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余华短篇小说:我为什么要结婚?

结局出乎意料……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2SoBr1Pez_0

我决定去看望两个朋友的时候,正和母亲一起整理新家的厨房,我的父亲在他的书房里一声一声地叫我,要我去帮他整理那一大堆发黄的书籍。我是他们唯一的儿子,厨房需要我,书房也需要我,他们两个人都需要我,可是我只有一个人,我说:

“你们拿一把菜刀把我劈成两半吧。”

我的母亲说:”你把这一箱不用的餐具放上去。”

我的父亲在书房里说:”你来帮我移动一下书柜。”

我嘴里说着:”你们拿一把菜刀把我劈成两半吧”,先替母亲把不用的餐具放了上去,又帮着父亲移动书柜。移完书柜,我就属于父亲了。他拉住我,要我把他整理好的书籍一排一排地放到书架上。我的母亲在厨房里叫我了,要我把刚才放上去的那一箱不用的餐具再搬下来,她发现有一把每天都要用的勺子找不着了,她说会不会放在那一箱不用的餐具里面,而这时候父亲又把一叠书籍递给了我,我说:

“你们拿一把菜刀把我劈成两半吧。”

然后我发现他们谁也没有把我这句话听进去,我把这句话说了好几遍,到头来只有我一个人听进去了。这时候我打算离开了,我心想不能再这么混下去了,我们从原先那个家搬到这个新的家里来,都有一个星期了,我每天都在这里整理、整理的,满屋子都是油漆味和灰尘在扬起来。我才二十四岁,可我这一个星期过得像个忙忙碌碌的中年人一样,我不能和自己的青春分开得太久了,于是我就站到厨房和书房的中间,我对我的父母说:

“我不能帮你们了,我有事要出去一下。”

这句话他们听进去了,我的父亲站到了书房门口,他问:

“什么事?”

我说:”当然是很重要的事。”

我一下子还找不到有力的理由,我只能这么含糊其词地说。我父亲向前走了一步,跨出了他的书房,他继续问:

“什么事这么重要?”

我挥了挥手,继续含糊其词地说:”反正很重要。”

这时我母亲说:”你是想溜掉吧?”

然后我母亲对我父亲说:”他是想溜掉。他从小就会来这一手,他每次吃完饭就要上厕所,一去就是一两个小时,为什么?就是为了逃避洗碗。”

我说:”这和上厕所没有关系。”

我父亲笑着说:”你告诉我,你有什么事?你去找谁?”

我一下子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在我母亲这时候糊徐了,她忘了刚才自己的话,她脱口说道:

“他会去我谁?除了沈天祥、王飞、陈力庆、林孟这几个人,还会有谁?”

我就顺水推舟地说:”我还真是要去找林孟。”

“找他干什么?”我父亲没有糊涂,他继续穷追不舍。

我就随口说起来:”林孟结婚了,他的妻子叫萍萍……”

“他们三年前就结婚了。”我父亲说。

“是的,”我说,”问题是三年来他们一直很好,可是现在出事了……”

“什么事?”我父亲问。

“什么事?”我想了想说,”还不是夫妻之间的那些事……”

“夫妻之间的什么事?”我父亲仍然没有放过我,这时我母亲出来说话了,她说:

“还不是吵架的事。”

“就是吵架了。”我立刻说。

“他们夫妻之间吵架,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父亲说着抓住了我的袖管,要把我往书房里拉,我拒绝进父亲的书房,我说:

“他们打起来了……”

我父亲松开了手,和我的母亲一起看着我,这时候我突然才华横溢了,我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先是林孟打了萍萍一记耳光,萍萍扑过去在林孟的胳膊上咬了一大口,把林孟的衣服都咬破了,衣服里面的肉肯定也倒楣了,萍萍的那两颗虎牙比刺刀还锋利,她那一口咬上去,足足咬了三分种,把林孟疼得杀猪似地叫了三分钟,三分钟以后林孟对着萍萍一拳再加上一脚,拳头打在萍萍的脸上,脚踢在萍萍的腿上,萍萍疼得扑在沙发上十来分钟说不出话来,接下去萍萍完全是个泼妇了,她抓住什么就往林孟扔去,萍萍那样子像是疯了,这时林孟反而有些害怕了,萍萍将一把椅子砸在林孟腰上时,其实不怎么疼,林孟装出一付疼得昏过去的样子,手捂着腰倒在沙发上,他以为这样一来萍萍就会心疼他了,就会住手了,就会过来抱住他哭,谁知道萍萍趁着林孟闭上眼睛的时候,拿着一个烟灰缸就往他头上砸了下去,这次林孟真的昏了过去……”

最后我对目瞪口呆的父母说:”作为林孟的朋友,我这时候应该去看看他吧?”

然后我走在了街上,就这样我要去看望我的这两个朋友,我在五步的时候就认识了其中的一个,七岁的时候认识了另一个,他们两个人都比我大上四岁,三年前他们结婚的时候,我送给他们一条毛毯,在春天和秋天的时候,他们就是盖着我送的毛毯睡觉,所以他们在睡觉之前有时候会突然想起我来,他们会说:

“快有一个月没有现到谁谁谁了……”

我有一个月没有见到他们了,现在我向他们走去的,心里开始想念他们了,我首先想到他们布置的十分有趣的那个不大的家,他们在窗前,在屋顶上,在柜子旁挂了十来个气球,我不明白这两个想入非非的人为什么这么喜欢气球,而且全是粉红的颜色。我想起来有一天坐在他们的沙发里时,不经意地看到了阳台上挂着三条粉红色的内裤,与气球的颜色几乎是一样的,我想这应该是萍萍的内裤。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三个气球,我差点要说阳台上也挂上气球了,好在我没有说出来,我仔细一看才知道那不是气球。

我喜欢他们,林孟是个高声说话,高声大笑的人,他一年里有九个月都穿着那件棕色的茄克,剩下的三个月因为是夏天太炎热了,他只好去穿别的衣服,林孟一穿别的衣服,他身上的骨头就看得清清楚楚了,从衣服里面顶了出来,而他走路时两条胳膊甩得比谁都远,所以他衣服里面总显得空空荡荡。

他是一个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弱点的人,比如他说话时结巴,可他自己不知道,或者说他从来没有承认过这一点,他的妻子萍萍是一个漂亮的女人,留着很长的头发,不过大多数时间她都是把头发盘起来,她知道自己的脖子很长很不错,她有时候穿上竖领的衣服,她的脖子被遮住了大半以后,反而更加美妙了,那衣服的竖领就像是花瓣一样。

这两个人在四年以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仅仅只是认识而已,我们谁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跑到一起的,是我发现了他们。

我在那个晚上极其无聊,我先去找沈天祥,沈天祥的母亲说他中午出门以后一直没有回来,我又去找王飞,王飞躺在床上面红耳赤,他被四十度的高热烧得头昏脑胀。最后我去了陈力庆的家,陈力庆正拍着桌子在和他父亲吵架,我的脚都没有跨进陈力庆的家门,我不愿意把自己卷进别人的争吵之中,尤其是父子之间的争吵。

我重新回到了街上,就在我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走的时候,我看到了林孟,看到他抱着一床被子在树叶下走过来,树叶虽然掐住了路灯的光亮,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他,于是我就向他喊叫,我的声音因为喜出望外而显得十分响亮。我说:

“林孟,我正要去找你。”

林孟的头向我这边扭过来了一下,他看到了我,可他马上就将头扭回去了。我追上去了几步,继续向他喊叫:

“林孟,是我?”

这次林孟的头都没有动一下,我只好跑上去拍拍他的肩膀,他回过头来很不高兴地嗯了一声,我才发现他身边走着那个名叫萍萍的姑娘。萍萍手里提着一个水瓶,对我露出了微微的一笑。

然后,他们就结婚了。他们婚后的生活看上去很幸福,开始的时候我们经常在电影院的台阶上相遇,要不就是在商店的门口,我从那里走过去,而他们刚好从里面走出来。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