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花总装腔小说:小Z出家记

花总装腔小说:小Z出家记。感受下……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002ADerDgy6FIrlzwGR39&690

小Z出家记

文/花总

第一回:一片丹心欲出墙,九江野寺遇庙商

小Z皈依日久,也不嚷加薪升职了,周末倒是雷打不动地参加青年学佛班,三不五时买些巴西龟放生。晨钟暮鼓浸淫得久了,竟隐隐生了厌离之心。某日上九华供佛,素斋偶遇某和尚,相谈甚欢。临别时大师意味深长地执手相告:佛门多需要你这样的好青年啊。小Z听了,如久旱遇甘霖,几乎掉下泪来。

小Z的皈依师是Y寺的方丈。大和尚平日法务繁忙,还有五千在家弟子,真要见上一面,是很不容易的。寺里真正和小Z要好的师父是学佛班的班主任见性,他被方丈送去小Z母校读MBA,平日会向小Z讨教些经济数学,教学相长之余颇为投缘。九华山回来,小Z拨了见性的电话,打算向他征求些建议。

见性接了电话,便约小Z周末到寮房细谈。居士本来是不便去出家人住所的,所以有这样的机会,小Z格外珍惜。Y寺这几年门票与法事收入颇丰,四方供养在全市寺院里也是最多的,因此这僧寮的条件竟比小Z租住的单元还要好。空调是大金的,电视是夏普的,几个宜家出品的书架上摆满了佛学书籍。

小Z行了礼,和见性围着一张茶海盘腿坐下。师父自然是双盘,小Z的功力只能单盘。见性从锡罐里取了一小袋金骏眉,刚要烧水,隔壁间的会海师父便走了进来,竟是愁容满面。会海师给学佛班讲过几节金刚经,因此也认得小Z。小Z正要起身,会海摆了摆手,让他不用拘礼,抓过一个蒲团也坐下了。

会海也不拿小Z当外人,长叹一声道:“下周药师佛诞法会,当家的让我负责汽车开光,场地时辰安排得紧,周总和蔡总却都要安排单独做,这对冤家劝都劝不开,什么事儿啊!”见性淡淡一笑:“师兄,那你搬到下院做不就好了。”“那怎么行,下院的法事也排满了,还要授三皈五戒,更没空档儿。”

“阿弥陀佛,那我帮你做一场就是了。”“哎呀师弟,我就知道你最靠得住,放心,回头我会记得和当家说的……”会海拊掌大笑。见性分好茶盏,要为客人沏茶。小Z方才正为非礼勿听而纠结,此刻也暗自舒了口气,诚惶诚恐地合十致谢。算起来见性师父年纪比他还要小两岁,却已经受大戒五年了。

话题又回到小Z这里。他大致说了下发心要出家的事,两位师父相视一笑,竟不作声。小Z便急了,“师父,你以前不是说过,出家是功德无量的大丈夫之事吗?”会海猛地拍了下小Z的肩:“小子,你以为Y寺是那么好进的吗?”“师兄,他倒没有说要来这里……不过,这种事谨慎些总是没错的。”

两人又规劝了一会,却始终不置可否。看到小Z有些失望,见性悠悠地说:“也罢,命中有时终须有。Y寺早就满员了,还有好多挂单的。不如这样,我为你介绍几个别处的道场和师父,至于缘份到不到,就看你自己了。”小Z大喜,掏出iPhone记下若干名字,金峻眉的异香飘散开来,俨然法喜充满。

小Z辞完工已是一个月后。按着见性划的名单,第一站去的就是九江,那里的郊外有个小寺,住持是见性师父的同戒。这位法师据说是在终南山住过两年茅棚的。一想到此,小Z就对他钦慕有加。能守戒已很不容易,何况即将见到的还是一位修苦行的僧人,在不清净的末法世界里,这样的机缘多么难得。

来接小Z的是一个骑摩托的大叔,不像本地人。攀谈中才得知他是从邻省的莆田来的。小Z马上想到了那些遍布全国的老中医和性病郎中,随即又对自己的成见与分别心感到深深的羞愧:哪里都有好人嘛,就算做过坏事也可以洗面革心啊,可为什么会认为大叔做过坏事呢……一时各种凌乱,尽上心头。

到了寺院,小Z正要付车钱,谁料大叔从内兜里翻出一张纸质不错的名片来,上面赫然印着“NB寺筹建委员会常务副主任赵大宝”。赵大宝豪气地说,当家的圆照师是正主任,相当于总经理。我是副主任,相当于董事长。小Z彻底凌乱了,一头雾水地跟着赵大宝董事长进了门,里面几个工人正在刷漆。

圆照师去民宗局跑手续去了。赵大宝听说小Z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还在毕马威做过audit,热情得不行(小Z花了不少口舌才让他明白毕马威不是养马的,而是算帐的,赵大宝眼睛当时就亮了)。他拍了拍小Z的肩勉励道:出家的前途是光明的,你眼光不错,等下圆照回来,我让他晚上就给你剃度!”

小Z弱弱地问:“难道……不用先当净人吗?”“嗨,像你这样高素质的人才,整那些做什么!小伙子好好干,剃完头我和市佛协打个招呼,安排你下个月直接去庐山受三坛大戒,回来就让你做监院。放心吧,手续的事都包在大哥身上。嗯,名额这事要先定,我这就帮你打电话。”掏出手机就走开了。

小Z一碗茶没喝完,赵大宝就领着一个年轻僧人进来了,看着像九零后。“这是我亲侄子,法名叫旺缘……旺缘啊,以后你就跟Z哥多学,我跟你说多少次了,要多学习多交朋友,不要成天打游戏!”旺缘行了个俗礼,让小Z不知如何是好。目前寺里就俩出家人,旺缘算一个,也是筹建委员会副主任。

赵大宝是生意人,CPU转得飞快。明天村里有大户想请NB寺做场焰口法事,可小庙哪有那么多僧人。以前这种情况都是他临时上阵顶替一把。现在小Z送上门来了,好比雪中送炭。圆照一时半会回不来,正好抓紧时间让旺缘教小Z基本的法事仪轨。反正披上袈裟别太走样就行,赵大宝也不必剃光头了。

于是小Z披起海青,跟着旺缘学了一会儿怎么放焰口,其实是心不在焉,囫囵吞枣。他很有些郁闷,只希望能尽早见到圆照师本人。饭点很快就到了,赵大宝招呼两人一起用餐,其实就是吃施工队的大灶。圆照不在,也没有单独做斋饭。旺缘似乎不介意,捞起一片五花肉吃得挺香。小Z基本是在吃白饭。

快八点钟时,圆照终于回寺了。从最近的车站到NB寺将近有五里,他是一路走来的。圆照的僧袍已经洗得发白,缀满补丁,气色也不好,却仍有一番威仪。他从大灶上拿了只馒头,一言不发地走开了。小Z匆匆跟上去。赵大宝慌忙吐出两根鱼刺,大声喊道,“我这就叫人打扫大殿,一会给你剃头啊。

圆照的寮房十分简单,几无长物。佛龛前也没有烟火,只是用清水供了两束小花,小Z觉得这里和外面几乎是全然不同的两个世界。他向师父行了个礼,圆照微微一笑,请他坐在床头。“你应该都看到了,那还想出家吗?”小Z一时有些语塞,不知如何作答,倒是脱口而出:“师父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出家人哪里不能去,又哪里不能来。”小Z听了这话,肾上腺素不知涌了多少出来,差一点就心律失常了!这才是佛门龙象呐,有木有!有木有!沉默了半晌,圆照又悠悠地补了句:“其实,别的地方我不是不想去,只是没人肯收留……”小Z目瞪口呆,愕然之余,感到内心深处,有样东西打碎了。

“这些年我修苦行,又不做经忏佛事,挡了旁人路。在其他寺里挂单还好,常住的话,没那福份……”“那赵大宝是怎么找上您的?”“赵大宝也只是跑腿的,他还有个大哥,承包了这里搞旅游开发,其实就是变相修庙,听说还有领导参股。当初只说要招常住,谁想来了后身份证和戒牒都被他收去了。”

“寺院不能民营,但景区可以承包。申办宗教活动场所需要有出家人,赵家现在还有些关系没打通,等手续都办完他们就不会为难我了……你还是趁早走吧。剃头容易出家难,这不是你久留之处。”圆照沉吟片刻,从佛龛前取了串檀木佛珠送给小Z,“发心不易,有缘再见吧。代我向见性师问好。”

赵大宝正忙着带人清理大殿,圆照送小Z出了门,特意指了条偏路给他,便回去了。小Z刚走了十来步,便听得赵大宝的咆哮声隐约传来。未几,有辆摩托车沿来时路呼啸而去,那大概是去追赶小Z的。小Z在夜色中伏下身来,四周菜地里传来阵阵虫鸣,夹杂着零星的叫骂声。月色凉如水,俯照不归人。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