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揭秘海天盛筵:外围女离开后,弄假处女膜找人嫁了

女记者卧底揭秘海天盛筵,爆出“内地版林志玲”周韦彤据传是外围女,外围女聚集地的图空网已经打不开了。不知海天盛筵涉嫌淫乱的尺度如何惊人的童鞋,请参阅这篇解读:详解海天盛筵网络新词:深水炸弹、俄罗斯轮盘

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女记者卧底海天盛筵外围趴:聚众淫乱

文/丽塔

3月27日至30日,2014海天盛筵在海南三亚举行,游艇、公务机、豪车、地产等奢侈品豪华亮相,自然也少不了众多衣着清凉的嫩模捧场。主办方多次为活动“正名”,外界曾推测今年出现淫乱派对的情况会大幅减少。

但事实上,凤凰娱乐记者成功打入外围圈,为了查明海天盛筵是否涉嫌办淫乱派对,记者在开幕前一个月,展开了“钓鱼行动”,长达近一个月的暗访,与外围女及中介的对话中,发现海天盛筵期间,淫趴与外围女卖淫依旧在暗地中火热地进行。

凤凰娱乐讯2013年一场淫乱派对火了“海天盛筵”,网友曝光参展商为了拉拢广大的高端客户,找来大量的嫩模(也就是俗称的外围女),陪“富二代”与“土豪”们过上激情的一夜,汪小菲、许雅钧与孙兴等人均被卷入这场风波,“海天盛筵”也一下子成了外界关注的焦点。虽然“海天盛筵”官方曾专门发声明撇清与淫乱派对的关系,但“海天盛筵”还是因为这场网络狂欢,一下子成了“淫乱”的代名词。

在政府“扫黄打非”大背景下,2014年“海天盛筵”主办方多次为活动“正名”,外界推测今年出现淫乱派对的情况会大幅减少。但事实上,凤凰娱乐记者打入“外围圈”,通过长达近一个月暗访,与外围女及中介多番对话,发现“海天盛筵”期间,淫趴与外围女卖淫依旧在暗地中火热地进行。

一、卧底外围女圈

揭密选拔过程:参加“海天盛筵”要先被“潜”

在微博上键入“海天盛筵”四个字,页面上哗啦地出现各种招揽女模特的广告,其中有两、三个广告大方地挟入“外围”二字。如此直白,是告诉大家非诚勿扰,有兴趣“下海”就发资料,没兴趣就绕路不送;这同时也告诉外界一个信息:2014年的“海天盛筵”,外围们跟你不见不散。

为了查明“海天盛筵”是否涉嫌办淫乱派对,记者在开幕前一个月,展开了“钓鱼行动”,佯装自己是外围女,将正妹友人的照片按微博上中介留的邮箱发了过去,没隔多久就收到一名中介小汪(本文的人名均为化名)的回复,我们互加了微信。

“身高、体重与罩杯?”小汪是个25岁的广东男子,在微博上要求外围的身高要175以上、罩杯C+,随后他跟记者要了照片。

小汪得知记者没有专业照片,立刻反问:“你才刚做?”“我没做多久,网上看到你在找外围去三亚,听说可以赚不少。”随后,记者问他怎么判断才刚入行,他笑说:“一般都会自备资料,像你没准备,就知道干没多久。”小汪留下手机号,热切地要记者打给他聊聊。

记者随后拨打电话给小汪。

“怎会想要做这行?缺钱?”

“这好挣”。

小汪告诉记者一个月要赚7、8万不是问题,但要看敢不敢玩,随即抛出能否接受与多人发生性关系、不做防护措施等一连串问题,把记者逼问的冷汗直流,但还是硬着头皮表示:“什么都玩过。最多玩过5P。”小汪听了才满意地在电话那头笑了两声。

小汪一直将记者视为“刚入行”的外围,不但把记者拉进“海天盛筵”海选的“BabyQueen”微信群组(群里有10多名女模),还介绍一单在北京的“包养”工作:客户是一名30多岁的男子,可以给女模特买跑车与租房,每个月给10万生活费,身材与长相要质素高,客户有性需求随时配合。如此优渥的交易,一般人听了都忍不住心动。

小汪向记者透露“海天盛筵”外围女招聘信息

小汪向记者透露“海天盛筵”外围女招聘信息

第一次电话沟通以后,记者每天都跟小汪联系,得知派对的时间是在3月23至30号期间,须先经过小汪的老板面试。“这次的活动是个大活,你要来我可以帮你保留个位置。今年的外围必须一人一证住进安排好的酒店,也缴了5万元保证金,活动结束后两周,派对主办方才会还钱。”

3月20日,面试当天,记者透过“BabyQueen”群组联系了外围女小萱,得知“面试”就是潜规则,“大家都知道被中介上一次,就可以入选。但本来就这样,你不付出,人家为什么要白给你工作?”小萱叫记者快来面试,也“好心地”建议潜规则时选择中介阿龙,“因为他在床上很温柔、又很久,让我很舒服。”记者找了借口,推掉了这次面试。

小萱入选后当场签了保密协议,她看到上面写着活动方是一家香港知名娱乐公司。为了进一步确认信息,记者转而跟小汪打探主办方信息,也得到确认。事后,记者致电该娱乐公司求证,但对方均表示:“不清楚,无法回应。”

3月23日,小汪带了10女名女性到海口某五星级酒店集合,而非到海天盛宴的举办地三亚。他说:“我们26日才去三亚,先跟那些老板与小明星玩完了,27日盛筵开幕,他们今年办了就是要给大家看不搞色情。”

小汪跟记者闲聊时,提到派对来了10多个客人,但这家娱乐公司为了避免留下证据,每位客人在入场前都会戴上面具,外围的手机也禁止对着客人拍照。

小萱事后跟记者八卦说:“我一晚上也记不清跟几个人了,反正没高潮过。”被问及这个活动赚了多少钱,她仅给了记者一个“大笑”的表情,言语中透露出满意的心情。

小汪透露这家娱乐公司时常办这种派对,“他们常要找一些大老板谈生意,现在我们的头在跟他们上面谈合作制,以后他们要找女人,我们来帮他搞惦,人人都想抢大单,我们也不例外。”

小萱将派对性爱照片发给记者,客人并没有露面

小萱将派对性爱照片发给记者,客人并没有露面

小汪口中的“大单”结束了,27日,他带着女孩子们离开三亚回去广州。隔天,小萱兴奋地一连发了多张照片给记者,其中包括多张裸露自拍照,以及在派对中性爱的照片,但照片只能看到女孩子的脸,“客人”的脸并没有露出。

二、“海天盛筵”实地调查

外围女转明为暗聚集亚龙湾

27日,“海天盛筵”才刚开幕,小萱已经结束工作离开三亚,另一波外围的“淘金之旅”才开启程。

有别于去年各种名流与明星的参与,今年的盛筵受到“淫乱派对”的影响,看不到任何星光与脸熟的老板,但仍有百名嘉宾受到邀请。他们一到酒店就有专人接待,并配有一张带照片的辨识卡,嘉宾凭卡可进入会展参观,并参加派对与酒会。

记者试图从酒店人群中找到做外围的女孩,但无所获。知情人士透露,今年的外围行事很小心,不会住在离会展太近的酒店,而是聚集在离三亚市中心28公里的亚龙湾度假区。

记者赴三亚前已联系多名中介,透过关系人介绍,我们佯装嫖客联系了中介小鹏,以微信询问哪些女孩在三亚,小鹏说孙某某目前可以接客。(孙某某去年参加了海天盛筵,自称3天赚了60万元。)

记者暗访“中介”对话截图

记者暗访“中介”对话截图

记者询问了孙某某的价钱,小鹏回复一次6000元,并附上一段讯息:“游戏规则:1.不收任何订金;2.见面后不满意可以直接走人,不用给一分钱;3.见面满意,先给钱,再做事。”小鹏表示跟孙某某确认了时间,她会打电话联系记者。

10分钟后,孙某某拨了电话给记者,我们向她表明身份想做采访,但遭拒绝。“我不想出名,去年会曝光是有人在搞我,不要再联系我了。”说完,她便挂了电话。

不到5分钟,记者接到一通陌生电话,是刚刚联系的小鹏,他语带恐吓的表示:“我X你妈,遇到你这种,老子要赔钱的,他X的如果发这种客我会被发封杀,黄单我还要赔她1千元,你自己看着办,你的电话我也存了,你要怎么补偿?”

“图空网”女模(图片有被采访者“漂亮宝贝”提供)

“图空网”女模(图片有被采访者“漂亮宝贝”提供)

三、谁在为外围女做中介?

“这些女孩子都是见钱眼开,谁会跟你谈感情”

A 中介拉活:“返水”1至2千元(返水:指外围女给中介人介绍费)

每个外围的背后,都有多名帮忙“拉活”的中介,双方不一定有签约关系,但却形成一条利益丰厚的产业链。那究竟外围圈如何形成的?据了解,中介透过各种管道发出“招聘”信息,并在微信与QQ上建立聊天群,以一个拉一个的方式,找来肯下海的女孩子,并不定时地在群里发出“工作”信息。接了工作的女孩子,事后要给中介一笔介绍费,价格依双方谈定为主。

一名自称经营“图空网”的中介漂亮宝贝向记者表示,他们主要的客户都集中在北京,目前收费约5千元一单的“快餐”,就是一个晚上一次解决的生意。“知名度比较高的,像L女模就可以接到一单近万元。我们5千元的单,平均返水1千元,1万就返2至3千元。”L在早年的车展中以一件齐P小钻裙一炮而红。

据了解,“图空网”有80多名女模注册成为会员,除了偶尔接接车展的活动,全都有做外围。漂亮宝贝随后将网站的链接发了过来,记者打开浏览发现,一名被称为“内地版林志玲”的Z女星照片就在其中,“你说这些在网站上的都是外围?Z也是?”她回说:“我们只做外围的生意,只要档期配合就可以约。”

记者暗访中介得知交易“行情”

记者暗访中介得知交易“行情”

小汪专门在广州一带做生意,他手下有10多个姑娘,每个年纪约莫在18至23岁,他透露广州的行情比较低,每单约2至3千元,“跟我交情好的(外围)返水就随便给,不会计较这点钱,但一般来说是给个5百到1千元差不多。”

“行情”是针对外围个人的定价,每个人的价码不一样。“价格的变化是看女孩子的质素来定,年轻、身材与长相好的,钱也会给得多”,小汪说,在外围圈中,除了身高外,几乎所有人都做过丰胸与整容手术,每隔一段时间,这些女孩子在面貌上都会有所改变。

B 中介用途多:摆平黑道、身兼家人跟床伴

多数外围女来自二、三线城市,她们只身一人在外地工作,自然地跟中介们形成紧密关系。中介大玮透露除了介绍工作,他们还要包办各种杂活,“很多女孩子年纪还小、不懂事,有时候搞一搞怀孕了,我要帮忙找医院帮她做人流,还要价格便宜。”另外,做这行的女孩子常出入声色场所,容易招惹黑道人士,大玮这时候也要出面帮忙摆平。

“我们都当对方是家人”,小汪与几个女孩子住在一起,互相照顾对方,也分担房租。男男女女住在一起容易擦出火花,他跟几个女孩子发生过性关系,都是你情我愿,“她们有生理需求,虽然都在做(卖淫),但是在服务别人,跟我则是我来照顾她们的感受。”他们将性与爱分得很清楚,当对方是工作伙伴或爱人,但不是男女朋友,愿意跟谁上床都管不着彼此。

小汪与女孩子的关系较复杂,但也有公事公办的人,之间只有利益关系,没有感情涉入。张林手边的女孩子遍布全国各地,很多都没有见过面,“反正客人看到女孩子,发现跟照片不对板就会退货,我们下次也不跟她合作,不然客人不高兴,也砸我名声”,张林说。

记者得知,这些女模白天偶尔接车展的活动,其余时间全都做外围。(图片有被采访者“漂亮宝贝”提供)

记者得知,这些女模白天偶尔接车展的活动,其余时间全都做外围。(图片有被采访者“漂亮宝贝”提供)

C 中介看外围:白天当车模晚上脱衣干黑活

“这些女孩子都是见钱眼开,谁会跟你谈感情”。中介“独角兽”指出,外围女就潜藏在我们身边,这些人在微博上打着“模特儿”与“演员”的标签,但至今从没看过她们有任何作品。“外围女有相似的特征,锥子尖的下巴、假胸、自拍各种裸露照、微博加V认证、动不动就在朋友圈晒各种名牌包,超过八成的机率都是外围女。”

那什么是外围女呢?中介Jacky解释:“就是披着高贵的标签,实际上做的就是陪男人吃饭、喝酒与发生性关系,与一般在夜总会工作的小姐差不多。但外围女游走在明暗边际,白天当车模做赚钱,晚上衣服脱了干黑活,业界称为商务模特儿。”

小汪虽然跟外围女关系亲密,但他坦言不会接受女朋友做这行,“如果真的喜欢上了,我会来养她,不让她出去工作,她也可以跟我一起当中介。”

在采访的过程中,中介都向记者表达了一个态度:只要有钱可以赚,要怎么伺候这些女孩子都可以,只要有工作时,外围不要挑三拣四或是让客人不满意。“商品就是商品,既然愿意入这行,面对客人是没有自尊的。”中介“邪恶杰”说。

四、外围女自白

“离开后,弄假处女膜找人嫁了”

“海天盛筵”结束前,记者跟数名外围女接触过,其中就属小萱最为友善。

小萱今年才20岁,读完高中就没在上学,老家在广西某小村里,爸妈在工厂里打工,下面还有两个可爱的妹妹。

“做这行就是为了赚钱”,她每个月固定给家里一半的收入,虽然不固定,仍多少减轻家庭负担。小萱一开始先到车展当车模,但每场活动才赚几百元,后来经友人介绍,开始当起外围模特儿。

“我不认为我们做这个很丢脸,因为不管跟谁上床,都是靠自己的劳力赚钱。”小萱不想让家人知道在外面干什么,也不愿意借由媒体炒作自己,“我还是想留点好名声,之后去做个处女膜手术,离开这个城市,找个好对象嫁了……”

记者认识小萱近一个月的时间,聊了上千条短信,但她谈论的话题总是与“男人”、“感情”、“性爱”有关。

小萱在老家交过一个男友,来了广州后就没再联系,“不走出自己的圈子,永远不知道外面还有更好的人”,她口中更好的人指的就是小汪。

小萱认识小汪的第一天就搬进了他家,“他很照顾我,我们第一天就上床了,隔天早上他做了早餐给我吃,有阅历的男人果然不一样,我很喜欢他。”她觉得小汪很像男友,但是比男友还了解她,不用开口就知道她的需要,“所以我现在完全不想交男友,交了反而添麻烦,工作也不方便,不如跟小汪开心就好。”

接触外围女之前,记者心里早已知道她们对性的开放程度。但听到小萱邀约记者一起跟小汪发生性关系时,还是忍不住心里一震。

“你不是喜欢他?”

“我是喜欢,但是我们可以一起爱他呀!我不在的时候,你照顾他。你不在的时候,我照顾他,爱他跟上他。”小萱对爱的定义与一般人有明显差异。

记者手札:

在近一个月的采访期间,记者分别与中介跟外围女打了各种交道,发现他们大多来自农村;教育程度不高;非外界想得拜金,会因房租太贵而住在一起;iPhone价钱太贵而买国产手机;攒了钱也会寄回家里,跟你我没有太大区别,只是他们背弃正常道路,选择了携手赚快钱。

作为旁观者,我们无法用世俗的标准来衡量他们的价值观与感情,但就像前文提到的,中介与外围女待彼此如亲人,但事实上,小萱从未问过小汪的年纪,小汪也不知小萱的家庭状况,他们保持肉体上的亲近,内心却隔着鸿沟,唯一联系他们的就是让双方获利的工作。

附:

自2013年以来,外界就一直盛传在三亚举行的“海天盛筵”涉嫌淫乱,邀请众多富豪、明星及嫩模参加。海天盛筵组织方曾发布声明予以否认,斥其为“不实信息”。声明称“海天盛筵”是全亚洲最顶尖的游艇、私人飞机及高端休闲生活方式展,是国际旅游岛每年最为重要的展会活动之一,每年都吸引百余家来自全球一线的游艇、公务机、高端品牌参展。从未组织策划过任何与话题中所陈述内容相关的活动或派对,且并未授权任何个人或组织以“海天盛筵”的名义举办任何相关活动。

事后,凤凰娱乐记者向海天盛筵主办方求证“淫乱派对”一事,发言人陈丽澄清:“就我所知,今年没有人打着‘海天盛筵’的名义举办淫乱派对,除非并掌握证据,我们才会走法律途径。此外,我们在盛筵开始前,就已经向公安局备案所有的活动,这期间发生的‘其他活动’都与我们无关。”(来自:凤凰网)



标签: ,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政府扫了东莞,如果不扫这些高端垃圾,政府就是欺负百姓。垃圾政府

    (19) (12)
  2. This is the perfect way to break down this inmtnfaoior.

    (1)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