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重生穿越小说:大唐女法医(二)

悲催的首席女法医冉颜被助手暗害,意外重生于大唐贞观年间,自此,一段段潜藏于盛唐风貌下的皇室后裔、宗室氏族暗杀内斗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冉颜遇见了三个性格迥异的男人:苏伏、桑辰、萧颂,究竟谁才是冉颜的真命天子……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0080628759088186e

第111章 不翼而飞的血液

严格算来,这具尸体只能算中高度腐败。

人死后腐败气体是先从头面部以及有空隙的胸腹部产生,最后才发展到下肢,无论生前多么美丽,身材多么完美,死后都会变成一副双目怒睁,唇舌外翻,面目狰狞可怕的“大头鬼”。

而面前这具尸体下肢还未被腐败气体充斥。

冉颜首先进行了一般的尸表检验,结果判断这具尸体的年龄是十八到二十岁之间的男性,死亡时间是八月四日,最有可能是午夜到凌晨这段时间。

春秋季节,三到七天会出现腐败巨人观,据余判司说,是六日前发现这具尸体,现在可以初步判断,当时他们发现尸体的时间,距离死亡时间只有很短的时间,也就是说,接近凌晨。

为什么第一具尸体在半夜就死了,而这一具推迟到了凌晨呢?

死者身上有些破损的地方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愈合现象,说明他死亡之前经历了漫长的挣扎。

“发现他的时候有发现大量的流血吗?”冉颜抬头问道。

她发现尸体上出现的尸斑量很少,尸斑是心跳停止之后,血液失去循环的动力,沿血管流向尸体低下的部位,坠积于低下部位未受压迫的血管之中,今儿红细胞破裂溶解,血红素渗透扩散浸润道血管周围组织细胞,在皮肤上显现紫红色斑块。

如果一个人没有过极为大量的出血,或者一些特殊原因,在这个时候都会出现大片尸斑,怎么会只有这一点呢?

“不曾,只有在地面上零星发现几点。”余博昊答道。

这就奇怪了,冉颜心中一动,立刻检查尸体各个大动脉,颈部、手腕、手臂等等,最终在左手手臂上发现一个绿豆大的小血点,紧接着又在右腿腿弯处发现了同样大小的伤痕。对于这样中高度腐败的尸体来说,这样的伤口不大容易被发现。

冉颜令衙役泼水冲洗尸体,握着解剖刀,从颈部正中切口,然后自切口两侧分离颈部皮肤、皮下组织和肌肉。

没有发现充血、出血、血肿等现象,但是食道壁上粘着黑乎乎的东西,分辨不出究竟是什么。冉颜用镊子轻轻刮下来放在素布上,继续解剖。

等到全部剥离之后,整个颈部看起来有些奇怪,冉颜沉吟一下,用刀尖轻轻划开一条动脉,看见整齐的切口和里面的情况,冉颜顿时愣住,居然没有一点残留血液!

人死十二小时之后,血液完全凝固,此时上位解剖不出血,六日之后更是不会流血,但血管里应该会残留一些凝结成块的血,可被切断的这根血管里血量少的太离谱了!

冉颜一时也不能断定自己心中的猜疑,于是立刻开始解剖胸腹,不管怎么样,心脏附近或多或少总会残留血液。

腹部切开一条口以后,众人一并退出室内,等待腐败气散了差不多了,才又进来继续。

胸腹被冉颜利落的剖开,她一边拉紧手套,一边仔细观察是否有胸膜粘连,以及部位、程度、是否容易剥离,而后用剪刀自心尖部将心包做“Y”字形切口,将心脏完全暴露出来。

仔细检查之后,冉颜小心的将上面连接的动脉切断,发现里面有凝结的血块,但是量依旧极少。

紧接着,冉颜又开始解剖了几个地方,才直起身,说出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整个尸体里的血液都不见了。”

“啊?”其余人本来忍着强烈的恶臭气,听见这个惊人的消息,都不禁瞪大眼睛。

冉颜垂头仔细检查臂弯和腿弯的血点,用镊子轻轻拨开凝结的血,发现里面竟然有个三毫米大的小口,看血口的样子,像是有人用管子之类的东西插进去过,后来又刻意弄平。

“怎么回事?”等冉颜一检查完毕,刘品让立刻问道。

冉颜道,“等我将这具尸体仔细解剖完再与您细说。”

切开腹部之后,冉颜将胃部单独分离取出,放在干净的素布上切开,里面黑乎乎的东西填充了整个胃。

冉颜把里面的东西都取出放好,递过去给萧颂他们辨认。

等到解剖完整个尸体,冉颜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她的眼睛也需要适应一下光线,否则再继续解剖另外两具,有些细节容易被忽略。

冉颜扯起素布盖上尸体,与其众人一并出去。

萧颂、刘品让、余博昊三人虽然在现场,也全程观看了解剖过程,但毕竟不了解人体,所以一出门便直直盯着冉颜看,等待她说详细的情况。

冉颜脱下手套、口罩和身前的围布,呼出一口气道,“这具尸体中的血液被人抽干了,嗯……也不能算是抽干,最起码有四分之三被抽去。”

此话一出,就连萧颂和刘品让这样喜怒不形于表的人也满面惊讶。

余博昊更是难掩惊骇。

“一个人的血液量不可能这么少,他身上没有大的伤口,最可能还是被人抽取了血液,我在他的手臂和腿弯处找到了两个小切口,其中腿弯处的切口上还沾染了一些植物藤茎的碎片,凶手抽血共工具可能是某种植物的藤。”冉颜心中也有些疑惑,这后来出现的两具尸体,冉颜并没有经手,但第一具尸体她亲自验过,尸体上尸斑多分布正常,并非被人移尸,也不太像被抽取大量血液。

“还有尸体胃部取出的黑色粉末状物质。”那些东西有些凝固,是因为与胃液混合在一起的缘故,刚开始的状态最有可能是粉末状。冉颜继续道,“这种东西在胃中没有被消化或排泄,证明死者在食后不到两刻便死了,又或者,此物根本不能被人消化。据我推测,死者可能是一边被抽血,一边被逼着吃下这种东西,并且极有可能是他受到了某种威胁,自己服下,因为我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被迫张开嘴的痕迹,颈部、咽喉、下颚,也没有任何出血、瘀肿。”

余判司忽然想到什么,道,“这个尸体是在破庙里被发现的,其余两具都在半山坡上。他身边没有布袋,玉簪花束放在他的怀里,两束头发也揣在他怀里。衣着也十分整洁,这其中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第112章 胃中粉末

最后一具尸体和前两具有许多不同。

第一,前两具尸体都是死在半坡上,身上头上都有多处重伤,致死原因尚且不能确定。而后一具尸体死在破庙里,瘀伤集中在后背,致死原因可能是胃部那些不明物质,也可能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第二,玉簪花一直都摆在破庙里,发现前两具尸体时,玉簪花束被装在僧侣用的布包中,下面放着两束头发,而后一具尸体却是怀中捧着玉簪花,头发也被揣在怀中。

第三,前两具尸体血液尚在,而最后一具尸体被抽干血液,并且衣着整理十分整洁,而且他虽然服用香灰,口舌牙齿上却并没有残留,显然经过细心的清理。

冉颜从前遇到过不少次连环杀人案,杀人狂,比如一些施暴者喜欢某种固定特征的女性,或把尸体摆成某种造型、伤害某个特定部位等等。这次却有些弄不明白,一般的连环杀人案,凶手都有某种执着的意念,且绝对会将这种执念坚持到底,不会轻易改变。如果说,这个凶手受到过感情创伤,很有可能就会去杀害某些特征上与伤害过他的男人相似的地方,如果按照这个推断,那凶手没有理由给他们不同的“待遇”啊?难道是第三个男人长得特别好?或者与他的情郎最为相像?

再者,被抽出的血去了哪里?

一个体重为六十公斤的正常的成年人,其体内的血液大概是四点八公斤,一般大小的桶能装两三桶,死者身上的血至少被抽取四分之三,也就是大约三点半公斤的血,这么大量的血有什么用处?

冉颜与三人说了这些状况,而后再次进入禅房,开始进行其余两具尸体的解剖。

这两具尸体已经是高度腐败,巨人观渐渐缓和,头颈部开始腐烂,皮下和肌肉组织有液化现象,月前的那个,腑脏已经开始腐败塌陷,有些地方已然暴露白骨。

这种情形冉颜见过许多,但还是不禁叹道,“一个月前,那个还是俊秀的青年啊!”

冉颜可没有看见背后那个人精彩各异的表情,蹲下身来,开始动刀子。这次似乎比较悠闲,一边手法利落的切开胸腹,一边问道,“余判司,您之前可有发现第三具尸体与这两个有何不同?难道长得更俊俏?”

余博昊愣了愣,当真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肯定的点点头道,“俊,比前两个好看许多呢。”

冉颜不过是半开玩笑的随口一问,没想到还真是如此,“不知道这些死者的身份查出来了没有?”

还是余博昊答话,“告示贴出去之后,倒是有几户人家过来辨别,其中第一具尸体被人认领了,刺史也派人去查了全城的失踪人口,不过苏州城每年流民、逃婚、私奔等等失踪的人口没有一千也有几百,其他两具尸体的身份还在一一排查中。”

“逃婚?”冉颜手上的动作一顿,“我月前听侍婢说,城中最近议论最热闹的是几桩私奔的事儿。”

刘品让沉吟一下,答道,“不错,有一个还是与药王苏家的次女有婚约,因为此事,苏家还私下里找过本官。你说这几具尸体有可能都是私奔的人?”

冉颜注意到他说“都”,便猜到被认出来的那个人已经确定是与人私奔的了,遂不再追问,将腑脏一一取出,摆放在素布之上。

余博昊心生敬佩,这些腑脏尤其是肠子和胃部都已经烂做一摊,她居然还能如此完整的剥离出来!

各个器脏除了正常的腐烂之外,很难发现什么异状。

“恐怕要解剖脑部了……”冉颜喃喃自语,放下手中的心脏,从工具箱中取出锤子和拇指粗细的巨型钉,还有锋利的刀片。

萧颂盯着冉颜,璀璨若星子的眼眸熠熠发亮,掩在口罩后面的唇不自觉的翘起,她给他带来的新鲜感太多太多,而且那认真的模样也紧紧的吸引他的目光,他从未见过这一类女子,认真严肃,仿佛无所畏惧,面对尸体时那种游刃有余的姿态,实在令人心折。

冉颜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死者脑部,没有察觉萧颂的目光,当她拿起刀片,正要剃掉尸体头发的时候,忽然又顿下,放好刀片之后,又挪到了尸体腹口处,蹲在那里仔细的观察。

冉颜不死心的一遍遍仔细看,似乎要把尸体的胸腹看烂。

“呵呵!”冉颜翻来覆去看了半晌,忽然笑出了声。

余博昊和刘品让只觉得头皮发麻,想想一个娘子对着被解剖七零八落的腐烂尸体发笑,那是何等诡异的场面,直让两人误以为冉颜被鬼上身了。

冉颜发现尸体内脏上隐约能辨出出血淤血的状况,所以暂时放弃了对这具尸体的脑部解剖,直接开始解剖腐烂最厉害的那一具。

对于这具极度腐败的尸体,在没有科学仪器的帮助下,如果尸体没有明显的死因症状,冉颜还真不敢保证能发现什么。

剖开胸腹之后,冉颜不禁又笑了一声,看来死者也很想伸冤呢!这具尸体外面腐坏严重,内脏也开始萎缩塌陷,但基本都还存在,该有的都有。虽然比不得新鲜尸体,但聊胜于无嘛!

冉颜立刻开始仔细检查,肠胃已经腐烂液化,她把腑脏一一剥离取出,就着明亮的灯光仔细查看,晚上点再多的灯也到底不比白日,更何况是要观察这种高度腐败的尸体,幸而她也不是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倒也不至于什么都看不出来。

“由于尸体腐败程度太大,我也只能根据一些状况判断他们死因可能是中毒。”现在没有良好的化验条件,有些东西一旦错过了最佳解剖时机,光看是看不出来的,冉颜心里不禁开始埋怨刘品让,要是早点解剖的话,肯定能判断出所中何种毒物,而现在只能靠猜测,“尸体的各个内脏都有不同程度的出血,基本可以判断是中毒,但具体是哪种毒物,还不能确定。”

“可以列举一些毒物吗?”萧颂问道。

冉颜将尸体整理好,随口答道,“乌头、马桑、钩吻、罂粟、马钱子、雷公藤、蛇毒、斑蝥等等。”

整理完毕后,冉颜想了想,继续道,“第一具尸体我经手过,并没有出现指甲青紫、乌唇、紫绀等明显症状,所以可以排除马桑、马钱子、蛇毒、罂粟。雷公藤毒性发挥需两到三天,乌头一般服食之后两到三个时辰才会毒发,钩吻则会更快。这些毒物不会使尸体表面出现明显症状。我个人更倾向于怀疑钩吻。”

乌头中毒而死,一般只能检验出类似窒息的死因,有时幸运的话能在胃中发现药渣,胃粘膜和浆膜也可能会有出血点,除此之外,若不借用现代化验技术,根本查不出任何证据。

现在两具尸体已经腐烂到这种地步,内脏也能隐约发现淤血、出血,明显不是乌头。

而雷公藤药效作用一般情况下比较慢,如果凶手要用雷公藤杀人,至少在被害人死的前两天有过接触,虽然不是没有可能,但总不如快速便捷的钩吻。

“这只是我的举例,也很有可能是别的毒药。内脏已经腐烂成到这种地步,很难更详细的辨别。”冉颜道。

收拾好之后,几人忧心忡忡的走出禅房。

现在,只有一名死者身份确定,其他的还身份不明,光是这一点就断掉了大部分的线索,衙役们天天拿着死者遗物挨家挨户的问,偌大一个苏州城,莫说乡下地方,便是城里的坊市查下来也得三五个月。

廊上点了灯笼,几人在院子中坐了下来,萧颂问道,“被人认领的这具尸体是什么人?”

余博昊答道,“是碧凤坊一户商贾之子,听说是看上一个俏寡妇,家中不同意这桩婚事,便与之私奔,那家人只有这么一个嫡子,所以一听说死者的形貌,便急急赶过来辨认,通过其身上的钱袋、衣物,认出死者就是他们家的嫡子,姓陈名元,字孟贤。”

“那名寡妇呢?”萧颂立刻问道。

“至今不知所踪。”余博昊思虑一下,觉得事关重大,还是把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会不会是这名寡妇有异?勾引年轻郎君到郊外偷情,而后杀掉他们?”

刘品让沉吟一下,道,“苏家二娘子的未婚夫家也是在碧凤坊,是个书香门第,这等人家重脸面,可能即便心中有疑也不会承认私奔之事,本官今晚便亲自带着死者遗物去令其辨认。”

药王苏家虽然家大业大,但一向十分低调,这次的事情若不是实在辱了他们家的名声,也不会告到刘品让那里。

刘品让一向圆滑惯了,做事有时候未免有些过于世故,苏、陈两家都是有些脸面的人家,既然告示都已经贴出去,人家未曾过来辨认,刘品让也不好拿着遗物去别人家里添晦气。况且,他不主动去问,也不全是出于世故,而是正是等着朝廷的风吹过来。

萧颂便是那阵风,现在时机成熟,再不动可就要挨打了,他也不会再顾忌什么。

萧颂听见刘品让如此一说,眸光微闪,旋即眉宇间显现出一丝轻松的神色,转向冉颜问道,“最近一具尸体里的黑色粉末,无法辨别是什么吗?”

冉颜自是没有看出,刘品让和萧颂这两根官场老油条已经在不觉间达成了某种默契,只认真的想着萧颂的问话,道,“像是什么东西燃烧后的残余物,有没有可能是香灰?”

其余三人一怔,这些东西在胃部已经产生了一些变化,而且方才接受的信息量有些大,他们一时也没来得及仔细想,经冉颜这么一提醒,倒真像是香灰。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