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重生小说:宅门女儿香,女主绝不圣母白莲花(二)

新婚便成寡妇,小叔子偏偏还百般勾引!古风重生小说——宅门女儿香,作者阿姽姽。女主绝不圣母白莲花,为情节爽文!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005938982f4fd17c3

63、母亲,请喝茶

“妹妹见过大姐,许久不见,不知大姐可还好?”还未走近,花芷便遥遥屈膝行礼,垂着眼眸,嘴角带笑,甜美的梨涡浅现,便不复从前那骄纵善妒的模样。

花九心底嗤笑,被关了段时间,倒学的乖了,想必杨老太派到尼姑庵的人也是有本事的,竟能让花芷再见她时,娘亲都疯了,还能这般镇定自若。

“二妹,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要等到我出嫁之日才能见到你呢,父亲终于同意你回家了么?”花九唇边的笑意更盛,她眼眸之中的喜色真切不做假,倒演的比花芷还情真惬意几分,而且偏生哪壶不开提哪壶,指着花芷痛脚踩。

果然,花芷脸色一僵,那生的和花九一模的杏仁眼眸凌厉了一丝,尔后又归于温柔,“母亲身体抱恙,是外祖母授意接我回来的。”

花九点点头,面上有叹息,“二妹,别怪父亲,我有劝过,但是……你知道的,父亲一向不轻易改变决定。”

“谢谢姐姐的美言,这情,妹妹我记下了。”最后几字的音加重,那话里的意思也只有当事人才明白。

花九仿若听不出来般,她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唇尖微翘着,有柔和的光点闪现,“二妹还不知道吧,父亲领回一对双生子,那妹妹长的可好看了,而且弟弟还成了嫡子哟……”

果不其然,花九敏锐地看到花芷脸上那一闪而过的怨毒神色,她太了解花芷了,装的再好又怎样,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还是一如既往的见不得别人比她美貌,日子过的比她好。

正说当间,有婢女前来唤道,“老太太有请二位花家姑娘到花厅。”

花九抿了下唇,心觉该来的终于还是上场了啊,“二妹妹,那我们就一同前去吧,免得大家等急了。”

“大姐说的是。”花芷微偏着头应道。

两人之间的气氛一切都美好的不真实,实在是姊妹情深,令人称羡。

杨府后院的待客花厅又与花家的装饰不同,杨府为几代簪缨世家,平素喜欢简洁朴素,不喜奢华,只恨不得将为官清正之风带到这府院的每个角落才是。

还未进门,便是上好梨花木质纹理的牌匾,上书“清风园”,那字端得是大气磅礴,颇有潇洒入骨之风,花九知道这匾是杨府第一位出仕老祖宗亲自书写的,那时候的杨府在天家面前还有几分的圣宠,越是到后来,便越加被御庭边缘化了,追根究底便在于杨府之人都太过迂腐不化,死守祖制,办事刻板,不得圣喜。

花九和花芷相携入内,走到花厅中央,齐齐敛衽行礼问好。

末了,杨老太道一声好,两人才起身抬头,花九一眼便看到坐在高堂之上,挨着杨老太身边坐的杨氏。

多日不见,杨氏脸颊上终于被养的长了几丝肉回来,不似之前那瘦的脱行的模样,她绾着元宝髻,插以前最爱的金钗翠玉钿,脸上甚至还扑了点胭脂,能看出终于有点血色,然而,只消仔细看她那眼睛,便会发现,眼珠无神而浑浊,木讷至极。

“母亲,现在身子可好些了?”花九身子微微向前倾,淡色的眼眸望着杨氏,竟有泛红。

这话一落,杨老太那犀利如刀的眼神唰地落在花九身上,她今日穿墨绿色祥云纹绣的半臂褙子,金线交错掐丝的额饰,倒显得精神矍铄,动作之间一点不像个老太太。

“难得啊,还有个女儿惦记你。”杨老太看了花九半晌,然后转回视线,替杨氏理了下衣领,表情带着宽慰地道。

“老太太也别太伤怀了,素姐儿定会好起来的。”

“是啊,素姐儿一看就是一个个福厚的,指不定过几天就没事了……”

“就是,京城有本事的大夫多去了,肯定能药到病除……”

花厅里左右两边摆满了案几,上放瓜果点心之类,坐着众多前来拜寿的各家夫人姑娘,见此情景,纷纷你一言我一句的安慰。

花九敛着眸听着这些话,她唇角上翘半丝弧度,便有隐约的讥诮之意。

“那老身就在这里谢大伙吉言了,”杨老太顺势接下话头,她顿了一下,然后看着花九,便轻笑道,“阿九你也是素儿的女儿,平时都是芷丫在照顾,你今天过来了,也敬杯茶聊表孝心吧。”

说着,便有婢女将早准备好的一杯清茶端了上来。

花九眼波流转,她落落大方地抬起头来和杨老太对视,蓦地她展颜一笑,那淡色的眉眼深邃如许,竟像要结冰的湖泊,上浮飘忽不定的水雾,“阿九理当敬母亲一杯茶,可是……”

说到这里,花九迟疑了起来,她咬咬唇肉,小脸有为难和不确定。

“怎的?莫非素儿不是你亲生母亲,你便心有不亲?”杨老太咄咄相逼,连脸色也沉了。

她这话说的便太过了,已有各家夫人小声开始议论,为继母,便心有不亲,那也是大不孝的。

“阿九万万没有这想法,母亲一直待我极好,不曾苛责半点,我也一直心存感激与孺慕,又怎会心有不亲。”花九急急解释,只恨不得立马上前表明孝心的模样。

“那为何让你敬杯茶,你便这般吞吐迟疑?”杨老太一拍案几,已有怒意,似乎是打定主意今天要惩治花九的模样。

“上次母亲身子不爽利,我去侍疾,都怪阿九粗手粗脚,倒茶都烫着了母亲,一直到现在阿九都对此事心生有愧,所以,阿九不是不给母亲敬茶,实在是担心自己又莽撞了。”花九小脸一副内疚又悲切的模样,哪家姑娘平时会干这些粗活来着?倒不好茶,那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所以花九这般说,倒也于情于理。

杨老太耷拉的眼皮之下精光迸现,隐有怨毒之色流窜其中,她沉默了半晌,然后咧开嘴便笑的亲切,“没事,今日有我看着,莽撞了也不怪你。”

却是死活要花九敬上这一杯茶。

花九又怎会不知道这番故作而为背后的古怪,杨老太是长辈,如若她犯了错,被处罚了那也是说的过去的。

就在这当,花老夫人携着三夫人还有其他花府之人在院子里逛完回花厅。

“九丫,你又没规矩了。”花老夫人一进门,便见花九立在屋子中央,被所有人注视着,杨老太还像饿狼一般死盯着,她心下不满陡升。

“祖母。”花九从没觉得花老夫人这般可爱过,来的这么及时,却是正好。

“我只是要花九给她母亲敬杯茶而已,不算没规矩,老姐姐,莫非连这都要拦着?好歹咱们两家曾经也是姻亲一场,日后也都在京城,见面时候少不了,有些事姐姐还是别逼的太过的好。”杨老太一见花老夫人踏进来,脸皮一紧,浑身都冒出刺来。

花老夫人一愣,却没想到是为这事,但她也是个不输气的,如论如何也不肯在众人面前落杨老太一头,“瞧你说的什么话来,我当是个多大的事,如果是敬茶,那也是应该的,只是咱们九丫自小便是家中嫡长女,生来便金玉养着,这敬茶的活怕是她做不来,不如让芷丫头一并代替敬了可好?”

花老夫人这话说的真玩味,嫡长女便是金玉教养的,做不来粗活,而妹妹难不成便是该做粗活的?

花厅中的众人已有在暗自乐的,甚至那好笑的眼神在花九和花芷之前来回梭巡。

花九倒是个淡定自若,反倒花芷脸色发白,看着花老夫人的眼眸里已隐隐有泪光,她想不到以前一直对她疼爱有加的亲祖母,有朝一日竟会说出如此偏颇的话来。

“哼,我今天就还非要她花氏阿九敬这一杯茶!”杨老太怒了,之前所有的隐忍都彻底被撕毁,她原本皱纹少见的面容这才几日的功夫,因为杨氏的事,那皱眉已经深得像是沟壑,这会一怒,几乎所有的皱纹都抖动起来。

“那就敬吧。”花老夫人眼眯了一下,心下有得意,能够看到杨老太如此失态,她自是倍感满足。

杨老太被花老夫人这一句话噎的差点没缓过气来,犹如猛拳打在棉花上般,她猛烈的咳嗽了几声,面颊有潮红浮起,那眼神看着花家人更是深沉。

“九丫,敬茶!”花老夫人反客为主,对着花九吩咐道。

“是,祖母,”花九低眉顺眼乖巧的答道,接过婢女手上的天青色金线茶盏,脚步轻移,就到杨氏面前唤道,“母亲,请喝茶。”

杨氏也不应声,她看着花九,咧开嘴,痴傻一笑,便有一缕银丝液体从她嘴角流下来,哪有平时清醒时举止优雅的贵妇气度。

杨老太心下一痛,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她狠狠地瞪了花九一眼,然后诱哄着杨氏,教她怎样去接茶盏。

举了半晌的茶盏,花九纹丝不动,手上更是没有半丝晃荡。

终于,在杨老太一步一步的指示下,杨氏动作僵硬地接过那茶盏,但却根本不会往自个唇边送。

杨老太叹息一声,握着她手,帮着杨氏将茶盏送至她唇边,让她沾了沾,算是喝了这茶,心意收到。

堂下看到这一幕的众人皆唏嘘不已,前几日都还优雅正常的一人,转眼之间便疯癫到这地步,当真是世事难料。

这厢事了,便有婢女上前来说,唱曲的姑娘到了。

杨老太眼神高深莫测地看了花九一眼,然后又笑得高高兴兴地道,“快,请上来让大伙乐一乐。”

在所有的期待下,一白衫娉婷的身姿纤细的女子缓步走来,怀抱琵琶半遮面,只那姿态便已显气度不凡。

“奴家青柳见过各位夫人姑娘。”天生黄莺出谷,脆如大珠小珠落玉盘,那琵琶轻移,便露出一张巴掌大的脸,那脸生的杏仁眼,小巧的鼻,粉樱的唇,五官无一不是精雕如白玉,只是看着便让人觉得有一种安宁之感。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