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马伯庸:一个酷炫的对栗子过敏的故事!

天马行空,惊悚吊炸,给马亲王跪了……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f3eab4beae99e733ad718f84e3d925ae

怎样编出一个酷炫的故事跟我同学解释我对栗子过敏?

越扯越好,不需要真实性!

文/马伯庸

我的一个朋友——我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隐去李在方的姓名——姑且称其为A吧。

A是一个年轻的驴友,精力旺盛,喜欢到处去旅游。有一次,他在国外某地的酒吧邂逅了一个漂亮姑娘,胸大,腿长,头发是栗子壳的颜色。两人相见恨晚,一起回到他住的旅馆里。关上门以后,他迫不及待地搂住姑娘,姑娘对他说,别哪么猴急,先喝一杯酒吧。A欣然从命,结果一杯下肚,登时就不省人事。

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铁笼子里,肾脏的位置多了一道刀口。

别急着关掉浏览器,我保证这和你所知道的都市传说不一样,你看,没有什么装满了冰块的浴缸对不对?好吧,其实也没有肾脏什么事,只有铁笼子。

这个铁笼子的栏杆是用粗重的铸铁焊成,上面凸起无数尖刺和铁锈,一握上去就扎得生疼。笼子里的结构经过特别设计,A被牢牢固定成一个蹲坑的姿势,全身赤裸。他的下巴关节被卸掉,仰起头张开嘴,两侧腮部肌肉用铁丝紧紧勾住,一动都不能动。

这个笼子它的上方有一个光滑的铝制滑槽,只要他一抬头,滑槽出口恰好对着嘴边。而笼子下面也有一条同样质地的沟槽,正好对准屁股。A很困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他隔壁是一个洋人,也保持着同样的姿势,面相枯槁,双目无神,对外界的一切都没反应。A想喊他,可是嘴一直保持张开状,无法合拢,只能发出如同野兽一样的呵呵声。

他透过栏杆朝外望去,这样的铁笼子有几千个,层层叠叠堆在一起,如同山脉。大部分笼子里都有人,放眼看去全是男性。这里似乎是一个巨大的厂房,但没有窗户,根本分不清白天与黑夜。整个空间充斥着尿骚和汗臭。

还没等A搞清楚状况,一阵刺耳的电铃响过。笼子里的人发出了嘈杂而惊恐的声音,一时间满是呵呵声。A不明就里,但很快他听到,头顶的铝槽在微微颤抖,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上面滚动着过来。不是液体,而是某种固体。声音越来越近,磕磕碰碰,这物体的形状大概不太规则。A他下意识地想闭上嘴,但只要轻轻一动,嘴两边的肌肉就会扯动铁丝,剧痛无比。所以他只能张开大嘴等待,喉咙发干。

很快答案揭晓了。

是的,你猜的没错,从铁槽上滚落下来的是一枚栗子。

但不是我们在街头常见的那种栗子,那是加工过的栗子,外头只有一层光滑的壳。事实上,栗子在树上生长的时候,它外头还包着一层栗苞。

这是一层软壳,软壳上密生尖刺,如同一个海胆。

从铁槽上滑落的,就是这么一个栗苞。

A的嘴被完全撑开,颌关节卸掉,所以一下子就把这个栗苞吞下去了。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你可以想象一下,就像是一个刚刚得知妻子与你有染的牙医把一个插满了针头的线团塞进你的嘴里,在口腔内尽情滚动。每一寸滚动,所有的针尖都会同时动作,像雨刷器一样。有的针尖会滑过舌背,刮除掉舌苔上的角化皮,再把味蕾一个个刺破;有的针尖轻轻划过你的口腔内面黏膜,划出一道细细的沟渠,很快就有鲜血渗出,不过不用担心,这里没有血管;有的针尖会挑开你的粉红色牙龈,把里面的龈纤维和牙神经搅得乱七八糟——这次说不定就会有血管被干掉了,但也不必担心,因为比起失血的恐惧,大部分人会更关注随之而来的剧痛。整个动作会重复数次,或者数十次,完全取决于你的嘴有多大。

人类的口腔黏膜上富含粘液腺,在这种突然的刺激下,唾液和血液会同时涌出,呛进喉咙,引发剧烈咳嗽。而咳嗽则会让这个线团滚动的更快,引发新一轮的刮削。如果你运气不够好,让其中某几根尖刺把舌头刺穿的话,会把整个栗苞钉住。这样当你咳嗽的时候,栗苞会扯动尖刺左右摇摆,直道你舌头上撕扯出一个足够宽阔的裂口让针尖脱离。

这有点像是弹吉他。每一根琴弦都连接着你的痛觉神经,然后让Don Felder来一段加州招待所的SOLO。

Don Felder_Hotel California_木吉他版solo

A疼的简直要发疯,可是他根本动弹不得。口腔疼痛和别的疼痛不太一样,它永远是清醒的、独立的,所谓”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就是这个道理。它看似疏离,却又深入骨髓,你甚至永远无法靠晕倒来逃避。如果说有一种疼痛是最接近灵魂的,那么就是口腔引发的诸多痛感了。

A现在能控制的只有自己的咽喉肌肉,那么他别无选择,只能设法尽快把这个栗苞吞咽下去。尽管他知道后果,但比起现在所遭受的苦难,他宁可抛弃未来。

人在极端环境下的潜力是惊人的,几经吞咽,这一枚栗苞奇迹般地掉进了食道。大概是尖刺的针尖挂了太多血肉,在食道里的旅程显得有惊无险,只是简单地划破了几道口子,疼痛水平和扎到鱼刺差不多。

终于,栗苞落入了胃袋。胃袋以它博大的胸怀容纳了这一枚凶器,带来的只有一些”轻微“的不适。A喘息着,汗如雨下,感觉真是劫后余生。

这时候滑槽又传来声音,这次落入口中的是一些黄色液体,味道很怪。A当时以为是毒药,还试图用舌头封住咽喉,可惜失败了。后来他跟我说,他宁愿那些是毒药。

这些液体落入胃中以后,开始并没有异状,但很快身体就给出了反应。准确地说,是给出了排泄反应。A对栗苞在身体里的变化一无所知,他只是觉得需要拉屎了。铁笼强迫他保持的这个蹲着姿势,最容易发力。于是很快屎尿俱下,喷涌而出,落到下方的槽里流走。再后来,没什么可拉的了,A惊恐地感觉到,一枚固体随着每次排泄的冲动,朝着肠子下方移动。

毫无疑问,这是那一枚栗苞。

不过这一点都不疼,大概是胃液把外面的尖刺都腐蚀了吧,或者湿润的环境让尖刺都弯曲起来。无论如何,A觉得困难终于要结束了,他甚至还配合泻药的反应,努力地提肛、让肠子蠕动,加快它的运动。终于,大约20分钟左右吧,A感觉到栗苞已经突破直肠的末端,快要接近肛门了,括约肌在幸福地抖动,他第一次有了下蛋的体验。

那一枚栗苞终于出现在肛门的出口,A借助上方滑槽和下方滑槽的两次反射,可以看得很清楚,它的尖刺已经不再强硬地竖立,被强韧的人体压服卷曲起来。

讲到这里,A突然插了一个问题:”你玩过健身握力器吗?“我说是不是那种握在手里的橡皮圈?A说没错,你用尽全力,可以把这个橡皮圈压扁,但只要一松手,它就会强力地反弹。

当时的情形,跟这个差不多。当栗苞突出肛门大约一半大小的时候,原本压制住它的压力失衡了,整个栗苞”轰“的一下,所有的尖刺像受惊的刺猬一样陡然竖起,完全绽放开来。

A当时的感觉,就像是被一列没降速前的动车猛然撞击头部,视网膜上出现了无数黑点。那种疼痛,难以用文字来描述,它居高临下,如同一位严厉的神藐视着世间的一切。权势和财富、爱情和亲情、理想与道德,一切的一切,在它面前都如同过眼云烟。偏偏A还保持着极度的清醒,借助反光,他看到栗苞在这种挤压和释放下彻底爆裂开来,露出里面光滑可亲的栗子,三枚,慢慢滑落到铝槽里,滚走。

这样的过程,A每天要承受三到五次,每周七天无休。

直到有一天,警察冲进这家厂房,把他解救出来。后来A得知,这是一家栗子加工的黑工厂。要知道,通过人体排泄方式剥除栗苞,里面的栗子会带有一种特别的人味儿,所以有些黑心的工厂主会从全世界绑架各种人种,来生产各种口味的栗子。欧美人的味道比较重,印度的也别有特色,中国的味道相对平淡一点,但他们也多少会生产一点。A的运气真是太差了。

所以你们现在应该明白,为什么我对栗子过敏了。

最后我再强调一下,那是我一个朋友的经历,真的。

好了,我要去上个厕所,请你们稍等几分钟。(来源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好黑暗,好恶心。囧…

    (2)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