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娼门宦妾:青楼老鸨和深宫太监的风流情事(一)

娼门宦妾:青楼老鸨和深宫太监的风流情事,作者阿诡。之前发过秦简的《娼门女侯》,有读者投诉说是涉嫌抄袭,佳人对此也无法求证,希望有官方正式结论。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180382318e1eef0ado

娼门宦妾

作者:阿诡

作品简介:

在世人眼里——

她是京城艳名远播的美人老鸨,艳俗之貌,从没好下场。

他是大殷第一佞臣宦官,势力滔天,且还风华无双。

当老鸨勾上宦官:谋害忠良、陷害妃嫔,铲除异己……信手拈来,步步皆是鲜血铺就。

但谁人知,从来,他弃她如衣。

只说,“你名是我的,你命也是我的,召则来,弃了,旁人也碰不得!”

可是他心头净土,向来只有她人。

她笑,“上邪,我愿与君绝!”

从生到死,从死到生,仰头望那云端之上的男子,她终做了俗世俗人市井小妇人。

岂料一朝动乱,触不及防的众叛亲离,跌为罪人,心再无算计之时,意才渐明。

回首笑看繁华虚度处,却只有那人且行且远的背影。

以及那句,“公子,奴家对你无爱亦无恨。”

正文:

一卷、 凤 争

1、从此,你名为十三

上官美人再次感觉到了死亡,她仰头靠在深巷湿冷的墙壁,看头顶漆黑不见指的夜空,腰身的伤口正泊泊流着温热的鲜血。

她仿佛听到水滴溅落光滑青石板破碎的声音,清脆之间是无尽的绝望。

一如多年之前,她挣扎在生和死的交界,抬头还在奢望有谁能拉她一把,黑暗之中也确实有人向她伸出了手。

那人喷洒在她耳边的热气至今清晰,幽幽地泛着无情,“从此,你名为十三,你名,你命,皆是我的……”

“还有,要叫我主上……”

可她现在就要死了,伤口太深,脚下流了一滩的血,手脚都开始发冷,她属于主上的命,就要失去了哪,主上若知道了,可会为她的身陨而有片刻的难过?

不会吧,她为死士,他为主上,估计只会说,“死了就死了……”

连感叹都不会留给她一句。

“这边有血,刺客一定往那边跑的,快追……”有追兵的话语随风依稀传进她耳里。

她想着,在那些人抓住她前,她是不是要像所有的死士一样,自我了断?毕竟,逃跑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特别是在今晚这种没半个同伴接应的时候。

刺杀京城御史!

这是她今晚的任务,虽然刺杀失败,但她不愿去想主上将这任务交到她手上的意图,从来,她为死士的第一天,擅长的根本就不是暗杀,每次都是同伴刺杀目标,她接应善后,确保同伴安全的同时扫除痕迹。

而这次……

“那边有血腥味……”追兵说话的声音越发近了,离她仅一巷之隔。

脑子里无数的思绪戛然而止,她突然就悟到,主上那是……厌弃了她……

让她去刺杀朝廷重臣,本就艰难险阻的任务,现在还没有半个接应的同伴,这是继舍弃之后,要她死!

这般的原因,她却不知,许是她某次的违逆,许是这刺杀任务的本身就是个圈套,许是……

无数的理由不管真假,但至少能说明一点,那就是——

她的生命对于主上来说,轻若衣袍,穿腻了,换一件便是,何曾想过,她也是有感情有脑子的人。

上官美人伸手摸了摸腰身的伤口,那伤口是个御史护院,拿一把大刀伤的,伤口长一指,深寸许,血肉外翻,她就满手心的粘糊血色。

“呵呵呵……”她低低地笑出声来,狼狈地像条搁浅的鱼,无力地翕动着嘴唇,却没有水。

她捂着伤口,走出深巷,脚边是浩大盛开的步步血莲,璀璨妖娆,一如她的容貌,生来艳俗,她本无意勾人心,却叫人心神荡漾。

夜凉如水,有依稀的雨丝落下来,她垂手,也不再管那伤口,婉约的软鞭从她手腕垂落,通红的鞭尾,带着细小的倒刺,身后有纷沓的脚步声袭来。

有一队的追兵执着刀剑,追上她,利刃划过青石板的街面,就发出刺耳的声音。

她依然缓慢地走着,只抬起了手,手腕翻转,漫天的鞭影宛若最艳丽的舞姿,一鞭便溅起朵血花,夺取一条性命。

主上想她死!

主上说过,她的命是属于他的。

即便她不想死,她万般的想要苟活着,可又如何。

此遭,是死路,再没有任何人能像多年前的那次,对她伸出手。

“拿下她!御史大人说要活口!”有人在喊着。

2、救我

雨水,血水混为一谈,她睫毛轻颤,视野所及一片迷蒙,有刀光从她眼角余光划过,她背脊便感觉到了疼痛。

又一道的伤口。

然而,上官美人根本不在乎,纵使腰身的那伤因为她的连续动作,已经血流如注。

她握紧手里的鞭,想要活着的欲望犹如火山喷发,溅烈而出的熔岩灼热而滚烫,那是从未有过的强烈。

只此一晚,她便当将自己的命还给了主上,从此,她再不欠他,往后,她便活她自己。

鞭子被挥舞的越发凌厉,那鞭梢的红,沾染上温暖的鲜血,就娇艳欲滴地像是嗜血有灵,妖异的很。

“哐啷!”最后一人手中的刀脱落坠地,那人临死之际双眸睁的大大的,看着面前黑纱蒙面的女子,那鞭子像是最尖锐的箭矢,洞穿他的喉咙。

上官美人松手,她转身,沿着被雨水稀释成淡红色的水流,缓步而行,那脏色的红染上她的绣鞋,她便觉得连脚趾头都是冰凉的。

她拐过街角,走在空荡的坊街,有遥遥挂门檐的灯笼在雨夜里,努力散发着点点可怜的暖光,照不透这阴冷,但却让人觉得有所希望。

“轱辘轱辘”马蹄之声,清晰入耳,然后是马车轮子转动的声响。

在上官美人听来,宛若天籁。

她就那么站在街面中央,视线不真切地看着有辆马车缓缓地进入她视线中,最后顿在她面前,她喊了声,“救我……”

只才这么一句,便用尽她最后的力气,整个人犹如盛开到极致最后颓然枯萎的烈艳海棠,且红且艳,黑裙铺泄一地,就再没力量可以支撑她站着。

“救我……”她眼眸无泪,只是酸涩的疼,那字音恍若啼血悲鸣,暗藏得是深深的无望。

“公子,有个重伤女子挡了去路,让救她。”阿大很不满地瞪着马蹄下的女子,公子赶路赶的急,偏生还冒出个挡路的来。

“绕开!”犹如玉珠落盘的清亮嗓音在雨帘之间纷扬洒落,说出的话却最是无情。

“是。”阿大拉着缰绳,驾着马儿转了下马头,绕过了上官美人,就继续赶路。

有血从身下蔓延开来,雨水又将之冲刷的很远,一如她缓缓流逝掉的生命,上官美人也不怨恨,路人而已,没有道理非要救她。

她那张让人疯狂的妖艳脸庞,一半浸在湿润的青石板面,一面被雨水浇了个透,那些雨水顺着她脸沿,流过她睫毛,流过她鼻尖,流过她唇角,以及唇边那颗妩媚的朱砂美人痣。

她脑子最后忆起的却是主上的脸,风华无双的精致五官,眉目有妖孽迫人之气,他曾说,“十三,你可是喜欢我这张脸?”

她是怎么回答的?

这会,她努力努力的回想,或许就要死了,所以根本不记得……

那远去的马车,很快消失在黑色的雨幕里,可不过半刻钟,那马车又返回来,停驻到她面前。

“想要活?”

她听见有男子在问,一双玄色金靴就出现在她眼前,“救你?也不是不可以……”

她睁大了眼,那男子躬身温柔地将她抱了起来,隔着缤纷而落的雨丝,她就看到一张极为年轻容颜,俊逸的五官仿若精雕细琢,找不出半点的瑕疵。

“你愿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男子将她抱进马车,浑然不在意上官美人身上的污血将他一袭华服染红。

马车里,带着暖意,上官美人盯着男子饱满的唇线,她扯开嘴角笑了声,“你若能让我活着,那便……任何代价皆可!”

3、尤爱美人身体

她孤注一掷,胸腔之中迸发出薄薄的求生愿望,渡过此劫,她就要和主上再无瓜葛,她要重新为自己过活一次。

“驾!”马车轮子重新轱辘地转动起来,阿大轻叱了声,他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有些不明白公子这一遭是所为何。

明明他们已经走远,但公子听着有人喊捉拿刺客,便问了句是谁遇刺了。

这里是京城,可能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杀与被杀的戏码,有刺客不足为奇。

他瞅着那些追兵身上的家徽,恰好他识得,便回了句,是御史大人何玄家的护卫。

马车里的公子只沉吟了一瞬,就让他调转马头,原路返回,甚至还亲自下马车救下了那浑身是血的女子。

温暖如春潮的马车里,狭窄的氛围,眉目好看如清玉的男子,动作缠绵地抱着女子,他指缝间,还有殷红的血顺着他指尖而落。

“任何代价……”男子低笑出声,那笑声中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低沉,“本公子,喜欢听这句话。”

这话音还未落,他手一松,刚才缱绻温柔,瞬间便转为冷漠无情。

上官美人浑身巨痛,男子像丢块破布一样的将她掷在马车板上,冷硬的冰凉,刚好触及她背脊的伤口。

“既然是任何代价……”男子俯身,修长的指尖一挑,便将上官美人脸上面纱除去,再顺势下滑,玄色腰带也被解了下来,一勾,她黑衣就滑落,“本公子还差个妾,这遭正好。”

她看着他,没半点羞涩,被雨淋的润湿的青丝散落开来,初初只能遮住她胸前春光而已,“妾?”

有风吹进来,车帘被拂的偶尔飘起,外面有那氤氲朦胧的灯笼之光偷泄进来,明明暗暗中,她勾起红唇,唇边的朱砂美人痣妩媚又多情。

“是,妾。”男子伏在她身上,她的衣衫被退至腰身以下,露出诱人的胴体曲线,也将狰狞的伤口暴露在他的视线之中。

她连撑起都无力,更别提遮羞。

天生勾人的桃花眼梢有上挑的弧度,魅惑的微末之光从她睫毛淌过,在陌生男子面前赤身裸体她就没表现出半点的不自在,“公子,可要想好了?抬京城下北坊艳名远播的美人老鸨为妾,能否经得起流言蜚语?”

这话一落,她就看着那男子眉心拢起,果然是犹豫了吧?

世人只道她生来狐媚相,不经意的一举一动,在旁人眼中皆是勾引。

需知她比任何人都厌恶自己的这张脸,只要长着这么一张艳俗的容颜,便没有哪个男子敢娶她为妻,哪家的正妻会是一副妖艳样。

男子沉吟一瞬,凑近她耳边低低道,“美人老鸨,正好。”

喷洒的热气蹿入她耳膜,激起层层的轻颤,上官美人有眩晕,她只觉身子越来越凉,长久的失血,唇都开始泛白,意识也越发的不清晰。

她想说什么,唇嗫嚅了几下,就什么都说不出来。

男子鼻尖蹭了她耳垂一下,似乎深嗅了一口,对身下这具女子的身体,他似乎颇为满意,“公子我喜欢美人,尤爱宠美人的身体……”

4、公子让你欲仙欲死

“马车上何人?奉御史大人之命,全城戒严!”

男子话未完,马车猛地停下,他一下揽住上官美人的后颈,才止了她头撞上马车壁的命运。

“公子……”阿大的声音在马车外面响起,行的好端端的马车,突然就被一队守卫给拦了。

“滚!”

上官美人只隐约听到男子喝了声,然后有温暖的身体覆在了她的身上,紧接着似乎是马车帘子被掀开,冷风灌进来,她便意识不清的往那温暖之源靠了靠。

“呵,美人儿别急,公子一会就让你欲仙欲死。”轻佻的话语,明明下流至极,但从男子嘴里冒出来,只会让人感觉风流倜傥而已。

“还不滚,没见公子正办事?”又是一声喝。

隐约听到这句,上官美人便再没意识。

马车帘子被缓缓地放下,那队守卫之中有人认出了男子的容貌,小声的低语了几句,人便让开了。

阿大冷哼了声,一甩马鞭,马车又行进起来。

男子这才起身,他衣衫不知何时敞开了来,露出古铜色的精壮胸膛,有些许的猩红鲜血染上了他的心窝处,像抹擦拭不掉的朱砂。

“美人老鸨……”男子饱满的唇线微扬,脸上便是意味深长地笑意。

他看着红色迷人的鲜血从上官美人赤裸的身下流泻出来,红白的映衬,那肤若凝脂的肌肤,只是看着都能让人发狂。

但男子只拂开她额际的发,指尖从她眉心下落至唇,随后他视线在她唇边的美人痣那打了个转,就开口对马车外的阿大道,“先去医馆。”

凄清的夜雨,越发的大了。

医馆里,有那药童靠在案几边油灯下,撑着头打瞌睡,这间小小的屋子,门虚掩着,冷风倒吹不进来,也不算太冷。

蓦地,油灯灯花噗了声,灯花炸裂开来,那本就微弱的火苗扑腾了下,就化为一缕青烟熄灭了。

这微小的动静,让睡在榻上的黑衣女子指尖动了下,她身上伤口颇多,缠着白纱,连裹身的衣裳都是破烂的,堪堪能遮住重要的春光,但那从骨子里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妖媚却是怎么都掩不住。

药童已经睡的熟了,还偶尔梦呓几句,香甜的很。

紧接着是一只手,从虚掩的门缝里探了进来。

那一只手,白皙无血色,指头修长,指甲圆润整洁,可那虎口处,却生了厚厚的一层茧,和指腹的嫩皮形成鲜明的对比,违和的很。

然后是一道黑影,黑靴踏着深深浅浅的光影,无声无息,轻若落羽。

进来的人,同样黑衣,面容在阴影斑驳之中,看不清半点。

径直到榻边,那手迟疑了一瞬,便伸向女子纤细瓷白的脖颈,然还未触及。

上官美人猛地睁开眼,指间有流线光点妖娆过完美的弧度,她跃身而起,手里不知何时赫然多了把匕首,一瞬就抵在了来人的喉咙,。

来人根本就不反抗,只是看着她那般戒备,像被踩着尾巴的野猫张牙舞爪,本就不整齐的衣衫有滑落,露出更多的旖旎春光。

“反应不错。”沙哑的嗓音,一开口,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