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重生穿越小说:大唐女法医(三)

悲催的首席女法医冉颜被助手暗害,意外重生于大唐贞观年间,自此,一段段潜藏于盛唐风貌下的皇室后裔、宗室氏族暗杀内斗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冉颜遇见了三个性格迥异的男人:苏伏、桑辰、萧颂,究竟谁才是冉颜的真命天子……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0047744715c1c975e_00

第221章 互相调教

冉云生面色不大好看,萧颂好心安慰道,“十郎放心,他以前看上每一个娘子的时候都是如此,让令妹注意一些,过段时间等他热情退了就好。”

刘青松的话在后世听起来是玩笑,可即便唐朝风气开放,听见这样的言辞也不免觉得太过放浪。

方才刘青松说故事说的口干舌燥,好不容易在冉云生心目中创立一些才华横溢的好印象,却被萧颂简简单单一句话破功了。冉云生亲耳听见他说出那种“不堪”的言语,再加上对萧颂的印象一直是沉厚稳重,当即就对刘青松的印象降到最低点。

而且刘青松舌灿生花,指不定就真能把冉韵哄骗了。

萧颂看见冉云生神色间有些焦急,微微弯了弯唇角,旋即满脸诚恳的道,“十七娘身上有伤不宜行的太快。这样吧,十郎,你赶快回去告诉令妹此事,恰好我要出城办事,顺道把十七娘送到家门口,你大可放心。”

冉云生想到还有侍婢在官署外面等候,又认为萧颂是个君子,遂感激的拱手道,“多谢萧郎君!阿颜就麻烦你了。”

“十郎不必客气,我也只是顺道。”萧颂拱手还礼。

冉云生嘱咐了冉颜几句,便匆匆离开。

“阴险。”冉颜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十哥被骗走了,支开冉云生,她倒是能理解,但,“刘青松得罪你了?”

“没有。但他不是得罪你么?”萧颂指的是刘青松笑话冉颜作的诗,刚刚又说她没有文学素养。

其实这些都还不是重点,主要是刘青松死活不肯老实交代什么时候对冉颜吟诵了《关山月》,另外,他这里道路坎坷,也不忍心让刘青松太顺风顺水。

用刘青松的话说:爱情的道路上苦涩点,婚后才能回甘。

如果不是刘青松亲口喊出那句“拿下冉韵”如此孟浪的话,冉云生也不会如此轻易相信。

冉颜瞥了萧颂一眼,谁知道这句话是不是他故意引着刘青松喊出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是从一进屋就已经开始给刘青松下套了……

“我绝不会这么骗你。”萧颂看见冉颜的眼神,果断表态。

“谁知道呢!”冉颜说是这么说,心里却是相信他的话了,像他那种玩惯了权谋的人,想在这点小事上骗过她也不难,但他毕竟没有这么做。

两人说着话,先后登上马车。

……

连下了两天的雪,天气开始放晴。

雪融的特别快,四处屋檐上滴滴嗒嗒,一日之内几乎融了干净,空气微冷有些潮湿,像极了苏州的冬天。

冉颜靠在车窗边看着外面来往的行人,萧颂好不容易才支开别人,自然把握机会,开始给她介绍一路上经过的坊。

路过平康坊与东市相对的东门时,到处都是莺声燕语,女子的嬉笑声如银铃,阁楼上有穿着或华丽或暴露的女子在招客,有的手中执扇,半掩着笑颜,有些折花簪头,有些甩着帕子用挑逗性的语言引起过往郎君的注意……

脂粉飘香,百花各态,霎时间让人觉得似是春暖花开。

冉颜看的专注,几乎是目不转睛。

“阿颜。”萧颂见她看的这么起劲,还道她居于深闺,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不是娘子可以来的地方,别看了。”

冉颜回过头道,“嗯……我只是在想,这些人乱交,肯定会的被性病困扰的吧!”

冉颜的确是在想,她能提取青霉素,长安城妓馆这么多,市场很大。再说青霉素的用途十分广泛,不一定就要用来治疗性病,不如先用这个行医赚点钱财?

萧颂愕然,但旋即爆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引得外面许多妓人看过来。萧颂的声音很好听,无论是笑声朗朗,还是沙哑低沉,都有一种骚动人心的力量,妓人们闻声,自然是想一睹真容颜。

“不知收敛。”萧颂笑斥道。

冉颜看了外面一眼,“多少美人翘首张望,萧郎君是不是常客?”

萧颂笑道,“你知道我现在站出去,会怎样吗?”

绝对的鸟兽四散。

萧颂不是没有逛过妓馆,有时候官场应酬,也难免会来这种地方,刚开始妓人们看见萧颂俊美挺拔,自然欣喜,争先恐后的贴上了,但得知他的真实身份之后,便开始不着痕迹的远离,如果干脆远离也就罢了,她们一边伺候着别人,一边还时不时的偷偷瞄他。惹人厌烦。

当然,也有喜欢他到宁愿顶着被“克死”的风险,也愿意伺候他的。

“来过几次,不过只是喝喝酒而已。”萧颂道。

冉颜皱了皱眉头,“这说明你聪明。”

“嗯?”萧颂挑眉。

对于别人的私生活,冉颜一向没有多少兴致关心,但不知怎么的,她就想“教育”一下萧颂这方面的观念,“聪明与否取决于智商,也就是智慧。通常智商越高的人,对待男女方面的要求就更高,他们更注重精神上的契合,只有觉得在心灵相通的基础上,才能达到肉体的满足。乱交的是禽兽。”

肉体……乱交……冉颜剽悍的词汇,让萧颂反应了片刻。旋即抚掌一笑道,“这么说来,如今这一片地方关着满屋子的禽兽?”

“逛妓馆郎君的都禽兽,妓人就不一定了。”冉颜认真的解释道,“逛妓馆之人主动去寻欢作乐,可妓人多半是被迫卖身。”

萧颂颔首,“有道理,不过阿颜,这些话你同我说说就罢了,在旁的郎君面前可莫要如此。”

冉颜哼哼一声,不过是看他有潜力才多言一句罢了,她可没吃饱撑的,到处去调教别人。

“听见没有?”萧颂见她不以为然的表情,便板起脸来教训。

冉颜打量他一眼,道,“你这是在调教我?”

对视半晌,萧颂泄了气,罢了,他不也就是喜欢她这份坦诚直接吗,若变得与其他娘子一样欲语还休、欲迎还拒,他也烦得慌。遂转移话题道,“我记得以前柴玄意也常常逛妓馆……既然他府里没有姬妾失踪,是不是与他一起游玩的妓人?”

冉颜看着妓馆越来越远离的秦楼楚馆,沉吟道,“也很有可能啊,他说记起有人逼迫他和侍婢从山坡上跳下去,有没有记起那人的长相?劫匪显然要逼死他,又杀了这个女子,且并非为了劫财?难道是仇杀?”

据说失踪四人,现在只找到一具尸体,那还有三个人生死未卜啊!

“你怀疑闻喜县主,可有证据?”冉颜问道。

第222章 人格分裂

萧颂道,“正如你所说,他们夫妻关系可能很淡漠,之前我查过柴玄意,此人风流不羁,工于诗书,因此很受妓馆当红的妓人欢迎,据说曾有两家妓馆因为抢他所作的一首诗而大打出手,闹的很严重。也许闻喜县主因为他的行径而有所不满?”

“你说他工于诗书,又擅长书法,听起来是个很有才华之人……”为什么没有入仕呢?冉颜转而一想也就明白了。李婉顺身份尴尬,即便柴玄意入仕,也只能像她第一个夫君那样,做个小小的六七品官。

可以说,娶了闻喜县主,就相当于断了一片大好的前程。

柴玄意看起来也不像是个胸无丘壑之人,在这种情形下,夫妻关系能好的哪里去?

“这样算来,也该是柴玄意对闻喜县主更加怨怼才是。”冉颜道。

萧颂揉了揉颈部,答道,“据我察访,柴玄意是个豁达之人,生活肆意张狂,在未婚以前便经常流连妓馆,与数个妓馆的花魁都有交集,曾有言不喜官场争斗,不如隐匿乡野来的快活。想来,他志不在朝堂。”

顿了一下,萧颂又继续道,“我怀疑闻喜县主,主要还是因为另一桩事,也是她为什么会嫁给柴玄意的原因。”

原来还有内情的,冉颜静静等着下文。

“听说,当时闻喜县主与其夫君刘应道在梓州遭遇匪徒,生死关头遇见了柴玄意一行,但刘应道伤势颇重,不久后便离世。丧期刚满,闻喜县主便由长孙皇后安排,嫁给了柴玄意。”萧颂有理由怀疑,当年是否有什么内情,致使闻喜县主怀恨在心,毕竟这一次也是遭遇匪徒,相似的让人不得不多想。

“你可知道闻喜县主的性格?她与前夫刘应道的感情如何?”冉颜觉得一个孤女,十五年的庶人生活与太子建成所背负的罪人之名,在深宫中步步被监控之下,很难形成狠戾果决的性格,且今日见到她,也明显察觉到了她的畏缩,并且排斥与人过多的接触。

萧颂几乎不用回忆,便道,“闻喜县主深居浅出,从不出门访友,莫说长安没有人识得闻喜县主,就连家中的仆人,有些也从不曾见过她。我今日亦是第一次见,并不了解她的性子。更不知道她与前夫关系。”

萧颂头疼的揉了揉脑袋,第一次在人前露出疲惫的面容。

冉颜看着他的模样,也略能感受到他肩上的压力。如今三司齐办一案,然而事实上真正办案的就只有萧颂一个人,上面的就只要催一催,等着下属汇报结果,下面的人就眼巴巴的等着上头下达指令。萧颂正是处于两者之间,其压力可想而知。

三司自然也有与他同一处境的,但萧颂破案的能力早已闻名朝野,如果案子破不了,同样的级别,萧颂要担的责任要多的多,这是没有什么公平可言的。

冉颜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头顶。

萧颂微微一怔,疑惑的看着她,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冉颜见他不懂,又伸手轻轻拍了拍,道,“船到桥头自然直,不要太过忧虑。”

“你……这是在安慰我?”萧颂讶然道。他见过各种形式的安慰,却从来不知道还有人安慰人这么奇怪,况且拍头顶,明显是对待稚童的方式。

“不然呢。”冉颜很少安慰别人,一般她都喜欢用拥抱的方式去给人一种安心温暖的感觉,她抱过秦云林,抱过邢娘,但她们都是女人,总不好贸然去抱萧颂,她是好不容易才想到这个法子。

冉颜见好像没有达到安慰的效果,干咳了两声道,“你可以继续去查银簪主人的身份,十六岁到二十二岁的年轻女性,还有失踪那三个人的身份,这不是很多线索吗!还有……如果凶手真是闻喜县主,我怀疑她有多重人格。”

“多重人格?”萧颂咀嚼这个词汇,很容易就明白了表面的意思。

“指一个人具有两个以上的、相对独特的并相互分开的人格,你可以理解为,她的躯体里住着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灵魂。”冉颜从李婉顺生活的条件和见面时对她的观察,认为她应该是一个谨慎过头有些畏缩的人,况且,她前十五年都活在李世民的监控之下,不大可能有什么私人势力,婚后这几年足不出乎,连府中仆人都有些没见过她,如果不是她在长久的孤独压迫和臆测之中产生了人格分裂,冉颜很难相信她那样一个小心过头的人,会在皇城附近,李世民的眼皮底子下杀人,或指使别人杀人。

“有这种可能?”萧颂是不太信鬼神的。

冉颜点头,“发生这种事情的几率不大,但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其实与鬼神无关,就像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面,表面一套,私下一套,这类人也不过是到达了一种病态的分离。

李婉顺的生活状态,很有可能促使她人格分裂。

后世,“双重人格”被人们所熟悉,几乎大部分受过教育的人都知道这个名词,也有不少人在形容自己性格的时候,说自己是双重人格。然而事实上,全世界确定的双重人格不超过一千例,多重人格更是不超过五十例。

双重人格的人,有不同的性格、思想,甚至连记忆都不同,比如这一人格知道的事情,另外那个人格并不一定会知道。

冉颜以前没有参与过多重人格犯罪的案子,但根据仅有的资料来看,是十分棘手的事情。冉颜也希望自己的怀疑不要成真。

“你想的事情多了,自然就会增大压力。即便凶手真的是闻喜县主又能如何?你只需秘密查清案子,将真相摆在圣上面前,由他自己决定即可。”冉颜知道很多事情说起来容易,真正实施起来是很有困难的,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萧颂笑容渐渐明朗起来,“你说的对。”

他平日考虑事情太多,每每确保万无一失,因此一直以来他政绩斐然,但人总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冉颜的话,可谓一语惊醒梦中人。

萧颂心情大好,送冉颜回到府中,便立刻马不停蹄的继续去办案。

时已经是晚膳时间。

冉颜用完饭,沐浴过后,院子里已经点上灯笼,而打听之下,发现冉云生居然还没有回来,不禁问起邢娘,“出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大事,快晚膳时,十郎急急忙忙的回府,说是有事找二十娘,听说二十娘不在府中又匆匆追了出去。”邢娘道。

“不在府中?”冉颜心想,刘青松不会动作这么快吧!

邢娘点头道,“是啊,郑府老夫人的寿诞不还有四日就到了吗,二十娘是忙着准备礼物了吧,这些日都不在府内。”

罗氏常常寻邢娘去闲聊,话里话外都是想把冉韵交给她调教的意思,因此说了许多关于冉韵之事。

“那就好。”冉颜放下心,转而说起了闻喜县主的身世。

邢娘是从郑氏出来的,自然对整个氏族都十分了解,听闻冉颜询问,便小声道,“娘子,这个事情本不当讲,但既然您问了,老奴就姑且一说,您也别往心里去,只还当没有半点关系。”

见冉颜点头答应,邢娘才继续道,“闻喜县主的生母是出自荥阳郑氏,说起来与夫人这一支很近,王妃乃是夫人的堂姐,族中排行第三。当年三娘未曾出嫁时,族人便说,虽然二人不是亲姐妹,但竟是比亲姐妹生的还要相似几分,因此也偶有往来,但三娘嫁给隐太子之后便没有了联系。”

王妃在荥阳郑氏是嫡出之女,而冉颜的母亲只是庶出,又非同父,所以能沾上边的只有长相相似而已。要说关系,还比不上郑仁泰与她亲。

但郑仁泰是从一开始就投入秦王府,与隐太子站在了对立面上,因此两厢从不来往。

“娘子知道也就罢了,那位县主不是咱们能沾得的!”邢娘不放心的嘱咐道。

冉颜道,“我不过是好奇罢了,先如今这个情形,哪怕她就是我亲姐姐,我也未必会去认这个亲。”

冉美玉不就是亲妹妹?可见血缘关系并不代表亲情。

邢娘见她神色认真,这才放下心来。

“娘子,三夫人来看您。”晚绿在帐外道。

“请夫人到厅中坐。”冉颜起身。邢娘和歌蓝飞快的服侍她穿妥衣物,去了厅内

罗氏一袭绯色罗裙,宝蓝色缠枝牡丹缎面褙子,云髻高叠簪以牡丹金钗,正背对着门,站在屋内看屏风上的绣图,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静静出神

“婶娘。”冉颜欠身唤道。

罗氏回过神来,转身扶起冉颜,笑盈盈的在她面上打量一圈,道,“阿颜模样生的好,像极了嫂嫂。”

冉颜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说起了这个,便未曾贸然接话,只是回以一笑。

罗氏携着冉颜的手,在主座的席上分坐,问了一些冉颜日常生活的问题,譬如在长安习不习惯,可有何短缺,伤势如何等等。

冉颜都一一耐心的回答。

聊了一会儿,罗氏才转了话题道,“今日我去了出云道长那里,顺便帮你算了下命格。”

冉颜眉梢微挑,知道已经说到正题了,她知道无论自己问或不问罗氏都会继续下去,便只道,“有劳婶娘了。



标签: ,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真真的不让好好工作了 只能偷空抓紧看。。。

    (2) (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