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桐华上古神话小说:曾许诺

《曾许诺》,作者桐华,“山经海纪”系列第一部,分为《曾许诺》和《曾许诺·殇》两册。这里有最纠结的爱恨,最完美的男人,最浩大的恩怨,将爱写到极致,壮阔情感,凄美感动,催人泪下。桐华浩大的文风和细腻的笔端,书写出一个个刻骨铭心的人物,实乃最虐心之作。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2863527587641

内容简介:

上古时代,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神、人、妖及万物混居于天地之间。三大神族:中原神农、东南高辛、西北轩辕,三分天下,三足鼎立。

而天地间最受瞩目的英雄莫过于神农族战神蚩尤以及高辛族的长子少昊。

蚩尤本是几百年前被神农炎帝收服的兽王,既残忍也真诚,既狡诈又纯情,武力超群,战无不胜。他心中没有任何清规戒律,只有仇恨,唯一的目标就是用武力征服天地万物,统一天下。

命运作弄,平定江山之际,他与轩辕族的王姬轩辕妭相遇,两人先是误会,很快彼此深深相爱。彼时的轩辕王姬化名西陵珩,游历大荒。

桃花树下,蚩尤对她许下爱的诺言,决定放下一切,和她厮守终身。

炎帝突然病逝,神农内部纷争不断,其他两族虎视眈眈,天下即将大乱。阿珩身为轩辕王姬,忧心家人和子民,权衡再三,决定与高辛长子少昊完婚,以联姻来确家族生存。

蚩尤不明内情,深觉阿珩负他,怒不可遏。记载着千古宝藏的河图洛书突然出现,三大神族争抢,陷入混战……国仇家恨,种族恩怨,蚩尤终于明白,原来恨比爱更难。

蚩尤与轩辕妭,轩辕妭与少昊,他们的关系不仅仅是个人的爱恨,还关系到家族安危,王国兴衰,及天下苍生的幸福,他们在做自己还是做注定的角色中辗转徘徊,艰难抉择。

在上古时代,感情最原始最纯粹,斗争最原始最残酷,人心最原始最直接,为了自己神族的利益,为了父母的期盼,为了朋友的幸福,他们每个人都需要妥协,需要争取,需要明争暗斗,他们无法轻易许诺,也不一定能实现承诺,然而每个人内心那最宝贵最柔软的部分,都是给最爱的人的诺言。

引言

宇宙混沌,鸿蒙初开时,天下只有一位帝王,那就是劈开天地,创造了这个世界的盘古大帝。

那时候天与地的距离并非遥不可及,人居于陆地,神居于神山,人可以通过天梯见神。神族、人族、妖族混居于天地之间。

盘古大帝有三位情如兄妹的下属,神力最高的是一位女子,年代过于久远,名字已经不可考,只知道她后来建立了华胥国,后世尊称她为华胥氏。另外两位是男子,一位神农氏,驻守中原,守四方安宁,另一位高辛氏,驻守东方,守日出之地汤谷和万水之眼归墟。

盘古大帝仙逝后,天下战火频起,华胥氏厌倦了无休无止的战争,避世远走,创建了美丽祥和的华胥国,可她之所以被后世铭记,并不是因为华胥国,而是因为她的儿子伏羲、女儿女娲。

伏羲女娲恩威并重,令天下英雄敬服,最终制止了兵戈之争,被尊为伏羲大帝、女娲大帝。

伤痕累累的大荒迎来太平,渐渐恢复了生机。

几千年之后,伏羲大帝仙逝,女娲大帝悲痛不已,避居华胥国,从此再没有人见过她,生死成谜,伏羲女娲一族日渐没落。

此消彼长,随着伏羲族的没落,中原的神农,东南的高辛成为两大霸主,表面上仍然恪守当年在伏羲女娲大帝面前签下的血盟,互不侵犯,可暗地里都野心勃勃,想吞并对方。

在大荒的西北,有一座不出名的山,叫轩辕山,山脚下居住着无人注意的小神族-轩辕族。一次盛大的祭祀仪式后,轩辕族的大长老力排众议,推举了族中最年青的英雄为首领,可即使大长老都没有预料到这个少年会完成什么样的伟业。

不过几千年的时间,少年率领着名不见经传的轩辕族迅速壮大,等神农和高辛意识到他的危险时,已经错过了消灭他的最佳时机,只能无奈地看着轩辕族一跃成为第三大神族,势力已与神农、高辛两个上古神族并列。

三大神族,为首的是神农族,也就是当年奉盘古之命驻守中原的神农氏的后代,首领被称为炎帝,炎帝神农氏以仁治国;其次是高辛族,是当年驻守东南方的高辛氏的后代,首领被称为俊(Shun)帝,俊帝以礼治国;最后是新近崛起的轩辕族,统辖西北,首领被称为黄帝,黄帝以法治国。

自此,中原的神农、东南的高辛、西北的轩辕,三分天下,三足鼎立。

第一章 我本楚狂人

神农国位于大荒最富饶的中原地区,是大荒中人口最多、物产最富饶的国家。

在神农国的西南,群山起伏,沟壑纵横,毒虫瘴气、猛兽凶禽横行,道路十分险恶,和外界不通,被视作蛮夷之地。这里居住着九夷族,九夷族的习俗和外面的部族大相径庭,十分野蛮落后,被神族列为最低等的贱民,男子生而为奴,女子生而为婢。

一百多年前,九夷族不甘人族的残酷奴役,一百多个山寨联合起来反抗,因为有恶毒的妖兽为九夷助阵,竟然令前去平乱的十几个神族大将铩羽而归,最后惊动了炎帝。神农族第一高手祝融主动请缨前去降伏作乱的妖兽。

云海中,一行十来个神将驾驭着各种坐骑飞驰。

放眼望去,九夷山连绵千里,在缭绕的云雾中,山峦叠嶂,峭壁耸立,一座座黛青的山峰,数数点点、远远近近、深深浅浅地漂浮在白色烟海中,一阵风来,忽而似有,一阵风去,再顾若无,犹如一幅水墨丹青。

一个瘦小的黑衣神将笑道:“没想到贱地九夷竟然有这般好风光,难怪说九夷贱婢容貌姣好,是人族豪门大户最喜欢用的奴婢。以前年年都有新奴婢,可被那头畜生一闹,九夷已经上百年没有进献过奴婢,听说如今一个真正的九夷贱婢都能换到一株归墟海底的蓝珊瑚。”归墟海底的珊瑚对人族而言只是斗富的物品,可对神族而言却是疗伤圣品,他说着话,眼神闪烁,显然另有打算。

他身旁的蓝衫男子提醒道:”别被眼前的风光迷惑住了,九夷山中多险恶,我们神族不怕猛兽凶禽,可恶瘴巨毒能侵蚀灵体,不能不防,榆罔王子的下属陶岳中了那头畜生布下的瘴气,至今灵力都未能完全恢复……”

当先而行的男子冷哼一声,蓝衫男子反应过来说错了话,立即噤若寒蝉。冷哼的神将长得颇为英俊,只是眉目间纠结着一股暴戾,让人不敢多看。他脚下踩着有大荒恶禽之称的毕方鸟,身上穿着一袭黑色战袍,胸前绣着一朵硕大的烫金五色火焰徽印,见此徽印就知道他是神农国的第一高手祝融,榆罔虽是王子,可祝融神力高强、兵权在握,向来不把榆罔放在眼里。

瘦小的黑衣神将叫黑羽,善于逢迎讨好,知道祝融心思,冷笑道:”不是瘴气毒物厉害,而是王子的手下们太没用!上百年连一头灵智未开的畜生都杀不死,还折损了好几员大将。这次祝融将军亲来,那畜生连明天的日出都休想见到。明日紫金殿上,将军把畜生的头往所有大臣面前一扔,还不羞煞榆罔!”

祝融眼中隐有笑意,却冷声斥道:”别胡说八道!我只是奉炎帝之命行事,你们都要全力以赴,等杀死了畜生,想要什么赏赐,我就给什么,区区的归墟珊瑚算什么?”

众位神将都喜笑颜开、高声谢恩。起先说话的蓝衫男子叫蓝阗,行事谨小慎微,说道:”九夷山高林密、地形复杂,那头畜生熟悉地形,十分善于躲藏,即使以神族的灵识都搜不到他,所以之前的神将们追杀了他上百年都一直没有杀死他,如果他不露身,往这上百座山里一躲,只怕我们一时半会压根找不到他。”

众位神将面面相觑,都看向了黑羽,黑羽惶恐不安地低下了头,生怕祝融会问他计策。

不想祝融冷笑道:”我早已经想好对付他的方法,对付野兽,自然要用兔子布置一个陷阱,我们守着陷阱等畜生自己送上门。你们去把九夷族的壮年男子都抓起来,限畜生太阳落山之前出现,太阳落山之后,每过一炷香就杀掉十个男人,直到畜生出现。”

蓝阗满面惊骇,其他神将也神情大变,黑羽却谄笑着说:”果然是将军最英明!这头畜生是九夷的贱民放出来的,那就还是要用九夷的贱民收回去。属下听闻今日是九夷的跳花节,贱民们不行婚配之礼,却男男女女都要聚集到跳花谷,像野兽一样苟合,我们现在赶去,连抓人都省了。”

蓝阗结结巴巴地说:”神族不得滥杀人族,如果炎帝、炎帝知道了,可了不得……”

“炎帝能知道吗?难道你要去告密?”祝融冷眼盯着他。

蓝阗立即跪下,”属下对将军忠心耿耿。”

祝融冷哼一声,下令道:”我们就去看看贱民的跳花节。”

“是!”众神齐声应诺。

九夷的深山中。

因为树太高,林太密,虽然外面阳光十分灿烂,可在这山坳中,恍如昏暝。九夷族的巫王跪在厚厚的腐叶上,面朝大山,神情恭敬。

他叩拜几次后,对着大山高声而呼:”百兽的王啊,请您倾听我的祝祷!”

野风阵阵,山涛澎湃,没有回应。

巫王也早习惯,从来没有人真正见过兽王,没有人知道他是猛虎,还是巨熊,他们只是世世代代坚信他的存在。巫王神情悲凄地说:”百兽的王,您赶紧逃吧!炎帝派了火神祝融率领神将来杀您,祝融是神农族第一高手,听说他掌管天下之火,一个火星就能摧毁一座城池,从神到妖,没有一个敢冒犯他,您也难以抵挡,赶紧逃吧!”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一堆野果山栗砸在巫王身上,打得他额头流血。

“吱,吱,呲,呲……”几只猴子吊在树梢上荡来荡去,一边凶神恶煞地龇牙咧嘴,一边砸巫王,显然在赶他走。

巫王却不躲不闪,反而跪行了几步,用力磕头,哭泣着说:”百兽的王,您本在山中自由来去、无拘无束,我们九夷是贱民,本就该男儿为奴、女儿为婢。一百年前是我们痴心妄想,才把您拖入了这场滔天大祸,如今神族对您震怒,派火神祝融来诛杀您。祝融神力无边,可以让天倾倒、地塌陷,传说九百年前东海边的浮玉山出了一个妖龙,领着上千个小妖怪作乱,炎帝派了一百多个神族大将都没能降伏妖龙,才刚成年的祝融请求出战,竟然一个地火阵就把所有妖怪都烧成了粉末。”

巫王怕兽王听不懂,不惜冒着亵渎兽王的罪孽,说道:”您生在深山、长在深山,不明白真正的神族高手的厉害。如果把您比作山中最凶猛的虎豹,这次来的猎人就是世间最厉害的猎人,您要知道再凶猛的虎豹也斗不过本领高强的猎人。百兽的王啊,求您离开九夷吧,我们自己愿意为奴为婢,我们愿意供人驱使奴役……”

他苦口婆心地哭求,猴子们却依旧无知无觉地快乐戏耍着。

巫王又磕了几个头,踉踉跄跄地向林外走去,四个壮年男子急步上来,扶住他,”巫王,兽王走了吗?”

巫王说:”我已经讲得很清楚,我们不要他的庇佑了,请他离开。”

四个男子的脸色都晦暗下来,巫王说道:”你们不要再痴心妄想了,来诛杀兽王的神可是火神祝融,天下有谁敢和火神作对?难道你们真想我们九夷的兽王死吗?”

四个男子齐声说:”宁可我们死,也不能让兽王被神族杀死。”

巫王点点头,”昨日,我已经派巫师带着一百名男子和一百名女子去给山外的贵族们进献奴隶,听闻炎帝十分仁厚,只要我们不再作乱,肯定会宽恕我们的罪孽,放弃诛杀兽王。”他强自振作了一下精神,拍拍四个小伙子的肩膀,含笑说:”今天是跳花节,你们可都是九夷的勇士,各个山寨的姑娘都等着你们,快去跳花谷见自己心爱的姑娘,多生几个小勇士!”

四个男子虽然勇猛,却从未去过山外,九夷族又天性单纯,听到巫王吩咐,他们都放下了心事,彼此推搡着,说说笑笑地赶向跳花谷。

跳花节,四月八,正是春浓大地,山花烂漫时。

跳花谷中,满山满坡都是五颜六色的鲜花,盛装打扮的姑娘们藏在花树下唱着山歌,寻找着情哥哥;男儿们或三五成群站在岩石上与伶牙俐齿的姑娘们对着山歌,或独自一人站在花树下吹着芦笙;还有已经情定了的男男女女手牵着手,躲在鲜花丛中窃窃私语。

西斜的太阳照耀着美丽的山谷,温柔的春风吹送着鲜花的芳香和烈酒的醇香,山坡上有美丽的姑娘、强壮的汉子,他们唱着热情的山歌,吹奏着欢快的芦笙……山谷中充满了欢乐,似乎连枝头的小鸟都在笑跳起舞,没有人知道欢乐的山谷即将变成血腥的屠宰场。

突然,四面腾起了火焰,欢乐的人们毫无准备,只能惊惶无措地躲避着火焰,渐渐地,人群被逼迫到了一起,火焰聚拢,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圈,喷吐的火焰就像是红色的栅栏,把所有人都关押在了烈火监狱中。

几个勇士不甘地冲向火焰,可火焰却像活得一般,缠绕住他们的身子,他们被烧着,发出凄厉的惨叫,软倒在地上,却怎么打滚都无法扑灭火焰,被活活烧死。

人群惊惧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祝融驾驭坐骑,从天而降,不屑地看着火圈中的人。

祝融对着群山说:”畜生,限你日落之前赶到我面前,否则每炷香就死十个贱民,直到九夷灭族。”他的声音如雷一般一波波传开,山鸟惊惧,走兽奔逃,寨子里的人们都痛苦地捂着耳朵蹲在地上,浑身软绵绵地提不起一丝力气。

一个九夷勇士挣扎着爬起,怒吼道:”兽王已经离开了,你休想用我们要挟兽王!”

祝融冷笑一声,”我先杀了你们这些贱民、暴民,他若逃到天边,我就到天边去取他首级。”

四个最勇敢的九夷勇士浑身颤栗,双目充血,看看火圈中的族人,再望望莽莽大山,竟然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盼着兽王出现,还是盼着他不出现。

太阳渐渐西斜,越变越小,往日这个时候,寨子里家家炊烟,户户笑语,可今日只有沉重的喘气声。渐渐地,喘气声都越来越小,众人都屏息静气,似乎这样就可以让太阳慢点走,让族人多一分活着的生机。

太阳的最后一丝余晖在消失,祝融冷哼,”果然只是一头无胆的畜生!”他挥了下手,示意杀掉十个人。

黑羽上前,祝融和其余神将都暗暗提防,如果畜生真是九夷供奉的神灵,这是他最后的救人时机。

黑羽缓缓举起了刀。火圈外的神、火圈内的人都在屏息静气地等待,整个山谷中没有一丝声音。

刷-

随着刀光,十个人头齐刷刷地掉在地上。

“你是神吗?就是恶魔也没有你凶残!”鲜血刺激了人群,人们忘记了对神的畏惧,凄声咒骂,又哭又嚷。

祝融失望地看着四周的大山,戒备松懈了,看来畜生毕竟是畜生,无情无义,并不会冒死来救人。

又过了一炷香,祝融对黑羽点头,黑羽再次走向火圈,刀光闪过,又是十个人头齐刷刷地落地。

“跟他们拼了!”

“求求您,您是尊贵的神啊!”

男子们愤怒的咒骂,女子们悲伤的哭泣,此起彼伏,响彻山岭。

又过了一炷香,祝融已经连看都懒得看了,只一心盘算着畜生会逃往哪里。

黑羽再次走近火圈,几个壮年男儿把站在外围的女子拉到身后,自动站成一排,恰好十个人,虽然脸上是视死如归的平静,眼睛却怒瞪着黑羽,诉说着绝不屈服。

黑羽心头一颤,咬了咬牙,挥刀要砍,扑通一声,突然就没了影子,只看地上裂开一个黑黢黢的地洞。

蓝阗和几个神将急忙上前查看,地洞又窄又深,火光难入,几只穿山甲探了探脑袋,哧溜一下又缩回了地洞。

“黑羽?”

“死……死了!”语调奇怪,似乎不会说话,两个短短的音节都说得艰涩难听。火圈里的人群却在欢呼,”是兽王!””兽王来了!”

祝融急怒下,一掌推出,一团赤红的火焰呼啸着飞进地洞。

“啊!”凄厉的惨叫,听着竟是十分耳熟。

蓝阗借着火光,看到地洞里好似趴着个人,他的神兵如意鞭变得无限长,把人缠了上来,是一具已经被祝融的雷火烧得焦黑的尸体。

“是、是……黑羽。”

众位神将面面相觑,祝融这才反应过来中了畜生的狡计,而此时地洞里的畜生早已逃走,激怒下,祝融抬掌就想杀死火圈里剩下的贱民。一个女子尖叫:”您说过只要兽王出现就放过我们,兽王已经出现了!”

祝融虽然脾气暴躁,残忍好杀,却向来自视甚高,从不出尔反尔。一腔怒气无处可去,他暴跳如雷,朝天怒吼,”畜生,我一定要亲手割下你的头颅,挖出你的心肝!”硬生生地改变了掌力,火焰砸向地洞,轰一声地洞塌陷。

蓝阗凝视着脚下,分析着刚才的一幕。只怕他们刚到九夷,畜生就在暗中观察他们。当二十个九夷人被杀后,贱民又哭又骂,声音嘈杂,他们认定计策失效,懈怠下来,这头畜生就驱使穿山甲把陷阱打通。黑羽掉下后,和畜生敌暗我明,怕遭暗算,不敢出声,畜生却故意出声激怒祝融,借刀杀人。如果祝融神力弱一点,也许黑羽还来得及解释,可祝融神力太高,只是一瞬,已经夺去黑羽性命。

这头畜生果然狡猾狠毒,如今让他逃了,不可能再拿人质逼他出来,这连绵千里的九夷山就是畜生的家,他们神力再高,也如大海捞针。

众位神将都面色沮丧,生怕被祝融责骂,祝融却闭目了一瞬,指着西南方向说,”畜生逃向那边了,我们追!他藏身地洞时,身上沾染了火灵,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一群神将立即精神一振,畜生的修为和祝融相比天壤之别,唯一的优势就是熟悉地形,善于藏匿,此时他无法躲藏,就相当于失去了一切庇护。

祝融对神将们下令:”你们佯装不知,四处追击,让他继续逃。我去前面静候他,看看他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不论他是妖是魔我都要让他好好尝一下被炼火慢慢炙烤的滋味,等他痛哭着求饶时再割下他的头颅。”祝融兵权在握,连王子都让他三分,今日却被一只野兽玩弄于股掌之间,不亲手杀掉他,不足以泄恨。

“是!”众神齐声应诺。

祝融收敛气息,驾驭毕方鸟,悄悄赶往前方,拦截畜生。

他落下后,四处打量了一下。两面绝壁,直插云霄,即使是神族,如果不借助坐骑都难以翻跃,只前后两条小道,看似堵死了前后就无路可走,但悬崖上藤葛茂密,长长短短的藤条犹如绿色珠帘一般参差错落地垂在山间。

祝融凝视着所有的藤条,冷冷一笑,双掌齐舞,手指轻弹,无数点火星飘出,犹如萤火虫般徘徊飞舞在藤蔓间,渐渐消失不见。

他布置妥当后,隐身密林,静候畜生到来。

畜生的行动十分迅捷,不过盏茶工夫,就有微不可辨的声音传来。祝融凝神细看,只看树林间,一只全身长毛,体态魁梧,似猿非猿的东西奔跃而来。

祝融还想等他接近一点再突然发难,可畜生蓦然停住,戒备地看向祝融躲藏的方向。祝融神力高强,收敛气息后,即使神族高手也难以察觉,可这头畜生却似乎光凭鼻子嗅一嗅,就能嗅出危险。

既然已经被发现,祝融也不再躲藏,走了出去。

畜生龇牙咧嘴地怒叫,张牙舞爪地冲过来,力大无穷,有撕裂猛虎之势,可是他遇见的是火神祝融。祝融轻弹中指,几团火焰飞出,畜生居然也有灵力,幻出几片绿叶把火焰挡住。

趁着火势被阻,畜生突然向上高高跃起,抓住一根藤条向上方荡去,转瞬间又抓住了另一根更高的藤条,只要再几荡,他就能翻越峭壁,消失不见,而祝融还要召唤坐骑,这里又满是荆棘藤蔓,巨大的毕方鸟只怕连翅膀都难以扇动。

“吼吼-吼吼-“畜生在高空,对祝融龇牙咧嘴,也不知道是在做鬼脸,还是在嘲笑祝融。

祝融冷冷而笑,”畜生毕竟是畜生!”话语未落,藤条上窜出几点萤火,化作火蛇,缠住畜生,烧着了他身上的长毛。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