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腹黑女主重生小说:侯门嫡女(三)

古风、重生、复仇、宅斗,爱情,励志。慢热温馨文,男主腹黑冷情,只宠女主一个,无小三,无误会,就是个百炼钢化成绕指柔的故事哇,喜虐绕道呀,哈哈。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01320951944097397_00

第111章 前嫌尽释,临别情深

慧安不说话,用力偏了偏头,就瞧见那把被关元鹤打落的匕首静静地躺在床边的木板上,正发着寒冷而清锐的光,慧安心中就酸涩了赶来,倔强地抿着唇越发不愿开口。

大辉虽不甚注重男女大防,但不代表不要求女子谨遵礼数教化,三从四德。在这个标榜女子应贤淑温婉、柔弱谦恭的世界,一个大户闺阁小姐休说是藏刀了,怕是瞧着这种凶器都要白了面孔,而她却在床头藏着匕首,只怕任谁都会觉着不可思议,哪个男子又愿意娶这么个心思阴暗的女子回家?可难道她就愿意这样?若非心中难安,她又岂会整日和凶器为伍?时刻都准备和人搏斗?

慧安想着这些,又见关元鹤怒气冲冲他对自己发吼,她想着这些时日关元鹤的离去和他对自己的不理不睬,慧安心中那点酸涩和难过就越荡越大。一发不开收拾起来。加之这十多日来侯府发生巨变,她虽一直都处在上峰,费尽心机地设计孙熙祥钻进了自己做好的套中,但她心中难免也是忐忑压抑的。如今形势便是再好,那孙熙祥便是再可恶,终归却是她的父亲,用各种手段来对付自己的生身之父,不管出于何因,慧安心中怎会一点都不难过?

这连日来忙于整饬侯府内务,虽有童氏在旁帮忙,但到底她才是侯府的正经主子,大事小事还是慧安自己揽下的多。这十多日来,慧安虽面上不显,但实际身体和心神都已绷到了极限,早就有些承受不住。孙熙祥就罢了,可关元鹤是慧安在乎的人啊,如今连他都对自己这般,这叫慧安心中怎能不伤心难过?听他吼自己,还捏得她手腕生疼,慧安就觉着这人定是后悔了,定是厌恶了,登时一股子委屈和怨气涌上心头,压都压不住地爆发了出来。

故而慧安猛的就发起狠来,挣扎着便欲踹开身上压着她的关元鹤,两脚死命地踢打,两手挥舞着不管不顾就往关元鹤身上又抓又扯,又捶又砸,口中更是没个遮拦地叫喊着:“你放开我!我就是这个样子的!当初在瑞门我能一鞭子将那东姜人的喉咙戳穿,你便该知道我不是什么贤良淑德的!我就是阴险,就是个残虐嗜血的,我连生身父亲都能算计,还有什么不敢做的?我藏把刀在床上怎么了,你不喜欢,想要那乖巧柔顺的、谦恭贤淑的就别进我的门啊!你不是不理我了吗,不是生气要走吗,干嘛又回来欺负人!你走啊!”

慧安连撕带打,但到底还存了些许理智,声音虽是吼出来的,但却是刻意压低了几个音儿。倒是关元鹤本见她安安静静地躺着不言语,哪里能想到慧安会突然发起狂来?当即就被她挣脱了钳制,接着慧安便连踢带踹,连抓带捶地招呼了上来,关元鹤何曾见过这样的女子?竟是生生愣住了,由着慧安在他身上发狠地折腾。

而慧安捶打半晌,这才发现关元鹤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回过劲儿来一瞧,正见关元鹤坐在床上,一张俊美面孔青黑一片,蹙着眉,正目光锐利地瞪着她。而他的头发本是用一根发簪固定着,如今竟也被她扯得落了几缕碎发下来,碧玉簪子斜着插在发上,身上的衣裳更是歪歪扭扭,那方才被匕首划开的衣服破口也给她扯得又长了几寸,一直裂到了腋窝下,露出一大片里衣来。

慧安瞧见他一身狼狈全然没了以往的优雅高贵样,一惊之下也来不及分辨关元鹤眼中的情绪究竟是什么。她倒抽一口冷气,想也未想腿往外一迈,身子就顺势滑下了床,狼狈地扑下床也来不及汲上鞋子拔腿就往外跑,瞬间人就溜出了数步远,眼瞧着便要窜到外间去。

关元鹤被慧安弄得一个头两个大,见她如闯了祸的老鼠般砒溜溜地就逃到了数步外,这才回过神来,忙探身去追。慧安那小腿怎能抵得过动作敏捷又怒气冲冲地关元鹤,人还没出内室便被关元鹤自身后死死钳住了腰身。

其实两人这般状况,慧安又只着单衣,能跑到哪里去?且不说跑出去会冻个半死,只她的闺誉就甭想要了!慧安哪里能不知这些,可她瞧见关元鹤被自己折腾成那般,就本能地想着要跑,如今被他从身后死死抱住,慧安亦是吓得面色一白,只想着完了,也不知小命会不会就这么断送了!

关元鹤将慧安自后搂住,禁锢住她的腰,便欲弯腰去抱她。慧安本能挣扎,却于此时外头响起一阵趋近的脚步声。很快,脚步声停在门外,那外头的人竟似要推门而入。关元鹤听到那脚步声,当即便对着慧安的小屁股狠狠一拧,慧安两眼睁得老大,一下手就老实了,这才听到外头的响声。

关元鹤自小失母,后又和父亲闹得水火不容,年纪小小就离家出走,过着虽不能说是刀口舔血、吃穿无继的日子,但到底也不算上悠闲自在。偏他是个心气高的,又早慧的很,一门心思都用在了出人头地上。人人都说饱暖方思淫逸,他这会子却是刚刚算得上饱暖了,只他性情冷峻,生活历来自律。在军营中自是不提,回到京城后也因习惯,未如京城贵介公子那般玩丫鬟,逛窑子,这就使得他年纪不小了却是没怎么和女子接触过。加之他性格冷峻又身处高位,和同龄人便也相交不多,使得他更没机会接触什么女子。这样他和女子交往就被限定在了一个圈子里,皆是那些和关府相好的世家大族的姑娘们,而这些女子都是自小就受良好的女德教导,行事皆讲求一个淑女风范,一极一眼的,在关元鹤这个粗人眼中还真就分不出个两样儿来。故而他本就是不了解女子的,偏又瞧上了慧安这么个性子拧的,这会子他还真不知慧安接下来能做出什么来。他只觉压根就不能将慧安和那些个名门淑女等同起来,她连他都敢打,还有什么事是她做不出来的?

所以听着外头的脚步声,想着慧安今日的失常,关元鹤心中还真拿不定慧安会不会突然大叫,弄的他无处藏身!到时候被人瞧见他深更半夜地在慧安闺房之中,两人又都这般的衣衫不整,慧安自己的闺誊且不提,只他这颜面就别想要了!考虑到这此,听那外头之人欲要推门,他非但没放开慧安,却探臂毫不客气地沿着慧安的下摆,将右手探进了慧安的衣襟中,一把就抓住了她胸前的丰盈。在慧安欲呼之际,他埋首就对着她莹白的脖颈咬了一口。

慧安被他吓得瞪大了眼睛,身子不自觉地一颤,纵使脑子空白一片,也知道害羞啊,当即便大喊一声:“别进来!”她心急之下,那声音颤抖着越发显得尖锐惊惶,外头登时便安静了。片刻才响起冬儿惊异中带着担忧的声音:“姑娘,你没事吧?”

慧安这才忙顺了顺气,竭力让声音保持平稳,回道:“冬儿吗?我没事,就是口渴起来吃茶不小心撞到了凳子,你快回去睡吧,别进来了,仔细带了冷气。”外面片刻无声,接着冬儿才回道“是,奴婢这就走!”

然后外头传来越去越远的脚步声,待那声音完全消失,屋中关元鹤和慧安还是没敢动作。又过了一阵,慧安才猛地醒过神来,挣扎了一下。而她动作间免不了叫那被握在关元鹤掌心的绵软肉团子抖动了两下,关元鹤当即便抽了口气。他浓重的鼻息就喷在耳根,慧安一下子又羞恼又尴尬,僵在了那里。

关元鹤是个绝对的机会主义者,本就被慧安那一动撩拨的不行,此刻见她竟如此老实,反倒越发嚣张,手中使力揉弄了两下那掌心如缎般柔滑细腻的肌肤,如丝般柔韧又富有弹性的绵软登时便叫他心里蓦地窜起一团火来。

慧安知道关元鹤大胆,可也不知他能如此胆大啊,登时也不知是气还是羞,是躁动还是难受,身子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起来。却听关元鹤轻声在耳边念叨一句:“女人的胸怎这么柔软,还这么紧弹……”

慧安完全没想到从无所不能、冷峻严肃的关元鹤口中能吐出这么一句不着调的话来,当即便愣住了。而关元鹤已是挑了挑眉,意犹未尽地松开扣在慧安胸前的手,弯腰将人抱起来便住床边走。慧安这才本能抬手抵住他的胸膛,抬眸间对上关元鹤黑沉沉的目光。他将她放在床上,因俯身的缘故,被她扯乱的额前碎发垂落在慧安的脸上痒痒的,慧安被那发丝搅得一阵难耐甩了甩头,而那股瘙痒感却似挥斥不去一般,一直住她心房中钻,弄的她整个人都莫可名状地微微发热了起来。

而关元鹤将慧安放在床上,只拿被子盖在她腿上便就势在床前单膝跪了下去,慧安吃了一惊,尚未反应过来她的一双莲足已被关元鹤握在了掌中。慧安惊得就要收腿,关元鹤却猛地使了力,捏起她右脚脚心一块肉皮便是一拧,慧安当即就不敢动了。

而关元鹤只抬眸瞧了慧安一眼,却道:“脏了,别动。”慧安狐疑地瞧着他,却见他凝眸认真地端详着她的一双小脚。

关元鹤认真端详着,只奇怪这一双脚和他的是那般不同,竟似还没他的中指长,纤巧白皙,握在掌中柔嫩生姿,仿若无骨,更不如他瞧见的任何一双男人的脚带着粗茧,那小脚丫肌肤细滑,包在手中叫他直恨不能把它化进掌中。

慧安被他瞧的浑身发麻,坐立难安,禁不住就绷了绷脚面,那凝若细脂的脚和纤巧玲珑的脚踝登时就形成一道优美的弧线。关元鹤目光一闪,心里一动,忍不住就用拇指轻轻掩着慧安的脚背抚了抚。

几乎立刻,慧安心中那点酥麻感更胜,那股躁动也不知是从心头爬到了脚背,还是从掩着他融碰的脚面蔓延到了心中,直叫慧安倒抽一口凉气,忙出声喝道:“你快放开我!”

慧安的声音颤抖着带着残破的惊慌,关元鹤闻声抬头,见她面颊绯红,一双眼睛却氤氲闪烁,只以为他将小姑娘给吓着了,便按捺住心中的好奇和悸动,板起脸,蹙了眉沉着声音哄道:“别动!这么脏怎么往被子中放!我给你擦擦!乖,嗯……”他那面色虽是极正,只那声音却暗哑低沉,压抑而蛊惑,半点严厉劲儿都没,尤其那最后两声更是完全变了味儿,反倒是夹杂着一股莫可名状的躁动气息。他说话间温热的气息喷抚在慧安露在裤外的一截小腿上,叫慧安生生打了个颤。

关元鹤见她这般,倒是耐起性子来,果真拽过下裳垂着的衣摆托起她的脚,用那雪青色的衣襟给慧安擦起脚底的灰来。他的动作极为缓慢,擦拭得也很仔细,不放过每个圆润而小巧的脚趾头。

慧安见他没再乱来,倒是稍稍安下心来,这才打量起关元鹤来。却见他身上披着的那件狐皮毛边大麾上竟还沾着水汽,而他那一头乌发更是被外头的霜寒之气侵过,显得有些湿润,也更加黑亮。那西山大营离这里骑马至少也要一个多时辰,如今她坐在屋中尤且觉着寒张,更何况是骑马奔驰了。慧安想着他此番折腾皆是因自己先前的隐瞒,心中由不得一软。又见他跪在那里,神情认真而怜惜地擦拭着自己的赤足,那样子却仍旧不失高贵和优雅,慧安心中就免不了又是悸动又是甜蜜,又是羞怯又是感动了起来了。

关元鹤抬头时正瞧见慧安闪动着的眼眸,那眼睛中写着的却是娇羞和爱慕,叫他瞧着心中一荡。而从这个角度,恰能瞧见慧安垂下的眼睑,纤长而浓密的睫毛搭在白皙的肌肤上,甚是好看,挺直玲珑的鼻子,柔嫩丰润的嘴唇,微显短促的呼吸和那股隐隐发出的香甜味道。

他深邃浓黑的双眸和她闪动欲躲的眼睛对上,两人就这么在黑暗中对视了良久,外面的月华透窗而入,和那轻轻动着的床幔缱绻着,凭空带起些许暧昧气息。

慧安终是不敌,颤抖着睫羽,头一扭避开了关元鹤灼热的视线。关元鹤见她脸庞欲红,却是唇角一勾,低头间身子微动,一缕月光洒在慧安洁白的脚面上,在那牛乳般洗白的肌肤上反射出一层眩目的白光来。关元鹤当即便被蛊惑着,目光一幽,托起慧安的脚埋首便在那脚背上印下一个潮热的吻来。

慧安禁不住一抖,便要缩腿,关元鹤却又握住了她的脚,却是笑着道“瞧,这腿上也脏了。”说着便拿了衣襟胡乱去擦她的脚踝。

慧安扭头却见关元鹤面上闪过赧色,似可疑地还红了面颊,她不由一愣,只道原来这人也会尴尬。可他的话却扯劣的可以,她不过就赤着脚在地上跑了两步,哪里能脏了腿!慧安心道你哄小孩吧,面上却是绯红着,垂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关元鹤能不尴尬吗,他一个大男人如今却半跪在地上亲吻一个女人的脚丫,这种事情只想想都叫他不耻,他接受的教育形成的认知,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但是此刻他竟做出了这种事!这叫他难解的同时就有些尴尬起来,慌忙掩饰了一下,却还是不舍得松开慧安的脚。

他嘴上说着,手上都还是不老实,借着给慧安擦拭脚踝的功夫便将她的裤管卷了起来,瞧见那雪白纤细的小腿,目光闪动着抬手就沿着那优美的曲线一路摸了上去。他的手指修长有力,指腹上因终年握刀拉缰绳生出一层厚厚的粗茧,擦在腿上当即便磨蹭出一股酥麻来,叫慧安面色涨得通红,慌忙着弯腰伸手就去捉那在自己腿上肆无忌惮游走的手。

“你别这样,我们不能这样!你快放开我……”慧安一张口就后悔了,那声音残破又软糯,合着一股她自己听了都禁不住害羞的甜软,不似严厉的拒绝,倒像是欲推还拒的邀请,像是蛊惑的撒娇。

关元鹤抬眸却正见她盈红的唇瓣在一指开外,她吐出的热气吹得他睫毛一抖。慧安见他目光灼热如火盯着自己的唇,心中一颤,还没反应过来,关元鹤就松开了握着她脚踝的手,将身子一抬,如狼般准确地叼住了那块垂涎许久的美味。

慧安只觉男人雄性气息扑面而来,侵略性地压在了她的唇上,瞬间便将她包围。她惊慌地欲喊,却不知这样更是羊入虎口,那两排贝齿一松动,关元鹤的唇就霸道地冲了进去,慧安的喊声化成一声暧昧的呜咽,当即便被他吞进了口中,那属于他的味道肆无忌惮地在慧安的小嘴中冲撞,似要将她吞噬入腹,强迫地叫嚣着欲叫她接受他的侵袭。

慧安本就弯着腰,又被他如此堵着嘴,片刻就被弄得有些透不过气,她挣扎了下,关元鹤却似恼怒她的分神,更是加深了这个吻。而他的吻技真算不上高超,动作间牙齿碰上慧安的或是不小心咬到她的嘴巴,使得慧安疼得两眼一润,越发挣扎了起来。

关元鹤这才松了力道,却又猛然起身,高大的身体往床上压来,慧安被他带得不得不仰面躺在床上,关元鹤的身体便再次压了下来,他倒下的同时张开膝盖夹住了慧安的大腿,右手从她腰上环过去,左手却是顺着她夹住他身前的胳膊移到了她的脸上,探到脑后,五指张开插入了慧安的发间,固住了她的后脑勺。绝对的侵略性动作,几乎瞬间便将慧安整个禁锢在了他的掌控下,一分都动弹不了。接着他的吻就再次深入,慧安一惊,只这次他却温柔了许多,封住她的声音,舌头从她微启的唇齿间探入,舔弄,挑逗,灵巧的舌尖细细描绘她娇嫩的唇,或轻或重的引逗,吸吮,反复耐心的纠缠,释放他心中的情愫。

慧安没想到这人的摸索能力这般强,担心害怕少了些,可这下更糟,因为她发现自己在关元鹤的引诱下越发控制不住身心,身子几乎软成一滩水,整个人都在火速的升温。而关元鹤显然也发观了她的变化,探入慧安发间的手缓缓下移,改而去抚弄她小巧的耳垂,环在她腰上的手收得愈紧,两腿死死夹住她的下身。

慧安被他一触,这才知晓耳朵竟是自己的敏感部位,禁不住便溢出一声娇吟,被关元鹤逗弄着的舌头也跟着动了下,登时呼吸交缠,火花四射。关元鹤卷住她的小舌便细加品尝了起来,在这种撩动和燥热下,慧安忍不住扭动身子。而她身上却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里衣,下面也只是一件轻薄的抹胸,她这一动就使得已发育良好的胸部在关元鹤的胸膛上蹭擦了几下。这下境况更糟,关元鹤早已憋的肿胀难耐的下身瞬间就跳动了两下,顶着慧安的小腹戳动两下。 慧安一下子不敢动了,而关元鹤也周身肌肉骤然紧绷,一下子抬起了头,极度不甘地提前结束了这个吻,喘息着用他灼热深沉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慧安。

慧安已气息不稳地喘着气,本就丰盈的唇瓣被他吸吮过,愈发的红如浸水樱桃,镶嵌在那绯红的面庞上颤抖着,又若一朵与微风中盛开的海棠,吸引着他只欲再度采撷。这滋味真美,她的嘴怎会是甜的,回味着方才那一吻,关元鹤喉结滚动了下,目光再不敢盯着那处,缓缓下移,只这一移便又惹出事来了。

他当即便捕捉到了慧安因喘息而上下起伏的胸,那女性特征已发育的极为明显,隔着单衣根本阻挡不住两对美胸起伏的曲线,他的掌心还贴着她娇小纤细的腰肢,他的腿还夹着她修长柔软的双腿,这些都在提醒着他身下的活色生香,温玉软香,提醒着他身下的小人儿早已发育得玲珑有致,如盛开的花朵等待着他的采撷。

这种致命诱惑叫向来自制力超强的关元鹤禁不住想爆粗口,他活了这二十几载倒是第一次知道女人的滋味,当即胸口便跟着起伏了起来,呼吸声比方才沉重了许多,同时瞪着眼死死盯着慧安胸前饱满的鼓起。慧安感受到他野兽般的眼神和气息,只觉自己就像是被饿狼盯着的猎物,那狼如今尚未动作不是怜惜要放过你,而是正在寻找下嘴的位置,只待时机一到便会扑上来尽情享受大餐。

慧安被这般盯着,一时分不清是怕还是羞,是动情还是气恼,身子就颤抖了起来。她脑子迷迷糊糊,竟在想着,若然关元鹤要进一步,她是推辞还是接受!只因大辉男女大防松乏,男女婚前偷食禁果的虽被人不耻,但却说不上惊世骇俗,关元鹤又是这么个妄为的,慧安还真不确定他会不会真就不放过自己。

慧安这边纠结着,正天人大战,关元鹤却在心中一叹,不停告诫自己,身下这副躯体虽是发育得极好,叫他不能自制,但到底慧安的年纪还太小。慧安兴许不知这其中利害,他却不能不知轻重,两人已然定亲,她早晚都会是自己的,来日方长。若然此刻一个把持不住要了她,吓着她事小,若伤及了身子却是大事,他还指望着这身下绵软的小腹中来日为他多孕育几个子嗣呢。并且他马上就要离开,留给两人的时间本就不多,若然真忍不住出了事只怕又要生出别扭来。这般想着关元鹤一口咬上盯了半晌的起伏,隔着单衣含着那小巧的蓓蕾狠力咬了一口,在慧安的颤抖中他已是猛地站起身,俯身闭着眼睛一动不敢动,只睫毛不住地颤抖,对慧安咬牙切齿地道:“还剩两年!”

慧安先是不明白,半晌才反应过来,他是说还剩两年她便该及笄了,正常情况下女子及笄出嫁!待明白过来,慧安通红的面颊愈发升温,拽起床上的被子便将自个连身子带脑袋尽数捂在了被子里。

关元鹤瞧见她缩在被中不动弹,轻声笑了下,将洒在床边的床幔挂在铜钩上,这才在床沿上生下,竟弯腰脱了右脚上的鞋子,又用右脚将左脚上的靴子也踢掉,便两腿一迈上了床。慧安听到鞋子落地的声音,掀开被角一瞧,吓得瞪大了眼睛,也不敢再躲着了,登时便将被子一掀裹在身上,蹭蹭地就挪到了床脚,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关元鹤,外强中干地道:“你要干什么?”

关元鹤见慧安这般,心中好笑面上却是不显,抿了抿唇,盯着她道:“你是记性不好,还是欺负爷好性子?”慧安见他板了脸,瞧了瞧他歪着的发簪心里就有些发虚,咬着唇不出声了。

关元鹤便大手一伸将慧安拽了过来,连人带被的自慧安身后将她整个抱在了怀里,接着他埋首在慧安颈间深吸了一口气,感觉怀中人儿颤抖着欲要挣扎,他这才满足地抬了头,无声而笑,低声在慧安耳边道:“你乖点,我就不乱来。方才若非你撩拨爷,爷又岂会那般待你。你乖点,时间不多,我们说会儿话,嗯?

慧安听罢便有些结舌,怎生还成了她的错,弄了半天却怨她撩拨他了?若是捶打也算撩拨,慧安倒是很乐意在他生气时不理自己时狠狠的“撩拨撩拨”他!慧安虽这般想着,但感受到关元鹤吹拂在耳边的灼热气息,便真的不敢再动了,只闭着嘴轻轻嗯了一声。

可关元鹤方才的话音似还没落,就说话不算数了,他放在慧安身前的手不知何时就到了她的头顶,两支夹住她发间的簪子便被抽了出来。慧安睡觉嫌头发碍事,每每都将它梳着一个发簪,用簪子松松别在头上。方才两人动作间便有不少散发落下来,如今簪子被关元鹤一抽,那一头篷松的大波浪黑发便如瀑布般倾体而下,轻柔的发丝拂在关元鹤的面上,一股米兰暖香扑鼻而来,关元鹤扬了扬眉,一手轻抚着慧安柔软纤韧的长发,愉悦地笑了一声。

慧安被他吓了一跳忍不住回头,关元鹤却将滚烫的胸膛贴在了她的背上,搂紧她,在她颈边轻声开口,却是问道:“你方才在恼什么?”想着慧安犹如一只发狠的母豹子一般扑上来对自己又撕又扯的,关元鹤就有些郁结。

慧安生恐再扭头会撞上他停在脸侧的唇,便僵住身子不动了,听他问起方才的事情,就不好意思地低了头,半晌才咬着下唇,瓮声瓮气地回道:“是你先吼我的!”声音中却是充满了委屈。

关元鹤闻言便讥笑一声,探入慧安发间的手微微动了动,拇指在她软玉一般的耳垂处似有若无地拨弄了两下,感受到慧安羞怯地颤抖,这才道:“爷大老远来瞧你反倒差点挨你一刀子,你倒还有理了!”慧安闻言只觉他这是在提醒她先前惹怒他的事,不由心中更虚,闭着嘴巴又不说话了。

关元鹤见她这般,才嗤笑道:“知道理亏了?他说话时喷出的气息撩在慧安的脖子上带起丝丝微痒来,慧安肯定他是故意的,心中郁结却不敢偏开脑袋,只闷着声音道:“先前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你不理我,我心里难过。”

慧安的声音极轻,语气中却带着一股委屈和乞求。经过方才一番斯磨,关元鹤如今哪里还生的出气来,听慧安主动认错,还服了软,心中便愈发怜爱,因她那句直白的“难过”,他愉悦地勾起了唇。

慧安言罢就闭上嘴又不说话了,关元鹤却将她搂得更紧一点,一手缠着她垂散在身侧的发丝,沉声道:“还有什么瞒着我的?你最好现在一并交代了,这次念你初犯便饶过你,以后可休想再这出一句话就糊弄了爷!”

他言罢,埋头就在慧安的肩头上咬了一口。慧安吃疼得抽了口气,暗道这人怎如此喜欢咬人,嘴上却再不敢期满欺瞒,张了张嘴,道:“有件事想要和你商量……”

“嗯?”关元鹤搂着慧安,只觉怀中柔软含香的身躯不停刺激着他的神思,如今听闻慧安的话便只漫不经心的哼了一声,只那声音却愈加低哑,凭空生出一股性感来。可他这声音慧安却没听进耳中,因为慧安这会子正想着事情。

如今侯府的事情眼见已能脱手,她早已想好,待孙熙祥出了府,她便将侯府托付给方嬷嬷,自己想到柳州去寻那兽医。可这事她实不知关元鹤会不会答允,先前一来不知自己设计孙熙祥的计谋能不能成,再来也是没想好要不要去柳州,故而这事她谁都没提。可这会子她已然打定了生意,加之关元鹤此刻又问起,慧安免不了要提上一提。她虽不知说出来关元鹤会不会答应,但却知道这次自己要是再先斩后奏,只怕关元鹤真会不饶她。

慧安思忖了一下,便道:“你也知道,太后春上要到东都去修养,我想跟着去,陪在太后身边,你答不答允?”

关元鹤不过一提,没想到慧安还真有瞒着的想法,闻言他那面色就黑了。太后离京到东都去修养,怎么着也要个一两年。关元鹤想着若他不问,这丫头就无声无息地跑了,他只恨不能将慧安倒提起来拍她屁股。

慧安感觉到关元鹤的怒意,忙扭了扭身瞧向他,又怕他生气又怕他不答应,当即就急着道:“这事我也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实在是最近才决定,你放心,在你凯旋前我一定回来,绝对不会耽搁了大婚的!”她说着便撒娇地摇了摇关元鹤的手臂,绯红了面颊。

关元鹤瞧她态度极好,又觉她的话还算受用,便瞧着她挑眉道:“不会耽搁大婚?”他那表情分明写着,原来你也急着嫁给爷啊!

慧安被他瞧的面颊红成一片,低头便道:“我不是那意思……”

关元鹤见她害羞便也不再逗弄她。说起来他这次能消气,一是和慧安闹了别扭他心中也不舒坦,本就只是想着凉慧安几日,也叫她知道下厉害。再来也是因为沈童告诉他,慧安的母亲沈清之死和孙熙群的关联,他心生怜惜,这才早了两日赶回来,如今听了慧安的话,他想了想,道:“那孙熙祥,你欲如何?”

慧安听他问起孙熙祥,一愣之下瞧了关元鹤半天,才瞪着眼,狐疑地道:“你都知道了?”

她指的自然是母亲被害一事,关元鹤怜惜她抚了抚慧安的头,这才道:“他既做下那事,定然早毁灭了证据,若是送交官府只怕便是开棺脸尸也难以定罪。此事关乎侯爵,若翻扯出来,左不过要经三司。这案子是死的,审理期间却是猫腻颇多,你想要个什么结果?可需我活动一二?”

关元鹤那眸中分明写着杀机,慧安闻言倒抽一口冷气,半晌才摇头,道:“我恨他,在我恨意未消时不想他死的这般干脆!”

慧安言罢却是有些不敢去看关元鹤,只怕他心中觉着自己狠毒,可半晌不闻关元鹤支声,慧安便忍不住抬了抬眼皮,却瞧见关元鹤一脸平静地瞧着自己,眉梢甚至高高的挑起,隐约却是一丝飞扬的得意。

慧安一诧,半晌才张了张嘴,道:“你不觉着我这般对生养我的父亲太过阴狠?”关元鹤却是讥笑一声,道:“他何曾养过你?”言罢见慧安瞪着眼睛,不由屈指弹了她一个爆粟,道:“是爷的女人!”

慧安听了他的话只差没将两个眼珠子突出来,心中一定,却也感叹这人喜好的奇怪。半晌又想起方才他瞧见自己床上藏刀而起的恼怒来,这会子却觉出不对来,不由狐疑地瞧着关元鹤,道:“你方才为何恼我?你若不喜欢,我以后不将利器放在身边就是。”

关元鹤却似刚想起此事来,目光锐利瞧着慧安,却道:“可是有人闯进过这屋?”

慧安愣住,半晌才明白过来,感情关元鹤方才根本就不是因她藏刀而恼 !却是她想岔了!慧安登时又好气又好笑,只他这般念着她的安危,这般纵容着她,接受她的一切不合情理、不合时宜,这却叫慧安心中暖暖,触动中便生出一些急于表达出来的喜悦来。而这份欢喜表现在动作中,却是叫她羞红着脸主动抱住了关元鹤的腰,贴着他平稳跳动着的心窝,轻声道:“我这闺房哪里就那么好进了!你当人人都如你这般……”

话到底处却是消弭在了唇齿间,关元鹤被她一抱当即便抽了一口气,他本就忍得难受,慧安竟还敢主动点火!他身上刚消退的燥热登时便蜂拥而起,低头间却瞧见慧安一截白皙优美的脖颈,看着她因扭身而露在外面的纤巧锁骨,感受着怀中她微微起伏的胸口,关元鹤舔了舔微干的唇,心中却道,怀中小人儿分明就是个蹬鼻子上脸的。先前欺他心软回来寻她,她便敢拿刀子捅自己,后来更是敢扑上来母老虎般撕扯。如今见他灭了心火,分明就是怜惜她年幼,这便又来撩拨人。这若再不给小丫头点教训,她便真敢爬到自己头上叫嚣了!

想着这些,关元鹤自将手往慧安的衣襟中探,低下头,用他低哑而饱含男性气息的声音,轻抚着慧安的耳垂,道:“不如我什么?嗯?”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