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恐怖小说:吓尿了,表姐到底是谁?(完整版)

帝吧出品的恐怖小说,女主可是晚唐奇女子鱼玄机啊!诡异、魔幻、混乱!顶得住你就来看!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01372538230bb9dbb

吓尿了,表姐到底是谁?

文/杜上丰(ID:Vento殇风)

杜上丰人人主页:《吓尿了,表姐到底是谁》整理版

昨晚 本屌搬砖到深夜十一点 然后坐上了末班车回家 一天下来异常疲惫 浑浑噩噩的在车上迷迷噔噔的一直坐到终点站。来到了姐姐所在的小区

本屌现在在一家广告公司搬砖,因为刚工作不久工资不高 自己租房子有够吃力,正好比我早步入社会两年的表姐在朝阳的三元桥的凤凰城里租了一间房子,老妈就让我过去和表姐一起住,顺便还能分担下房租,两个人一起住还能照顾一下彼此的生活。

因为房子里只有一间屋子一个厕所一个小客厅,也只有一个沙发一张床,刚开始碍于男女有别我是睡沙发姐姐睡床的, 姐姐毕竟是姐姐 到底还是心疼当弟弟的 没几天姐姐就窝心的让我和她睡在了一起 当然只是睡一起 没有别的想法

等我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入小区的时候 顺便看了一眼表 指针已经渐渐走向零点,我打了个哈切,按下了电梯的按钮 心不在焉的看着眼前一动不动的电梯门,脑海中还在想着今天接的客户的那个单子

电梯缓缓的上升 电梯里当然也之后我一人 这大晚上的 也只有我这种苦命的B才会这么晚下班。到达六层之后 ,电梯门缓缓开启 我走入了漆黑的楼道中
我边走边心里暗骂SB的物业,尼玛楼道的声控灯投诉多少遍了要赶紧修赶紧修。我大声的拍手,和平常一样,灯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叹了口气,一步步的在黑暗中走到了姐姐家门口,拿出了钥匙 开门。

开门之后,我打开了门厅的灯,习惯性的喊了一句:“姐我回来了。”然后开始把外衣脱下挂在衣钩上一面开始拖鞋。

灯光昏暗,我看了一眼客厅上的餐桌和茶几,居然全都空空如也。
嘿!
平时姐姐都是在家里做好饭或者是从外面应酬打包回来一些剩菜剩饭留给我下班回家吃的 每天下班之后回到家闻到现成的饭香四溢,也不失为一种幸福,每晚吃饭和姐姐聊聊一天工作生活的时候 也是我最快乐最温馨的时候。
而今晚,桌子上什么都没有。
异常的空 桌子上是 心里也是。
姐姐没回家么?
“姐?”我又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姐姐好像真的不在家,不过这么晚,姐姐会去哪里呢?姐姐向来是一个很顾家的人,即便是租的房子,即便是在一起的只有我这么一个弟弟,姐姐每天绝对是回家最准时的一个人,她几乎推掉了所有的夜生活,为了我。
姐姐如果不回家,应该是会给我发个短信告知我一声或者打个电话的。
我掏出手机,上面没有任何的未读短信或未接来电。
这时我抬起头,看见卧室的门虚掩着
姐姐是没有关卧室门的习惯的,因为卧室背阴,采光本来就不好,关上门之后即便是大白天卧室里也是阴暗一片。
卧室门怎么会虚掩着的,刮风了?
我穿好拖鞋,向卧室走去。

我轻轻推开了卧室门。
漆黑一片,
客厅昏暗的灯光顿时肆无忌惮的闯入了卧室。
我依稀看到床上的被子不是盖好的
姐姐是个非常爱整洁的人 每次出门前床上的被子枕头必须叠的整整齐齐的。
被子蜷缩着,枕头也没放整齐。
在昏暗灯光的照射下,隐隐约约看起来好像一个蛹。
没错,这是姐姐一贯的睡姿。

姐姐原来已经回来了?
姐姐没有夜生活不代表姐姐不是夜猫子,她经常会在大晚上赶文案写稿子,就算是上了床我姐俩也会畅谈到深夜也毫无倦意,姐姐是个很活泼的孩子,要想大晚上的让她赶紧睡觉得使出哄小孩的耐性来。
她今天怎么这么早就睡了?
“姐?”我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床上的人没反应。
我突然觉得好像有点什么不对劲。
我上前迈了两步
尼玛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
我走到姐姐的身边的时候发现客厅的灯光正好能波及到姐姐腰部的位置,也就是说照清楚了一大片被子。姐姐的脸根本看不清。
即便是我有点适应屋里的黑暗光线 我还是有点看不清。
姐姐的头发好像很乱,乱七八糟的散在脸上,黑乎乎的一团。加之脑袋一半埋在被子里,我根本看不实在。
“姐姐?你睡着了?”我轻轻的问一句

姐姐依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姐姐睡的真死。
我回头看了看书桌上,姐姐的笔记本并没有在书桌上出现,平时她都要在书桌上忙到很晚的。
看来姐姐今天回到家什么都没干,倒头就睡的。 包括吃饭。
简介的造成了我也挨饿。
我肚子“咕噜”的叫了一声。
我起身离开,准备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吃的东西充充饥

我走出卧室,把卧室门关好。然后来到了厨房。
打开冰箱门,我艹 ,冰箱里比我的脸还干净。
我吞了口口水。
这家里啊 没个女人 还真是不行,也不知谁说的 ,太特么有道理了。
我倒了足足一大壶凉白开,然后一股脑全部灌了下去。
喝个水饱也比饿着强啊。
我用毛巾擦了擦嘴,然后走到厕所,洗漱完毕后,带着装满水走起路来咣当咣当直晃的肚子。来到卧室,打算就此睡觉。
我打开卧室门,又是一通漆黑袭来。
我已经关上了客厅的灯,这次便是一通纯黑了,伸手不见十指,什么也看不见。
姐姐仍然睡的死死的。
我坐在床边,坐在相同的熟悉的位置,脱下拖鞋,脱衣服。线衣由于摩擦发起的经典噼噼啪啪的在空气中炸响,在这个静谧的黑暗中尤为眨眼刺耳。
我只穿着一条内裤,摸索着躺倒了姐姐的旁边,那个熟悉的位置
我仰头躺在姐姐旁边,头发由于刚才洗脸沾水 还是湿的,虽然累了一天异常疲惫,但是刚刚洗漱完的我还是很精神的,一点困意都没有。我仰头望着天花板,轻轻叹了一口气。
身边的姐姐依然背对着我躺着,一动不动,留给我的只有一个后脑勺和满眼的黑发。
“姐姐今天睡的可真早啊。”我轻轻的说了句。
我这完全是习惯性说的,因为我们姐俩每每躺在床上嘴就没有闲着的时候,都可能聊了,今天如此的安静,我还真有点不适应。
意料之中的,姐姐一点反应都没有,木头一般,睡的不是一般的死
天知道表姐为什么睡那么早睡那么死。天知道她发生了什么,我心里暗暗盘算着明天等她醒来一准得好好审审她。
我脑子中开始构思新接手的客户的项目,轻轻的闭上眼,手托着后脑勺。
我这人爱胡思乱想爱思考,特别是在晚上的时候,
特别是在晚上一个人没人理我的时候。
窗外也是一片的漆黑,夜色异常的压抑,因为今天出奇的没有月亮,没有星星,而且夜晚也是乌云密布,整个夜空毫无观赏性,看起来无比沉闷无比厚重。
窗外的别的居民楼也都是一片死气沉沉,没有一个窗户是亮着的,
真邪乎。
空气真静谧
好像空气中不曾有过一点波动。
静的好像呼吸都没有
呼吸?
我突然在黑暗中睁开眼睛。
太安静了。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我悄悄把脑袋转向姐姐的后脑勺。
我突然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劲了。
太安静了。
时间都好像静止般。
平时姐姐睡觉的时候呼吸声虽然不大,但是是那种很匀称的,很有规律的。
每日跟姐姐睡一起都是听着姐姐温柔的呼吸声入睡的。哪有规律的声音一般仿佛安眠曲。
今天的姐姐安静的不正常。
一点点的呼吸都没有!
至少我一点感觉不到。
所以今天我才会感到气氛如此静谧吗?
姐姐一动不动,木桩子那般。一点点的动静都没有。
我在黑夜里瞪大着眼睛看着姐姐。
气氛一瞬间就诡异起来了

我只感到喉咙发干。
当人遇到一些措手不及的危及神经的事情的时候,他真的是喊不出来的。
我就那样呆呆的保持着手拿手机的姿势,手机发出的惨白的光照在我脸上。
我身边睡着的姐姐————不 我身边睡着的人 依然是僵尸一般,一点反应都没有,就仿佛她只是房间里的一个毫无生命征兆的摆设。
我保持这个姿势一直持续到手机从我手中脱落,砸到我脸上。
顿时我清醒了过来。
好歹我也是上过大学的人。
我第一时间开始整理我纷乱的思绪
我的姐姐现在在医院 不在我旁边 我的身边睡着一个身份不明的人
而且我和她还对了话。
想到刚刚我居然离我身边的这个人那么近,我就后背一阵一阵的发凉。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的厉害,我自己都能清楚的听到我的心跳,能感受到心脏的搏动。
但至少有一点我可以肯定。
我身边的人此时此刻还不会加害于我 不管她处于什么目的躺在我的床上。
要不她早该下手了。
我在被我中瑟瑟发抖 开始想对策



标签: ,

6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人人上好久以前的了。

    (4) (2)
  2. 吓死了!!!!

    (0) (0)
  3. 我以为上丰要被掰弯了,上丰是姐姐的别乱掰!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