,我看到了的票,手机充值票,各种机打发票,还有各种票根。

怎么说呢,看着那一袋子的票据,我的感觉真的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怪异。

收集票据并不邪门,邪门的是把它们放在卫生间,还上锁。

靠。

我把袋子放了回去,带着费解的心情匆匆收拾好,之后就出门上班了。

直到我出门,房东的房间里也没有传出什么响动,更没有万众期待的半裸房东、全裸泡泡、全裸加狂奔的第三个人之类的飙出来。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