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重口惊悚小说:偷窥者的爱情

催眠小说《Hypnos:亦真亦幻的盗梦空间》的系列篇,后续可能会有更多的系列作品,作者加油!添加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188601207b084085bo

偷窥者的爱情

文/常乐

(一)

从成田国际机场出来的时候,林雨涟就感到了四顾茫然举目无亲,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独自出门远行,可唯独这一次,她在刚刚离家就觉得莫名的惆怅。也许是因为这次并不是旅行,而是要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逗留两年吧。

东京是一个怎样的城市,林雨涟从来都没有什么直观的印象。她对于日本首都的概念,大多来自于漫画、日剧和网络付费的NHK频道。她知道这座城市有着极快的生活节奏,有着高屋广厦和现代化的街道,有着打扮新潮的前卫男女和西装革履健步如飞的上班族。这座城市里满是银座这样的购物天堂和千代田区那样豪宅遍布的富人区,就连从前工人宿舍聚集的三弥区,而今也成了游客亲睐的亚文化圣地。

这座城市里,可能会有魑魅魍魉的都市传说,可能会有移山倒海的大海怪和身长百丈的奥特曼,但是没有贫民窟。

这是林雨涟的想法。

所以在下了的士后看到西新宿六丁目的边缘地带居然有干净却依然显得有些破落的木质老房时,她有些轻微的讶异。

走到铁门前,看着围墙上的木牌,上面写着野间。

没有错,提前问好的住所就是这里。

林雨涟按了门铃。

门铃发出奇怪的电子杂音,好像是谁气若游丝的呻吟,林雨涟听着皱了皱眉,这时二层的窗户上探出一个脑袋来。

“是林小姐么?!”脑袋的主人操着生硬的中文喊道,林雨涟抬头看清了窗口那人的面目,他梳着油光锃亮的背头,眉毛很粗,脸上遍布着沟壑,看不清是皱纹还是疤痕。林雨涟本能地对这张脸感到不安,但她还是笑了一下回应道:“你好,请问是野间先生么?”

“没错,林小姐稍等,我马上就下来!”脑袋从窗口缩了回去,林雨涟又把目光投向大铁门。

那上面锈迹斑斑,暗红色的铁锈让林雨涟想起了恐怖凶杀案里血液凝固后的犯罪现场。

真的很不舒服,确定要住在这里么?

一个月四万日元,20平米的大空间,实在是让她不想再犹豫。

不一会儿,里面小楼的门打开,野间先生哼着难听的小调从里面走出来,看到林雨涟的时候他眯缝起眼睛绽开笑容,三两步跨到了铁门前给林雨涟开了门。

“欢迎来到东京。”野间先生长着一脸横肉,皮肤粗糙得能看清每一个毛孔,脸上的胡须却刮得干干净净,他穿着灰黑色的半缠和服,踏着木屐,袜子是黑色的,显得很利落。与他可怕的长相相比,他得体的衣着和有磁性的温柔声音让林雨涟觉得这不会是一个难相处的房东。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林雨涟用生疏的日语说着,向野间先生鞠了一躬。

“你可以和我说中文,我曾经的太太是中国人。”野间取过了林雨涟手中的旅行箱:“走吧,我带你去你的房间看看。”

木质的地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在穿越狭窄的回廊和楼梯后,二楼略显开阔的简单格局让林雨涟刚在看到铁锈时心中的阴郁想法一扫而空。客厅里壁挂了一台大电视,旁边有个CD架,上面放着很多LP唱片,却没有看到唱机。地板上放着一套棕白相间的沙发,围着一个小茶几,茶几上放着一套功夫茶茶具。客厅连着阳台,在阳台的出口处,放着一个半人高的白色花瓶,里面空无一物,但是瓶身上画着樱花。

普通到让人安心啊,林雨涟打量着客厅的陈设如此想。

野间先生推开了楼梯口旁边的一扇门,一个大小适中的房间展现在林雨涟的眼前。并没有想象中的榻榻米和拉开门能藏下哆啦a梦的衣橱,目之所及是粉红色的壁纸和一张小小的铺着鹅黄色床单的单人床,还有一张放着台灯的书桌和一把转椅。窗口的一角,放着一个不到两米高的乳白色挂衣架,床对面的墙上,有一副堂本刚的巨幅海报。

除了没有衣橱和书柜,整体看来,和自己在国内的房间陈设也并没有多少差别。

这样的房间里,肯定爬不出来伽椰子。

四万日元的租金,实在是太值啦。

“野间先生,这房间是您提前为我布置的么?真的是太贴心了!”林雨涟惊喜地拍手道。

野间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实也不是,这里原来是我女儿的房间。”

“那么,”林雨涟疑惑地看着野间先生:“你的女儿去外地工作了么?还有野间太太呢?怎么没有看到。”

野间的神色看不出什么变化,语气也很平淡:“不是这样,我和太太离婚,她们就一起离开这里了。”

“哦。”林雨涟有些后悔问出这个问题,同时也对旁边这位大叔感到同情。

怪不得只收四万的房租,应该是孤身一人太寂寞了吧。

“我就住在隔壁的房间,有什么事情随时可以敲我的门。”野间又嘱咐了一句,就打算退出去。

“隔壁?”林雨涟微微一愕。

“没关系,我装了隔音墙,你带朋友回来什么的我都不管的,只要你不要烧房子,你在自己的房间里随便折腾,完全自由。”野间的话让林雨涟脸红了一下。

“我刚刚来,还没什么朋友,就是觉得跟房东先生住一层,会给您添麻烦。”

“没有关系,我这个人没什么忌讳,你不用在意我,客厅你也可以随便待,我除了晚上回来睡觉,白天都是在外面的。”野间继续宽慰道,林雨涟对这个和蔼可亲的大叔好感大增。

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呢。

(二)

在东京过了三个星期后,林雨涟背井离乡的惆怅就被忙碌生活时的充实所取代。每天上两三个小时的课,参加大学里各式各样的社团活动,还找了甜品站服务生的临时工作。闲着的时候去秋叶原作为一个二次元爱好者朝圣,或者是去涩谷的酒吧看未成名视觉系乐队的演出,钱包里的钞票太少,还没有勇气去银座逛逛,至于一直期待的迪斯尼乐园,就把它当成将来发了两个月工资后的自我奖励吧。

每次回到住的地方,说是白天在外日落才归的野间先生总是在客厅里看着电视,看到林雨涟回来会微笑着打招呼,并招呼她跟自己一起吃点儿什么零食。接触多了,林雨涟发现看着很凶残可怕的野间先生居然是个孩子气的人,喜欢看热血漫改编的动画片,喜欢吃膨化食品,喝碳酸饮料,甚至会在看动画看到紧张的时候站起来大呼小叫。

每次拉着林雨涟看一会儿电视,只要在她的脸上看到倦意,野间大叔就会关掉电视,伸着懒腰说看了好久了要休息,然后把零食都留给林雨涟,自己缩回自己的房间里去。若是林雨涟没有显出任何的不耐烦,大叔也会在动画节目结束后,关切地询问林雨涟一天的生活,并根据自己的经验给林雨涟一些建议。

野间先生是个很睿智的聊天对象,他总是在倾听中适时地给出自己的意见,纠正林雨涟对日本的一些错误印象,绝不咄咄逼人,让人更加容易信服。他的建议言之有物且切中要害,让林雨涟更快地适应了在东京的生活。

林雨涟觉得,忽略掉外貌。自己的房东真的是一个很可爱的人。

实在不能理解他的太太为什么要离开他,是因为野间先生的收入不高么?

跟国内的友人视频聊起自己的房东时,朋友一脸认真说着:“你别看他道貌岸然,说不定是一个变态大叔呢!日本人本来就心理扭曲,何况他还是被老婆孩子抛弃的单身中年人,你最好还是提防一些,千万不要吃他给的食物。”

“野间先生不是这样的人啦!”林雨涟安慰着一脸忧虑的朋友。

笑话,看着《海贼王》流眼泪,喜欢吃盐烧紫菜味的薯片的大叔,怎么可能是Hentai?!

“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小雨,你要不今天晚上开个门缝,穿着衣服拿好出国前我送你的防狼手电,他要是半夜摸进来,你就用手电照他,然后跑出去喊人救命!说不定还可以告他强奸哦。”

“你出的都是什么鬼主意啊,我这样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就是正人君子发现门开着也会摸进来吧。”

“你还真是厚脸皮!”

林雨涟哈哈笑着,却突然觉得朋友出的主意很有趣。

说不定可以捉弄下野间先生,他那样的老好人,肯定不会生气的。

隔着墙的另一间房里,野间在看着女儿的照片发呆。

照片上的美代子染着栗色的头发,穿着水手服和未过膝的黑色长筒袜站在东京塔下,两手放在背后,提着书包。笑对着镜头,露出两个可爱的虎牙。

“Miyoko。”野间的喉咙里发出低沉的闷响,他将照片拥入了怀里,好像在拥抱离去的女儿。

“对不起。”



标签: , ,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好看。常乐标签的小说已经收藏。只求更新快点

    (1) (0)
  2. 哈,放下所有的廉耻道德。哈哈哈哈哈哈,作者是对的,你们没人觉得吗,我们,甚至无论是谁,我们都是邪恶的,全部都是魔鬼,你们又何必装呢,既然美好,不必伪装。有美好,但不是你。傻逼。

    (24) (2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