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情趣生活:五升水能做点什么?

整篇看下来觉得身心都净化了,清新自然,好美……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p11116979

五升水能做点什么?

文/三花先生

我觉得有个水缸子挺好的,特别是在北方半年长的冬天里。冬天有雪还好,可是不下雪的干冷日子里,一出门儿就像被北风扇耳光,拍鸟拍松鼠冻得手疼,小云杉的针叶上积一层煤灰。在这会儿,如果阳台上摆个五升水的鱼缸,不用冷成傻逼,就看得到水草的新芽和银色的根,虾米和小鱼在忙生计。

宝塔糖给的小瓶子,插了毛毛狗、画眉草和鬼灯大人

缸子不大,换水时候恰好五升。在窗台上占了一边角,也不过两个鼠标垫大小。家里暖气热得不温不火,就没买喜欢温暖和需要高氧的鱼虾,只选了些受得了静水、不太怕冷的小动物。如果忍住了贪心少养几条,那么不用滤泵也没什么问题。

水草也选了最容易活的种类,长得快,不能怕藻——鱼缸里爆丝藻,狗子从来都是只清理四壁,其他地方放任自流。对阳光的要求最好也别太高。鱼缸里有啃草机一样的苹果螺,所以太软嫩的水草也没法养。

学校里做实验,高中生们对着显微镜看叶绿体。下课后问实验老师要了几根黑藻,一端埋在砂石里,很快就生根了,象牙白,就像冬天淤泥中的茨菰芽儿。黑藻叶子样子糙,经不起细看,可是枝子长得豪放,很快就会在鱼缸里支起绿色的立体停车场。虾子游累了,正好爬到上面犯懒,苹果螺也爱把蛋生在黑藻叶子的缝隙里。

常态

黑藻生长快,半个月就能长满了缸,正好捞出来修剪一次,去除附了藻的老茎,留下玻璃糖纸颜色的嫩枝。苹果螺啃断了叶子,太阳照着,叶子生产的氧气泡泡从受伤的地方涌出来。

氧气泡泡。

上面是菹草和狐尾草,下面是黑藻。

因为养了苹果螺,狗子对新水草的尝试多以失败告终。鱼缸里漂着被啃断的金鱼藻、狐尾藻碎屑,浮萍也总是被吃光。后来捞走很多大苹果螺送人,又在鱼店买了一只黄褐相间的蜜蜂宝塔螺,昼伏夜出,以苹果螺为饭,最后狐尾藻们也算勉强活下来了。

和父上买小螃蟹的时候,店家给捞了一枝轮藻,后来螃蟹没养活,轮藻倒是长了很多分岔,雁鹅的爸爸劳伦斯说,长足了的轮藻就像分枝的绿色烛台,狗子看看鱼缸, 深以为然。

浮在水上面的草也很好玩。如果你养浮萍,可以看到他们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由寥寥几朵到满缸。

隔三天拍一张。

或者大薸(水浮莲)也不错,花长得很挫,叶子好看,像朵大白菜。它叶子上有细密的绒毛,水滴落在上面,能聚成漂亮的珠子,像落雨的荷叶一样。

虾米很喜欢趴在大薸根上

养不养鱼倒是无所谓,养点虾子就好啦。

大眼虾裹面糊油炸好吃,酥脆,逛早市时候偶尔能看到有人卖,妈妈总会管摊主要一两只还活着的。大眼虾受得了静水,也能靠鱼食饱腹,又不怕冷,拿回家养十有八九能活。因为实在太容易上手,经常送给喜欢虾子的同事和学生养着玩。

米虾更好养~只要别选对pH和温度要求高的种类(比如蜜蜂虾),普通的自来水都养得活。而且因为很小只,鱼缸子里的藻和底砂里的小虫子就够它们自给自足,一个月不喂食也没问题。家里的米虾已经繁殖了好多代,黄的红的胡乱杂交一通,分了不少给别人。

一个5升的鱼缸里养了这么多虾和它们的崽子。

从来没见过虾子啪啪啪,不过总能透过它们的身体看到一小团卵巢,然后蛋生出来,粘在妈妈的腿上,虾妈妈没事闲着就要晃晃脚,带来新鲜水流,让蛋健康孵化。红虾子的蛋是褐色的,黄虾子的蛋像金米粒。

小虾总是藏在石缝不出去。它们小时候就是浮游生物,战斗力5,小鱼都吃得掉它们。所以要想虾米繁殖,就别养鱼。等小虾长到一毫米大小,会在上午爬出来晒太阳,再长大一些,才敢肆无忌惮的整天呆在外面。

虾子就像穿着长袍的道人,总是站在恰到好处的地方。它站在哪儿,随随便便的水草就变成了画儿。

在玻璃缸上有时候能看到蜗牛丢下的一滩蛋,橘黄色透明的,橘子果冻一样。每天看一看,见得到蛋里面的小点点越来越大,长得愈发有蜗牛的形状,最后小蜗牛脱出胶质,pia叽的掉出来。

说是蜗牛,其实是苹果螺(或者平卷角螺也得)。狗子养了淡粉色壳子和红色壳子的,平卷角螺君的血是红色的,壳没有颜色。如果肉体挂掉,就只剩下苍白的壳子。

蜗牛啃水草纯粹是因为欠,它们明明更喜欢吃虾粮!平卷角螺、虾子这样的小动物都不会互相伤害,只要大家都活着。如果有谁先死了,角色就会从“小伙伴”迅速转变为“好吃的肉”,虾子和蜗牛嗅得到死亡的味道,围过来,乱七八糟的把死者吞掉,没办法,食腐动物的友谊嘛。

说起来,蜗牛君很擅长拍拖。狗子周日里忙着加班的时候,一抬头总能看到蜗牛君在互相调戏,少顷便啪啪啪起来。平卷角螺雌雄同体,看对上了眼就能随意组合,公母不论,攻受皆宜。嘛,五升水里毫无节操的小生活。

注意图左下高能。

出于死死团员的一般思想,狗子放了只蜜蜂螺,用来干掉多余的蜗牛君,还养了一对儿溪蚌和一对儿淡水贻贝(就是青口啦),用来调节水中的浮游生物。溪蚌已经养了三年多了,它把自己半埋在砂里,伸出两根水管子透气,过滤水里的藻和微生物吃。父上大人最喜欢用小棍儿戳它的管子……青口不刨沙子,它用足丝把自己挂在石头上。

苹果螺、蜜蜂宝塔螺、溪蚌

大概说了太多废话了,水缸子就是这么一个信息量巨大的小角落,随便看着发发呆,半个小时舒服的过去了。

上午太阳对着窗子的时候,鱼缸的三棱形边角会把阳光分成彩虹,投在阳台或者屋子里的墙上。

鱼缸小彩虹的玩法。

有时候坐在床上靠着被垛子,正好看到阳台上水草的倒影。虾米的影子晃悠悠的游过来,就想到夏目友人账。

忘了第几集了,田沼说,看不到院子里的池塘,不过能看到投在天花板上的倒影。
“那么鲤鱼是什么颜色的?”
“啊,是红色的。”
“这样啊。:3”

那就好啊~

来源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挺好的,不过有点害怕软体动物。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