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娼门宦妾:青楼老鸨和深宫太监的风流情事(三)

娼门宦妾:青楼老鸨和深宫太监的风流情事,作者阿诡。之前发过秦简的《娼门女侯》,有读者投诉说是涉嫌抄袭,佳人对此也无法求证,希望有官方正式结论。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180382354a77b1bbel

183、此愿不还,绝不称王

月,成红月,夜,成血夜。

当哀嚎变成死亡的沉浸,遍地的尸体,死不瞑目的双眸,灰白的眼中是一袭的血色。

闵王双目赤红,他光亮的铠甲上满是鲜血,长枪也再不复锐利,甚至他发髻也散乱了,可他盯着远处山丘之上一身银灰蟒服党的轩辕夜,犹如一匹孤军奋战的狼王,桀骜不逊又凶狠异常。

可轩辕夜只冷冷地看着,他眉眼在月色下有隐约的风华气度弥漫,一如清晖月光,只是带着肃杀的血色和无情的杀意。

“阉人匹夫,可敢与本王一战?”闵王怒声惊天,仿似惊雷。

轩辕夜手腕翻转,执的利剑有尖啸之声,甚至有璀璨的剑花律动,“战么?王爷还当这是边漠沙场不成?你若是猛虎,今日在本督地头上,就只能低头当犬!”

这话对堂堂闵王而言,无异于莫大的侮辱。

故闵王长啸一声,单手一扬,他手中那柄随他多年南征百战的长枪脱手而出,划过流星般的弧度,刺破空气,锐利之势不可挡的就朝朝轩辕夜立脚之地击去。

轩辕夜冷笑一声,他似毫不在意,眼见那长枪寒芒都快及体,他随手往身边一抓,也不管抓着的人是谁,一掌推出,迎上那长枪。

“啊——”只听的惨叫一声,血雨下落,伴随的还有断臂残肢。

在这人肉和血雨之间轩辕夜和闵王视线相接,宛如电闪雷鸣。

“阉人匹夫,今日之仇,不死不休!”闵王怒极而悲,悲极而泣。

三百五十四名精兵,无不是跟着他在边漠蛮夷沙场上出生入死的兄弟,多次生死,皆能将后背交付的情谊,如今一晚,这些兄弟不是死在驰骋一生的沙场,而是在这样不知名的荒郊野外,而且还是这样万箭穿心般惨烈的方式,这让他如何释怀。

“啊……阉人匹夫,本王誓要将尔等挫骨扬灰,此愿不还,绝不称王!”字字啼血,可闻心中悲愤如山倒,闵王发下如此洪誓,当真是将轩辕夜恨之入骨。

“哼,”轩辕夜冷笑一声,不为所动,更不将闵王之言放在心上,他转身,银灰蟒服光点曳动,闪如繁星,“不死不休?挫骨扬灰?早几百年前便是了……”

还有什么话散落在呜咽的夜风之中,带着浓重的血腥味,徒留一地的血色和不瞑目的死尸,就再也不见。

此役,闵王惨败,轩辕夜亦不算赢。

最大的赢家,还是仁康皇帝,借神策禁军之手灭了一直忌惮的闵王那几百精兵,顺带也敲打了轩辕夜。

回了千岁府,轩辕夜像每次杀人后一样,细细的沐浴了番,将一身的血气洗的干干净净之后,他随意披了件玄色衣袍,敞着胸襟,长到腿肚的发还湿着也不管,就那么赤脚回了房间。

上官自然是还没醒的,不仅如此,她开始发烧起来,面颊带不正常的酡红,一身滚烫。

轩辕夜伸手一试她额头,入手的温度,让他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他想了下,自个去倒了加冰的凉水来,捡干净的方巾,拧干了,给上官搭在额头。

“十三……”他不自觉地喃喃出声,顺势一起躺床上,捻过上官一撮的青丝,反复把玩在指尖。

丹凤眼中那眼瞳是从未有过的黑暗,深不见底,一如沉渊。

突的,那晦暗的眸色之中渐起点滴的猩红之色,一如鲜血,房间里,就听闻低沉不明的声音有在说,“你若以为就此不醒就能离了我,那便是妄想,我定会将你置于坚冰之中,待我百年之后,一同入陵寝……”

狠绝之中的话,掩藏的是他自己都不知的感情,他只是知道自己从来都不想她离开就是了。

那种感情不太同于对天女姽的,他时至今日才猛然察觉这其中的不同来,上官会让他觉得痛,真切的宛若切肤一样的疼,而天女姽却从来不曾给过他这样的感觉,就算他发现自己对天女起不了人伦情欲,就算天女姽因意外而十年如一日的沉睡,他也不曾有今日这样的感觉过。

见着上官血流满地,那刀刃由他的手而缓缓从她身体抽出,那身子的柔软他还记得,而后气息渐无,他就心生一种失去的难过来。

可他是谁,他是轩辕,是黄金之勺掌舵者,是暗夜中无所不知的的帝王,又怎可会品尝到难过。

天际有白的时候,轩辕夜才缓缓起身,他摸了摸上官额头,不烫了之后,眼梢才舒展一分,门外就传来暗五的声音,“主上,天女求见。”

轩辕夜起身的动作一顿,他朝床上的上官看了看,才道,“请……”

然,他吐出一个字音,就被人接了话头——

“不用了,我自己进来。”随着话音,房门吱嘎一声被打开,有迷蒙的光线从外面透进来,让站门边的白衣女子多了不真切。

轩辕夜眉头微笼,他起身站在床榻边,那位置刚好将上官遮得严严实实。

天女姽见此,面上带笑,那双谁水汪的眸子带起促狭,“藏什么藏,还怕我将你她给吃了不成?”

轩辕夜张口就想说不是,可那话在喉咙转了个圈,就怎么都说不出来。

天女姽上前,将轩辕夜一手推开,她俯身细细打量上官眉眼,边说,“我从前就在想,以后会是怎样的女子能受的了你别扭的性子,原来是这种模样的女子哪,挺好看。”

轩辕夜眉头皱的更深了,丹凤眼中有不喜的情绪,“阿姽,你胡言乱语什么,我……”

可他的这话依然没说完,天女姽旋身,摆了摆手,“夜,想清楚了在说,试问你对我的感情是哪种喜欢?”

说到这,天女姽眼眸一眯,弯如新月,“况且,你那性子,我可不喜,别扭不说,还霸道口不对心,动不动就算计人。”

听闻这话,出奇的,轩辕夜心头并无多少愤怒,他只是觉得有点无奈,眉心抽疼,对天女姽他是从来就没有办法,伸手揉揉眉心,他脸沿线条都柔和了。

“夜,我要走了,天女做够了,我总该做回我自己,所以这次我回来是想跟你说,别再找我了,我和雪杀一起会过得很好。”天女姽离开点床榻,到轩辕夜跟前,仰头看着他说。

闻言,轩辕夜怔忡片刻,他听见自己出声相问,“为何?你也不愿意待我身边?”

良久之后,他又追问道,“你爱雪杀?”

天女姽回答的毫不犹豫,“自然的,我爱雪杀,他也爱我。”

明明只是意料中的答案,轩辕夜以为自己会暴怒异常,像听闻上官要离开时那般戾气横生,可都没有。

他只是觉心头虽有不舍,却不会心痛。

“夜,我来也是想告诉你,我突然十年如一日的沉睡真相。”提及正事,天女姽面色肃穆。

轩辕夜也是面色一凛。

天女姽十年之前,突然昏迷不醒,组里长老跟他说是中毒,后来他将天女姽从组里悄然带走,并找了万年玄冰来给她护体。

凑齐无意得来的古方上的珍稀之物,整整十年的时间才好不容易唤醒天女姽。

“我并不是中毒,其实是蛊。”天女姽轻言吐出让人惊讶的真相。

她又道,“是种让人沉睡不醒的蛊,而且我怀疑是组里长老做的手脚,所以,你要小心。”

轩辕夜沉吟片刻,“为何这般做?对你下蛊有何用?即便要控制人心,那我不是最该被下的么?”

天女姽摇头,“我不知道,兴许是其他的目的吧。”

说完这事,天女姽恍若听到外面有衣袂翩然的声音,她脸上荡开丝笑,带着去春日里初初凝结的露珠,再是甜美不过,“雪杀来接我了,我要走了,夜,后会无期。”

说着,她对他绽放最后一个笑靥,白如莲的衣衫拂过轩辕夜的手心,带走最后一丝的温度与之擦肩。

轩辕夜反手一握,手再用力,便将天女姽带进怀里,“阿姽,我舍不得……”

心底突然而起的眷恋几欲将他逼的发狂,他费了好生的力气才控制自己不做出失态的事来。

天女姽在他耳边轻笑一声,伸手拍了拍轩辕夜背脊,带着诱哄,“夜,很多年前,我就想跟你说,你对我的感情不是爱情,我们似兄妹,亲人,唯独不是可以执手偕老的伴侣。”

“为什么不是?”他固执的不想放弃最后一点的期望,那漆黑的丹凤眼中渐起赤芒。

这时候的轩辕夜,再不是往日那个掌控一切的轩辕夜。

“轩辕!”感受着轩辕夜越来越大的力气,天女姽冷喝一声,她推开他,望着他眼眸终觉不对。

“不对,你不是往日的轩辕夜,清醒一点,我认识的轩辕夜,那是暗之帝王,绝不是这等连自己都控制不了的人!”

这话犹如当头棒喝,将轩辕夜从哪种魔障之中震了出来,他松手,愣了半晌,感受到心底刚才那股异常的情绪,脸上浮起阴沉,“你说的对,那不是我。”

天女姽叹息一声,该说的都说完了,外面已起鸟鸣之生,那是她跟雪杀约好的时辰,遂开门往外走,“我走了,夜,你好自为之。”

这一次,轩辕夜站立在那,动也不动,他看着天女姽远去,整个人面无表情,恍若成雕。

184、谷风清

上官睁眼的时候,入目第一眼便是面前一对男女相拥而立的场景,男子身上是从未有过的柔情,女子亦是娇羞如花。

两人话别依依,天上地下再是合适不过的佳偶璧人一对。

她眨了眨眼,不动声色,再睁眼之际桃花眼中再无半点波澜。

轩辕夜从晦暗日出站到灼热晌午,长久的他就那么看着天女姽离去的方向,似乎连语言都已经失去。

“暗五。”不知何时辰,他唤了声,听不出任何的语调波动,“她可是走了?”

“回主上,”暗五显露身影,单膝跪在轩辕夜面前,“是,天女已经走远了。”

他说完这句话,抬头无意一瞥床榻,便撞进一双幽黑地桃花眼中,顿时愣住。

轩辕夜恍若未觉,他重复了句,“走了啊……”

暗五面色古怪地看轩辕夜一眼,瞅着他似乎没察觉,喉结滑动了下,遂垂了眼眸,当什么都没看到。

“去查谷风清,”似乎很久之后轩辕夜才渐渐恢复往日那个掌控一切又惯常霸道的男子,“叫慕老鬼来。”

“遵命!”暗五应了声,退下去之前,他又抬头看了床榻上早清醒过来睁眼不语的上官,也没说要提醒轩辕夜一声,就那么退了出去。

松散有褶的玄色长袍,适才划过冷傲的弧度,轩辕夜转身,就与一双墨色斐然桃花眼视线相接。

心头有刹那的欣喜一闪而逝,他几步到床榻,伸手穿过她如绸长发,捧起她的脸就问到,“可觉好些了?”

上官侧了侧头,一张唇,才想说什么,喉咙便撕扯的疼,让她发不出一个字音。

轩辕夜低笑一声,半点不嫌弃麻烦的又起身为上官倒了杯温热的水,小心翼翼地将她揽进自个怀里拥着,然后亲自喂她水喝。

上盖好只浅抿了一口,润了唇舌便作罢,肚腹上那道伤口很深,几乎将她身子给刺了个对穿,这会人一清醒,便实在疼的慌。

可她固执的将两人的关系定位分明,“谢……谢主上……”

轩辕夜随手搁了茶盏,低笑一声,将上官身上的被子往上提了提,脸沿线条是从未有过的柔和,多余的话他也不想多做解释,只道,“不必与本王言谢,你只需像从前那般乖顺便可。”

上官才刚苏醒,伤口痛,她这会也没力气搭理轩辕夜,虽然对他那话很想冷笑,可还是只眨了眨眼,不予置评。

眼见她似乎又要睡去得模样,轩辕夜低头瞧着上官白无血色的唇,眉心微拢,“慕老鬼一会就过来,让他给你瞧了再睡。”

才说着这话,慕老鬼就提着药箱脚步匆匆地进来,见上官已经醒了,微微诧异了下,那伤口有多深,他自然是清楚的,可这才一晚上的功夫她便醒了过来。

重新给上官把了脉,又开了方子,轩辕夜见慕老鬼也没多说什么便知上官无碍,遂心下有放松,低头柔声细语的在上官耳边道,“想睡就睡会。”

随着话音,他又将上官小心翼翼地放回床榻上,伸手为她理了下额际碎发,掖好被角,回头对准备要离开的慕老鬼道,“老鬼,知蛊否?”

他问这话,让走到门边的慕老鬼脚步一顿,他似没听清轩辕夜的话,缓缓回神,又问了句,“主上何意?”

薄唇微抿,轩辕夜身上就有阴骘的气息倏地蔓延而出,他也没避讳上官,从床边往屋子里走了几步,重复道,“蛊,天女姽沉睡是中蛊。”

慕老鬼又折回身,将手边的药箱放下,沉吟半晌才道,“原来真是蛊啊……”

轩辕夜丹凤眼微眯,眼梢上挑,凌厉之色尽显,“你知?”

慕老鬼摇头,“蛊毒者,我不知,可有一人知?”

轩辕夜眸色微凝,他视线一转,看了看上官,上官根本没闭眼睡觉,从头至尾她都听着。

两人视线接触,轩辕夜也没避开,他甚至几步到床沿,揭开被子,看了看上官伤口问,“可是疼了?”

上官没应他,头转了个方向朝里。

又听闻慕老鬼接着道,“慕家本以金针之术传家,到了我大哥那一代,他娶了苗南女子为妻,而苗南者,自古擅蛊,后来,因我私学金针变脸之术,被大哥逐出慕家,所以我便根本不了解蛊毒,只会金针。”

轩辕夜皱眉想了下,“你大哥在何处?”

慕老鬼深色莫名地看了轩辕夜一眼,“主上别想了,他是不会出手的。”

“哦?”轩辕夜斜飞入鬓的眉一挑,他唇边就浮起似是而非的深邃笑意,“不会出手又不是不能出手,本王想做的事还没不成过。”

慕老鬼一噎,提着药箱转身就走。

轩辕夜眼有阴沉去,他念及起先天女姽走时,心头突起的那股暴躁戾气,这实在不似他往日会有的情绪,即便是上官挑衅他之时,有暴怒肆虐,也和那感情是不同的。

瞧着上官似乎睡了过去,轩辕夜出了房间,和闵王那一战,他还需向仁康皇帝回禀俱细。

此间京城开始平静,闵王损失惨重,偃旗息鼓,轩辕夜也不急着动作,总归他有的是机会将闵王逼出京城。

而这时候红酥身怀龙种的消息瞬间传遍整个大殷,仁康皇帝龙心大悦,金口一开,便大赦天下。

轩辕夜得空,避开宫女,自行到了红酥的长春宫,对那日在朝堂之上红酥的出手示意谢意。

也算是试探,想看红酥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对轩辕夜的到来,红酥半点不意外,她态度冷淡地斜躺在榻上,对轩辕夜不冷不热。

听轩辕夜说完那番面上的客套话,她才悠悠的道,“谷大师说,本宫适时拉上官一把,便能让夜大人祝本宫一臂之力,看来,这话果然是没错的。”

又听闻谷风清的名字,轩辕夜眸色转瞬加深,之前暗五查探,依旧没查出谷风清的来历,天女姽走时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没跟他提谷风清。

对于谷风清之前在殿上说,天女姽是他胞妹一事,轩辕夜是不信的,自小他便与天女姽相识,就从未听她提起过。

“谷大师还真是料事如神。”轩辕夜捻了耳鬓那撮发,说的意味深长。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