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台湾人占领立法院反对服贸协议,无非是意识形态罢了

“台湾反服贸”时政评论中,相当清晰的一篇。服贸协议对台湾、大陆经济上都有益,但症结在于意识形态问题,就很难解决。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p4568813a916324336

那些年,我们占过的立法院

文/冬工厂

可能是KANO看多了,台湾人又热血了一把。他们把“占领”两字几乎贴到中山先生脸上,如果台湾立法院是霍格沃兹,想必国父一定会痛骂这帮孙子。事件的起因有两种版本,简单版:国民党强推两岸服贸协议。复杂版:国民党、强推、两岸服贸协议。

先说说强推吧,用高中历史课本的说法这是导火索。无可争议,台湾是法治社会,而且是一个中西融合、运行不错的法治社会。程序正义是法律的基本原则,台湾人更是铭记在心。因此,就有了国民党罔顾议事程序30秒审过协议,以及同学们打破一切法律束缚阻挡民选立委进场,阻挠民意机构议事,堆起椅子堵门,坐在地下玩手机等等。开玩笑,台湾在许多方面堪称儒家社会向法治社会转型的典范,但只要涉及政治,从来都是无法无天的。

国民党程序违法,货真价实,他们至少违反了两个东西。首先是党团协商制度。民主,少数服从多数喽。但是王金平院长的党团协商制,给了少数派协商权,也就是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觉得你不对,我不听我不听就是不让你过的权利。在这个制度下,国民党空有立法院多数席,却过得比2006年的共和党还惨,政策推动比乌龟还慢。(等等,什么叫推动?……什么叫政策?!)

服贸协议的党团协商结果:召开16场公听会,蓝绿各召集8次,然后可以实质审查,审查要逐条审议。去年6月协议签署到现在,连公听会都没开完。上个月马英九坐不住了,严令国民党党鞭李鸿池本月服贸必过。不是每个党鞭都叫下木,被逼上绝路的国民党,只好使出杀手锏——“立法院职权行使法”第61条:行政命令在立法院议逾三月,视为审查通过。

具体表现为以下的新闻:“据报道,台湾‘立法院内政委员会’等8个部门,17日下午联席初审服贸协议,朝野党团成员为抢攻主席台,数度发生推挤冲突,国民党立委委员会召集人张庆忠,更一度被推倒在地。后在一阵混乱中,张庆忠和部分中国国民党籍‘立法委员’离开会议室,到张庆忠办公室讨论。下午2点半,张庆忠进入会场,在蓝委卢嘉辰、廖国栋等人戒护下,往主席台走去,绿委连忙赶过来包围。眼见无法突破封锁线,张庆忠在现场四处游走,最后于2点39分在会议室后方拿着无线麦克风,趁乱宣布开会,将全案送院会存查,随即宣布散会。”

再具体点,张庆忠是这样宣布服贸协议通过的:他偷偷打开话筒,说:“出席人数52人,已达法定人数,开会,进行讨论事项,海峡两岸服贸协议已逾3个月期限,依法视为已经审查,送院会存查,散会。”一共30秒,边说边不停移动,躲避民进党立法委员。同样是玩议会战术,对比下木君在参议院的威风凛凛,你们感受一下。

而这个杀手锏,肯定是违法的。的确,在大陆,两岸协议是当做行政命令执行的,但是马主席和X主席的区别,基本上等于居委主席和军委主席。而且就算在大陆,两岸协议也只是“被当做”行政命令而已,本质上还是法律。怎么到了国民党口中就和行政命令划等号呢?同学们对如此粗暴的议事程序,当然有资格表示愤慨。

但是,应该怎么样去愤慨?台湾同学们,你们嘴上高呼着程序正义,就不知道低头看看多少法律已经被你们践踏吗?

“集会游行法”
第2条 本法所称集会,系指于公共场所或公众得出入场所举行会议、演说或其他聚众活动。(上班时间的立法院得出入?)
第4条 集会游行不主张共产主义或分裂国土。
(见立法院墙上涂鸦)

“立法院维护安全实施办法”
第14条 本院议场于会议前一日,本院总务处应予清理上锁。会议前,再行确实清查,报告秘书长。散会后十分钟关闭,非经许可,任何人不得逗留议场。
第17条 本院各委员会开会时,除出列席人员、会场服务人员及新闻记者外,其他人员不得进入会议室,并不得在会场外行人道站立窥听。

“立法院议场安全维护及管理要点”
第6条 除本院委员外,任何人在议场内喧闹或其他妨碍秩序安全之行为,经警卫人员制止不听者,强制其离场。
第9条 本院休会期间,议场内之会场关闭,不准任何人员进出。……不得开启委员席之抽屉,并严禁进入主席台。

“立法院会客请愿参观访问旁听等作业程序及管制要点”
第5条 本院受理人民请愿时,应依请愿法及立法院职权行使法第六十四条第一项各款规定程序办理。院会日由本院议事处通知本院总务处管理科,并副知警卫队,各请愿人须接受安全检查,并佩带识别标帜,始准进入院区及接待室,再由院会主席指定相关委员接见。临时提出请愿申请之人民或请愿团体,仍应依前项规定办理。
第6条 人民依前条规定,集体向本院请愿时,如需面递请愿书及另有所陈述,应推派代表为之,其代表人数不得逾十人。但于非院会日来院请时,由院长指派人员代表接见。
第7条 人民依规定向本院请愿时,不得有聚众胁迫、妨害秩序、妨害公务或其他不法情事;违者,除依法制止外,依请愿法第十一条规定,本院得不受理其请愿。

其它的民法范畴的伤人、毁坏公务啥的我就不列了。其实不用列出法条,想想就知道,哪个国家允许民众随意占领民意机构?国会山有被占领过吗?我孤陋寡闻,但愿有人告诉我。哦,貌似泰国议会总被人占哈。

学生们在孙总理的注目下喝啤酒发脸书,已经背负了违法的原罪,今天他们随意突破此法的底线,谁知道明天他们能不能操守住彼法的底线?今天他们抗议国民党的程序不正义,恐怕等到长大后,在立法院戏耍程序的人还是他们。因为要知道,现在的这帮立委们,当年也玩过野百合。《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哪个广播台能点给台湾同学听啊。现任的立法委员不尊重立法院,热衷政治的学生——未来的立法委员们不尊重立法院,面对超越时间的背叛,你让民意机构何以自处?你让民煮制度何以自处?

还有,学生们宣称代表民意,这也是对程序正义的严重挑战。代议制的精髓是选举,用选票来为代表资格背书。这些学生名下有几张选票啊,他们去过跑过几个基层,站过几次选台,经过什么赋权程序啊?就那么嘴皮一碰就代表民意啦?这水平还不如人大代表呢。毫无代表性与合法性的青年人跑来高呼代表全体人民,这不是文革那套吗?你怎么不代表月亮啊。

再来说说服贸协议。

两岸对服贸协议的态度,用两句话就能概括。大陆:我家里红萝卜只有这么多了……台湾:不平等条约!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顾名思义,服务业开放协议。两岸相互授予某些服务业行业的准入。关于服贸协议有两点需要注意,第一,大陆开放行业比台湾多。第二,以对等开放为原则。第二条保证台湾绝对不会吃亏,第一条保证台湾绝对会占便宜。

协议生效后,预计台湾对大陆服务业出口增加37%,大陆对台湾增加9%。基本等于让台湾人赚大陆的钱养台湾的家。对岛内产业的影响,总体利大于弊。对中药、印刷等行业是利空,但对医疗、金融、电子商务、批发零售、餐饮、美容等行业无疑是利好。利空的行业用大陆说法是落后的产能,利好的都是高端服务业。

大陆的用心很明显,一是祭出克强经济学三大法宝之一——调结构,己所欲施于人,逼迫台湾经济转型,提振台湾经济,拉国民党一把。二是顺便畸形台湾产业结构,增加对大陆的依赖。三是拉台湾参加东亚区域整合,要知道没有大陆首肯,东南亚哪个国家敢和台湾签自由贸易协定?包括服贸协议在内的ECFA,就是要在两岸间达成一个共识,形成一种模式,台湾今后以此模式参加区域整合,甚至加入TPP,大陆都不会反对。

为此,大陆要付出很大代价。台商在大陆享受着超超国民待遇,为了台商干预司法,任由台商压榨工人等等。(你去问问台资企业的工人,有几个有年假?这种企业开到欧美日本,光劳资争端的诉讼费都赚不回来。开到东南亚,早就让人家排华排回来了)服贸一开,台湾服务业的富士康们涌入,大陆付出的社会成本更大。而且要知道,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都难。让大陆既得利益者吐出一部分给台湾来的新贵们,这其中隐含了多少血雨腥风啊。

还有,外交外事成本。服贸刚一签,香港就指着大陆的鼻子连声质问:你给我翻译翻译,什么叫公平!大陆只好也给香港同样的协议。香港人早就用上这份政策了,商业布局都快完成。日韩也在自贸区疯狂圈地。在台湾人抢议场的时候,别人都在抢市场。

台湾人反对服贸的原因,恐怕不在服贸自身。台湾人又不傻,当然知道服贸整体有利台湾。连胜文,蓝营台北市市长候选人之一,公开发声说服贸整体有利台湾。这哥们最近负面新闻不断,都快成过街老鼠了,他此时绝不敢忤逆民意。连他都说服贸好,说明大部分台湾人还是能算清楚的。

绿营也一样啊,他们反ECFA,反服贸,也不过是杯葛而已,只是单纯的为了反对而反对。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查查ECFA生效的立法院记录,绿营的表现就像死活要立个牌坊的婊子,哦,不对,像欲说还休的小媳妇。

台湾之所以反对服贸,最主要的,无非是意识形态罢了。所谓逢中必反。这一代台湾人先是孩童时期被委员长训话:“你是ROC国民,你要反攻大陆。”然后在青年时期被岩里政男教导:“你不是ROC国民,你不是中华民族。”在他们一团混沌的国家、民族认同中,反对大陆是唯一明晰的基石。

我们天天喊着祖国统一,但在台湾这帮没有祖国的家伙看来,这就是侵略。谁不喜欢权利?儿子大了还不想跟老爸住一起呢。妈妈喊你回家吃饭,对我们来说是温馨的画面,对台湾来说可不是。回了家只能吃妈妈做的饭,就等于剥夺了台湾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的权利,尽管他们现在连蛋炒饭都吃不上。就像某个屌丝,拒绝家里的相亲。因为他觉得和一个女生在一起,就会剥夺他与其他不特定多数女生约会的权利。尽管事实上没有女神会搭理他。

无知,我不得不说学生们太无知,整个台湾社会太乌合之众了。关于服贸协议,岛内理性的声音几乎听不到,全都是一些道听途说危言耸听。服贸一开,什么台北的洗头妹都要没工作啦(陆企20万美金换一个驻台人员名额,有哪个大陆企业会花20万刀派个洗头妹去台湾?),什么三百万大陆劳工涌入台湾啦(每个陆企最多常驻7人,最多住3年,常驻7人要求至少投资320万刀。我数学不太好,算不清大陆要集结多少企业,花多少钱,才能百万雄师过大江),什么衣食住行全都被大陆资本控制啦(大陆劣迹斑斑的饮食业能在台湾生存?连鼎王那么好的店都被媒体狂虐,大陆能和鼎王一较高下的也只有海底捞了),最可笑的是言论自由要被限制(拜托,陆资是去当老板的,又不是去当台湾省省委书记的)。

如果你去问台湾人,我相信十有八九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服贸,更不知道服贸的利弊。反正我问过的台湾人都说不清楚,顶天了支吾一些洗头妹失业论之类的故事。那些占院的义士们了解服贸吗?你让一个学医科的理解法律问题?还不如让蓝翔毕业生去当发改委主任靠谱呢。

总而言之,台湾在服贸这件事上怀揣着受害心理妄自菲薄,闭着眼睛任由民粹主义横行。

反对服贸,还有一个原因。这就要说到国民党了。

这个原因很简单。简言之,国民党执政6年来没有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再简言之,要加薪。同学们的占院宣言,第一句话,就是对这个原因最好的注解:我们不满于22K的生活。大学毕业生起薪平均4400块钱,嫌少。

写到这里我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尼玛老子也才挣4400,如果我是台湾大学生,肯定也去占立法院。把没钱买车子,没钱泡马子,没钱买房子的怨恨全发泄到公权力头上。屌丝也有出头天!

如果我是台湾年轻人,赚不到钱,生活琐事一大堆,肯定天天骂政府。今天在路上堵了一小时,迟到了,都TM赖马英九。今天在711买了个方便面,发现没有调料包,都TM赖马英九。今天女朋友剪个头发,居然花了半月工资,都TM赖马英九。所以小马哥如今的民调支持率还不到10%。

坦白讲我觉得这是民煮的优点,是制约公权力的必须,也是所有的服务性政府都无法避免的问题。但是,所有东西都有个度,过犹不及。这个度类似冯唐的金线,佛曰不可说,年轻人更难把握。不过它至少应该是理性的。可以肯定,占院行为泄愤意义大于理性思考。

同学们骂小马哥软蛋,结果他好不容易施展一次霹雳手段,同学们又骂他威权。同学们觉得立法院效率太低,结果自己跑来直接让立法院关门,效率降到零。同学们高呼程序正义,自己却漠视规则。同学们珍视自由与民煮,却用革命这种反民煮的方法来表达诉求。你去游行嘛,你去示威嘛,实在不行你用选票把那群狗官换下来嘛,民煮社会种种优良的社会设计你们都不用。想干嘛?建立小资产阶级专政啊。对此中逻辑和理性,我表示理解不能。

马英九也是,你这政府公信力还不如大陆呢。现在国民党党员都以呛声马英九为业,以此显示与那个独夫民贼的距离。混到这份上,我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国民党也是,看看这帮领导人,马吴连,郝立强,水平也太一般了(不过领导人差是民煮制度的必然和必须,因此本来也没对他们期望太高……)。

最后说说台湾的未来?不,这玩意我怎么知道,老子也不关心。我关心的是台湾对大陆的影响。服贸协议卡壳,ECFA就签不了,大陆整合东亚的野望从起步就瞒珊。不能整合东亚,就当不了东亚老大,当不了老大,就要继续被旧秩序的大佬们戏耍。

还有,台湾对大陆最大的意义,不是如牙签肉般的台湾经济,而是国土安全。面对越来越离心离德的台湾,大陆的防线永远要设在家门口,岛链永远无法突破,如鲠在喉,如芒在背。别问我国家大事和个人有什么关系,跟炒股一样嘛,大盘涨肯定容易赚钱啊。

最后,大陆的民煮化是不可阻挡的,同宗同种的台湾人民把民煮搞成这样,大陆这个庞然大物岂不要更乱。但愿台湾人能够真正建立起一个和平有序,富而好礼的社会,让我们好好学学。(来源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