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北大女生马楠,我们差你一个道歉!

这篇文章几乎完全站在马楠的角度,不想以偏概全的话,可以看一下马楠前夫寇白龙的博客。在吃素、信仰、婚外遇问题上,俩人各有说法。据寇白龙博客所写:二审判决下来了,法官判两个孩子归马楠抚养。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马楠与前夫寇白龙

马楠与前夫寇白龙

在网上,现在关于北大女生马楠最流行的说法是这样的:

在克林顿总统访问北京大学时,北大中文系94级的女生马楠曾当面痛斥美国人权状况的“恶劣”。反美女愤青马楠两年后本科毕业,很有意思的是,她却选择了到“人权状况恶劣”的美国去留学,后来还嫁给了一个美国人,现在已育有一子。

JY们无不把这个谣言沾沾自喜挂在嘴边,仿似一枚翻天印:“看,反美斗士最后还是臣服于美国了吧!”还有人这样调侃:她本来想打入到敌人内部,不料却被敌人打入了她的内部,还生了一个孩子。

我不排斥黄段子,但黄段子加上谣言,对马楠本人来说,这却是一种污辱。

只要你愿意找。还是可以找到克林顿当年与北大学生对答的资料的,看过资料,你就会赫然发现,当年抨击美国人权的并非中文系的马楠,而是经济学院一个叫刘丽娜的女学生。她的问题是这样的:“总统先生,关于民主、自由和人权的问题,实际上这是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都非常关心的问题。但是,老实说,在这方面我们两个国家有不少的分歧。您刚才在演讲中对美国建设民主,自由的历史进行了一个比较自豪的回顾,而且对中国也发表了一些建议性的意见。对于真诚的意见,我们当然非常欢迎。但是我同时又想起了一句老话,我想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都应当把它当作是行动的准则,那就是批评和自我批评同在。因此,我想问您一个问题。美国近些年,美国当前在人权与民主等方面是不是也存在着一些问题呢?您能不能给我们讲一下,您的国家在这方面有哪些不足?您的政府在近期内有哪些政策?有什么效果?”

所以,当年并不是马楠在抨击美国人权,而是刘丽娜在抨击美国人权,马楠一直在替刘丽娜背黑锅。

作为北大新生辩论赛最佳辩手,第六个提问的马楠的话是这样的:“总统先生,欢迎您光临北大。刚才您曾提到过胡适说,不要为了国家的自由而牺牲自己的自由。但是我们的前任校长蔡元培先生还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道并行而不相悖,万物并育而不相害。我并不认为,国家的自由和自己的自由有什么冲突,不是说为了国家的自由就一定要牺牲自己的自由。我认为自由是自己一种主动的选择,认为是最好的最适合自己的情况。象中国现在的繁荣发展正是我国人民自由的选择,主动贡献他们的力量的结果。我想自由的定义应该是,为了真理和正义选择那些最适合自己情况的道路,不知道您是否同意我的观点。另外我想最后说一句,只有真正懂得自由的人才会更加尊重别人的自由。谢谢。”

我在马楠的话里看到了对自由的尊重与向往,尊重和爱都是相互的,如果一个国家尊重它的人民,那么人民有什么理由不爱它,不为它贡献力量?当然,“中国现在的繁荣发展正是我国人民自由的选择,主动贡献他们的力量的结果”这句话现在看来固然有些一厢情愿,但马楠同时这样说:“自由是自己一种主动的选择,认为是最好的最适合自己的情况”、“自由的定义应该是,为了真理和正义选择那些最适合自己情况的道路”,这两句话,我举双手表示赞成!

对于网上流传的帖子《北大反美姑娘马楠的近况》 ,以及余杰的文章《“勇敢者”的游戏——与克林顿对话的北大学生》, 马楠想说的是:她没有责问过克林顿;没有痛斥过美国的人权状况;确实是嫁给了美国人,但并没有去美国留学。

因为与克林顿的女儿切尔西同为素食主义者,马楠真正想问克林顿的,是素食问题。至于成为素食主义者的原因,是由于初恋男友从北大毕业后,通过托福,远赴美国留学,导致两人分手。曾一度“非卿不嫁”、因英语底子薄而自卑的马楠极为伤心,伤心之余,她寄托于素食和宗教,希望自己能快乐起来、平静下来。

“我一直认为美国有众多精英,拥有大量类似我前任男友那样过五关斩六将,考入了美国高等学府的人才。但我决不会因此而全然接受克林顿的观点,虽然美国强大,但中国也有自己的理想,美国不应该把自己的思想强加在中国人头上。”当然,马楠采用的绝不是责问式的语气。

对于阅历浅薄的指责,马楠毫不讳言表示接受,但她不愿接受别人在网上指责她是“政治投机者”。大学本科毕业后,她在北大直接读研,并没有“一年后去美国留学”。

克林顿走后,英国BBC记者截住了拿着饭盒正赶往食堂的马楠,“我说对不起,我饿了,我要打饭去了。”伴随“七名北大学子提问克林顿”的一系列报道、大量来信令老师们深受其扰,也让保送研究生的她,再也不愿提及此事。

“现在说没关系了”,马楠承认当时自己站起来提问是有私心的,“我知道全球都在盯着克林顿的北大之行。我之所以站起来提问,是希望在美国的前男友能(从电视上)看到我。”

为什么我们总关心马楠如何质疑克林顿,而从未想过马楠其实是想让在美国的前男友看到自己一眼呢?

若干年后,两个都已结婚生子的人在电子邮件上聊起此事,前男友说的“我真为你自豪”,依然让现在的马楠眉飞色舞。

马楠一度不愿公开接受媒体采访,“除非是不删改一字地发表自己写的文章——不然,用一句我的中文系教授说过的话,就成了‘媒体剪辑你的话,编成他们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个土生土长的北京女孩,年少时常感觉自己像雅典娜,那位女神呐喊着从父亲的头颅中冲了出来,手持利剑想劈开黑暗,带来光明。

大学二年级,马楠在课余为美国国际教育交流协会(CIEE)工作。提问克林顿后,她的美国同事都为她鼓掌欢呼。CIEE的美国老板说,马楠老想把天下扛在自己肩上。

少女时期的马楠,更偏爱“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磅礴叙事,她那次“著名”提问的动机,自称是偶然中的必然。

“十多年间经历这么多质疑,后悔曾经提问么?”

“我不后悔。前面的五个提问出于校方领导授意,我和之后第七个男生的提问,都出于自发。在同龄人中我们敢于说真实的想法。”

但第一次听到别人评价她,提问是为了要出风头,马楠心里难过了好一阵,“因为一个很美好的想法就应该马上拿出来分享啊。”

马楠是家中的独女。从小到大,父母最担心的就是她太与众不同,因为“中国人最怕的就是枪打出头鸟”。

其实马家家教传统,父母不许女儿顶嘴。而马楠是典型的好学生,成绩好人也乖,会背诵所有的毛泽东诗词,17岁便接触赵朴初的佛学启蒙。但在素食方面她有自己的坚持,为了吃素第一次顶撞父母。

这样一个吃斋读佛的马楠曾在一篇自白性质的博文开头写道:我没有入党,我对政治无兴趣。谈到年轻时候的理想,她的话听起来有一股云深不知处的味道:希望今生能够大彻大悟,活出自己。

提问事件几年后,马楠的第二次“被出名”,是因为她爱上了、并很快地嫁给了一个美国人。“反美”头衔被再次翻出来,媒体和网民对一段爱情的细节没多大兴趣,大家更感兴趣的是:

马楠为什么从“反美”到“嫁美”?

马楠是“政治投机者”么?

马楠有没有“人格分裂”的倾向?

马楠的绿卡到手了么?

马楠有点哭笑不得。幸好,婚姻的甜蜜暂时让她平静。

寇白龙是一名来自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国际金融系的毕业生,2001年来到中国教书,二人相识;马楠硕士毕业后,婉拒了普林斯顿大学周冶平教授的邀请,停歇了出国教书之路。在这个人生节点上,曾经向往雅典娜劈荆斩棘的少女马楠,蜕变成“为了爱而活着”的女人马楠,选择与寇白龙结为夫妻。

一毕业就结婚,接着到处旅行,马楠回忆自己的青年时代就像“生活在云端”,一帆风顺、颇为理想。2006年,马楠接受媒体采访谈“嫁美”后的生活,提到自己想当一名人大代表;稿件一出,新一波抨击朝她扑去。

“我就是会不知不觉的说那些大词,”她嗫嚅着反省,紧接着又很肯定,“我真有一腔报国热血在那,希望能为人民做点事。”

但初为人母的马楠,精力全部转移到了家庭上。她婚后在上海居住五年,并成为中国第一位在水中分娩的妈妈。马楠的工作不再是对外汉语教学,而变成了全职太太。随着第二个孩子的出世,她开始自费参加华德福(Waldorf)教育培训并担任起翻译,接着夫妻决定搬去更有自然气息的厦门。

绿海青山、民风淳朴、素食人口很多,夫妻俩有各自的事业,闲暇时带着两个孩子一条狗在海边漫步…这里是马楠“梦寐以求的天堂”。同时,寇白龙决定长期在中国发展,马楠决定守着爱人留在中国,放弃了美国绿卡的申请。

而当他们的婚姻走入第十年的时候,遭遇了骤变。“2001年9月7号到2011年5月4号,还差四个月就十年了”,马楠和寇白龙决定解除婚姻关系。离婚的原因,传闻有素食习惯、信仰问题和第三者介入,但马楠现在不愿意过多解释,“白龙他毕竟是我孩子的父亲,不管我对他个人有多大的情绪。”

在儿女的抚养权上,双方再次出现分歧。2012年9月24日,马楠在博客里写到:

我的女儿寇禅音(Cataleya Cala Cole)是个活泼可爱的7岁混血小女孩。她在5月15日放学后被我前夫寇白龙(Byron Ross Cole)带走,至今4个多月音讯全无,下落不明。

“现在我只想做母亲的角色,对我的孩子负责。”第三次,马楠选择主动站在媒体聚光灯下,起诉前夫并希望寻回女儿,同时发表一系列博文要求寇白龙应诉。

“幸运的是,我已经走过那段刚离婚时否定自己、纠结是否应该原谅前夫的凄凄惨惨阶段。”伤疤暂时躲了起来,但也会被突然揭开。她曾经看到《锵锵三人行》中女主持人不提寻找孩子,转而八卦“美国前男友”评论片段,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

现在的马楠是厦门一所公立小学的员工,担任图书管理员——严格来讲不能算是老师,因为她的对外汉语硕士学位不等同于老师的资格证。而说起当年的北大同事,现在很多都在哈佛、耶鲁大学教书。

“你有过心理落差么?”

“有。但落差并不是经济上的,而是觉得没实现当初的那种学术上的弘愿。”

马楠接受凤凰网电话连线时,刚好在她的工作时间,每过四十分钟她便请求中断对话十分钟。她工作的小学有1300多名孩子,图书馆由她一人打理,孩子们下课便会蜂拥而来借书,“忙疯了”。

让她最开心的是一下子可以带这么多孩子。推荐好书还可以每天给小朋友讲故事,她现在的语言都是童话式的:钻石、花朵、雅典娜、海的女儿…

马楠决定把她学过最好的——来自纽约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华德福教育等世界第一等的教育——融入对孩子们的启蒙。“你看我每一天都挺忙碌,没时间说那些大词了。”

在最忙的时候,马楠为八个班代过英语课,再加上担任一个班的副班主任。前年圣诞节,她写了八个英语剧本,让300个学生一人一个角色登台表演。去年的万圣节化妆会,她领着全校1000多个孩子玩“给糖还是捣蛋”,还把自己装扮成“彩虹勇士”——这是出现在印第安人传说里,教会白人善待地球的觉醒者形象。

“我解释不清楚内在的这团火。我跟朋友笑说,我是从太阳上下来的。”马楠说,她的新生活从云端回到了地面,落地了,生根了,又开始了。

别说马楠一直长居中国,就算马楠最后真的去了美国,也是她选择了自己的道路,坚持了自己的自由,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话,何错之有?在中国,你能找到几个如马楠一般言行一致的人?而马楠当年的最后一句话更是有力:“只有真正懂得自由的人才会更加尊重别人的自由。”没错,这句话反过来也成立,那些不懂得自由的人,不会尊重别人的自由,所以当网上传言马楠选择自己的自由嫁去美国时,无数人在网上嘲笑她的自由。

希望看到这条微博的人:如果你也曾经嘲笑过马楠,请在心里向这个女孩子道一声歉。

附马楠博客文章:

2012年10月初,马楠的博客有更新,新发文章《请帮我寻找这个美国人》。

以下是博客原文:

寇白龙(Byron Ross Cole)已于我在2011年5月协议离婚。我们约定孩子先由我抚养一年。抚养权另行协商。但他于2012年5月15日在我们的女儿寇禅音Cataleya Cole放学后,未经我同意把孩子带走(此前他一年未看过孩子也不履行抚养义务),至今不让孩子同我联系,拒绝告诉我孩子下落,不让孩子上学,也拒绝美国大使馆对孩子的安全派人福利探视。我已经就孩子的抚养权问题,向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起诉。但需要送达传票。请知情的网友帮忙,告诉我他的住址及通讯方式。

(白龙,发这个帖子,我的心在滴血。毕竟我们是十年夫妻——我希望你从此能走上正路,我也祝愿你在新的太太和新的孩子那里找到幸福。可我们俩的孩子永远是我们的孩子,需要来自父母双方的关爱才能健康成长。你说过,他们是中美之间的小桥,我们俩拆不散的“小钉子”。白龙啊,为了孩子,请与我联系沟通。)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