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25岁绝症女医生:一个即将谢幕女生的真情告白

“我可能不久于人世,但我要把笑容留给这个世界,来感谢它给我的一切美好,感谢父母亲友以及社会爱心人士给我的呵护和温暖……”最近,一篇名为《一个即将谢幕的女生的真情告白》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关注。一名叫叶安慧的女医生,却是以一名晚期癌症患者的身份留下“遗愿”。她虽然前后进行过十次密集治疗,但肿瘤依旧多次转移,让她的生命以天来计算。不过,这名自称“女汉纸”的25岁女子,却自始至终保持笑容,那种乐观的态度感染了所有人。

乐观爱笑的叶安慧,很难看出来她是个肿瘤病人。

乐观爱笑的叶安慧,很难看出来她是个肿瘤病人。

一个即将谢幕女生的真情告白:

各位朋友,你们好:

我叫叶安慧,再过几天就是我25岁生日了,人生的鲜花正在绚烂开放,却不料突遭风雨的摧残。本命年,本应该是幸运年,穿上红内衣,可以带来红运的,不料大片的黑色笼罩在我的头顶。

去年7月份,我被诊断出小细胞肺癌晚期,属于分化度低恶性程度高的一种癌症。很少有人知道这种大病,但很多人都知道大病要花大钱。化疗,化去了我白嫩的肌肤,放疗,放逐了我美丽的容颜。前后九次,密集的治疗,给我带来巨大的身心伤痛,却没有带给我健康,每次治疗后肿瘤都会复发,糟糕的是脑部也出现了肿瘤,直接压迫脑神经。很快将是我的第10次治疗。

每个生命都是一个竒迹,为数不多的无机物,加上水分,竟然可以形成一个生命,还是富有性情的万物灵长,可以看花赏月,可以听风闻雨,可以呼吸新鲜的空气,可以仰望蓝天白云,可以沐浴圣洁璀璨的阳光。

朋友们,你们要珍惜自己的所有,健康才是人生的第一财富,此刻,我的感受尤深。我可能不久于人世,但我要把笑容留给这个世界,来感谢它给我的一切美好,感谢父母亲友以及社会爱心人士给我的呵护和温暧。

爸爸,你是一个农民,老实巴交,默默无闻,在集镇上扛包做苦力,但你自食其力,养活了我们,我为你感到骄傲,你虽然平凡,却很伟大。还记得,多少次,我骑在你的肩上,俯视大地,把自己得意成世上最幸福的小公主。可惜,我带给你太多的负担和痛苦,我可能没有机会回报你了,亲爱的爸爸。来生,我还愿意做你的女儿,做你的小情人;今生,还没有来得及挣点钱,给你买瓶好酒买包好烟。

妈妈,你在玩具厂打零工,你的辛勤汗水让玩具有了灵性,把快乐带给孩子们,让他们开心成长,笑靥如花。你灵巧的双手,为我们家编织了幸福的生活,也将自己的青丝编织进了白发。还记得,多少次,我张开嘴,笑着闹着,让你把好吃的零食投喂进去,你总是笑骂我是个吃货。妈妈,可能我没有多少机会再幸福地做个吃货了,到那时,你还会想到我吗,我的好妈妈?来生,我还愿意做你的女儿,做你的小棉袄;今生,没有来得及给你织过毛衣,甚至一副手套。

姐姐啊,我们本来可以一起开出漂亮的姊妹花的,可惜,今后只有你守着爸爸妈妈了,亲爱的姐姐,我把他们交给你了,我就可以放心走了。

我的亲友啊,感谢你们,借钱给我看病;我实习的黄梅医院啊,感谢你们给我的帮助,我还没有来得及成为一名正式的医生,就成了一个病人,这是怎样一个讽刺啊?简直是个黑色幽默!白衣天使,是我的梦想,我执着于艰苦的学业,如愿考上了南京中医药大学的中医定向专业,在大学期间,我多次获得奖学金。我正想救死抉伤,却不料自己先躺倒病床。现在我更能理解了一句诗的感慨,“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前后花去近20万了哦,20万,对于富翁,也许就是汽车的几个轮子,对于我,却是生命。我感谢大家的帮助,感谢大家已经给我的帮助,其实,我是多么留恋这个五彩的世界,多么希望能再披上我飘逸的长裙,戴着迷你耳机,听着江南stl,徜徉在林荫道上,背着夕阳,把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哎,这一切,都成了奢望。

好心的朋友,有谁愿意拉我一把,把我的影子拉得更长吗?

记者采访了在南京鼓楼医院治疗的叶安慧

由脸部肿胀查出肺癌:“我正想救死扶伤,却不料自己先躺倒病床”

昨天,记者在鼓楼医院肿瘤科病房见到了叶安慧。护士告诉记者,小叶刚刚结束化疗,今天的状态不是太好。但即便如此,叶安慧还是笑眯眯地坐了起来,并且穿戴好,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成为“白衣天使”一直是叶安慧的梦想,只是梦想之路在她穿上白大褂没几天就中断了。叶安慧在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专业学习,在学校里就曾经多次获得过奖学金,毕业后进入家乡的黄梅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可是刚工作没多久,就被病魔缠上。“我正想救死扶伤,却不料自己先躺倒病床。”叶安慧说,现在她更能理解了一句诗的感慨,“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去年7月的一天,叶安慧醒来摸摸自己的脸,发现有些不对,再一照镜子,差点认不出自己了。“脸肿得不像样,嘴唇肿,眼睛也肿得睁不开。”叶安慧说,在镇江的一家医院做CT时,医生发现胸部有一个接近10公分的巨大肿瘤。当时医院怀疑是淋巴瘤,听到“淋巴瘤”三个字,叶安慧还“庆幸”了一下,因为作为医生的她知道,淋巴瘤是肿瘤中,相对预后比较好的一种。

可是此后鼓楼医院的确诊却让她如坠深渊,她患上的是恶性程度非常高的小细胞肺癌。鼓楼医院肿瘤科孔炜伟医生告诉记者,由于肿瘤隐匿在纵膈位置,一般很难发现。而她出现脸部肿胀,其实是脑部已经出现了转移灶。

由于肿瘤太大,且压迫重要的血管,无法手术切除,肿瘤科医生给予她精准放疗和化疗结合,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她的肿瘤几乎消失了。

经过治疗后曾重返岗位:“不想别人把我当做病人,可命运又一次跟我开了玩笑”

“命运,又一次跟我开了一场玩笑。当我以为我赢了,我可以又一次生活在阳光下的时候,给我当头一棒,让我清醒。我又要开始长期的拉锯战。”这是叶安慧在日志中的一番感叹。

在第一阶段治疗结束后,叶安慧又回到了工作的医院,对工作满怀热情,“我不想别人把我当做一个病人来看”,在其他病人眼中,小叶医生耐心、细致、开朗,而即便是她的同学,都不知道她是一名肿瘤患者。

但是,今年2月来医院复查时,医生发现肿瘤细胞在她的头颅出现转移。而且转移的病灶就在人的神经中枢——脑干的位置。再一次放疗的效果也是非常好的,脑部的病灶消失了。但由于经济原因,叶安慧并没有完成全身的放疗。“单纯放疗效果是有限的,我们也觉得很可惜。”鼓楼医院肿瘤科的医生坦言。

今年9月,叶安慧的肺癌再次复发。叶安慧再次住院,到目前为止这一年多时间,她已经接受了十次密集的治疗。而这一次,这位大家眼中的抗癌斗士,也有了放弃的念头。

她的心事:不是我没有斗志,我是怕家人负担太重

“化疗过程太痛苦,”叶安慧描述,“但不是我没有斗志,是我怕最后会输。不是我输不起,是我怕输的代价由家人偿还。”叶安慧说,家里为她看病已经倾家荡产了,一年多的抗癌治疗,花去了二十多万元,这对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来说难以承受。而作为一名医生,她也清楚地知道,未来的病情还将怎么样进展,仍是个未知数。叶安慧告诉记者,这让她非常矛盾。

她的乐观:期待5年生存期满,办一个“满月酒”

“她自称是‘女汉纸’,喜欢别人叫她‘慧哥’。”“看上去根本不像是肿瘤病人,每天都开开心心,还经常在病区安慰其他的病人。”鼓楼医院13C病区的医护人员都说,叶安慧的乐观精神也深深感染了他们。

“癌症生存期一般五年,我想,等五年过后就让家里给我办一个满月酒,庆祝我的新生。”叶安慧对记者说,虽然发了“谢幕感言”,但她不想谢幕,她要成为真正的白衣天使,帮助有需要的人。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