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梁山上的“性”与“爱”

梁山好汉们“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并非他们是“特殊材料制成的”,而是为了更大欲望的获得。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水浒传》剧照:孙二娘、顾大嫂和扈三娘

《水浒传》剧照:孙二娘、顾大嫂和扈三娘

梁山上的“性”与“爱”

——偷窥江湖

文/廖保平

《水浒传》有一奇,那就是梁山上年轻力壮的汉子一排又一排,竟然绝大多数“不亲女色”,“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话说“相貌堂堂强壮士,未侵女色少年郎”,其实好汉们已是大龄青年,似乎都不着急性事,他们“打熬筋骨”、“打熬气力”,充满禁欲主义色彩。108号领导干部尚且如此,其他的喽罗更可想而知,光棍多多。

真正好色喜性的只有寥寥数人,一个是与妓女李巧奴有来往的安道全;一个是与妓女李瑞兰有染的史进;一个是想抢刘太公之女为妻的周通;一个是夺了程太守女儿的董平;一个是搂住刘高之妻求欢,后来又娶了扈三娘的王英;一个是包养阎婆惜、对妓女李师师有倾慕之情的宋江。下面且看这六人的“风流史”。

宋江因久攻北京城不下,不由“神思疲倦,身体酸痛,头如刀劈,一卧不起”。张顺曾认识神医安道全,自告奋勇前去请安道全来给宋江治病。“安道全却和建康府一个烟花娼妓李巧奴,时常往来。这李巧奴生得十分美丽,安道全以此眷顾她”。这李巧奴也舍不得安道全走:“我却不依你去,你若不依我口,再也休上我门。”搞得安道全进退两难。张顺一怒之下杀了李巧奴和妓院的人,嫁罪于安道全,安道全这才无奈地上了梁山。

史进“旧在东平府时,与院子里一个娼妓有交,唤作李瑞兰,往来情熟”,是个常逛窖子的嫖客。梁山兵马攻打东平府受挫,史进自告奋勇,进城去找李瑞兰,以求里应外合攻下城池。不料,这李瑞兰并不像李巧奴那般重情义,出卖了史进,报与官府,使史进被捕,受尽折磨。破城后,史进带人上门报仇,将李瑞兰一家大小均碎尸万段。

董平上梁山前是东平府的兵马都监,见顶头上司、东平府程太守女儿“十分颜色”,想娶为妻子,程太守没有答应,他记恨在心,与宋江暗中串通,赚得守门军士打开城门,引宋江大队人马进城,他则“径奔私衙,杀了程太守一家,夺了这女儿”。

周通上梁山前是桃花山的二当家,看上桃花村刘太公19岁的独生女儿,刘太公并非情愿,却慑于周通的淫威,任其摆布。周通先是用二十两黄金、一匹红锦做定礼,然后上门强娶,被鲁智深出手相救,坏了周通的好事。

王英是梁山出了名的色鬼,他在清风山做二当家时,有一次抓到了朝廷官员刘高的夫人,把刘夫人带至自己房中,打算强行求欢。宋江得知此女是刘高夫人后,跪下求王英放了她。之后,待到众好汉将陷害宋江的刘夫人再次捉上清风山,王英又想淫乐一番,见大当家燕顺一刀杀了那女人,竟然要拿刀和燕顺拼命。宋江答应日后成全他一桩亲事,才平息了争端。后来,梁山攻打祝家庄,活捉扈三娘,宋江将扈三娘嫁与王英,一个侏儒猥琐的好色一代男,抱得梁山最漂亮的美人归。这也使王英成了除了徐宁、张青、孙新(董平勉强算一个)之外,梁山上又一个娶了妻室的男人。

再说宋江,一副正人君子样,其实是个好色之徒。他先是用钱支助阎婆惜葬父,趁人之危笑纳了送上门来的阎婆惜,两个人未婚同居,不给别人名份,大有包养之嫌,后来还杀了这可怜女子。再者,色胆包天,冒着生命危险进京城去看花灯,花了梁山大一百两黄金,得以与京城名妓李师师亲近,不巧大宋皇帝来与李师师幽会,使他一夜春宵泡汤。

梁山绝大多数好汉不近女色,是一个让人颇为费解的事。本来,“食、色,性也”。“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好色本是很正常的事,“只顾打熬气力,不亲女色”,有违人的基本欲求,我就不相信梁山好汉是“特殊材料制成的”,至少上面所举五人的好色、抢妻之事,说明梁山好汉发育正常,没有被塑造成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而是荷尔蒙激素也会膨胀的凡夫俗子。

再说了,爱情婚姻不是什么坏事,是人类繁衍之需,也是社会关系建立的起始。如李贽说:“夫妇,人之始也。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兄弟,有兄弟然后有上下。夫妇正,然后万事不出于正。”(《夫妇论》)男人是乾,女人是坤,乾坤之合再正常不过。孔子曾感概“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论语·子罕)哪有几个好德要多过好色的人呢?“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有几个人敢前卫到奉行独身主义呢?更不要说,每个人都有繁衍自己基因的“动物冲动”。梁山汉子们之所以压抑自己的性欲,除了受宋朝理学“存天理,灭人欲”的影响(应该很小),实是有非常深刻的政治考量。

一、一个人闯荡江湖,尤其是加入造反的江湖暴力集团,这是一件危险系数极高的活儿,随时都可能脑袋搬家。

说得难听点,今天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快活无穷,不知道明天会不会被捕下狱,惨死刀下。对于江湖造反者而言,活一天算一天,快活一天是一天,很难顾及明天。自己都没有明天,如何能给爱人明天?不能给爱人明天,还不如没有爱人。

亦舒曾说“恋爱与革命,都必须要非常年轻,非常非常年轻。”——真是这样的,人年纪大了,恋爱与革命就变成了奢侈品,顾及的现实太多,而恋爱和革命这种东西牵挂的越少越好。造反这事,拖家带口太累赘,行动不方便,除非自己在江湖里混出个人模狗样,在江湖暴力集团里做个头头脑脑,配备私人服务人员,有人帮你照顾家人孩子,否则,革命工作都忙不过来,哪里有时间照顾家眷孩子?总不能只顾生不顾管吧,造人像下鸡蛋,随随便便送人,很不人道。还是光棍一条闹革命比较方便。

更主要的是,拖家带口,一旦被官府抓获,累及亲人,于心不忍。当造反者势力弱小,只是“地下组织”,又没有“革命根据地”时,活动秘密,行踪不定,来去如流,社会关系越少越好,拖家带口容易暴露目标。所以,梁山好汉“不亲女色”,不结婚生子,宁愿“打熬筋骨”,看似奇怪,实是为了便于干革命和安全起见。等革命成功了,官爵加身,那还不就像阿Q说的,喜欢谁就是谁;或是离掉仍在老家的糟糠之妻,再娶年轻漂亮有文化的城市知识女子,历史之上,又不是没有。

二、在造反的初期,江湖暴力集团很微弱,不知道能不能成气候,除非像周通这样强行霸占民女,梁山好汉很难获得主流社会良家女子的身份认同,并主动抱怀送抱。

因为,受到政治权力的打压和意识形态的抹黑,在主流社会眼里,绿林响马、大盗山贼、土匪黑社会等江湖人士,并不是“正经人”。更何况,嫁了朝廷极力抓捕的“逆贼”,等于甘做“反革命家属”。有几个女人甘愿冒着家族被诛连的危险去嫁给一个“反革命反子”?就算她愿意,家人也不会同意。刘太公不愿意将女儿嫁给周通,未必不为了一家人身家性命着想。

像孙二娘与张青,顾大嫂与孙新,是没有投身革命时已经结成夫妻。而扈三娘与王英,之所以结合成夫妻,是因为他们已经投身造反事业,彼此是“革命同志”,有共同的革命理想,结成了“革命伴侣”。梁山上“革命女同志”太少,好汉们只好“打熬气力”,后来那么多好汉同意招安,谁知道是不是与熬不住有关呢。

三、梁山造反头头晁盖以身作则,尤其是宋江进行的革命性爱观教育,也压抑了梁山好汉们的性欲、情欲。

作为造反的领袖,宋江在很多场合都讲到,“贪女色,不是好汉的勾当”,“但凡好汉,犯了‘溜骨髓’三个字的,好生惹人耻笑”。反对梁山干部亲近女色,干预干部的私人生活,不许他们乱搞女人。原因是,干部生活作风问题事关革命成败。革命是出生入死,不是儿女情长,一旦耽于儿女情长,容易掉进温柔乡,不思进取,丧失革命斗志。燕顺之所以能容忍王英好色,是因为“这个兄弟诸般都肯向前,只是有这些毛病”,看在王英没有因贪恋女色,丧失革命斗志的份上,睁一眼闭一眼。

但是宋江不这样认为,他认为贪女色不是好勾当,会遭人耻笑,为什么这样说呢?原因是,梁山的“革命女同志”太少了,好汉们想搞女人只有两途,一是强占民女,二是泡青楼、逛窑子,这两样都会致革命于失败的深渊。

拿强占民女来说,人们何止是耻笑,那是愤怒,那是对梁山的仇恨。为了保持梁山的正面形象,需要梁山好汉们注意私德。要是在私德上立不住脚,比官吏的私德还差,便无法取信于主流社会,更不足以对抗朝廷。因为道德是一种武器,弱者的武器很少,会更看重这个道德武器,要利用这武器打压对方,把对方的道德污点夸大,但必先要自己道德没有或尽量少有污点。从政治战略要求上讲,宋江必须要梁山干部管好自己的“家伙”,不要到处闯祸。

江湖造反集团一方面宣扬当朝统治烂到根子了,把当朝皇帝描绘成昏君、淫贼,把官吏说成贪得无厌,欺男霸女,吃人不剥皮,激起人们对“旧社会”的仇恨。一方面大力宣扬“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伐无道,诛暴秦”;宣扬自己“替天行道”,“造反有理”;宣扬自己代表了社会的正义,代表了历史前进的方向,代表了时代发展的潮流……,以此让人们相信,自己必然会取代旧政权,建立人人满意、皆大欢喜的新政权、新社会。在那个新社会里,“等贵贱,均贫富”,“均田免粮”,“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这是一场意识形态的思想舆论大战,这个一定要有强有力的宣传机器和得力的笔杆子才行。

因为憧景江湖暴力集团勾画的“大饼”,可以想见的是,在“革命形式一片大好”的时候,会有大量的流民加入到梁山集团,其中包括一些对未来新政权和新社会充满无限幻想的女性。他们纷纷选择嫁给梁山领导干部,对这些绩优股提前埋单,期待将来能赢得惊人的收益。

问题是,梁山在宋江的领导之下,“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一直怀着招安之心,并没有为人们勾勒出一个建立新政权、新社会的美好蓝图,也没有拿得出手的笔杆子来进行思想舆论战,这就注定了不会有什么新女性冒着生命危险投奔梁山。梁山统共108位将,只有三个“革命女同志”,内部分配严重失衡。而且,孙二娘和顾大嫂都是上梁山之前已经结婚。

好不容易打祝家庄时擒获了一个梁山头号美女扈三娘,却因为王英是宋江的亲信,加之宋江曾经应答给王英提一门亲事,只好将扈三娘“分配”给五短身材的王英。这叫“组织分配”,扈三娘虽然打心里不愿意,但也不敢违背“组织安排”——“推却不得,两口儿只得拜谢了”。其他的好汉可能心里不服,觉得扈三娘这枝鲜花插到了王英这堆牛粪上,但也不好意思说什么,毕竟这是“组织安排”。

再拿泡青楼、逛妓院来说,也不好,既容易坏了梁山的名声,也容易被官府发现。史进为什么被官府抓走,吃尽皮肉之苦?不就是因为妓女李瑞兰告密么?一个与自己“往来情熟”的妓女尚且出卖自己,其他的更不消说。

有道是“二八娇娘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梁山干部将精力都放在女人身上“溜骨髓”,而不是“打熬筋骨”,就没有精力干革命工作,没有力气攻城拔寨、打人杀人。要是梁山好汉搞了一堆女人,当时又没有避孕的好办法,生出一堆小好汉,这得牵扯多少干部的精力进去,也必将大大地增加梁山的财政压力,都是非常不利于革命的事,这是宋江不能不提防的。

虽然宋江自己生活作风问题并不好,想必深知“英雄难过美人关”和“女人坏事”,“红颜祸水”,非常重视抓干部的生活作风问题,不能因为生活作风问题影响革命,妨碍工作,这叫“抓身体,促革命”,梁山事业不能毁于“脐下三寸”。

宋江的革命性爱观教育还真的管用,李逵就身体力行,“并无淫欲邪心”,对女性有一种强烈的排斥感,李逵见宋江到东京和李师师吃酒,就好生气忿,大闹了一场。后来以为宋江抢了刘太公的女儿,勃然大怒。一贯信服“宋哥哥”的他居然抡了大斧要砍宋江:“我当初敬你是个不贪色欲的好汉,你原来是酒色之徒:杀了阎婆惜,便是小样;去东京养李师师,便是大样。你不要赖,早早把女儿送还老刘,倒有个商量。你若不把女儿还他时,我早做早杀了你,晚做晚杀了你。”

可是我们发现没有,禁(性)欲禁得最狠的李逵,喝起酒来、杀起人来也是最狠、最无情的,连无辜的生命也不放过,连已然投降的扈太公一门尽数杀了;也是他反对招安最激烈,恨不得盖晁做大皇帝,宋江做小皇帝,他有要机会做大将军的人。为什么?

因为禁(性)欲是为了另一种欲望的获得,梁山禁性欲是为了未来权势的欲望满足。一旦他们打下江山,坐有天下,则所有的禁欲都会得到了千百倍的回报。所以,禁欲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纵欲;压抑是另一种放纵,是在打人杀人、喝肉喝酒上的放纵,是在得了天下之后想要谁就是谁的放纵。

总而言之,梁山好汉们“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并非他们是“特殊材料制成的”,而是为了更大欲望的获得。这种压抑扭曲极易走向两个极端:要么将造反看得高过一切,为了造反,一切身心上的楚痛欲望,包括性欲都能熬得,甚至人伦亲情都可以丢到一边;要么是极时享受行乐,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一有机会就纵情声色,包括史进和宋江,以种种名义跑进青楼、妓院去。这就是梁山上“性”与“爱”的特殊之处。(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