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午夜小说:杀了我丈夫

午夜小说:杀了我丈夫。麻木、绝望的爱着一个男人,爱到迷失自己,爱到毁灭自己。求之不得,就一起毁灭,最后,还能记得那个男人的眼睛好看。谁怪她爱错了人呢?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000543469c6e21606

杀了我丈夫

文/苏更生

王雪瑶一大早就觉得窗外那只猫不对劲,叫唤了半夜,后来才想起昨晚自己把丈夫杀了。

她刚结婚两周,立马做了寡妇。她想起今天约了宋琪开送别Party,于是赶紧换衣化妆。宋琪是王雪瑶的闺蜜。6年前,雪瑶刚与江岩恋爱,第一次上床后,他问到高潮了吗?王雪瑶想,操,你才做了5分钟就问我到没到高潮——于是她脸红红地摇头。江岩叼着烟说你怎么回事?我以前所有女朋友都能到的。王雪瑶心中浮现出那群善良前女友们努力装出高潮的表情。

宋琪就是高潮伪装者之一。她和江岩是发小,自高中开始恋爱。两家合住一间四合院。江岩父母都认定她是江家儿媳,不想她大学毕业后却甩了江岩,带过七八个男朋友回家,把两家老人气的半死。王雪瑶和江岩刚恋爱那会,江岩父母特不满意,认为外地姑娘要嫁北京人,肯定有诡。

王雪瑶第一次到江家,两间破平房,父母和江岩各住一间。家里有只煤炉,夏天提到走廊里烧菜,冬天提进屋取暖。江阿姨对雪瑶冷冷的,说:“欢迎欢迎,我们家房子不大,就图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住得习惯。”王雪瑶心想就这操行你还把自己家当成大宅门,嘴上却说:“阿姨客气,老房子好着呢,别人想要都没有。”

虽然家里没钱,江岩却是标准的二世祖。他爸爸在食品厂当主任,把他弄进去坐办公室。上了几年班,连食品厂产什么都不清楚,却泡遍流水线上的女工。江父自认是领导,儿子不能娶女工进门。后来江岩找了个女白领王雪瑶,却是外地人。

就在王雪瑶第一次上门受冷眼时,宋琪冲了出来,她妈妈跟着身后大骂:“死丫头!你要是敢嫁给他我跟你爸就当你死了。”宋琪头也不回说:“那成,您以后别给死人打电话。”两家人站在门口对望,宋琪打招呼:“江岩你终于带女朋友回家啦,很漂亮嘛。晚上一块吃饭吧,我要结婚了。”

那次宋琪没结成婚,要娶她的老头突然死了,钱也没捞着,却意外和雪瑶成了朋友。她们都睡过同一个男人,这情分不浅,何况她们还经常一道睡别的男人呢。那晚三人本要一块吃饭,江岩却被他妈的眼风制止。雪瑶和宋琪不仅吃晚饭,还去了酒吧。宋琪是常客,当着雪瑶搂住老外狂亲。后来雪瑶喝多了,从宋琪怀里把老外拉出来也狂亲,两人当晚带了两个老外到酒店开房,自此结下了伟大友谊。

这几年雪瑶在一间唱片公司上班,从销售做到总监,月入过万。江岩父母要不是看在雪瑶收入不错的份上,早让他们分手了。宋琪没正经工作,一直想嫁个有钱人。这次雪瑶结婚,她说自己也打算嫁了,有个香港老板说要娶她。

雪瑶化完妆,想找个包包配衣服,路过客厅时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江岩。昨晚他想要做爱,被雪瑶一脚踢下床,于是抱着毯子睡到客厅。结婚前两人约定不做爱,彼此可以出门解决性生活。江岩在食品厂有一打前女友可重温旧床,不跟老婆做爱不算损失。这次江岩犯规,雪瑶趁他睡着,拿着平底锅朝他脑袋猛拍:一下,两下……江岩很快就不吭声了。血浸透毯子流到地上,雪瑶懒得掀开看,她想江岩再也不会找她做爱了。

雪瑶找到酒吧,宋琪坐在吧台尽头,穿深V黑纱连衣裙。雪瑶心想你也三十好几了,卖骚还跟小姑娘一样。雪瑶穿着衬衣和牛仔裤,后背全空。她刚坐下,宋琪就和她打赌谁能先吊到坐窗边的老外。两人端酒过去搭讪,老外是个年轻的德国人,身强体壮。宋琪双手支在桌面上,深V衣领垂得厉害,雪瑶后悔只穿了露背衬衣,毕竟面对面坐着,露背不具优势。

通常总是雪瑶先带人出酒吧开房,不过今天这德国人像是对宋琪更感兴趣。两人用不流畅的英文聊天,宋琪指着雪瑶手上的戒指说:“她结婚了。”说完头凑在一块哧哧笑。雪瑶想这婊子真讨厌,这下自己没戏了,干脆起身去吧台倒酒。反正她一向都赢,让宋琪一回也无所谓。

宋琪平时输了也不生气,更不会把这些事告诉江岩,反而常劝雪瑶甩掉他。两个月前雪瑶怀上江岩的孩子催结婚,他说父母还是不同意,让把孩子打掉。宋琪陪她去医院打胎,俩人骂江岩锉逼骂了一路,最后宋琪问为什么还不把他甩了,雪瑶摇摇头,自己走进手术室。

那几天雪瑶请假没上班,让江岩来家做饭。他答应得好好的,到吃饭的点却不见人影,电话也不接。雪瑶硬撑着从床上起来,打车到江岩家,见他躺在床上看电视。雪瑶爬上床,跨坐在江岩身上,一口气打了40多个嘴巴。江岩被打懵了,哭着求别打。雪瑶问你到底结不结婚,江岩点头说结。雪瑶说:“好,我们下个月结婚,但是我再也不会跟你上床了,同意吗?”江岩又点头。两人说定办酒时间,雪瑶这才从他身上下来。

雪瑶倒完酒转身发现宋琪和德国人不见了,她想这次得手真快。下午宋琪约一帮人聚会,不会离开太久。雪瑶差不多只有宋琪一个朋友,上个月结婚时也由宋琪作伴娘。雪瑶把捧花递出时祝她早日结婚,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走。宋琪还能去香港,雪瑶想自己能去哪呢?

上个月结婚时父母都来了,妈妈带着新男友,是个倒爷,专从中国贩廉价布料到非洲。自雪瑶记事,妈妈的男朋友一直在换,换遍老家所有职业的男人。后来她学会上网,天南海北的男朋友职业更是丰富多彩。雪瑶经常从全国各地接到妈妈电话,说和新男友在一起,马上要结婚。这么多年,男友都走出亚洲了,她还是没结婚。参加完女儿婚礼,她就和倒爷男友到非洲去了。

爸爸带着两个儿子来参加婚礼,自打离婚,他消失了十几年,再出现时已和两个女人生了两个儿子。这回爸爸带着拖油瓶来想借钱,婚礼没完,雪瑶就让他们滚蛋。有这种父母,回老家是不可能的。再说雪瑶从小看着妈妈等结婚,现在自己结婚了,她还有什么理由回老家呢?

这时她见宋琪从洗手间走出来,脸红红的,雪瑶说:“操,不会吧,在厕所里?戴套了没有。”

宋琪喝了口酒,说:“人家只是去上个洗手间。”

“你小心得艾滋。”雪瑶瞧不上宋琪这点,只有婊子才在厕所里跟人打炮。

宋琪的朋友陆续来了,纷纷到地下酒窖跳舞。这些男人雪瑶都认识并且睡过,有的睡过一次,有的睡过很多次。他们都是些外国人,宋琪和雪瑶都不喜欢找中国男人,觉得他们罗嗦。当然,老外也分种类,美国人最好,德国人体力不错,英国男人磨磨唧唧。至于北欧男人,她俩睡得少,只觉得身体强健,犹太人比中国人还不如,千万不能睡。

雪瑶没心思吊凯子,歪在角落里吃东西。一个年轻外国男人冲她摇了摇酒杯,过来搭讪。雪瑶迅速回想是不是睡过——这男人的眼睛很漂亮,以前没见过。四周太吵,两人贴面说了会话。男孩拉着雪瑶到酒吧三楼的空房间里,她本没有心思做爱,但男孩的眼睛实在太好看,脱掉裤子以后腹肌也很好看。两人站着做爱,雪瑶任男孩把她压在墙上。她闭上眼摸他的头发,想着江岩眼睛也跟他一样好看。

雪瑶回地窖时客人已散完,宋琪蹲在墙角吃东西,招呼雪瑶一起。两人就着冷披萨喝酒,宋琪问她今天睡了谁,雪瑶说不认识。做完那男孩对她说:“你很漂亮,留个电话吧?”雪瑶摇头:“没这个必要。”宋琪说起香港老板给她买了套房,挺值钱。“他明天来接你吗?”宋琪摇头。

“那你们在香港领证吗?”

“领什么证啊,香港不用领证,再说他还有个老婆。”宋琪嘴里嚼着披萨,说话含糊。

两人吃完打算回家,临别总会伤感。宋琪也只有雪瑶一个朋友,认识几年,睡过的男人变幻万千,朋友却只有彼此。宋琪有点难过,问:“你说我怎么就结不成婚呢?”

雪瑶笑她:“因为你是个婊子呗。”宋琪瞪她一眼。她们平时总以婊子互称开玩笑,这次宋琪却真伤心了。雪瑶见状搂住她的肩膀,说:“总会有人爱婊子的。”宋琪笑出声来,说:“是的,他们还爱跟婊子上床。”

两人在路口分手,雪瑶走上天桥想到对街打车。天桥上有个乞丐,大热天也躺在被子里。雪瑶见他可怜,低头在包里找领钱。她站在乞丐前掏了很久,翻遍了包里,最后只找到几枚硬币。雪瑶将钱放在碗里,正要走开。乞丐从被子里爬起来喊:“姐姐。”她停住脚,奇怪地看着。

“你能告诉我现在几点吗?”乞丐问。

雪瑶看了手机,说:“快到5点半了。”那乞丐又躺下去,缩回被子里。她心想你他妈都是个乞丐了还要知道时间干什么。

她快步下天桥,见路边有警察局,直接走进去。里面有两三个民警闲聊,一个盖帽问:“有事吗?我们马上要下班了。”雪瑶说:“我要报案。”盖帽不耐烦地说:“报案要带身份证你带了吗?”雪瑶点头。他走过来问:“那你有什么事?”

雪瑶想了想,说:“我杀了我丈夫。”(来源



标签:

 

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我也没有看懂。

    (0) (0)
  2. 不该叫杀了我丈夫,应该叫《两个女人和她们的炮友们》

    (0) (0)
  3. 完全看不懂写的啥……..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