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玄幻小说:三生三世,枕上书(下卷)

《三生三世枕上书》,唐七公子“三生三世”系列的第二部,故事讲述青丘帝姬凤九和帝君东华的爱恨纠葛。两千年的执念,不过换一场素来无缘。若终归无缘,却为何要让你我今生相见,一眼万年?天命如何定下你我的因缘?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东华为凤九插簪

东华为凤九插簪

三生三世·枕上书

作者:唐七公子

内容简介

如果执著终归于徒然,谁会将此生用尽,只为守候一段触摸不得的缘恋?

如果两千多年的执念,就此放下、隔断,是否会有眼泪倾洒,以为祭奠?

纵然贵为神尊,东华也会羽化而湮灭。

虽是青丘女君,凤九亦会消逝在时光悠然间。

只是不知,当风云淡去,当仍在无羁岁月间穿行,当偶有擦肩。东华还能记起凤九吗,还能否记起她就是那只曾守在自己身边的红狐?记起自己曾经救过一只九尾红狐?

前情提要

四海八荒中,有神族、魔族、鬼族并存。神族最古老的一支,是青丘之国的九尾白狐族,白狐族最小的公主白凤九是唯一的红狐。

凤九擅长机关之术,不爱正经功课,一次在外玩耍,险些被虎精吃掉,幸好被天族尊神东华帝君所救。东华是诞生于东荒的天界尊神,曾一统乱世,手持神剑苍何,执掌六界生死,现在是性格散漫宅男一枚。

凤九对东华一见钟情,为报恩扮作婢女潜入东华的太晨宫中。东华的义妹知鹤公主嫉妒凤九,凤九在宫中几百年都没能接近东华。

魔界大将燕池悟挑战东华,将东华锁在十恶莲花境。凤九收到消息,不惜向玄之魔君聂初寅求助,用尾巴和皮毛交换法力,化作灵狐闯阵相救。脱险后凤九三年不能恢复人形,不料东华很喜欢她狐狸的原形,凤九便安心留下做了东华的宠物。

东华赴白水山为受伤的凤九采药,救了燕迟悟的暗恋对象、魔界公主姬蘅。姬蘅决定拜东华为师,留在太晨宫学艺。姬蘅为争表现将凤九的功劳抢走,凤九不忿,抓伤姬蘅,被东华勒令思过,又意外被东华送给姬蘅的坐骑雪狮重伤,知鹤也来告诉她东华即将成亲。凤九伤心万分,在好友司命的帮助下离开太晨宫,返回青丘,却不知东华姬蘅成亲只是幌子,成亲当日,东华为寻找凤九没有拜堂,而姬蘅也和侍卫闽酥私奔。

凤九下凡历劫,嫁给凡人叶青缇,叶战死后,凤九回归继承青丘之国的东荒之君,以寡妇自居。凤九的姑姑白浅嫁给天界太子夜华,热心为她操办婚事,在天界相亲的凤九一次次与东华相遇,被不知内情的东华耍得团团转。东华逐渐被凤九吸引,但凤九恐惧旧事不愿再和东华接近,又意外和燕迟悟一起落进了比翼鸟一族居住的梵音谷。

凤九在比翼族中住下,没想到姬蘅也在梵音谷隐居。半年后东华来救,已经知道一切的凤九看到东华和姬蘅重逢,发现姬蘅此时已爱上了东华。

比翼鸟族的王族少年每年都会有一场武技比试,胜者奖品是能活死人肉白骨的频婆果。为了用频婆果复活叶青缇,凤九好不容易求得东华为她谋到比赛资格,又请东华指导,赢了比赛。东华却误会她想将频婆果给燕池悟,临时换走了奖品。凤九无计可施,只能独闯禁林,想从巨蛇阵中的频婆树上偷到果子,被阿兰若之梦困住,生命垂危。

东华从天界三太子连宋口中得知凤九想要频婆果的真正理由,等他赶到禁林,凤九已被困住。东华毅然步入蛇阵,在阿兰若之梦中抱住了凤九。

第一章

夜风微凉,水月潭漾了一湖波光,倒映着皎皎的明月。

沿着潭边栽种的白露树参差向天,令十里神木林显得幽凉。

这一番景致,粗瞧,似乎同近来无数个日夜都没有什么不同。

但梵音谷这个地方,原本四时积雪,水月潭就生在王城边儿上,按理说也该覆盖上皑皑的雪幕。可此时,此地,却不见半分有雪光景。

因为这个空间,其实是个梦境。阿兰若的梦境。

这个梦境虽与梵音谷吻合得如同水中倒影,但真正的梵音谷乃是同四海六合八荒相系,延展开来,当得起“广阔无垠”四个字。而此地,却仅是个有边有角的囚笼。

东华和凤九陷入这个囚笼,已经三月有余。

掉进阿兰若这个梦境时,凤九竭尽周身仙力凝出来的护体仙障成功被毁,三万年修行一朝失尽,身子虚弱得比凡人强不了几分。

屋漏偏逢连夜雨。未承想阿兰若的梦境中竟蓄养着许多恶念,恶念豢出小妖来,专吸食人的生气。从天而降的凤九,正好似一块天外飞来的丰腴馅饼,令饥肠辘辘的小妖们一顿饱餐。待东华穿过蛇阵来到她跟前,她雪白的面庞上已浮显出几分油尽灯枯的征兆。

瞧着这样的凤九,东华的脑子有一瞬间空白。

他一向晓得她乱来,却没有料到她这样乱来。原本以为将天罡罩放在她的身上,无论她出什么祸事,保她一个平安总该没有什么问题。这个事,却是他考虑不周。

他晓得她对频婆果执着。但据重霖提给他的册子来看,她往日里为饱口腹之欲,执着得比这个更过的事情并不是没有。

册子里头载着,她小时候有一年,青丘的风雨不是那么调顺,遇到枇杷的荒年。但她在她们家洞府后山育出了一棵枇杷树,且这棵枇杷树还结出不少皮薄肉厚的鲜果。住在附近的一头小灰狼犯馋,摘了她几个果子,被她坚持不懈地追杀了整整三年。

因有这个前车之鉴,那时,当他问她拿频婆果是做什么用,她答他是为了尝尝鲜,他就信了。这个尝鲜还同他近来越发看不惯的燕池悟连在一起,当然令他很不愉快。

是以,姬蘅那夜向他讨果子,凄凄惶惶地说,唯有此果能解一部分绵延在她身上的秋水毒,望他赐给她这个恩典时,他并未如何深思,便允了。

这种事情,他也不觉得有什么深思的必要。

那阵子他一直有些烦心,纠结于如何兵不血刃地解决掉燕池悟。

要让他彻底消失在小白的周围,又不能让小白有什么疑心,是一件不大容易之事。

凤九于他是不同的,东华其实一直晓得。但这个情绪,他很长一段时候却没有意识深究,或没有工夫深究。

况且这种事情,同佛典校注不同,并不是深究就能究出结果,有时候,还讲求一个机缘。

东华恍然自己同凤九到底是个什么关系的机缘,于宗学竞技那日,降临在他的头上。

彼时,他坐在青梅坞的高台上,垂眼望去,正瞧见凤九三招两式间将同窗们一一挑下雪桩。收剑回鞘的时候,她樱色的唇微微一抿,浮出点儿笑意,流风回雪的从容姿态,令他第一次将她同青丘女君这个神位连起来。脑中一时浮现出“端庄淑静”这四个字。

端庄淑静,她竟也有担得起这个词的时候,令他感到新鲜,且有趣。

比翼鸟族的一个小侍者战战兢兢地呈上来一杯暖茶,他抬手接过茶杯抿了一口,目光再点过去时,却见她已收了笑意。

她似乎觉得方才那个笑有些不妥,趁着众人不注意,轻轻地咬了咬下唇,又飞快地瞄了周围一眼,像是担心有谁看到。因她的唇色太过饱满,轻轻一咬,下唇间便泛出些许白印,犹如初冬时节,红樱初放,现出一点粉色的蕊。

他撑住下颔,突然觉得,如果要娶一位帝后,其实凤九不错。

这个念头蹦出来,他愣了一下。然后,他认真地想了一会儿。

不,毋宁说她不错,不如说这四海六合八荒之中,她是唯一适合的那一个。又或者说,她是唯一让自己喜欢的那一个。

思绪飘到这个境地,他突然有些明白,近段时日自己的所作所为,到底为的什么名目。

原来,自己是这么想的这桩事,这么想的她。

原来,自己喜欢她。

但为什么万千人中,独独喜欢上了凤九,他虑了半晌,归结于自己眼光好。因为自己眼光好,本能地发现了她这块璞玉,他想要喜欢她,自然就喜欢上了她。喜欢这种事情说容易也容易,说不容易也不容易。

无论如何,此时阿兰若之梦这个囚笼中,只要有他在,小白不会有什么事。

比起阿兰若之梦中的宁和来,梵音谷最近的氛围,却着实微妙。

那日,东华帝君顶着重重电闪滚滚怒雷,义无反顾地踏进困住凤九的结界,这个举动,令跪在蛇阵外的一干人等都极其震惑。

帝君他避世十来万年,虽说近两百年不知因什么机缘,单单看重他们梵音谷,时常来谷中讲学述道,但在谷中动武,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帝君他提剑于浮生之颠睥睨八荒的英姿,一向只在传说中出现,那会是什么模样,他们只敢偷偷地在睡梦中想。孰料,连七万年前灭天噬地的鬼族之乱亦未现身的帝君,今日竟这样从容地就卸下一身仙力,毫无犹疑地入了阵中?

此是一震。

在跪的臣子们中间,颇有几位对帝君和姬蘅的传闻有耳闻。从前列位一直暗中猜测着,东华同他们的乐师姬蘅之间,是不是另有什么隐情。但今日这个局面,却又是唱将哪一出?

此是一惑。

一震一惑后,列位小神仙在思而不得之中,突然悟了。

帝君之尊,巍巍唯青天可比,帝君之德,耀耀如日月共辉。此种大尊贵大德行,染了凡味儿的区区红尘事安能与之相系?姬蘅,连同此时被困的九歌公主,定然都同帝君没有什么。帝君千里相救九歌公主,一切,只在一个仁字,此乃尊神的大仁之心。

想他们先前竟敢拿自己一颗凡世俗心,妄自揣测帝君的大尊贵大德行,真是惭愧,惭愧。

他们一面在心中忏悔着自己的龌龊,一面抬眼关心结界中有无什么危险动向。然后,他们揉了揉眼睛瞧见,身负重伤的、享有大尊贵拥有大仁德的帝君他老人家,正自然地,缓慢地,将手放在九歌公主的侧脸上。

他们的惭愧之心卡了一卡。

……这也许是在表达一种对小辈的关怀?

但下一刻,他们使劲揉了揉眼睛瞧见,帝君他自然地帮九歌公主挽了耳发,凝眸注视了公主半晌,然后温柔地将公主搂进了怀中。

他们的惭愧之心又卡了一卡。

……这也许是天界新近比较流行的一种对小辈的关怀?

但紧接着,他们更加使劲揉了揉眼睛瞧见,帝君的嘴唇擦过了怀中九歌公主的额头,停了一停,像是一个安抚的亲吻,且将公主她更深地往怀中带了一带……

在跪的小臣子们片片惭愧之心顿时散若浮云,各个压住倒抽的凉气,心中沸腾不已:“这个情境,莫非是帝君他动了尘心?帝君他老人家竟然也会动尘心?帝君他老人家动了尘心竟然叫我给撞见了?我的妈呀今天真是撞了大运!”

此后又发生了什么大事,小臣子们不得而知,因他们正激动的时候,浓云不知从何方突然压下来,将解忧泉笼得严丝合缝,入眼处只一派森森的墨色。

待似墨的云潮滚滚退去后,结界中却已不见帝君二人的影子,只剩四尾巨蟒依然执着地守护着这个琉璃般脆弱的空罩子,嘶嘶地吐着毒芯。

巨蟒们眼中流露出愤怒和悲伤,注目着结界,像是在等待着阿兰若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那片淡蓝的光晕中。铜铃般的眼中流下血红的泪,好像为此已等待许久,长得那样可怕,这个模样却很可怜,令人略感心酸。

帝君入阵,解忧泉外,照神位来排,位阶最高的自然当数连宋君。

比翼鸟的女君领着众臣子巴巴地望着连三殿下拿主意。连三殿下远目良久,扇子在手中敲了敲:“累诸位在此跪了许久,先行散去吧。不过今日事还须列位记得,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听到。若是往后本座听说了什么,这个过错,”挑眉轻描淡写地道:“怕是要拿你们全族的前程担待。”

一番话说得客客气气,却是软棉团里藏着利刀锋,着实是连宋君一向的做派。女君率臣子们领旨谢恩,站起来时腿在抖,走出老远,腿还在抖。

连宋君担着一个花花公子的名头,常被误会为人不牢靠,但四海八荒老一辈有见识的神仙们却晓得,倘遇到大事,连宋君的果决更胜乃父。

都说天君三个儿子数二殿下桑籍最聪慧有天资,因出生时有三十六只五彩鸟从壑明俊疾山直入云霄,绕着天后娘娘的寝殿飞舞了九九八十一天。

不过连宋君的拥趸们却觉得,连三殿下的英明聪慧其实更甚于二殿下,只不过,三殿下他降生在晖耀海底,其吉兆自然应关乎水中的游鱼,而非天上的飞鸟。再者,当初掌管四海水域的三殿下甫一坠地,令天君头疼多日的四海水患一朝之内便得平息,这便是三殿下生尔不凡的例证。三殿下的呼声不如二殿下,不过是三殿下他为人谦谨,不愿同二殿下争这个虚名罢了。

自然,连宋君风流一世,打小就不晓得谦谨二字该怎么写,用此二字评断他纯属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过论资质,他确是比桑籍要强上那么一些。当年不同桑籍争储君之位,乃是因连三殿下他一向有大智慧地觉得,巧者劳智者忧,表现得无能些才不会被浮生浮事负累,如此,方是真逍遥。

但天有不测风云,纵然连宋君他于此已早早领悟得道,可仙途漫漫,谁没有一两个朋友。为朋友两肋插刀之事,也需偶尔为之。负累二字,有它不能躲的时候。

譬如此次。



标签: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