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沦陷故事:你是我不能说的秘密(二)

与君相逢故,便将终身误。他的深情,她的沉沦,终不过是一场无法诉说的风花雪月。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190282653b5e0865al

第一百三十一章 静日商战生微澜

周亦轻轻环住我,声音有些动情:“小薇,我会让你快乐的。”他的手放在我的背上,我忽然就是一阵麻嗖嗖的不快,忙推开他,勉强撑出个微笑:“今天带什么吃的了?”说着往屋里走去。

“买了好几种,不知道哪种合你的胃口。”周亦跟着进来,把吃的拿出来。

我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小菜,感激的冲周亦笑笑,“谢谢你。”

周亦挠挠头,满含期待的看着我:“以后就是应该的了吧?”

我沉默了,没有吭声,低头去扒拉着饭菜。味同嚼蜡就是我此刻的心情吧,甚至,有丝丝的苦涩。

心随着咀嚼更加扯痛,我缓缓的吃着,看周亦停下了筷子,有些哀求的看着他:“周亦,我今天想早点休息。”

周亦一愣,眸色有些黯然,揉揉我头发,勉强笑笑:“好,我先走。”

随着门噔的一声关上,我终于舒了口气,茫然的躺在床上,似乎全身都被抽空了。我终于和子越说再见了。以后的日子,是不是就能安宁了?

第二天上午去那家制药公司去面试,一次次的找工作,经验或多或少也积攒了点。自我感觉还不错。从公司出来,还是忍不住去医院看艾云。

买了些水果进去,艾云看看我,眼圈泛红,没有吭声。

我把水果放下,看着艾云:“我和他,分手了。”艾云瞟了我一眼,别过头去。我咬咬嘴唇,不知道该怎么说,半晌,艰难的说着:“艾云,我知道你恨我,恨我软弱,恨我没有保护好林育诚的资料。对不起。以前是我糊涂,以后,不会了。”

艾云侧着头,肩膀有些抽动,半晌,颤着声道:“你先走吧,等我好些,我再找你。”

她还是不想见我。我的心像被剜了似的疼,匆匆留下句:“你好好养身体。”头也不回的冲出了病房。

出了医院的瞬间,眼泪止不住流下来:和艾云认识七年了,大一刚去宿舍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她,一起吃饭,一起自习,她能挥着酒瓶帮我挡流氓,我也在她生病时守在校医院两天没合眼,她打工的第一份工资,给我和她各买了一身“情侣装”:一样的牛仔裤白T恤,一样的马尾,我们笑得好开心。可为什么,要将这样的朋友也从我身边夺走?

尽管子越一句轻描淡写的“不是”,让我相信了林育诚的事不是子越而为,但是否因他而起,却不得而知。前前后后的太多巧合,让我不得不怀疑。如果我不认识冯子越,会不会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那是我人生中心情极其灰暗的一段日子。偌大的北京城,我第一次觉得自己一无所有。没有工作,没有亲人,现在连朋友也失去了。有时会想,如果我死了,这个城市,估计没有一个人会我为我掉一滴眼泪吧。

在我无助的日子里,周亦便成了我的救命稻草,是那段黑暗凄迷的日子里唯一的一丝亮光。有时接到他的电话,会觉得温暖,至少还有一个人,是关心我的。和周亦的距离也不觉近了许多。

元旦过后的一周,终于接到了那家制药公司的电话,可以去上班了。我的心情也忽地拨开阴霾见了一丝亮光。和周亦吃饭时,表情也不像之前那么木然无神。

“有什么好消息了?”周亦看着我,淡淡笑笑。

“之前和你说的制药公司,已经给我offer了。”我冲他开心的笑着。却看他有些失神的表情,异于平常,“你怎么了?”

周亦看了看我,沉默了片刻,道:“还记得你之前告诉我的不破不立的法子吗?”

我一愣,那是子越教他的,如何应对公司里周川的老部下。将部门重组,借机将人员重新调配。“记得,你实行了?”

“嗯。”周亦点点头,“和并购几乎是同步。重组方案也报了父亲,父亲没有异议。不过,总部那边正式行文后,袁经理他们带着一批骨干跳槽了。”

我的心咯噔一下,袁经理跳槽应该是周亦意料之事,借此可以丰满自己的羽翼。但是还带着其他人跳槽,便是危机了。我有些担心:“那怎么办?”

周亦苦笑:“本来并购酒厂不成功,就遭到了些非议,这次改革,又弄成这样。公司一些元老就在董事会上闹腾了,给了父亲很大压力。”

“那些元老。本来就与周川交情更深吧。”我看了看周亦,不觉也跟着苦笑。周氏是家族企业,元老们的动向基本就是支持哪位接班人的风向标。这一招,不过是周川的借刀杀人吧。

周亦颇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小薇,你很聪明。”

我咬咬嘴唇,叹口气:“周亦,不是我聪明,在你那里待了那么久,是怎么回事,我也该看清了。”想想当年在雍和宫,我还曾借鸱吻提醒过周亦,兄弟间也可以和睦。原来是我单纯了,这样的家族,兄弟间的争夺怕是无可避免。周亦的锋芒必露,已经早让周川坐不住了,明里暗里的较劲,从并购酒厂起周川的百般阻挠就已经拉开帷幕。现在是不是算开锣鸣镝,正式开始了?

“现在公司反响很大,父亲让我暂时换个公司待一段。”周亦抹了把脸,神情憔悴。

“哪个公司?”我的心一突,急忙问道。

“海淀的经销公司。”周亦叹了口气。

我一愣,手里的筷子停住了,再也没有心思吃饭。那个经销公司,名义上也算个分公司,但是门面小的可怜,业务也单一,基本就是个销售点。之前周川一直有意向并回到他的公司,只是还没有执行。现在将周亦调过去,明为升职,实则贬黜。

看着周亦,我忽然有些伤感,比起周川的花天酒地,周亦一直像个苦行僧般为着公司宵衣旰食,但是这份努力,这份用心,总是被无情的击碎,周川,冯子越都是他的阻力。直逼的他喘不上气。

我看着周亦,第一次在他面前用坚定的语气说着:“周亦,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你一定比我更会背诵。那个公司虽然小,也许也能让你大有作为。”

周亦深看着我,挑起唇际:“小薇,你的鼓励。对我来说很有效。”转而有些黯然:“其实去那里也无所谓,只是父亲的决定—-唉。”周亦的神情有些受伤。

记得以前有个朋友和我说过,兄弟姐妹间,其实是一种微妙的存在。对外是关键时刻冲锋陷阵的手足,但对内也会有微妙的竞争。我是独生子女,无从体会。但在周亦这里,我似乎能体会一二。周川周亦,纵然没有如此庞大的利益冲突,只在父母面前,也会想着更胜一筹吧。而周亦父亲做的这个贬谪的行动,无疑让周亦有些伤心。

看着周亦的神色,我有些动容,默默的为他添了杯茶,仔细想了想,道:“周亦,也许你身在其中,容易感情用事。但是我倒觉得你父亲的决定非常英明。”

周亦看着我,眉头微微一蹙。我冲他笑笑:“只有你和周川分开,你才不会被掣肘。而眼下的这个形式,也只能将你放到一个小公司,才能挡着攸攸众口。”

周亦的眸子转亮,紧紧抓着我的手,看我的神色很动容,半晌道:“小薇,你总能给我温暖。”

我默默把手抽回来,他也总给给我温暖。但是,我们之间的情分,似乎也仅限于相互取暖。

看他随即转黯的眸子,我垂下眸子,转移着话题:“对了,袁经理带着人去哪儿了?”

周亦抽抽嘴角:“你估计能猜到吧。”

我的心一突,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冯子越?”他点点头。

一种悲凉,忽地就漫上心头,我也早该想到,能接收这么一大帮人的公司,论实力,怕也只有他,论动机,也只能是他。

我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伤悲。子越的老辣,为什么总让我为之骄傲的时候又为之伤怀?他伤的,为什么总是我在乎的人?可是商场如战场,本就是尔虞我诈,狠戾决绝的吧。

我看看周亦,脸不自觉的红了,不知该说什么。子越这么做,虽然是报复了周亦,但是也等于和周氏暗暗的结了梁子。我迟疑的问着周亦:“你父亲,怎么看?”

周亦的表情有些游移,想了想道:“心里肯定有结,其实冯子越的做法,已经等于公然叫板了。”继而无奈的叹气,“不过,也没有什么办法。”

我有些迷茫了,冯子越和周氏的关系,一直还是友好合作的,否则也不会在赵局长的饭局带上周川,但如今,是彻底的决裂了。但是周川在这中间,又起的什么作用?我想不出来。

和周亦聊了一晚上公司的事情,心情不免沉重。回家又想起林育诚,上网看了看。却惊讶的发现之前的负面消息少了许多。而且林育诚公司的股票也止住了狂跌,似乎有上升的趋势。心里不禁也松了一口气。艾云的心情,也该好转了吧?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脸皮厚一回,就算还是会碰钉子,也要再去争取一回,看她能不能原谅我。因为,她是艾云,是我这辈子都舍弃不了的朋友。

第一百三十二章 雪舞劝惜眼前人

第二天一早去新的公司报到。做的职务仍然是“老本行”,营销总监的助理。虽然对制药行业是完全陌生的。但是好在助理的工作,揣摩好领导的脾性最重要,在细碎中做到有条不紊,再逐步熟悉些公司的业务,也就渐入佳境了。

领导是位五十多岁胖胖的大叔,笑起来像弥勒佛一样。只是不知道笑容的背后脸孔是什么。第一天工作,熟悉了公司的环境,做些简单的票据整理也就过去了。公司的人员不多,关系不算复杂,还算顺心。

下了班想去看看艾云,估摸着已经出院了,犹豫再三打了个电话,她却很快的接了。告诉我她正陪着林育诚在外面应酬,有时间在找我。听语气很轻快。虽然晚上不能去看她,但我的心情也随之轻松了些。只是微微有些担心,已经大着肚子了,还陪林育诚应酬什么?

周末徐硕约着去滑雪,也约了周亦。近来心情好转,便也欣然而去。

周亦开车接我到了一个滑雪俱乐部,我惊讶的发现陪在徐硕身边的是个陌生的女孩子,不算秀气的五官,但很可爱。圆圆的脸庞上一对浅浅的酒窝,眉眼弯弯。

“温若琛。”徐硕大大咧咧的介绍着,似乎那个女孩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跟班。转而介绍着我和周亦:“我哥们儿,周亦,赵小薇。”

我白了徐硕一眼,咂咂嘴:“见了美女,给我性别都改了啊。”

徐硕挑挑眉:“还挑上理了。”

那个女孩子大概不知道我和徐硕素来会贫两句,赶紧给徐硕解着围:“小薇姐,早听徐硕说起你了呢,是他很好的朋友。”

徐硕瞥了她一眼,声音有些冷:“这还用拿出来说?倒显得不熟似的。”

女孩子脸微微一红,没再吭声。我忙打着圆场:“你们都会玩吗?我没运动细胞,就不换衣服了,在这等你们。”

徐硕和周亦哪里肯放过我,死活让我换上衣服,周亦牵着我:“先在初级道上试试。”

我像只笨鸭子似的,刚滑了几下就扑棱着倒地了,接着任谁劝我都死活不再挪一步。还不够出糗的。

周亦陪了我一会儿,徐硕走过来:“我和薇姑待会儿,你去滑。”

周亦笑着走开:“这是要说悄悄话了。”

徐硕大大咧咧在我身边坐下,喝了口水歇了歇道:“这就是上次和你说的,我妈看上的大家闺秀。你觉得怎么样?”

我眯着眼看了看远处的高级道,周亦和温若琛正像两只轻灵的雨燕翩翩滑着,动作很美,融融的阳光,像一幅油画一样。

“很好,对你很用心。”我也只能看出这些,“是个该珍惜的女孩子。”

徐硕叹了口气:“该珍惜,唉,是啊。”说罢看了看我,瞄向周亦:“你怎么不珍惜他?”

我的脸一红,周亦,是个该珍惜的人,可是,总是缺了什么似的,没有该有的感觉。

“你和冯总,是断了吧?”徐硕又冒了句。

听到子越的名字,我的心又是一突,咬咬嘴唇看向他:“你怎么知道?”

“看出来的呗,要是没断,你能大周末的和我们滑雪。”徐硕夸张的笑着。

我捶了他一拳:“你少打马虎眼,你要是不知道,敢大周末的约我出来?”

徐硕笑笑:“服了,够聪明。邵琦说的。”说到邵琦,徐硕的脸色有些阴沉:“你最近有时间去陪陪她吧,周川最近又和个女人挺热乎。”

“什么女人?”我的心狠狠扯了一下,邵琦对周川的心,路人皆知吧。可周川为什么总要辜负她。

“什么选秀节目盯上的,周川对那些最上心了。”徐硕把水瓶狠狠砸在了桌子上,“真他妈不是个东西。整天满眼的腌臜,就是看不见家里的宝贝。”

我看了看徐硕,不知道该怎么说。世事就是如此,守着的,不一定是爱着的;爱着的,也许只能远远的看着。

“邵琦的事,你也帮不了。”我看着远处的温若琛,试探着劝道:“不如惜取眼前人。”

“我能管的,必须管。”徐硕说的斩钉截铁。我有些不明白徐硕的心思,既然无法再一起,为什么要付出这么多?只可惜当时自己还没有领悟一个道理:爱一个人,便有了为她付出的责任。与她是否有回馈无关。

“悄悄话还没说完?”周亦拍拍身上打趣着,“徐硕,走,滑一道去。”

徐硕不甘示弱的和周亦走了。那两人从坡道上冲下来,就不像雨燕了,活像两匹脱缰的野马。男人的野性毕露无遗。

坐在我身边的若琛看着徐硕,满脸的笑意。看我打量着她,有些不好意思递给我一瓶水:“小薇姐,喝水吧。”

这个甜甜的姑娘很讨人喜欢,虽然是个大家闺秀,却一点架子也没有。我道了声谢拿起瓶子。

过了一会儿,若琛似随意的问着我:“小薇姐,你和徐硕认识很久了吧?”

我想了想道:“也不算久,不到半年吧。但是很投缘。”又补了句,“他人很好。”

“是啊,”若琛轻轻叹了口气,“可是,总觉得他挺远的,我有些够不到。”

她脸上单纯的忧郁之色让我有几分怜惜,若琛是个单纯的大家闺秀,只是简单的喜欢着徐硕,怎奈徐硕的心里已根深蒂固的植了邵琦。

我想了想,似随意的说道:“多点时间,就容易了。耐心很重要。”说完又转着话题:“你滑的很好啊。”

若琛莞尔一笑,和我聊了起来。还要了我的手机号要常联系。

晚上回去给邵琦打了个电话问了问她的近况,听声音还算好,只是有些落寞。我也没敢提周川的事惹她伤心。随口聊了几句约她下周去逛街,见见她才能彻底放心。过了两天,晚上给艾云打电话她在家,便去看她。正好林育诚在家。看到我热情的打着招呼:“小薇来了?”

我不自觉的一哆嗦,难得的热情。以前素来视我为空气。艾云怀孕后对我的态度好些了,但像现在这么奉若亲朋,却绝无仅有。便也应着:“嗯,你在啊。”

拎着东西进屋,艾云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看我来了淡淡的打了个招呼。

我的心无端一抽,这幅冷淡的神色多少让我有些伤怀:“身体好些了吗?”

“好多了。”林育诚替艾云答着,又问我最近忙什么。我倒有些受宠若惊了。

说了半天,林育诚终于绕到了主题:“这次的事儿,多亏了冯总。我还一直没再约到他。小薇,你回去也帮我捎个谢。”

我有些不知所云,只愣愣的应着。林育诚看我无意与他多说,寒暄了几句上楼了。

艾云看了看我:“你还不知道?”我点点头。

“看来真分了。”艾云的表情看不出喜乐,淡淡的,让我的心有些微微发疼。

最大的轻蔑是无言,最大的伤害是冷漠。说的真是不错。哪怕她骂我几句,也比这么让我心里舒服。

“他帮什么了?”我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牵线。”艾云答得很简单,我等了许久也没下文。屋外起风了,吹得玻璃呼呼作响。我有些凄凉,怕赶上大风雪,也不想呆在这儿讨她嫌,低低说了句:“那我先走了。”转身要走。

“等等。”艾云喊了句。起身回了里屋,再出来时,手里拿了条围巾:“外头起风了,围上。”声音冷冷的,我的眼泪却一下子流了出来。

“傻乎乎的,哭什么。”艾云的眼圈也红了,把围巾给我系上,深看着我道:“小薇,冯子越虽然帮了林育诚,但既然你们已经分了,我不想你再掺和在里头,所以里头的缘由,你也别管了。虽然我知道冯子越帮忙除了利益,主要是你的情分。但是欠他的,让林育诚去还。你好容易才离开了他。就算他是个好人,也不是你的良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流着眼泪拼命点头:“我明白。”艾云啊艾云,也只有你,会时时处处为我考虑着。

“去吧,今晚预报有雪。”艾云冲我笑笑。

我的心数日未有的轻松,仿佛脱笼的山雀般欣悦。走到楼下,连步子都是跳跃的。

快到小区门口,忽然背后传来一声:“等等。”

我扭头一看,林育诚带着一盒东西走过来,塞到我手里:“小薇,这个忙你一定得帮。”

我有些愣怔:“什么?”

“冯总帮了我的大忙,也不能白帮。以前是我小人了,在华东市场有些误会。这次我终于擦亮眼睛认清了朋友。华处长这条线不好搭,这么宝贵的资源冯总都舍得帮,我不表示点儿心里怎么也说不过去。”林育诚嘟囔了一大堆,我满头雾水。

半晌才晕乎乎的回答着:“我也见不到他。”

林育诚挥着手:“你就别推辞了,上次在医院我就看明白了。我现在是怎么也联系不上他。拜托你了。谢谢啊。”说完已经疾步走了回去。

我有心追回去把东西塞给他,却犹豫了下没有挪步子。我劝着自己:既然林育诚又追出来,肯定也是瞒着艾云的。我再回去把事情弄大也会惹得艾云不快。但潜意识里,我是不是也舍不得这个再见他一次的机会?



标签:

2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感人~用了将近两天的时间看完了。爱,真的是要受很多的折磨~~~才能知道彼此的好~祝作者幸福~

    (36) (23)
    • 这是我从懂事以来看到的最感人的一篇文章,让我有了身临其境的感觉,为文章里的男女主人公的起起落落的故事纠结的心也跟着痛,真的很好看的一篇文章很贴近现实生活的点点滴滴。衷心的祝愿小薇和冯子越白头偕老。

      (31) (24)
  2. 饱含热泪,茶饭不思,急切地想知道小薇和子越现在可好?

    (12) (7)
  3. 若薇能看到我的留言,请一定回到子越身边。有些承诺只在这一辈子,人生本就是虚妄的。钟于自己心。祝你们幸福

    (24) (6)
  4. 好动人的感情,很想知道到最后薇是否与子越执子之手了

    (11) (5)
  5. 亲爱的,每个人都会憧憬爱情。可想你们这样错过了十几年依然能在一起的却不多见。你一定要好好把握,回到他身边,时间已不多了

    (4) (1)
  6. 最可怜最无辜的人是谁?

    (3) (1)
  7. 真感人呀!现实生活中,我们遇到这样的情感真是太少了。真爱无悔。只是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3) (2)
  8. 薇啊,求你们爱下去

    (8) (4)
  9. 很棒!!看得我都哭了好几次了,枕头都湿了。。如果把它拍成一部电视剧请一些好的演员,该多好,太感动了

    (1) (2)
  10. 希望你们有个圆满的结局,,必须说声,,,请你们在一起吧

    (2) (2)
  11. 希望天下有情人能终成眷属。我想他一定记得她,不会忘记。

    (5) (2)
  12. 子越和小薇彼此真心相爱,为了对方都可以舍弃一切。是真的爱到骨髓了啊。。。。。。
    他的妻子真应该放手,让他们在一起吧。。。。。。

    (22) (29)
  13. 很感人,流着泪看完了。这样深入骨髓的感情,怎么可能忘记,子越不会忘记小薇的 ,希望他们能在一起。深深祝福!

    (29) (20)
  14. 很感人,流着泪看完了。这样深入骨髓的感情,怎么可能忘记,子越不会忘记小薇的 ,希望他们能在一起。深深祝福!..

    (18) (27)
  15. 很感人的爱情!!可惜这是小说,现实生活中会有吗?

    (2) (2)
  16. 我只想说一句话:贱人就是矫情

    (0) (1)
  17. 看了又回看,真心好看,第一次有耐心看的却如此感人,最近看了心情始终没能平静,有后续吗?真期待后续,

    (5) (0)
  18. 这部小说反反复复的看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这是迄今为止最感动我的一部情感小说,也改变了我的情感世界。现实生活中理想需要一个载体,爱情需要一个归宿。小薇和子越这这么深的爱,没有走到婚姻这一步实在是太遗憾了。希望作者写一个续,成全他们。因为这个结局对小薇是莫大的伤害,依她的性格这辈子不会再爱上别人了,小薇终将会为这段感情付出她的一生。难道要让她孤独终老吗?就像大宅门里的白玉婷和万小菊的照片结婚吗?如果有一天子越康复了,他还会找小薇的。如果子越这辈子终将失忆,那对子越没有什么,但小薇怎么办?

    (3) (0)
  19. 要求续集,强烈要求!!!难道小微从此以后都要一个人过吗?我接受不了!

    (2) (0)
  20. 写个续集,成全子越和小薇吧!!!!!!这样的结果让人太难受!

    (2)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