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腹黑女主重生小说:侯门嫡女(二)

古风、重生、复仇、宅斗,爱情,励志。慢热温馨文,男主腹黑冷情,只宠女主一个,无小三,无误会,就是个百炼钢化成绕指柔的故事哇,喜虐绕道呀,哈哈。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2993074802054

第53章 又被他骂!

眼前的李云昶让慧安一下子便呆住了,他那一双她再熟悉不过的清亮眼眸中此刻正印着一个小小的自己,那如水的眸光中分明写着一种叫做莫可奈何的情态,他这般的眼神会让人觉着正被无限地宠溺着,让人觉着只要被他这般盯着,便会被万般呵护,成为最幸福的人一般,而他这样的眼神是她前世一直再追寻,却始终不曾得到的……

“喂,你是傻子吗?方才跟你说话像个木头人没反应,这会子又看着七皇兄发呆,真真好笑。”耳边响起一个悦耳的女声,慧安这才猛地清醒过来,面色顿时通红,这才看清那说话之人。

她是个看上去约莫十五岁的年轻女子,穿着一件黄色绣遍地毓秀葱绿折枝银红牡丹的织锦短袄,里衬雪白纱缎小竖领中衣,下着浅碧色轻柳软纹束腰长裙。那长裙下露出一对小小尖尖的锦绣鞋头,居然缀满了拇指大的珍珠,她云鬓高高梳起,绾着如云的朝月髻,上头插着累金丝嵌宝石的金步摇,那宝石有红有蓝,在阳光下透亮,一看就是上等的南疆贡品宝石。此女不仅通身富贵,生的更是眉飞目细,温婉绝美,细看眉形倒和李云昶有六七分相似,只是这少女气质偏明媚,便生生将那温婉娇柔的样貌显出了几分外露的艳丽和妩媚来。

慧安见她正一脸是笑地望着自己,倒看不出善恶来,便也不介意她方才的语出无状,半开玩笑地回道:“秦王殿下长的俊美,故而小女一时呆怔,如今观小姐容颜更胜一筹,小女可不就要成那木头人了嘛。”

少女闻言倒是一愣,随即咯咯地笑了起来,顿时慧安更觉满室生辉,丽色难挡。却见她边笑边拍手,对李云昶道:“七皇兄,这个就是景心妹妹说的凤阳侯家的沈小姐吗?倒是个妙人呢。”

“端宁不可无礼。”李云昶佯怒地瞪了她一眼,这才看向慧安,道,“这是小王的皇妹端宁,素来顽皮,沈小姐莫要见怪才好。”

慧安方才也是听少女称李云昶七皇兄,估摸着是位公主,这才对她多有抬举,如今知晓这位便是鼎鼎有名的端宁公主,倒也不意外。她前世时因不被李云昶所厌,嫁入王府两年除了大婚时跟着李云昶进宫给贤康帝和佟妃娘娘请过安,后来便只进过一次宫,还是听闻贤康帝欲给李云昶纳侧妃,她进宫以死相抗。除了这两次外,慧安做了两年王妃,竟再未入过宫。这一来是因为当年太后已过世,宫中贵人再无她熟悉的。再来那两年大辉也没发生什么大喜事,未曾有什么大型活动,而佟妃娘娘也知慧安不得宠,她又素来喜清净,更是从不招慧安进宫陪伴。故而慧安倒是没有缘一见这端宁公主,只听闻过她的名头,还知道她长的颇肖贤康帝,故而极得贤康帝宠爱。

如今这一见,瞧着端宁飞扬的个性,便觉传言不假,只可惜那关元鹤不是个怜香惜玉的,可怜了这美貌公主一片痴情了。

“拜见秦王殿下,公主殿下。”慧安心里唏嘘了一回,这才冲李云昶和端宁公主李明华福了福身,分别见了礼。

李云昶今日本在宫中陪伴佟妃,后来是被端宁央着,这才又与静敏太公主一起来了关府探望府中老太君。谁知刚出皇城便见关府的小厮秋路飞马来报,说是流云正在分娩,凌风竟还踢伤了兽町堂的坐堂兽医,关府已往典牧所请牛监正前往救治流云,也不知能不能救活它。

那流云是他的爱骑,是宏德七年西藩进贡的御马。因贤康帝素喜枣花马,故而流云被赏赐给了自己,他一直很是爱惜。去年因他担任东征军的行军大总管,曾往东姜国给大军派送粮草,谁知流云竟和凌风配了种。凌风乃是拉穆仁草原的王马,血统何等高贵,流云能和凌风生下马驹,定非凡品,他自流云有孕便精心照顾着,就等着它一朝分娩呢。关元鹤回京后曾带凌风到秦王府中看过一次流云,哪里想到流云竟自此惦念上了,没有凌风在身边就一直焦躁不安,倒是弄的秦王府几次鸡飞狗跳,怕它伤到腹中小马,无奈之下他这才让人将流云送到了关府。

如今听闻流云难产,他岂能不急?当即便带着端宁骑马先行一步奔了过来。到关府时便知流云已经无碍,进了马场他却一眼便看到正盯着小马驹沉思着的沈慧安。她一身鲜亮的装扮娇俏俏的站在黑顶黑栏的马厩中显得异常醒目。阳光从外射入,正照在那张明媚的面庞上。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竟是特别专注,但显出一股子沉静娴雅的气质来。

其实这两日他偶尔也会想起慧安来,因为那天的那一幕实在给了他太大的震动,他想他永远也忘不了那日慧安面上的惊惶和凄厉,那种被别人当成生命般在意的感觉到现在想起他仍觉冰冷的心在一点点升温预热。

生在皇家亲情本就淡漠,便是他的母妃也从未那般在乎过他,虽然李云昶一直想不明白慧安为何会那般在意自己,但显然因为这个不明白,使得他对慧安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和探究之心。偏这几次相见,次次慧安都给他不一样的感觉。第一回见她,她烈如火焰,让他震动;第二次是在威远侯府,她哭的犹如被遗弃的小狗,一副小女儿情态;第三次是她被东姜死士挟持,娇娇弱弱地裹着大麾,面色苍白,楚楚怜人;而这次她则沉静娴雅,还帮他救活了流云。

而京中的传言,却说她刁蛮任性,粗野不堪。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她,李云昶竟是有些好奇了。而且方才他已然站在了她的面前,并和她说了好几句话,这小女子竟兀自陷在沉思中毫无所觉,这在李云昶的平生中简直就是绝无仅有的。以他的容貌和身份,才华和气度,何时被如此忽略过,尤其对方还是个小女子,这简直就是对他魅力的直面挑战,此时的李云昶说白了也还是个年少气盛的少年郎,被忽略至此,哪里有不起迎战之心的道理?

故而他见慧安盈盈拜下,笑得便越发温和如玉,上前一步抬了抬手想示意慧安起身。却谁知慧安竟似吓了一跳,避如蛇蝎地直往后退了一步,接着才神色懊恼的低了头。

这下李云昶更觉不对,细细打量了慧安,眼眸闪了闪,似有所悟地勾了勾唇角,这才转开目光看向正试图接近凌风的端宁道:“凌风桀骜,八皇妹小心被它伤了,快些过来,方才可已答应了皇兄要听话的。”

正试图抚摸凌风脖颈的端宁闻言,扭头嘟了嘟嘴,嘀咕道:“总拿人家当小女孩,马上人家就及笄了!”可偏偏她除了太后和贤康帝,最怕的就是这个七皇兄,李云昶越是笑的温和她便越是害怕,偏她还喜欢粘着李云昶。

此时她虽嘴中嘀咕着,却还是离了凌风,转眼又看到流云身旁躺着的小马驹,忙就跑了过去,蹲下去看那小黑马,见小黑马长相漂亮,眼睛灵动异常可爱,便也动了占为己有的心思。跳起身便冲李云昶招手,道:“七皇兄,你看这小马驹是不是跟我很投缘啊,方才还舔我手呢,你将它送予我可好?”

抢她的马!

慧安早就将小马看成了自己的所有物,正想着要怎么弄回侯府呢,这一听还了得,一脸紧张地盯着小马,生怕它从眼前消失一般,嘴上却道:“咦?这凌风、流云都是关将军所有,公主应该去求关将军才对啊。”

依慧安想,端宁对关元鹤的心思既然连文思存都知道,那关元鹤自己又不是傻子,自也心知肚明。可依照前世她所知,关元鹤对端宁公主可是无情的很,那么端宁若开口冲关元鹤要这小马驹,关元鹤定是不会给的,不然岂不是让端宁生出误会之心?何况关元鹤那人一看就是个顶顶难说话的,又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依照他的身份更不会忌惮端宁公主的高贵出身,自也不怕拒绝公主招来横祸。

李云昶闻言却苦笑了下,心道看来方才慧安是真的没注意到自己。

冬儿和秋儿满脸尴尬的低了头,方才那秦王殿下还冲姑娘致谢,谢她救了人家的爱马流云,姑娘怎就一点没听到呢……这对一个皇子来说,可真真是失礼了,不过看秦王的样子是个好脾气的,想来不会怪罪姑娘吧。

“咦,流云可是七皇兄的马。七皇兄,明华好喜欢这小马哦,你就送予我吧。”端宁心里却想着,将这小马驹讨要过来,岂不是能和关元鹤更近一步?

她从小便喜欢关元鹤,无奈关元鹤生性沉默寡言,又冷峻寡情。她虽是天之骄女,关元鹤也从不多看一眼,她心知从关元鹤那里讨要小马定然不成,这边便想趁着关元鹤不在,从相对好话说的李云昶这边先将马儿弄过来。心里想着,只要这小马驹归了自己,它是凌风的后代,以后她要是向她的文轩哥哥讨教养马的技巧,或是小马驹生了病,文轩哥哥定然便不会不理睬了吧。

慧安这下才知那流云竟是李云昶的马,登时傻了眼,她前世可从未见过流云,更不知李云昶曾有过一只叫流云的马儿啊。

完了,她的马……

慧安这边兀自哀鸣那小马驹和自己无缘,端宁却眼尖的看到关元鹤已跨过角门往这边而来。

说起来她已有两年未曾见过关元鹤了,上次见到他还是关元鹤回京述职,她远远的瞧了一眼。前几日大军归朝,她早按捺不住要出宫去看父皇犒军,可惜央求了父皇许久,父皇只道犒军是朝廷大事,岂是儿戏,怎么也不同意让她伴驾。最后她换了宫女装,想混出宫,却被母后发现押回了朝阳宫,今日要不是陪着太姑姑来关府看望老太君,只怕还不知何时才能见到文轩哥哥呢。

两年不见,他更英俊挺拔了呢,举手投足间尽是成熟男人的魅力和凛冽的气势。端宁望过去明媚的大眼中闪过惊艳,便再也移不开目光。

慧安自发现了她的异常,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只见关元鹤此刻已重新换了一件裁剪合身的冰蓝色对襟窄袖长衫,衣襟和袖口处用宝蓝色的丝线绣着腾云祥纹,靛蓝色的长裤扎在锦靴之中,正大步而来。他一头乌发依旧全数拢起结在头顶,不同往日只用一只玉簪固定,今次却是用一只镶嵌黑珍珠的三指宽非金非玉的发冠扣住,这才又用一莲花头白玉发簪从中穿插,显得更加清贵不凡,也难怪那端宁公主看的两眼都直了。

不过慧安对关元鹤实在没什么好印象,见他一脸冷凝的过来,就觉着这人真似一块移动着的巨型蓝玉石雕,成色绝佳,只可惜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就如那庙里供奉的尊贵佛像,那是不容亵渎的。

不过显然关元鹤这样子的很对端宁公主的口味,见端宁一蹦三跳的去迎关元鹤,慧安撇了撇嘴,又想着前世的自己可不也和她一般模样,见到李云昶亦是如此呢,这般想着慧安便又去看一旁的李云昶。

李云昶今日却是穿着一件雪白的直襟长袍,衣服的垂感极好,腰束月白祥云纹的宽腰带,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形状看似粗糙却古朴沉郁。乌发用一根银丝带随意绑着,没有束冠也没有插簪,额前有几缕发丝被风吹散,和那银丝带交织在一起飞舞着,显得颇为轻盈。装扮低调却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那双清澄的眸子在她望过去时立马瞥了过来,宛若天上的星辰,闪出无限的光辉来。他唇角含笑,本就优美的面部线条显得更加柔和,淡薄的嘴唇刚巧又一缕阳光落在其上,使其沾染了一丝润泽,显得艳丽几分。

慧安面颊一红,心跳加速,当即便低了头。暗自苦笑,看吧,那句老话说的不错,这世上的事果然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明显李云昶这样的更合她沈慧安的眼缘,冤孽啊。倒是李云昶瞥了眼慧安在阳光下通红透明的耳垂,和她粉嫩的脖颈,他抿了抿唇角,笑着转开了目光,眼眸中分明盛着浓浓的愉悦。

而那边端宁已提着裙角飞跑到了关元鹤旁边,两只大眼睛晶晶亮亮的盯着他,脆生生的叫道:“三哥哥,恭喜你大破东姜,凯旋而归。”

“公主唤错人了,淳王殿下现下正在宫中。”关元鹤丢下一句,目光甚至未曾在端宁公主身上多做停留,便越过她朝马厩方向而来。

慧安闻言差点没将眼珠子凸出来。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端宁一美人欢笑连连的唤他三哥,这人竟如此相待,可真真是不解风情啊,她要是端宁只怕能郁闷死。慧安嘴角抽了抽,心里却舒服了下,想来关元鹤这人就是个毒舌的,她两次被他气的跳脚倒也不算什么了,毕竟人家对公主都这样了。

很显然关元鹤对端宁的态度怕一直都是这样,尽管他冷冰冰的,可端宁却还是如只快乐的小鸟一般围着他,一点都不介意他的冷淡,满含热情的又道:“老太君是父皇的嫡亲姨母,文轩哥哥是老太君的嫡孙,人家和洁妹妹一般唤文轩哥哥一声三哥也不为过嘛。”

端宁以前都是叫关元鹤文轩哥哥的,只这次再见他,想着好些人都这么唤他,不免就有些气恼,只愿将关系再拉进一步,这才跟着关府小姐唤起了三哥。

这次关元鹤竟连敷衍也没有了,只任由端宁吵吵着,一言不发。

这分明就是剃头担子一头热嘛,慧安看的微愣,都不知那端宁公主那里来的动力,对着这么一块移动冰体,也能产生这么大的热情。

前世时她对李云昶,起码还能得到些许回应。说起来李云昶这人确实当得上怜香惜玉四字了,起码印象中不管对她有多讨厌,她说话他都还是会回应下的。哪里像这个关大将军啊,面对端宁这般的美人,竟也无动于衷。

这么想着慧安简直觉得受宠若惊了,起码他面对自己时还没这么的惜字如金呢。不过慧安随即又想,自己要是像端宁这般追缠着关元鹤,怕是他会直接飞给她一脚吧?

慧安想着,生生打了个冷颤,而关元鹤也已行至了马厩外,和李云昶见了礼,便道:“此处简陋,还请殿下和公主移步福德院说话。”

长辈们都在福德院中闲话,他们小辈长留此处却也说不过去,李云昶点了头行至流云身边又抚了抚它的毛发,这才迈步出了马厩。

等下到了长辈那里,哪里还能拉着关元鹤说话,可就没现在这般自在了。端宁自然不甘,堵在关元鹤身前一脸哀求的撒娇道:“文轩哥哥能将那头小马驹送予端宁吗?端宁好喜欢它哦。”

关元鹤闻言却用余光瞥了眼一旁紧巴巴盯着自己的慧安,淡声道:“马驹是秦王的。”

一句话直堵的端宁垮了脸,连再搭话的由头都没了,慧安松了一口气,心里又觉好笑。暗叹这端宁公主命可真不好,怎就喜欢上这么个没有心的石头人。

端宁见此只好又去磨李云昶,李云昶方才将慧安紧张的表情看了个真切,又见她频频关注那匹小马,竟有些不想将马儿送予端宁,便微带谴责的笑着道:“你那皎月已经很好了,连父皇都称赞是匹百年不遇的良驹,怎还贪恋七哥的小马?七哥听闻近日母后正督使你习练女红呢,我要真将这小马送予你,分了你的心,母后可不要怨怪七哥了。好了,此事以后再说,我们先去给老太君请安,别再胡闹了,不然七哥可不敢再领你出宫了。”

端宁闻言便闷闷地住了嘴,颇有些委屈的又瞧了关元鹤一眼,低声道:“哼,七哥和文轩哥哥都不疼明华。”

慧安听关元鹤将那小马驹推给了李云昶,便失落地望了望小马,步出了马厩。这马要是在关元鹤手中她还想着寻个法子弄回去,可这一到李云昶手中,她是再不作他想了。

一行人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浩浩荡荡地向福德院走,关元鹤和李云昶并肩走在前面,慧安望着两人的身影,只觉一样的挺拔不凡,可一想着这两人的坐骑竟是一对,还孕育出了小马驹,慧安就觉着很是别扭,目光在两人身上移来移去,方才在脑海中凌风和流云交颈亲昵的模样,不由就幻化成了两个风姿卓越的男子相拥……

慧安这边正浮想联翩,前面关元鹤却突然扭头瞪了她一眼,慧安哪里想到他会突然回头,一时来不及收回古怪的神情,登时便和他黑沉幽深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见他眼中闪过探究,慧安才后知后觉地低了头,再不敢抬头看向二人。

一行人到了福德院,但见院子的正房外整整齐齐的站了两排的宫女,一个顶一个的水灵。院中偏一点声音都没有,慧安暗叹,到底是太公主驾到,端的是好气势。

早有管事嬷嬷打起了帘子,李云昶偕同关元鹤便率先进了屋,端宁公主倒是颇显文静地跟在身后,再没了方才的跳脱样儿。

慧安心里好笑,但想起太公主就在屋中,也难免有些紧张,握了握拳头,这才低眉顺目地跟在端宁之后进了房。 进门入目便是一道黄花梨木绣满屏鹿鹤遐龄的落地大屏风,穿过中堂,转向西边的暖阁,迎面便是一阵淡淡的檀香,放眼望去,满屋子都是绫罗绸缎、珠翠环绕,竟坐满了人。

贤康帝的生母敏太妃是关府老夫人一母同胞的姐姐,故而关老太君乃是当今贤康帝的嫡亲姨母,被封一品定国夫人。此刻她坐在锦榻的福寿安康厚褥子上正拉着静敏太公主的手闲话。两人在闺阁时便是密友,如今皆已是两鬓斑白,儿孙满堂的老妇人了。见李云昶和关元鹤,二人才笑着停了话端坐着受了两个小辈的请安礼。接着端宁公主也给关老太君笑着福了个半身,慧安走在最后,身份也没人家显贵,只能老实规矩地行了大礼。

关老太君忙吩咐侍立一旁的丫头去扶起慧安,笑着令她上前。

慧安也不敢抬头,低眉顺目的过去由着老太君拉了她的手问起遇刺的事,慧安细细回了,末了却道:“多亏了关将军及时赶到,并打杀了那东姜死士,若不然小女怕是已遭遇了不测。小女这厢谢谢关将军,将军的大恩,小女没齿不忘,来日结草衔环定当相报。”

慧安说着便起了身,一幅感激涕零的模样,对着关元鹤稳稳地行了一礼。

关元鹤听到慧安将那东姜死士的死推到自己身上,心里便有些诧异,随即便也了然了。慧安终究是女子,不需要什么勇猛之名,若她打杀死士的事传扬出去,反倒会被京中贵女们厌弃,甚至辱骂她强悍粗野等等。

想到那日慧安一手拽着那东姜死士的腿将他从墙头拉下,一手握着发簪狠命往那人腰上扎的模样,关元鹤倒觉此女颇有些类似男儿的血性。不过却也太过莽撞,那日若非他用一只钢珠打在了那东姜死士的膝盖骨上,那死士又怎会刚巧撞上马蹄被马一蹄子踢飞。

只她那日将自己恨了个要死,此刻倒是装的恭敬谦逊,一幅当真对他感激到不行的样子,关元鹤便觉有些好笑。不知怎的,便又想起那日在端门,慧安一面喊着关切的话,一面用手使劲掐庶母妹妹的那一幕。接着便又想起慧安在小巷中分明还手刃了东姜死士,战斗力极强的冲他发火,转眼一见巷口围了一群人,便娇娇弱弱地垂起泪来。还有她那日将花签和文府二小姐的花签掉了包,还一脸正经地去问文二小姐抽到的是什么签,和那文二小姐倒是一唱一和的糊弄他。

想着这些,关元鹤在心里嘀咕一声。真真一小骗子也。

心念一转便想再捉弄下眼前小人,她将那东姜死士的死推在自己身上,敢这么明目张大地利用他关元鹤的,满打满算这天下间这还真是第一人。虽则是个小丫头,但他也该收些利息不是?故而关元鹤挑了挑眉,却道:“哦?结草衔环?沈姑娘严重了,关某人救下姑娘乃是应当应分的,当然,若是沈姑娘心中实在过意不去,关某人倒是真有一事相求。”

慧安登时傻眼,按道理此刻关元鹤不正该表现的高风亮节一些,说些“不必挂怀”,“举手之劳”之类的话吗?那日他又没能帮上忙,也不该让她报答什么恩情啊!怎么他这会子还蹬鼻子上脸了,这人丫丫的怎么不按理出牌啊!

慧安心觉不妙,偏众目睽睽的又不好推脱,恨不能昂起头来大声表示自己心里一点都没过意不去。可她此刻是骑虎难下,鼻翼呼呼了几下,才闷声笑道:“呵呵,关将军太是说笑,您是大辉的盖世英雄,小女又有什么能让将军求的……”说着,慧安便抬头飞快地瞪了关元鹤一眼。心道,丫的,没看着人家不乐意吗,识相的就该赶紧收回你那点意思。

哪知关元鹤却似根本没瞧出她的不乐意,眼睫毛都没眨的道:“那倒是未必,关某在西郊有个私园,养了些马,恰这几日那一直养马的马倌生了病,这临时再去找人却是不易,方才关某见姑娘似对养马颇有心得,不知姑娘可否帮关某照应几日?且待那马倌养好病,关某定亲自拜谢姑娘。”

慧安闻言恨得牙痒痒,却也说不得半个不字。只能笑着抬头,道:“能帮得上将军是小女的荣幸,将军千万别言谢,小女担当不起。”话到最是却是有些咬牙切齿。

慧安和关元鹤这厢眼神厮杀,那边端宁公主和李云昶已将方才马厩的事说给了太公主和定国夫人听。

李云昶正和太公主说着他那爱马流云的来历,余光瞥见慧安和关元鹤的互动,几不可见地挑了下眉,若有所思地看了关元鹤一眼。

定国夫人听说是慧安帮忙才救了流云,便又唤了她到跟前,拉着她的手问道: “你这孩子小小年纪却不想还懂养马,倒是不易,是跟谁学的啊?”

慧安忙笑着道:“老太君笑话,安娘也并不太懂的,只是母亲爱马,先前府中也养了几匹马,都是母亲亲自照料的,安娘便也跟着学了些,都是些登不上大雅之堂的粗技,今日能帮的上忙也是运气。”

定国夫人见她小小年纪举至却大方得体,说话也条理分明,谦逊有礼,心中喜欢,便拍着慧安的手,道:“会养马也是一门技艺,哪有什么粗贵之分。只看过你母亲养马便记下这许多,倒也是个有心的,是个好孩子。” 她最后那话却是对着静敏太公主说的,太公主闻言亦笑看着慧安,道:“是个聪慧的。”

慧安见太公主眸光和善,似有深意,想起那日在通正街头被杜美珂设计碰瓷的事。那之后她曾派了春儿跟着长公主的马车,本只是想看看杜美珂寻了什么帮手,也好以后有个防备,却不想车中坐的竟是太公主。太公主当然不可能是杜美珂请的帮手,她只是恰巧也被杜美珂算计上了而已。太公主身份何其高贵,身边怎可能没有高手保护,那日即便春儿再小心翼翼,也不可能瞒得过皇家侍卫,故而慧安听闻车中之人乃是太公主。便也知道她让春儿尾随马车的事太公主是定然知道了的,她还一直担心太公主会否怪罪。如今听闻太公主赞她聪慧,倒是放下了心,却也不由羞愧的面颊通红低了头。

李云昶倒是了解太公主的,她是轻易不赞人的,闻言他目光闪了下,见慧安那样子便知这其中怕是有别的缘故,倒不知这丫头做了什么事能当太公主一句“聪慧”。想到那日在端门,慧安挥舞着九节鞭护着文景心和孙心慈的情景,他倒觉得此女颇有些胆气。他依稀似从哪里听说过,凤阳侯沈清粗野,教女类母,亦不通礼数。可这几回瞧这沈慧安倒也不是不知礼,反倒颇有些与众不同之处。

那边端宁公主却有些不高兴了,她见一向对自己爱答不理的文轩哥哥竟然和沈慧安说了半天的话,本就心里不是味儿,又听定国夫人和太公主一起赞了慧安。偏这两人都不是常赞人的,她端宁天之骄女,都没被这样赞过,一般而言,有她的地方岂有别人出头的道理?何况还是在文轩哥哥面前!

她只觉失了面子,登时面色便沉了下来,嘟了嘟嘴,眼珠子一转笑道:“说起养马,华儿倒是想起,前儿在母后那里听到似乎父皇又重提要颁布复马令的事了?七哥知道这事吗?”

李云昶闻言,笑着点头:“此事朝野百官正在议,如今多半的官员都支持重颁复马令,只殿阁大学士刘大人一直以南方高明王余孽常有作乱为由持反对意见,不过依本王看这次朝廷重起复马令怕是势在必行。”

复马令是朝廷鼓励民间百姓养马的一项政策,前朝曾有复马令,百姓有车马一匹者,可免一人服役。因为马是六畜之首,关乎王朝军备强弱,和国势衰胜也有密切的关系。大辉建朝后,圣祖、太祖当政时因南北方皆不太平,反动势力不停作乱,故而朝廷对民间马匹的饲养和管制是相当严格的。

到贤康帝登基后,大辉已基本平定了中原,经过前两朝的休养生息,大辉的国势也日益强大。又因为大辉北境草原民族北胡常常骚扰边境,故而贤康帝曾两次提出重起复马令,然而两次都因有大臣执意反对而被搁置。

如今东姜灭国,大辉国势愈强,贤康帝威名愈盛,雄心伟略,只待一展。而北胡仍侵边不断,皇帝会再次提出颁布复马令却是一点也不让人奇怪。

慧安闻言心里却微微一揪,贤康帝重提复马令的事便是为北征做准备,那么是不是可以说今世虽然有些事情和前世的轨迹不同,但是大辉还是要和北胡开战的?

那么是不是代表宏德十二年的那场马瘟还是会爆发的?

慧安心中一阵急跳,却又不得不暗骂自己缺德,竟然心心念念地期盼着爆发瘟疫。

慧安兀自失神,端宁公主却已拉了太公主的手,将慧安挤开,笑着道:“太姑姑,华儿记得若卿小叔叔最是爱马,小的时候他还跟华儿说将来要开辟个上千亩的大草场,专门养马。若是朝廷当真重新颁布复马令,若卿小叔叔不知该有多高兴呢。”

太公主闻言,亦是一笑,钱家祖上乃是马商出身,圣祖皇帝打江山时除了得到过钱家提供的钱财支持,更得益于钱家提供的大量军马。

大辉建朝以后严格控制民间养马贩马,钱家虽是被封了王爵,但却不能再做马商生意。可钱家人也因祖上贩马,故而个个都极为爱马,她那儿子,便是痴迷养马一道,见日的四处搜罗名马,为了马儿能不吃不喝,什么苦都受的,让她极为无奈。

如今听端宁公主提到自己的儿子,静敏太公主面露宠溺和无奈,笑道:“你倒记得清楚,本宫记得若卿上次来京还是十年前,那时候你还是个梳总角的娃娃。”

端宁闻言扬眉一笑:“若卿小叔叔待我那么好,华儿自然记得清楚。”

定国夫人闻言,笑着道:“我记得若卿那孩子比我们锦奴只小了两岁,是安泰八年年关下出生的,如今也该弱冠之年了,可定过亲了?”

静敏太公主闻言一脸无奈地看了眼端坐的关元鹤,道:“别提了,我那不孝子跟锦奴一般也是个犟脾气,整日里就喜欢在外面胡闹,性子不定。这不,本是和我一道进京的,谁知走到半道听说济宁知府家的公子得了一匹难得一见的好马,打了声招呼就跑得没影儿了,这会子还不知在那里疯着呢。要是那泼皮猴能有锦奴一成的稳重,我也不必操这么多心了。”

静敏太公主口中的钱若卿是她膝下唯一的孩子,也是钱家唯一的嫡子,静敏太公主一生子嗣艰难,临到四十三岁才得了这一子,且生来病弱,便取了个女娃名字希望能替他挡去一些病灾。

大辉对尚公主的驸马们虽宽厚,并未限制其纳妾收通房,但是那钱家毕竟只是一商贾之家,虽是对大辉建朝有功,但是毕竟地位低下,那钱戈纵使富可敌国,也不敢娶了公主还坐享齐人之福。

静敏太公主多年不育,也只能守着公主一人,好在钱戈有嫡庶八个兄弟,倒也不怕断了钱家的香火。钱戈本以为这辈子注定没了子嗣缘,想着从子侄中过继一个儿子来继承他这一支的香火,谁知静敏太公主竟临到老了反倒生了钱若卿。

那钱若卿可谓出生就集宠爱与一身,满月时便被先帝赐封靖北侯,虽是个虚位,但也是天大的荣耀。有爵位在身,又有公主老娘撑腰,家中又富有,故而钱若卿从小便被宠得无法无天,飞扬跋扈,长大后更是变本加厉,动辄纵马街市打架生事,整日里和蕲州的一干败家子走马观花,眠花宿柳,包小戏子,真真是一小霸王。

太公主早年便给他说了一门亲事,谁知那钱若卿不满意竟非闹着要退亲,太公主不同意,他竟打听好那家小姐和闺蜜郊外纵马时,直接带着自己新包的戏子找了过去,一番的奚落嘲讽,直让那姑娘羞愤伤心地回去险些寻了死,婚事自然也就泡汤了。偏偏太公主只这一个儿子,自是想着要好好给儿子挑一门亲的,这下江南凡是知道此事的官宦之家大都不愿将闺女嫁给这般人物,再加上太公主虽身份高贵,那钱家到底是商贾之家,钱若卿的亲事便不上不下更加难了起来。

眼看着儿子已经弱冠,自己也老了,太公主哪能不急着抱孙子,这下也是逼急了,便将目标定在了京城,带着儿子直奔了京都凤安。

定国夫人对此事自是心知肚明,闻言笑了笑,道:“你可别夸锦奴,他这也老大不小了,偏每次提起亲事都尥蹶子。”

慧安在一边听着本有些迷糊,见定国夫人和太公主频频看向关元鹤,这才恍然她们口中说的锦奴竟是他。

没承想关元鹤竟有个这么……奇怪的乳名,再见他那张冰块脸上一本正经的神情,慧安登时险些没笑出来,憋的整张脸都通红。

慧安正兀自闷笑,关元鹤却突然用冷冷的眼光瞥了她一眼,黑洞洞的瞳仁似是漩涡要将人整个吞噬,吓得慧安一呛,忙低头咳了几声,再不敢抬头。

“太姑姑和太姨母不用担心,京城闺秀繁多,但小叔叔和文轩哥哥都是年少有为、器宇轩昂的好男儿,自然要身份高贵,又端庄贤淑,品貌俱佳的女子才能相配。”耳边传来端宁公主清脆的声音,慧安抬头正见她含羞带怯地看了眼关元鹤。再想想端宁那话,京城闺秀中身份高贵的那谁也越不过她端宁公主,她那话中身份高贵,端庄贤淑又品貌俱佳的女子分明指的就是自己。这话说的也馁是露骨了,只差直接明说选我做你们关家的媳妇吧,我可是最合适的。

慧安见端宁公主面颊绯红,欲说还休那样子,将那本就出众的容貌衬得越发娇媚动人,让人望之心动,便是她瞧着也觉心头痒痒。慧安本能地去看关元鹤,却见他依旧是那张冰块脸,竟瞧都没瞧端宁一眼,慧安嘴角便抽了抽。

其实大辉对驸马的限制乃是历朝最宽松的,尚了公主的驸马并非如有些朝代那般在朝廷上只能任些虚职。大辉的驸马是不拘官职的,像朝阳长公主的驸马现在就任正一品的掌銮仪卫事大臣一职,可谓皇帝亲信。

历朝的世家大族子弟不愿尚公主,多是因为他们不需要请一尊公主回来支撑门面,再来尚了公主的子弟便等于断了仕途路。可大辉的驸马却没有此忧,尚了公主反倒会让其在仕途路上一帆风顺,这也促使大辉的公主前所未有的受欢迎。

端宁公主何其受宠,谁要娶了她可以料想定是能在官路上步步青云的,再者说端宁公主又长相出众,美艳动人,还一门心思都扑在了关元鹤身上,偏他竟完全不动心。这人可真是有点缺心眼,慧安暗自腹诽不已。

“承公主吉言,三哥哥可得早日给我娶回来一个身份高贵,品貌俱佳的嫂嫂哦。”关府的三姑娘,关元鹤的继母妹妹关礼洁笑道。她说着还意有所指地冲端宁公主眨了眨眼睛,端宁公主瞪她一眼,又飞快地撇了眼关白泽的继室夫人崔明月,见她至始至终都垂着眼眸仿似根本就没听到方才自己的话,不免就有些失望地低了头。

慧安见此不由抿了抿唇,想那崔氏本就是继室,非关元鹤的生母,若关元鹤再迎个公主回府,她哪里还有婆婆架子可摆,休说拿捏媳妇了,怕是还得瞧媳妇脸色,单冲这点崔氏怕就不会希望端宁嫁入关府。

定国夫人对端宁公主的心思自是洞察的一清二楚,闻言却也没有搭腔,只笑着道: “行了,今儿也不拘着你们小的,知道你们坐不住,且寻个地方乐和去吧,洁姐儿好好招呼公主和沈小姐。”

“我们可都是极孝顺贤淑的女子,最是能坐的住了,祖母要和太公主殿下聊私房话,嫌我们碍眼,要赶我们了,偏还编排我们。洁姐儿却是不依。”定国夫人言罢,关礼洁便一脸嗔笑地接话道。

她是关府长房的嫡女,历来得宠,又长的俏丽白润,异常讨喜,嘴巴也甜,平日最得关老太君的喜爱。如今一脸嗔恼的样子,眼波流转端的是一派俏皮可爱,惹的定国夫人和太公主皆笑了起来。

“瞧这丫头脾性大的,连祖母都敢当面怨怪了。”定国夫人笑道,却是满脸宠溺。

“这丫头就是仗着娘宠她,这才越发没个正行。”崔氏笑着接口。

关礼洁嘴上说着,人却是站了起来,关府的几位小姐也纷纷起身,在一片笑声中,行礼告退。

关礼洁行了礼便走向慧安,拉了她的手笑道:“沈妹妹可是稀客,三公主倒是常来,只你,这可还是第一回来呢,上次我在府里办赏花宴可还给你下了帖子呢,妹妹不给我面子,今儿我可非要讨个说法不可。”

“这可真是冤枉啊,非是安娘不给姐姐面子,姐姐也当听说了我是个粗人,那赏花的雅事与我可真是不沾边,没得辱了姐姐的好花,姐姐且原谅我这一回,下次姐姐再下帖子,破着被人贻笑大方,我也定要来叨扰的……”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