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赵格羽:文艺女青年的归宿是什么?

上篇文章(文艺女青年的归宿不是男人,只能是自己)提到赵格羽这篇文,不过不是称道,更多是不服和辩论。文艺女青年的归宿到底是什么,文艺女青年们自己把握啦。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柴静赴美生子,抱女儿回北京

柴静赴美生子,抱女儿回北京

文艺女青年的归宿是什么?

文/赵格羽

最近,知名文艺女青年柴静被爆从美国生小孩回来了,一副幸福知足的模样。于是便有其粉丝感伤:心中的偶像都结婚生子了,真的沦为少妇了。

都说文艺女青年的结局:孤寡,拉拉,出家,后妈。这话很毒啊,不过倒也的确有些道理,每一个仿佛都有案例可证。

出家,比如台湾美女加才女胡因梦,自从和李敖离婚后,也渐渐淡出娱乐圈,开始执着文字,渐渐开始身心灵的修行,这修行算是半个出家吧。

后妈,安妮宝贝,在写了数十本悲伤绝望的书之后,终于结束自己大龄剩女的头衔光荣嫁人了,虽然是当后妈,但是她却非常知足地表示“得夫如此万事足”。

资深文艺青年、央视主持人柴静,因《看见》跻身畅销书作家行列,虽然和冯唐传过绯闻,但最后结婚的是一个叫赵嘉的摄影师。老公赵嘉是二婚,和前妻邓立有过儿子,邓立是谁,也是资深文艺青年啊,可是大牌杂志《嘉人》的主编。所以,女文青柴静看来也没逃过当后妈的命运。

孤寡,而最富盛名的文青当属张爱玲,她的命运则与“孤寡”息息相关了。自从和胡兰成离婚之后,她便远赴美国,虽然和美国左派作家赖雅结婚,可不幸赖雅先她去世,于是张爱玲从此就真的过着离群索居的孤寡生活,有意地避开一切关心她或者探究她的人。

拉拉,早年,娱乐圈的大才女刘若英就自爆自己曾经喜欢同性,又或者是她曾经演过一个LES的角色,便留给人了拉拉的印象了。

难道,这就真的是女文青的结局吗?难道女文青就真的很难幸福吗?也许女文青身上的特质,的确和世俗的幸福格格不入。

第一、太清高孤傲,持才傲物。

才女和美女都一样,其实都是上天禀赋,都是清高孤高的。尤其是当被人追捧时,就容易找不到北,就会持才傲物。才貌兼备的才女,倒也永远不乏追求者,但是越是条件好,越是眼光高,就越是让人难以亲近。缺乏亲和感,这是过日子的大忌啊。

再说了,才女这么有才华有文化,那没点勇气和本事的男人,根本就没胆量来挑战啊。这边才女看不上,那边男人不敢。于是这就形成了才女孤独的局面。比如张爱玲,当她看透人世冷暖,文字中透着凄冷,如同《金锁记》:“三十年前的上海,一个有月亮的晚上……我们也许没赶上看见三十年前的月亮。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圆、白;然而隔着三十年的辛苦路往回看,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带点凄凉。”

张爱玲文字性格也出名的冷傲,也许是才华或者出身贵族的她,总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也就碰到了胡兰成,才让她有棋逢对手的味道。可是她被胡兰成深深地伤了,她便孤独地“萎谢”了。

第二、太不食人间烟火,与现实格格不入。

才女嘛,有文化,有知识,精通诗词歌赋,还会即兴地写出或浪漫或忧伤的诗句。她们可能跟你聊波伏娃聊肖邦聊李清照,她们可能坐在咖啡馆看人来人往,可能在家抱着猫咪晒太阳。她们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可是,她们的手指是打键盘的,而不是来洗碗拖地的。

才女往往都是有创作的,尤其是写小说的,往往沉醉在自己构造的世界,入戏太深,渐渐把小说和生活混淆起来,就可能闹笑话,那就与现实格格不入了。

比如,萧红写了不少悲剧女性的著作,比如《王阿嫂的死》触及了女性的深重苦难,描写一位农村贫困妇女王阿嫂的状况:她的身子早被自己的血浸染着,在血泊里有一个小的、新的动物在挣扎。在《生死场》里,萧红以更凝重的笔墨描写了“女性的刑罚”,直接把妇女的生育和动物的生育放在一起,写出女人同牛马一样,在不知不觉中生育、死亡。

也许是她入戏太深,还是小说就源于她的际遇。她和萧军分手时还大着肚子,然后大着肚子嫁给了另一个男人,结果还是换来了还是分手。她自己曾说:“我最大的悲哀与痛苦,便是做了女人,我一生最大的痛苦与不幸都是因为我是女人”。于是,萧红就如同她的悲剧作品一样,在31岁结束了自己悲剧的一生,在临终之时,写下的绝命书“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

可是,现实生活,婚姻生活不就是柴米油盐奶粉送孩子的日程吗?每天重复同样的日程,枯燥乏味,且为老公孩子而活,这对有艺术气息的文艺女青年来说,简直就是无法面对的事情,更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请问,一个拖地洗碗的女人,如何文艺呢?如果,不食人间烟火,那就注定与世俗的幸福格格不入。

要知道,大美女林青霞也是食人间烟火的,在经历与秦汉的苦恋之后,也终于嫁作商人妇。年过五十的她也开始写书晋升为文艺女青年。如果不食人间烟火,那只会让男人远远地看着,高高地供着。只有崇拜和敬仰,不会有关心和照顾。可女人,幸福是和关心和照顾有关啊。

第三、太多情,太多愁善感。

因为是才女,所以神经很敏感,情感细腻。所以,才女本身就是多愁善感的。不管是真有愁还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于是就有李清照般的“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于是便会禁不住吐出纳兰性德的诗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好吧,来看看《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就是一个大才女啊,当然,贾宝玉也爱的就是她的才女气质。她太多情了。这里的多情是她对万物太有情了。就连看见凋零的花朵也忍不住感伤,便有著名的“黛玉葬花”。“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处处用情,太耗心力。在男女情爱上,面对贾宝玉和薛宝钗,也常因为只言片语吃醋发脾气,多伤身子啊,生生把自己作死了。

可,幸福,有时候需要傻傻的,神经大条的,睁只眼闭只眼的,抓大放小的,情感太过敏感细腻,只会徒生许多愁罢了。

第四、太追求精神层面,普通男人罩不住。

才女不是无脑女,正因为有思想有深度,找了一个比他笨的男人,那她的精神就会孤独。所以,她们内心深处希望找到一个能够与之琴瑟和鸣的男人,一个可以高山流水的男人,她们要求有“精神共鸣”,甚至还渴望他是“灵魂伴侣”。精神共鸣不容易,灵魂伴侣,那就更难了。这世界,称得上灵魂伴侣的有,但少之又少,比如萨特与波伏娃,比如钱钟书与杨绛。

自古中国就有“女人无才便是德”,虽然现在女人地位提高了,但是女人有才华有想法,依然不被很多男人所接受。大部分男人喜欢傻傻的女人,因为没负担,好骗好打发啊,在两性关系中占有绝对的优势。可才女就不一样了,才女可不好骗啊,而且在两性关系中也丧失了优势。所以,普通男人根本不敢找文艺女青年啊,因为雄性荷尔蒙容易受伤啊。

以上种种,仿佛都在说文艺女青年的坏话,可文艺女青年真的都是悲剧吗?当然不是。文艺,就好像水一样,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说白了,才华,那就是一个工具。这在生存本领上,绝对是大好事儿。可在婚恋情感上,则是一把双刃剑。

前面提到的文艺女青年的四种结局:孤寡,拉拉,出家,后妈。可这就一定是悲惨吗?

孤寡就是悲惨吗?失去赖雅的张爱玲,凭着她的盛名,还怕找不到一个男人吗?她的粉丝遍及整个华人界,多少男人趋之若鹜,可是,她的孤独,是她选择的。也许,可以称作为她的命运,是她屈从的命运。一个人的孤独盛宴,不是普通人所理解的。

拉拉,这点是性取向问题。据说同性恋的人都会比异性恋更敏感更用情。性取向的问题好像也跟悲惨挂不上边。只是,她们选择的恋爱对象非主流而已。

出家,这就一定悲惨吗?这也未必啊。看破红尘,了却尘缘,于菩提树下,莲花宝座前,寻得心灵的宁静,那是一种彻底的放下。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临终前也削发为尼。你会认为其悲惨吗?不幸吗?这只是俗人的我们认为其不幸了。而出家人还在感叹世人纠缠名利情爱,孰知一切乃无常终成空。

后妈,我一直不明白,为啥文艺女青年会跟后妈联系在一起呢?难道是因为大龄未婚么,于是适合他的男人,大都有过婚史有过孩子。可是,后妈就不幸吗?这世界当后妈的不计人数,中国的离婚率已经高达百分之四十,所以当后妈已经不是新鲜事儿了。看看柴静,看看安妮宝贝,就算当后妈,不也挺幸福吗?重要的是他们找到了他们心仪的男人。

其实,幸福的文艺女青年还是很多的。如果说,婚姻是女人最好的归宿的话。林徽因是文艺女青年的幸福代表,其实不仅仅是文艺女青年,更是近现代的女人中的最幸福最幸运的女人了。她有家世,有貌有才,有婚姻有爱情还有万古好名声。她不仅有女人都要的归属婚姻——一个门当户对的温文儒雅的男人梁思成。她还有一个浪漫多情的初恋情人——大名鼎鼎的才子徐志摩。她还有一个痴情无比的超级备胎——为她终身不娶的哲学家金岳霖。女人做到林徽因这样,也是绝了。

为什么林徽因就能幸福呢,那就是她其实是一个很务实的文艺女青年。她聪慧,她有预见,她爱自己的名声,她放弃了当时还有家小的徐志摩,避免背上第三者骂名,选择了踏实的理工男梁思成,从此过上了夫唱妇随的日子。除了林徽因,其实文艺女青年冰心也算幸福的。

在观念开放的法国,却诞生了两个活得特别精彩文艺女青年,她们是乔治桑和波伏娃。

乔治·桑并不漂亮,个子还矮,可是她就是有魅力,她爱情生活丰富多彩,她抽雪茄、饮烈酒、骑骏马、穿长裤,一身男性打扮的她终日周旋于众多的追随者之间。即使乔治·桑这个男性化的笔名,也来源于她的一个年轻情人。

当有人批评这个矮小(1.54米高)、放荡的女人不该同时有四个情人时,这个不受世俗成规束缚的女人竟然回答说,一个像她这样感情丰富的女性,同时有四个情人并不算多。她曾借自己的作品公开宣称:“婚姻迟早会被废除。一种更人道的关系将代替婚姻关系来繁衍后代。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既可生儿育女,又不互相束缚对方的自由。”

在离巴黎数百公里远的诺安镇庄园中,这个文采出众、多才多艺的浪漫主义作家,接待了一大批文学艺术史上名留青史的人物:诗人缪塞、作曲家兼钢琴家肖邦和李斯特、文学家福楼拜、梅里美、屠格涅夫、小仲马和巴尔扎克、画家德拉克洛瓦……等等。甚至包括拿破仑的小弟弟热罗姆·波拿巴亲王。他们中的许多人成为她庞大的情人队伍中的一员。

光这一串串人名,就足以让普通的家庭妇女们瞠目结舌吧。要爱有爱,要名有名,要激情有激情,要自由有自由。这要让多少女人羡慕呢?这又是普通人可以定义的“幸福”呢?

再来看看波伏娃,她和萨特从他们相爱的1929年起,一直到萨特1980年逝世。他们一起共度了51个春秋。他们曾经相爱,但后来允许有各自的情感生活。也就是他们倡导“精神忠诚,但肉体并不忠诚”的恋人关系,与其说是恋人,其实更像亲人。毕竟是男人啊,而且是开放的法国男人,哪能抵挡过年轻妹妹的肉体呢,再说了,再美的爱情也会疲劳的。

后来,波伏娃写出了著名的《第二性》,她一生在经济上又与萨特是互相独立,完全不依附男人的新女性;一生游遍了世界各地,享尽了人间的良景美肴。她的感情生活也很精彩,在她四十多岁荷尔蒙减少、更年期来临之时,依然有小她多年的少年郎向她扑来。

她也是要名有名,要地位有地位,要爱情有爱情,而且她还有精神伴侣,死了还不会孤独,因为她和萨特死后葬在了一起。比起一纸婚书,死后能葬在一起,那才是永久地在一起吧,那才是永久的幸福吧。所以,波伏娃也绝对是幸福的,可以说是最幸福的。

文艺女青年还是能幸福的,世俗意义上的那种,只是会比普通人来得迟,但一旦找到了,那就是万古千秋。

比如离婚后的琼瑶,熬到了41岁时才等到离婚后的平鑫涛跟她结婚,从此佳人身边才有守护人。

再比如资深文艺女青年,唱着“我想我会一辈子孤单”的刘若英也终于在40岁成功嫁人,且都嫁得不错,找到了难得的幸福。

还有铁凝,那个多年前拜访90岁的冰心老人时,“你有男朋友了吗?”冰心问铁凝。“还没找呢。”铁凝来回答。“你不要找,你要等。”结果,这一等,铁凝等到五十岁,等到了一个叫华生的男人,帅气多金博学的经济学家华生,然后她在五十高龄宣布结婚。

是啊,文艺女青年也是女人,也是渴望爱的,也不能免俗,也是要结婚生子的。哪怕她曾经是很多男文青心中的女神。但女神终究会沦为女人的。

而只有当她沦为女人,当婚姻成为她的归宿时,她便有了世俗意义的幸福。

而这,是文艺女青年最好的归宿吗?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