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野夫:掌瓢黎爷

野夫的文章,厚重悲怆。《江上的母亲》,催得无数人泪下。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240400-1306010J93441

(一)

前些年回武昌访酒,纠集了一座文朋诗友,在某“苍蝇馆子”胡吃海喝,一时杯盘狼藉。川方言里的苍蝇馆,多半是指装修简陋,虫蝇乱飞,但总有几道独门菜,可以揽得客官回头流连的路边餐馆。

看着风卷残云七仰八翻之后,我赶着去柜台埋单上账。坐堂的乃一徐娘,施施笑曰:免单了,你们走吧。

我讶异地盯着那妩媚犹存的眉眼好奇,难道是武二哥遭遇孙二娘——可以白吃白住了么?江湖上哪有无缘无故受人一饭之恩的,必须要讨个由头。咱不能真当武松,被施恩一顿小酒灌醉了,才说要帮他报仇蒋门神的事情。

徐娘在我追问之下,半嗔半笑地说:我们灶屋的厨头,说把账记他头上了,月底扣出来。也不知道他欠你们哪位的钱?

这一说法懵然打破我的自作多情,立马转身钻进后厨。但见一片兵刀狼烟之中,魁然立着一胖师,左手颠簸着炒勺,右手挥舞着锅铲。熊熊火光映照下的身形背影,以及那铿锵迸鸣的节奏感,顿时使我觉得似曾相识。

我走近,待他炒完一盘之际,一把扳过他的肩头。我说黎爷,你怎么在这里?他一点也不突然地腼腆笑说:我在这里是本分,你来这里才是稀客。怎么样,吃好了吗?

我依旧还在惊喜之中,连串发问,并质问他何以帮我买单了。他不卑不亢地说:听见吵闹的声音像你,一看果然。想到过去同患难的缘分,这个客,那是请定了。再说也就是顺水人情,也没想过找你,更没想到还会碰到。老话说,约来不如撞来。跟你们这些文人朋友也搭不上话,也就懒得上桌去敬酒了。

我要拉着他去喝一杯,他摊开手说免了,还有客等着上菜呢。再说江湖儿女江湖见,改天单约;省得和一些不相干的人寒暄。我深知他的性格,又看他确实灶上忙着,只好道谢出来,约好再聚。

(二)

二十多年前,我入狱分到武昌监狱。也许有人同情关照,最初竟然留在了监狱的伙房队。同批分去的犯人艳羡嫉妒,牢话叫——不怕刑期长,只要进伙房——意思是说这里的犯人不仅活儿不苦,还能吃得稍好,毕竟是近水楼台嘛。

伙房队的犯人三十多号,要负责全监狱一千多犯的伙食。一日三餐,外加夜班的加餐;同时还要分出六个犯人去负责干警的食堂。因此要说轻松,也只能是相对那些做苦力的分队来说。

新犯人下队,先从洗菜切菜开始。洗菜池恨不得像私人游泳池,成担成担的带泥萝卜倒进去,拿扁担捅着滚几圈,取出来就开始切。案板看着一望无涯,成排的光头每个都是雪亮的双刀挥舞,场面确实骇人。想想其中多是玩刀的出身,生怕一言不合又拔刀相向了。

切菜的叫“墩子”,没什么技术含量。炒菜的叫“掌瓢”,可能是从黑话中的“瓢把子”而来。墩子见到掌瓢的,礼数上要“下矮桩”——也就是低一等的意思。比如你抽烟,要先敬掌瓢的一棵。掌瓢的只管炒菜,炒完一边歇气,墩子则要负责收拾一切残局。

监狱的灶台像砖窑,一排怒火熊熊,电扇翻卷着火苗。锅大如双人浴缸,一筐几十斤蔬菜倾泻进去,动作稍慢,下面的冒糊味,上面的还在滴水。掌瓢的这时都是赤膊上阵,双手使的是一把粪叉般的半月大铲,虎虎生风俨然武林高手。由于动作很大,通常那汗水也都是飞溅到锅里,或在铁锅边吱吱作响烫出人肉臭气。

掌瓢炒好菜,墩子帮忙盛到大桶里,掌瓢再出手在每一个桶里浇上几瓢熟油。这样的菜,看上去油光水滑,基本能体现出社会主义监狱的优越性来。每一桶菜再由各队的派人来抬回去分配,先从牢头狱霸开始,那一层浮油也就滑进了他们的肠道。

那时,在队里,黎爷就是这样一个掌瓢的大厨。而且是一群掌瓢师傅的总头,真正的瓢把子。



标签: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江湖儿女,快意恩仇。。。。。。

    (0) (0)
  2. 野夫的文字读来令人潸然泪下,当年的学生运动高中老师曾提起过,最终被武力镇压。
    黎爷那鲜活的身躯,悲呛的灵魂,暮然间回忆起曾经的创业,现如今,令黎爷担心的问题现在是愈演愈烈。

    (1) (0)
  3. 人世苍凉与不公,社会底层的生命背着社会高层的繁华大山万千荣耀。一座座高楼大厦建筑在一个个鲜活生命的后背上。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