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凄美小说:所有引人入胜的爱情都面目可憎

凄美小说:所有引人入胜的爱情都面目可憎。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644458_507104349331355_1400234384_n

所有引人入胜的爱情都面目可憎

文/常乐

(一)

老七在巷子口的早点摊上吃油条就云吞面的时候看到了米薏和她的孩子,她低着头步履匆匆,孩子被扯得东倒西歪,明显跟不上她的步伐,即使她没有看向老七这边,老七也把脸埋进了云吞面蒸腾的热气里,像只鸵鸟。

等老七估摸米薏已经消失在巷子的尽头,他才狠狠地咬了一口油条,小心翼翼地转过头去看向她离开的方向。

她就在不远处,步子比方才慢了许多,撩着长发回头顾盼。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受了惊吓般把目光收回。

四年的时光就在这目光一触间砰然炸裂,老七猛地垂头吸溜了一口云吞面汤,烫得他直吸凉气。

瘦了,他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二)

两年前的老七刚刚毕业,胸怀大志睥睨群豪,跟应届生校园招聘会上每一个展位前的招聘者侃侃而谈,政经文史无所不包,结果除了一个跟老七专业八竿子打不着的保健品公司有意向招他去当培训师,没有一家愿意给三坟五典八索九丘纳于胸中的老七一个工作。老七屡次碰壁后不服,非扯着一家文化传媒公司的招聘者讨要个说法。

“你为什么连我简历都不看就让我去别处试试?咱们聊得不愉快么?”

“挺愉快的啊。”

“那凭什么不让我参加笔试?”

“年轻人,奉劝你一句话,这世上学艺繁芜驳杂的没一个成大事儿的,”那人脾气也好,丝毫不觉得老七的质问有何无礼:“除非你立志说相声。”

老七志不在说学逗唱,被这一番话打击得颓丧了两日,倔脾气又上来了,做了个拉杆展示牌,上面写着自己大学履历和荣誉,在招聘会最后一天自己找了个角落支起了摊子,宿舍里搬来的椅子往地上一放,端坐着等各大公司的HR八面来朝四方来贺。结果一天也每个人搭理,到招聘会场子散了大半,老七脱了鞋意兴阑珊满面萧索地抠脚,正抠得舒爽突然跟前多了一个人。

老七抬头,看到米薏对着他笑、

“同学,你这是卖身葬父呀?”

老七尴尬地收了脚,手在裤子上抹了两下,然后站起身时伸了出去:“您是?”

“夙兴文化,我叫米薏,”米薏大方地跟那只刚刚还在抠脚的手相握:“不知道这位同学对杂志和书刊策划有没有兴趣。”

老七就这样进了米薏所在的夙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后来老七和米薏混熟了后,曾经问过米薏当时是怎么突发奇想招他进来的。

“我觉得敢在大庭广众插草标卖自己,顺道还旁若无人脱鞋抠脚的人,一定是做大事儿的。”米薏如此回答:“你听说过东床坦腹吧。”

《世说新语》老七自然看过,王羲之傲然不媚的性格也让他钦佩,可东床坦腹这个典故从米薏嘴里说出来,却多了几分弦外之音,让老七浮想联翩。

老七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对米薏生出了几分非分之想。

 

米薏并不隶属于人事部门,她在夙兴文化的身份有些特殊,公司给她的头衔是项目策划经理,项目这一个词儿就够包罗万象的,所以米薏在什么公司业务里都要参和,却又对什么都不负责,薪水还是老七的五倍有余。老七总听其他同事八卦,米薏和公司老总于大头关系暧昧,所以在夙兴文化有着半个老板娘身份,你是老板娘招进来的,算是老总嫡系,以后前途无量。老七听了很是愤懑,倒不是愤懑米薏靠着色相拿自己五倍的工资,而是愤懑这些同事多嘴,生生摧毁了他嫣红柳翠的美好幻想。

老七也旁敲侧击问过几次,米薏是否有男朋友。米薏总是避而不答,把话题扯开去,有次老七问得直白,米薏不好搪塞,就像个领导一样板着面孔教育了老七一句:“后生晚辈呀,不要对前辈的私生活这么好奇,把心放在工作上。”堵得老七无话可说。

事情的转机是在一次公司年会上,米薏被众人灌多了酒,老总也没劝,等年会散了,老总扔给老七一个车钥匙,让他开车把醉得不省人事的米薏送回家。

米薏在车上东倒西歪,任凭老七怎么呼唤也睁不开眼说不出话,只是一个劲儿哼哼,哼得老七心神荡漾,反正也不知道米薏住哪儿,就干脆开回了自己租的一室一厅小公寓。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烂泥一摊的米薏架上了楼,扔到了自己杂乱不堪的床上,拿了条新被子潦草地盖在她身上,就打算出去在沙发上凑乎一晚上。

走到门口的时候,老七听到米薏在床上呢喃了一句:“别走。”

他又走回床边,打量着挣扎着支起半个身子泪眼婆娑看着他的米薏。

“抱抱我。”米薏抽抽搭搭说道。

老七笨拙地一屁股坐在床沿上,浑身僵硬伸出双臂,米薏把脸埋在他胸口,老七的胸口突然感到一阵异样的温热。

那不是眼泪,米薏吐了他一身。

 

第二天米薏从卧室里出来连声跟清理了半夜黑着眼圈歪倒在沙发上的老七道歉,老七没吱声。

米薏穿着老七的衣服,没有化妆,蓬头素面脸色青白的样子格外动人,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姑娘,凭着身体取悦上司换来了高薪清闲的工作,还试图靠扎破避孕套怀个男孩儿小三上位,结果老总的原配才是公司幕后投资人,老总自然明白利弊轻重,于是孩子得打掉,代价就是给米薏加薪,从此和老总只保持“纯粹”的工作关系。

这都是昨晚上米薏吐完之后哭着给老七讲的经过。比起同事的八卦来,老七从当事人口中听到的更让他心灰意冷。

老七的沉默让米薏有点儿不知所措,她尴尬地在道歉后僵立在那里,完全没有了平日女主管八面玲珑的形象。

老七也觉得自己的态度有点儿不近人情,毕竟人家米薏跟自己没什么关系,而且说到底也算是发掘自己的伯乐和自己的半个上司,对己有恩。于是他讪笑着从沙发上爬起来,问米薏早餐想吃什么,他出门去买。

米薏走到老七跟前,直视着老七的眼睛:“你是不是瞧不起我?”

“没啊。”老七眼神躲闪着,好像他倒成了靠色相上位的人。

米薏的眼神追逐着老七的目光:“你知道为什么于贤昨晚上让你送我回家么?”

老七摇头,随即停下,又点头:“我是你招进公司的,你对我有恩。”

米薏“扑哧”一声笑了:“你这榆木脑袋啊,估计一辈子也就只能干个基层文职工作了。”

老七深吸了一口气:“于大头知道我对你有意思,想始乱终弃了把你退给我,我虽然社会经验不多,但是书读这么多,这点儿龌龊心里还是明白的。但是我不能跟他一样这么想,我这毕业后第一份正经工作是你给我的,我就把你当个恩人。”

米薏止住了笑,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个在她印象中是书呆子的老七,许久叹了口气:“那你说说,你打算怎么报恩?”

老七脸上又透了憨厚:“没想好呢,要不我拼着工作不干去揍于大头一顿给你出气?”

米薏凑近老七,近到呼吸可闻。

“你不如就顺水推舟把我收了。”米薏吐着气轻轻说。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