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爆笑古风小说:逐风流(上)

初看此文,感觉是两个字:爆笑。整篇故事非常精彩,意外的是爱情写得缠绵悱恻,三人之间的情感纠葛,心思变化,写得非常细腻。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013209532a6d587c0

逐风流

作者:小鱼大心

内容简介:

猫儿吃的第一口奶是狼奶,出口的第一个字是“打”!

绿林山头一站,手中菜刀一横,圆滚滚猫眼一瞪,暗道:没事儿出来打打劫,也能提高知名度。

日月如梭,猫儿与失散的亲人重逢后,有人顶替了她的身份,却还以姐妹情深为由,哭哭啼啼地让她代嫁。她说:“别嚎了!嫁就嫁!”

新婚之夜,猫儿在身后别了一把瓦亮大菜刀,只想着一刀将新郎劈成两半,然后抢了自己惦念已久的白衣美男,回绿林山,自立为王!

然而,神秘新郎到底是谁?是她幼年的青梅竹马,还是今生宿敌?

身份迷离的妖冶新郎,隐含不露的白衣美男,金戈铁马的战衣将军,嗜血残暴的无行宫主……四个各具特色的男人,与猫儿有着怎样的纠缠?

逐风流(上)第一部分

第一章 花猫屁股谁敢摸(1)

话说猫儿的大小战役,那可真是数不清,怕是写“正”字做记录,也得用上一山坡黄土,还得是写了擦,擦了再写。因此,在挥拳头与挨拳头的共鸣中,演绎出一代恶霸的嚣张成长史。

猫爷的名字就整个江湖而言,那简直是如雷贯耳。任谁一听到此名号,脑中景象立刻如同被一柄大刀劈过,呈现出青色的呆滞空白。

就这么说吧,上至皇亲国戚,下至贩夫走卒,远至深宫内院,近至武林江湖,任你是半身不遂还是脑血栓后遗症,但凡手抖不能自理,脚圈地练习签名,只要一听见有人说起猫爷的事迹,当即竖起耳朵,手也不抖了,腿也不画圈了,直接改为上下两牙快速叩齿,恨不得磕飞两颗不坚固的门牙!

说这还别不信,就单单猫爷这名字,还曾经引起一出……血案!

话说前街右拐第四家的王麻子,就是一脑血栓患者,于某天颤巍巍在街上溜达时,听见茶楼里有人讲起猫爷的最新动向,当即晃悠了过去。听到激动处,上下齿磕碰叩击,只听咔吧一声,愣是将那多年腐蚀的大黄板牙以不可抵挡之势飞射了出去……

但见此板牙砰地飞进了某位胡子爷的茶碗里,那胡子爷当即大叫一声:“暗器!”一把大片刀随之出鞘!

却不想,这大片刀是个便宜的地摊货,如此一用力,刀就从刀把里飞出,硬是抹了另一位客官的脖子!呃……确切地说,是……脚脖子。

结果可想而知,茶楼里乱成一锅杀猪烩菜,各位自谥为武林人士的游侠,不免伸手较量一番。

此版本传了N个经典段子,官方曰:“猫爷名气太大,图谋不轨,教众遍布天下,单是因为有人提其名讳,便被教众下毒谋害!”

江湖曰:“猫爷果然厉害,不但藏身于市井之中,更是惩恶扬善痛打不敬者,实乃神龙见尾不见首的大侠啊!啊!啊!”

其实,这也不能怪猫爷太出名,就她干的那几件事,单单拿出其中一件里的边角余料摆上桌面,也够人们茶余饭后拍着大腿,当成顶级调侃材料。至于这调侃内容,就只能且听下回分解了……

猫爷以前不叫猫爷,乳名猫儿,听起来很是乖巧。至于大名,那便不足为外人道也。猫儿之所以叫猫儿,不叫狗儿,不叫耗儿,实在是能推演出一部可歌可泣的血泪历史。

嘿,您还别对这个名字不满意,要知道,好的名字绝对是靠坏的名字比较出来的!就猫儿这个名字而言,那绝对是响响亮亮、朗朗上口、天造地设的一个好名字!关于这个备受历史推敲的好名字,我们最终还是要感谢抱养了猫儿的好心人。

花老爹和花四娘两口子住在花蒲村。全村上下五百多人,几乎都姓花,即使不出门,也知道东家常西家短,哪家母鸡下了蛋,哪家媳妇生了娃儿。

花家二老这大半辈子都是脸朝黄土背对天的本分农家人,唯一坚持不懈的就是努力制造下一代。可花四娘的肚子,那叫个闷声不响,一年没怀上,两年没个信儿,三年连个蛋都没瞧见。

炕上滚过,河里摸过,包米地里爬过,土坡后面捣过,花家二老经过十五年奋战,愣是没有结出一个果儿。

眼见着又要过年了,花老爹和花四娘瞧着别人家的大胖小子急红了眼,可自己肚子不争气,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

花老爹揣上一串子铜板,绕过村后面的偏僻林子,沿着唯一通向外面的小山道,爬上那座黑漆漆的巨大山脉,赶到集市上给花四娘扯了一块花布,又添了两罐盐巴和几斤面食。

第一章 花猫屁股谁敢摸(2)

这一来一返间,花老爹整整走了九天。因为今儿个是年三十,所以花老爹急着回家,顾不得披星戴月,一个人怀揣着花布走在时常有野兽出没的深山老林里。

林子中阴森森一片,不时有野兽的号叫声传来,吓得花老爹一身冷汗,但一想到家里的热炕头,咬了咬牙,继续快步前行,恨不得马上到家才好。

隐约间,似乎听见有东西在咯咯蹦跳着,再一细听,又似村里传闻的女鬼娇笑,当下腿一抖,脚一滑,整个人就从难行的山腰上滑了下去!身子一路翻滚,待停下时,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痛,伸手一摸,血糊糊一片。

要说老爷们家的即使破了相,也不算个事儿,但花老爹确是被眼前那个靠近的东西吓到了,竟连呼吸都忘记了应该从哪里进出,只能呆滞地望着那头母狼瞪着凶狠嗜血的绿眼,龇着阴森恐怖的狼牙,步步危险地逼近……

就在这生死一刻,花老爹却一点儿想法都没有,整颗脑袋呈现出木讷空白的状态。当母狼那腥臭的呼吸喷到花老爹脸上时,花老爹才恍然一震,想要拔腿逃跑,却动不得分毫,两条腿抖得没有一分力气,犹如一摊散沙般瘫软在冰冷的地上。

花老爹在极度恐慌中变得心灰意冷,两眼一闭的等死瞬间,耳边竟听见小奶娃的欢笑声音,在阴森恐怖的夜里显得格外清脆诡异。

花老爹瞬间睁开眼睛,小心翼翼地侧目寻去,但见较为隐蔽的避风洞穴旁,真有一个被包裹在小棉被里的小奶娃,此刻正咯咯咯地笑得欢实。

而那原本要啃了花老爹骨头的凶悍母狼,却在小奶娃的清脆笑声中转了个身,温和地趴在小奶娃身旁,一边警惕地盯着花老爹,一边用自己的狼乳喂食着小奶娃!

小奶娃的笑声被狼奶堵上,吱吱吸得分外响亮。这……是小奶娃的第一口奶。

这一幕,完全震撼了花老爹。每每想起,都感叹是小奶娃救了自己的命,是自己的大福星咧。

花老爹在震惊过后,便开始想着如何才能脱身离开,但母狼的目光却嗜血凶狠地盯在他的身上,怕是稍有异动,母狼就会毫不犹豫地扑过来,用锋利的牙齿将花老爹撕碎食之!

再者,花老爹也实在放心不下小奶娃,虽然此刻看见母狼喂那小奶娃吃奶,但谁敢保证下一刻那头母狼不会咬断奶娃的脆弱脖子?吞食其细嫩的血肉?

本性善良的花老爹不知如何应对才好,连大气都不敢喘,在腿恢复了三分知觉后,才心惊胆战地勘察起周围的路线,想着往哪里逃跑才有胜算。

就在花老爹极度紧张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痛苦的狼啸,喂食小奶娃的母狼当即支起身子,向远处眺望,却又不放心离开。它焦躁地回过头望向小奶娃,又对着花老爹龇起白亮的狼牙。

花老爹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本以为这头母狼要咬断自己的脖子,却听远处又传来一声悲鸣似的狼嚎,那头母狼当即飞扑离去,独留下花老爹和小奶娃两人。

母狼前腿一跑没影,花老爹后脚一骨碌爬起,顾不得身上疼痛,抱起小奶娃就往家里狂奔。

跌跌撞撞磕磕碰碰一鼓作气地跑回家,花老爹一屁股坐到炕上时,才发觉冷汗已出透棉衣,腿上痛得撕心裂肺,低头一看才知道,小腿处竟划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花四娘吓得脸都变了色,急得有些磕巴道:“这……这……这是怎么了?从……从哪里抢来的娃儿啊?”

花老爹吁了一口气,忍着痛,将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讲给花四娘听。老两口一致认为,这小奶娃就是上天赐给他们的福星,今天,若没有这个小奶娃,花老爹怕是回不来了。

第一章 花猫屁股谁敢摸(3)

花四娘给花老爹清洗了身上的泥巴,在伤口处上了些自己家采集的草药,又用干净布袋将伤口都包好后,老两口就围着小奶娃逗弄起来。他们看着那小小的,红扑扑、皱巴巴的小生命,心里就跟掺了蜜糖似的,笑得震裂了伤口都不觉得疼。

花四娘把火炉烧暖了,将包裹着小奶娃的被子打开,也没发现什么类似字儿的东西证明身世,只知道这是个女娃儿,包小奶娃的被子是块上好料子,八成是有钱人家的弃婴。

花四娘感慨道:“这么好的娃儿,都舍得丢,真是造孽啊。”

花老爹皱眉:“既然能丢,咱捡到了,就是咱家的娃儿!”

花四娘一脸坚决:“对!她爹,这娃儿就是咱家的娃儿!看这娃儿的样子,应该是刚出生的,红皮还没退呢。今天三娘家也生了个丫头,我等会儿去说说,对外就说三娘家生了两个,这小娃儿是三娘过继给咱们的,成不?”

花老爹一拍大腿,痛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脸上却笑开了花:“这个好,这个好。”

花四娘笑出一脸的幸福皱纹,用粗糙的手指逗弄着奶娃的小下巴,惹得小家伙咯咯直笑,欢实得很。

花四娘一愣,疑惑地问:“她爹,刚出生的娃崽儿会笑吗?”

花老爹寻思道:“哪个晓得……”

花四娘又开心起来,笑盈盈地道:“咱家的娃儿性子好,天天笑哦天天笑。对了,她爹,给咱家娃儿起个名字吧。叫啥好咧?”

花老爹挠头道:“这孩子跟狼有缘,要不……叫……狼崽?”

花四娘一眼瞪去:“她爹,这是女娃的名儿吗?再说,怎么能叫狼崽?咱俩可不是狼。要不,就叫人崽?”

花老爹怒目喝道:“你个疯婆娘!人生的娃儿能叫崽儿吗?”

关于小奶娃的名字,着实难为了这两个没什么文化的庄稼人。二老思前想后,愣是憋成了便秘样儿,也没想出一个合适的名字,还险些为了娃儿的名字闹红了脸。

于是,花老爹跟花四娘商量着说:“要不,咱也按村子里的老规矩,明天一早儿推开门,看到啥,就叫啥?”

花四娘担心地道:“孩儿她爸,咱门口可拴着大黄狗,这名字,不中用吧?”

花老爹皱眉:“那我就不往地上看。”

花四娘点头,又道:“可院子中间,是咱家积酸菜的大缸。”

花老爹一狠心:“那我就往天上看!”

花四娘扑哧一乐:“成啊,这叫个燕儿啊,枝儿啊,柳儿啊,都不错。孩儿她爸,这天也快亮了,你去看吧。”

花老爹雄赳赳气昂昂趿拉上破布鞋,忍着腿上的痛,深吸一口气,如负重担般抬起头,推开了那扇破旧的木门……

“喵……”一声猫叫过后,一个华丽丽的名字,就这么产生了!

花四娘急声问:“孩儿她爹,到底看到啥咧?”

花老爹用瞬间苍老了十岁的声音,无不疲惫地气馁道:“猫屁股……”

唉……话说无巧不成书,当花老爹推开大门时,一只大花猫正从房檐跃向对面的大柳树,颇有对树下大黄狗耀武扬威的意思。而留在花老爹视线里的,就是那张无与伦比的……猫屁股。

天意啊,天意……

就这样,嗷嗷待哺、懵懂无知的猫儿,赫然被扣上了一个老天赐给的好名字——花猫屁股!

花四娘和花老爹十五年喜得一女,虽然是个丫头片子,但那喜悦之情可想而知。所以,从猫儿来到这个家的那一刻开始,猫儿既是猫儿,更是老两口的眼珠子,容不得一点儿的闪失。

第一章 花猫屁股谁敢摸(4)

也许,正是因为“花猫屁股”的大名太过响亮,响亮得让老两口内疚无比,便睁一只眼, 闭一只眼,纵容了猫儿拳霸乡里的行为。

唯一值得老两口欣慰的事儿,那便是猫儿从小到大都没有哭过,却不是傻子。

有人以为老虎屁股摸不得,认为那花猫屁股就能摸得?其实,那是大错特错!但凡认识猫儿的人,下至牙牙学语的奶娃,上至哇哇掉牙的长者,都会告诉你一个道理,猫儿是老虎的师傅,所以,那屁股,更是摸不得啊!由此可见猫儿在花蒲村左邻右舍的心中竟比那山大王老虎还威风呢。

话说猫儿的大小战役,那可真是数不清,怕是写“正”字做记录,也得用上一山坡黄土,还得是写了擦,擦了再写。因此,在挥拳头与挨拳头的共鸣中,演绎出一代恶霸的嚣张成长史。

不过,这也不能怪猫儿嚣张,谁让她初战就挑战了极限,且大获全胜,直接导致了她日后的狂傲之举。

如果,我们说如果,如果猫儿首战即以失败告终,那么,猫儿也不至于在小小的心思下埋藏了一个不为人晓的认知,那就是:我很厉害啊!

看,这就是自我膨胀原理。

也许没有人相信,猫儿最先学会的不是走路,而是小跑;最先出口的咿呀之语,不是爹爹、娘亲,而是“打”!

对于这样的第一次战役,岂有不胜之理?

实际情况是,在猫儿没有发威前,全村五百来口都是非常喜欢往花四娘家跑的,不但因为花四娘烧得一口好酒,更是因为那个粉雕玉砌的小奶娃嫩嫩的实在招人喜爱,任谁都想捏上两把小脸蛋儿。尤其是猫儿那双猫眼,圆滚滚的别提有多可爱,让大家恨不得抱家里去当亲闺女养。

话说某一天,隔壁邻居抱儿子花耗来玩,大人们东家长西家短的闲扯着,一个刚刚三岁的小男娃花耗和一个还没有学会说话的小奶娃猫儿便被放在大炕上,彼此眨着清透的眸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奇地打量着彼此的水嫩小脸蛋。

两个小家伙在相互的打量中,没有发现什么危险的意识,便亲昵地靠近了几分。

花耗盯着猫儿那猫样的小脸蛋,更是喜欢得不得了,不时地伸出小嫩手在猫儿脸蛋上扯上一扯,掐上一掐,见猫儿不哭不闹,更如同找到新玩物般有恃无恐。

花耗望着猫儿那璀璨异常的猫眼,越看越喜欢,便起了小小的占有心思,想将那亮晶晶的宝贝拿到手中玩耍。于是,突然伸出小手,亮着锋利的小指甲,非常执著地抓向了猫儿的灵动大眼!

吃疼的猫儿摇晃着小脑袋,想要躲开花耗的小手。

而花耗却执意要将那猫儿的眼珠挖出来,放到兜兜里,留作自己的宝贝。

大人们仍旧大口喝酒,扯着嗓门儿吆喝着已经被唾沫湮烂的村里事儿,没有人发现大炕上已经上演起硝烟弥漫的血腥大战。

而娃娃们的事儿,真的让大人捉摸不透,即使猫儿疼痛,却也不肯哭叫一声,只是拼命地躲着,时不时伸出爪子,张着小嘴,无力而愤怒地回击着。

花耗利用猫儿只会爬、不会跑的劣势,打一下就跑,掐一下就跑,踢一下就跑,惹得猫儿火光正茂,急红了猫眼,倔犟地伸着爪子,努力做着防卫。

在这样龙虎相斗的数个回合里,猫儿已经被抓花了小脸。气愤异常的猫儿将眼睛瞪得雪亮,终是在花耗再次攻击跑路后,晃动着小身子,举着小拳头,迈着不稳的小步伐,抬起软软的小腿,拼尽全身力气地追了上去,口中还奶声奶气地喊了一声:“打!”



标签: ,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做沙发 佳人的小说 真真的不错

    (1)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