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重生小说:宅门女儿香,女主绝不圣母白莲花(一)

新婚便成寡妇,小叔子偏偏还百般勾引!古风重生小说——宅门女儿香,作者阿姽姽。女主绝不圣母白莲花,为情节爽文!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13155429877f38cb7o

简介:

一场家族密谋的嫡代庶嫁——

薄情寡义利欲熏心的薄凉父亲,构陷失贞的继母,窃取王侯姻缘的狠毒庶妹。

夫族的荣光,最后落井下石置之死地的背叛。

因怨重生的花九,吃一堑长一智,这一世她要整个花家的倾覆来平息仇怨。

誓要夺其皇商之名,毁其数以千计的商户,断其所有商路,不留一线生机。

既为商,在商言商,那么她便从最根本的为商之路进行彻底毁灭。

嫁于他,也不过是算计的一小步——

岂料出嫁之日,与公鸡拜堂不说,新婚便成新寡,给她留一大摊子妾室外室通房私生子……

两天大房闹,三天四房吵,天天美如温玉的病痨鬼大哥上门耳提面命——

“阿九,守寡要个贞洁牌坊吧……”

楔子

“花芷你个贱人,今日我花九哪怕堕入黄泉,成为厉鬼,也与你不死不休,早晚要你血债血偿……哈哈哈……”

寒冬,大雪时节。

凄厉的冷风呼啸过素白的天地,任凭如何冷冽如刀,也吹不散这句句怨毒似血的诅咒,深入肺腑的仇恨,浓烈到令人窒息。

花九被两个身材彪悍的玄色短衣汉子背剪双手地压制在雪地里,动弹不得,胭脂粉的素纹襦袄一点一点被雪水浸透,呈现一种视觉上让人绝望的暗红,无孔不入的冰寒渗进衣衫里,肌肤便是已经冷得麻木了,但心上的冷恨却足以毁天灭地。

她即使被压在雪地里,四肢禁锢,也高昂着头,小而尖的下巴倔强地扬着,杏仁大的眼眸,极淡的瞳色,由下而上睨着面前身披大红色狐毛滚边斗篷的花芷。

纷扬的雪花飘落,大片大片的和白纸一样,间次落在烈红如火的斗篷上,银白之中的一点红,明艳的就动人心魄。

妖娆的唇线勾起一丝的弧度,花芷揣斗篷下的双手抱着暖手炉,一阵一阵熨烫的暖意上袭,舒服得让她眯了眯眼,那双几乎和花九生得一模一样的眸子,眉眼的讥诮明晃晃得像尖锐的刀光,能割地人体无完肤。

“你做人都斗不过我,何况是做了鬼以后。”黄莺出谷的声音轻吐出的却是满满的嘲讽和不屑。

花芷高高在上地看着脚下狼狈的花九,胸腔中的无边快意肆意蔓延,十多年的争斗,她的嫡亲姐姐啊,如今在她脚下完败,连反抗的机会也没有,宛若宿敌最后的对决,今日之后,花家花九将不复存在。

“啧啧,真可怜哪,花家嫡长女,被自己庶出妹妹抢了上好的王侯姻缘,被逼嫁给傻子不说,现在还被夫家背叛,就和你那死鬼娘一样,真是短命相!”说着,花芷勾起的嘴角笑容扩大,眼眸深沉阴翳如墨。

怒极反笑,花九薄凉的唇畔绽开嚣艳至极的蔑视,“你以为你能好到哪去,不过是被花家和花业封卖给王侯,得了个好价钱而已,他日,你价值殆尽,我的今日便是你的明日。”

明明已经输得一败涂地,却还能朝着她做出如此轻视的神情,花九淡色瞳孔中的沉静如水彻底激怒了花芷,她声音尖利地喊起来,“我今日就让你死的明白,当年,如若不是花家肖想你娘玉氏家族祖传的花香调制配方,玉氏能是正妻?你能是嫡女?明明是我娘先以正妻之礼入的花府,凭什么她便只能为贵妾?我就只是庶女出生?不过真可惜,你娘被逼迫到死都不肯交出调香配方,所以你的姻缘才会顺利被我窃取,你们早就已经是被花家所厌弃的棋子啊。怎么样?愤怒么?这些才是开始呢!”

说到这里,花芷顿了一下,她伸手理了下鬓角的碎发,便有一股奇特的馥郁蜜香,幽幽得随着她的动作四下飘散,融进雪片里,纷纷扬扬,恍若她站立的方寸天地都在这种香味的笼罩下,而她便是这幽香的仙子,只这一刻,她便美得不可倾城。

身带异香的花芷在花九面前蹲下,直视她,无比清晰地道,“想不想知道,你娘一直珍藏的玉氏花香配方在哪?我告诉你,就在她留给你的嫁妆盒子里,你出嫁之时被我找到的,拜那配方所赐,我如今已是大殷国屈指可数的专调花之香的大家,现在,不是我依靠花家,而是花家必须得借我的势。”

淡色瞳孔收缩如针,体内一直倔着的最后一丝力气也流失,躺在雪地里,花九从未想过,原来真相是这般让人愤恨怨毒。

花业封那个无情无义的男人宠妾灭妻,她是早便知晓,为此,她怨恨过,将最后一点血脉亲情消磨殆尽后,她便只当那个男人不是她父亲。

母亲教她调香之术——那是专调香中王者的花之香,日后念起,那段学习的时光居然是她一生中最为快活的日子。想来,她竟从未问过娘亲这调香之术从何而来,以至于现今才知道母亲是早就为她备下一生的荣华

她堪堪只学会调香皮毛的时候,娘亲突然逝去,整个花家的人都对她说,玉氏是病逝的,实际她知道,娘亲其实是被花芷的娘——一个贱妾害死的,但却从来不曾想过一个妾,如若背后没那个男人默认点头,怎会有天大的胆子敢向一房主母动手。

那个时候,她期望过那个冷漠寡情的男人能替母亲申诉公道,然而他只夺走母亲叮咛她务必保管好的嫁妆盒子。

她一直在花家不争不抢,以为等着出嫁郡王府便能摆脱花府桎梏,谁想,被恶意构陷失节,被窃取姻缘,被逼嫡代庶嫁,嫁给傻子为妾,这一切的一切,他们终究是不肯放过她。

“是不是恨的想死啊?”花芷尖锐的指甲掐着她的下颌,“谁叫你这么不安分,嫁给傻子就安心伺候公婆便罢,竟还种出稀世金合欢,色泽金黄明艳纯正,花香清雅,栽种出来也就算了,本也是调制花香之用,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妄图凭借此花引得那人注意。”

“你怕了?你在怕什么?”花九舔了一下唇边的雪,冰冷刺激她的口腔神经,顷刻,淡然的藐视从她骨子里散发出来,“还是你资质有限,我娘的花香配方你根本就学不会,怕那人在调香大赛上识破你的浪得虚名!”

“闭嘴!”花芷化着精致烟霞妆的脸青白起来,发髻上的金步摇摇曳地混乱,她恼羞成怒地挥手,一耳光刮在花九脸上,“我能抢了你的姻缘,抢了你的配方,这次我一样能抢你的金合欢,那人的赏识也只能是落在我花芷大家身上。”

说起那人,花九便轻笑出声,心口却划过丝缕的抽疼,没人比她更了解那人是如何的天性薄凉,他要金合欢,她便种出给他,她以为他们虽然是以交易之名,但至少她可算他的半个知己,那些个席坐品茗静望听琴的日子,她不会弄错那人眼中对她毫不掩饰的欣赏。

如今,金合欢已出,然而那人呢?不闻不问是不是代表她的价值殆尽呵?

她与他,终究只能是交易一场啊!

摇头甩掉脑中那人的影子,心底那点刹那的抽疼也瞬间被报复花芷的畅快所替代,看着花芷此刻的气急败坏,花九知道自己说准了,从小,自己这庶出的妹妹便是琴棋书画只通琴一,其他便是一窍不通,更别说调香,让她勾搭男人那倒是无往不利,“你得不到金合欢,花芷你就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花芷眼神恶意狠毒,她缓缓起身,像是施舍般看着花九笑,“碧荷,出来。”

话落,踩在雪地上悉悉索索的声音及近,身穿姜黄色短襦,绣淡粉色荷莲百褶裙的纤细女子出现在花芷身侧,垂手低头毕恭毕敬地道,“姑娘。”

碧荷,碧荷,她一直视如姊妹的贴身婢女,原也是背叛她的其中之一么?

“你种出的金合欢,碧荷也会,你说我能否得到?”此刻花芷很享受花九脸上的表情,不可置信,绝望透顶,都让她心底轻飘飘的几乎成仙,“你想不到吧,你的陪嫁丫头,贴身婢女,你毫无保留地传授她栽种之法,最后,她却是我的人,花九,你这一辈子,都是在为我做嫁衣……哈哈哈……”

“所以,即使我远离京城,你也知道我栽种出了稀世之花,设下这般陷阱,让我跳进来。”

“还不笨,但是知道的晚了!”花芷笑得杏仁眼眸弯弯,唇角浅现甜美的梨涡,她抚了下眉心花钿,眉眼之间带着春风得意的妩媚。

花九并未答花芷的话,她只看着碧荷,眼也不眨,淡色的瞳孔看不出任何情绪,“我自问待你如亲姊,果然养不熟的终究白养。”

碧荷纤细的身子不明显地僵了一下,清秀的面容在纷落的雪间模糊不真切。

“花芷,我在黄泉路上等你,终有一日,你的下场会比我更惨烈。”说完此话,花九眸色清亮深邃,比常人都微翘的唇尖一点,薄凉的唇际便是璀璨如晨星的耀眼笑靥,然后,她嘴一张,便欲咬舌自尽。

“不准她自尽!”花芷尖利的声音传来。

花九只觉下颌一疼,满嘴铁锈般的血腥味,那一咬,却是没彻底便被一玄衣汉子卸了下巴。

极淡的瞳色崩出迸碎的仇恨,花九死盯着花芷,殷殷滴落的血液从嘴角而下,染红薄唇,宛若胭脂。

“花九,你想死?我告诉你没那么容易,”花芷的神情终于癫狂到了极致,一种肆意的报复快感夹杂着得偿所愿的狰狞,让精致妆容的面颊扭曲,在长年的嫡庶争斗中,她的心理已然变态,“这个女人,赏给你们玩,记住,必须玩死了!”

一字一句地吐出无比恶毒的言语,两玄色短衣汉子眼神陡然灼热起来。

十指紧抓掌下的雪,她盯着花芷,张口想说什么,却根本发不出一个音节,满口的血液浸过喉咙,带来不利落的窒息,神思恍惚中,她听到花芷张狂的笑声,衣服被撕裂的寒冷,七手八脚的恶心触感,再有什么,她越来越感觉不到。

但是,她深刻记着花芷乃至整个花家带给她的仇恨,她极力地睁大眼眸,看着花芷的方向,不喊不闹,不哭不求,但也不肯闭眼,她要记住所有的一切,她要看着所有的一切,再有一次,她定要让这些负她、辱她、欺她、骗她之人付出所有的代价!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