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温情小说:皇后刘黑胖,不矫情不小白不雷人

欢乐温馨,黑胖逆袭!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14326174371608528l

皇后刘黑胖

作者:戈鞅

晚上睡不着,本想起来找找有什么好看的文章,可惜合我口味的很少。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不矫情不小白不雷。这篇《皇后刘黑胖》正是我念念不忘的。题目是雷了一点,但是内容轻松幽默、平铺直述、娓娓道来,有种过尽千帆的淡然淡定。

内容简介:

彼时,他是个懵懂而又调皮的小皇帝,虽然内有太后垂帘听政,外有威国公一手遮天处理朝廷政事,可好歹他也算是高高在上、有远大理想和抱负的小皇帝。而她却只是个被亲生父亲放逐的小黑胖,养在深闺陋巷,和母亲相依为命,随遇而安,不过生活得也算有滋有味。

可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命运和她开了一个在外人看来实在是不可思议的玩笑——她竟然进宫成为皇后。一入宫门深似海,黑胖皇后惊飞“白瘦”无数。森严、无趣的皇宫生活自此再也不平淡了,在政治斗争和后宫倾轧中,苦命小皇帝迎来了“战云密布”的岁月和鸡飞狗跳的生活……

正文:

朝廷栋梁不好做

这年头。

皇帝年幼,太后荏弱,宗室寥落,威国公刘歇把持朝政,肆无忌惮地排除异己。先帝爷的旧臣,如今在朝堂上议事的只余下四个:符大丞相、凌大将军、吕大尚书和周大才子。

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这日下朝后,太后娘娘特地将威国公唤到御书房去,说些私密的话。

瞄着太后娘娘窈窕的背影和威国公英挺的背影,朝堂上最大的四根栋梁照例又聚在了一块儿。

符大丞相摸着保养良好的花白胡子,煞有介事地眯着眼,就是不说话。

凌大将军等的发急,跺跺脚说:“你再不说老子拔了你的胡子!”

符大丞相摸胡子的手颤抖了一下,终于清清嗓子道:“此事,十分地玄妙呀。”

凌大将军冲动地想冲过去动他。

周大才子慌忙拦住凌大将军,道:“丞相,您再隐而不言,将军大人可就要拔刀了!”

符大丞相将小眼睛瞄了瞄凌大将军腰间的大砍刀,叹了口气:“唉,依本相估计,无非……不过……”

凌大将军额上的青筋又爆了一条,他腰间的大刀噌地出鞘了几分。

“……其实就是皇上到了成亲的年龄了。”

“……”

凌大将军、吕大尚书、周大才子等三人都喘了口气。

吕大尚书说:“皇上也不过才一十二岁,谈什么婚事?况且皇上的婚事,和威国公有什么干系?”

符大丞相又眯起小眼睛:“此事,说起来就更为玄妙了……”

下一刻,身材娇小的符大丞相就发现自己背抵着冰冷的小墙角,整个人被笼罩在凌大将军强大的气场之中。

“他妈的……”

符大丞相连忙安抚凌大将军贲起的胸肌:“莫冲动,莫冲动,冲动是魔障……”

周大才子皱眉:“太后莫不是想同威国公结个儿女亲家么?”

符大丞相点头:“周大才子精辟。”

“可是威国公并没有女儿呀。”凌大将军驱走体内的魔障,开始思索现实问题。

“没有女儿,可是他有个远房侄女儿啊。听说他那侄女儿在京里是出了名的色艺双绝呢。”

“就是那才气纵横的刘家白玉小姑娘么。可是她的出身……”

“她虽然父母双亡,可是叔父是首辅大臣威国公,这身份就足够了。”

“唉,威国公这下成了皇上的半个岳丈,岂不是更加跋扈了么?”

这三人互拉着衣角,小声交换着小道消息,浑然未觉一旁的吕大尚书已经习惯性地挺起了大义凛然的胸膛。

“太后娘娘怎可屈服于威国公的淫威之下,用皇上的终身大事来讨好他?不行,此事断断不可,我这就去当面禀告太后!”

周大才子慌忙从后面抱住他的腰:“不行,你不能去!”

吕大尚书翻着白眼:“为何不行?”

周大才子闭着眼睛:“你若是去了,必定要惹怒威国公,太后娘娘也必定不会理会你,你必定又要去撞墙。到时没人拦你,你岂不是要芳消玉殒了么?”

吕大尚书一愣,这才想起自己头上的确还包着纱布。上个月为了修河堤的事,在朝堂上撞墙留下的旧伤,还没有好透。

太后和威国公都是没有良心的人,对于他吕大尚书撞墙这件事情,一向是乐见其成。

而撞墙的事情,没有人拦着,的确也是不像话的。

吕大尚书又想了想,这才发觉周大才子的用语不当:“你说谁芳消玉殒?”

周大才子面上红了一红,将抱住吕大尚书的手臂缓缓松开。

符大丞相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幕,拈着胡须继续道:“此事,的确是十分地玄妙呀。”

御书房中。

太后娘娘从珠帘里头小心翼翼地看着外头那个修长冷硬的身影。

所有人都对威国公刘歇恨之入骨,甚至都在背地里称他作刘蝎子。可是不得不承认,刘蝎子长得实在是十分俊朗。尤其到了中年,刘歇更是散发出一股冷漠孤傲的霸气,以及男人味……

那个谁说的,男人的气势都是由他的事业和权力支撑起来的。

呃……太后娘娘咳了一声:“威国公。”

威国公微微颔首:“太后娘娘有何吩咐?”

“实不相瞒,哀家今日是想同威国公探讨一下皇帝的婚事。”

刘歇挑眉:“皇上的婚事?”

太后娘娘咽了咽口水:“皇帝都十二了,虽然还没到能亲政的年龄,可是也该成个亲了。”

刘歇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小皇帝要成亲,不过是亲政之路上的第一步罢了。

太后娘娘心下惴惴,暗骂了一声提起这主意的徐太妃,又强笑道:“刘爱卿,哀家听说你家中侄女儿年方十一,正是花朵儿一样的人品。不知刘爱卿可愿与哀家结个儿女亲家?”

刘歇一怔,他倒是没想过这一层。

他想起那个性子冷僻的侄女儿,不禁皱了皱眉。那个丫头是个不容人摆布的性子,只怕当了皇后,也不会对自己有利。

过了很久,刘歇慢悠悠地道:“太后说的是我家的女儿吧?”

太后呆了一呆,心想这刘歇明明就只有三个儿子,哪里来的女儿?然后她反应过来,刘歇大概是打算认侄女儿刘白玉当女儿,好亲上加亲吧。

觉得自己猜到了这腹黑刘歇的心思,太后娘娘十分骄傲,于是挺直了脊梁说:“女儿也罢,侄女儿也罢,刘家的女孩儿,想必都是内外兼修的大家闺秀。刘爱卿若是愿意,明儿个我就颁旨赐婚。”

刘歇大大方方地敛裾跪下:“多谢太后娘娘圣恩。”

太后娘娘心里一毛。

刘歇跪着,她坐着,为什么她还是觉得自己比刘歇矮了一头?

她在心里叹气:皇儿呀皇儿,母后这也是不得已。所幸的是,刘家的女孩儿才貌十分出众,并不至于委屈了你。唉,只是希望,今后你的岳父大人能对你手下留情。

轩罗殿前头,小皇帝段云嶂正同皇弟段云重一人折了一根桂树枝,哼哼哈哈地比比划划。

段云重胸口猛遭一击,立刻捂胸大呼,在地上摇摇晃晃地转起圈来。段云嶂见他就是不肯倒下,便狠狠往他屁股上踹了一脚。段云重悲愤地看他一眼,砰然倒地,口吐唾沫而死。

段云嶂于是拄了桂枝,玉树临风,睥睨天下。

此时此刻,他无论如何也猜想不到,自己已经被亲娘出卖得彻彻底底;更不知道,自己快意恩仇的童年,在他的新皇后到来之后,会像一只美丽轻巧的纸鸢,飘出宫墙,消失不见。

经过大殿,刘歇看到那几根栋梁又像往常一样蹲了个小角落唧唧歪歪,于是冷冷瞥了他们一眼,径直离去。

这一瞥,凝结了刘歇多年政治生涯和眼力的精髓,瞥得十分艺术。这一瞥,就像一盆凉水,把兴奋八卦中的凌、吕、周三人浇了个透心凉,连淡定的符大丞相都忍不住摸了摸胸口。

刘歇在心里冷笑。这朝廷栋梁四人组一直在琢磨着对付他,他不是不知道。他只是不放在眼里罢了。

一个故弄玄虚的老头,一个横冲直撞的莽夫,一个要死要活的腐儒,一个吟风弄月的浪子,四个人凑在一块儿,能成什么大事?

其实他刘歇的女儿能不能当皇后,他还真是不太在意。以他的地位,并不需要再多一个国丈的名号了。可是既然太后都提出来了,他也不好拂了太后的意。

刘歇唇角浮现一抹邪佞的残笑。(作者鞅:请注意此处精到的用词~)

想起他的女儿,他收回了邪佞的残笑,嘴角抽起筋来。

只因刘歇想起,他确凿是有个女儿的。

当今的朝廷,以威国公刘歇领首辅大臣之职。威国公和先帝段秉日,皇叔段拢月三人是至交好友,情谊非比寻常。先帝乃是庶子,当日多亏了刘歇和段拢月鼎力相助,才能顺利继位。

先帝薨的时候,小皇帝段云嶂只有七岁,孤儿寡母无依无靠。刘歇便当仁不让地接管了朝政,自此之后,权倾天下。至于皇叔段拢月,每日里拿把扇子在皇宫里晃来晃去,跟太后捣点小乱,跟太傅下几盘棋,又或是调戏几个宫娥,总之是不理朝政的。

太后垂帘听政,刘歇首辅领政,栋梁四人组参政议政,当中放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皇帝,外头游离着一个闲散的皇叔和若干更闲散的皇亲,这就是当今朝堂上的平衡。这平衡中的每一方,都在试图打破这个平衡,也都不敢随便打破这个平衡。

小皇帝立后之事,或者是一个契机。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相守以沫,只需缓缓道来。

    (3) (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