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清华男与老太太的科学争论,振聋发聩!

非常好的科普文!太多“老太太的科学”,不在科学的框架下面讨论,摆事实,讲道理,只想偏执的证明“我说得都是对的”。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016184701f46c0b9d

老太太的科学

文/魏磊

前几天晚上友人和我在中关园公交站的北向南方向等公交。一位老太太也在等公交。她问我们:“你们最近传统文化的课是不是少了。”

这是一个很别致的聊天开场白。之后的事实证明,这个开场白早就警告了我这段对话有多精彩,可是我却毫不知情。

“我们不是北大的。我们是清华的。”友人说道。

“哦,是不是就是前几天上电视的那个化学系的……你们不是那个系的吧?”

我感到很荣幸,能在北大东门听到我清二的光荣事迹,有一种大陆人在台湾学运现场,听到国际歌的荣耀感和错乱感。我想到了之前有南方系媒体想要采访化工系同学和伪化工系同学的故事,我甚至想到了在她下一刻掏出记者证的时候,我大义凛然的捍卫科学的表情:尽管我不懂化学和化工,但是我还是懂过程控制的嘛。

可是大龄的她不像是一个适龄一线记者。尽管如此,她还是展现出来了她身经百战见得多了的经验来。因为后面的故事太过冗长,我不确定我的引述是否准确,所以我舍弃了引号来描述这个传授姿势的过程。

在我澄清了化学系和化工系的区别,老太太得知我们并不是化学(化工)系之后,有了下面的对话。

太:PX虽然在化学上没毒,可是在生物上,就是剧毒!
我:我就是学生物的。生物上也是低毒啊。(虽然有点牵强,可是我的二级学科上真的有生物两个字嘛)

太:在生物上没毒,也对生命体征有很大危害!
我:医学上也是低毒的啊……

太:你们这些学生,智商这么高,应该多学点物理,多学学天体物理你们就明白了!(后面我才大概明白了为什么要学习天文学)你既然是搞生物的,那你们对转基因怎么看?
我:你问我姿不姿瓷,那我当然是姿瓷的啦!

太:你们知道转基因危害有多大么!你说要是转基因没问题的话,小崔为什么要放弃那么好的工作,顶着压力去美国调查!
我:你有数据么?

太:我在医院妇产科工作十几年,你知道转基因危害有多大么!你知道转基因导致多少女孩绝育么!
友:既然危害这么大,那怎么没有发表出来?

太:这种数据是公布不出来的!你们啊,都被赤化了!
我:我不是党员……

太:(我以为她会说出来诸如“你虽然肉体上没有入党,可是精神上早就入党了”这种话,可是她没有)不是说是不是党员!我真希望你们能先成为普通人再成为精英,不要总想着做社会的精英,要先学会普通人的思维方式!
我:可是大家都做普通人谁做精英啊?

太:你们啊,毕业出去就能比别人挣很多……
我:那敢情好。您是不知道我们出去挣多少钱吧。

太:你们要尊重传统文化。不要因为学了一些东西就否定这些。要是中医没用,你看各大部队医院不都建了中医科么!不要总说什么数据、数据的,数据能代表一切么!
友:可是没有数据,拿什么证明这件事情呢?

太:世界是复杂科学,复杂科学是没办法做重复实验的!复杂科学的研究,根本不需要数据!(这倒是我近年来听到的关于复杂科学的最为简单粗暴的定义,而且我明白了她为什么让我学天文学了,因为天文学也是复杂科学。大娘,您看过《三体》吧?)

这个期间老太太挎着小包,像唱京剧一样伸着手指,在我们两个旁边左三圈右三圈,周围也有些人淡定围观。后来老太太和友人都有一点发作,声调明显提高。整个情节陷入了“老太太高声宣扬论点”和“友人质疑数据和论证逻辑”的死循环。我见也没有什么可以聊的了,正好等的车也来了,遂拉着友人准备离开。

老太太见我要逃,还追了两步,振聋发聩地说了一句:“文革就是你们这帮学生搞出来的!”绝尘而去。

————————————————————

在公交上,我和友人讨论了很多关于科学传播和科学方法的问题。老太太可以作为一个极端的案例,因为她不讲逻辑、不讲方法,完全陷入了自己的经验和臆断之中不能自拔。

我在学校见到过很多民科,多多少少都有这种奇怪的执念。两年前我在桃李园门口见到一位发传单的学生,声称他推翻了牛顿第二定律,并给出了一套自己的公式。这里我不想讨论关于物理学的目的和描述方法,至少从经典物理学的角度,他的论证谬误显而易见。我和他聊了一阵,包括我在内至少有5个清华同学指出了他的问题,并且是在不同的角度,可是他就是不肯改变他的观点。后来我放弃了,因为我觉得,这就是一种纯粹的心理偏执。

大部分人都不具有这种几乎无可改变的执念,可是,他们依然认为PX剧毒、依然认为转基因会导致绝育、依然迷信中医。事先说明,我是一个PX化工的支持者、转基因的坚定支持者和中医的谨慎支持者。

关于这三件事情本身也颇多争议,但是在大众层面,缺少理性的、基于科学方法的论证。大众对于一件事情的结论,往往取决于第一时间的经验,而非不断修正的判断。这也许也是一种“生活在经验里,直到大厦崩塌”。

这学期上了张学工老师的一门《科学规范与表达》,也多有关于科学与社会、科学传播的讨论。这种社会对科学的不信任,一部分来自于大众对科学代言的政府的不信任,而更多的则是内在逻辑的缺失和自我经验对于事实判断的占据。

本学期上某门思政课的时候,本校一位博士生在做报告时,把“某高校男生精子活性降低,发现前几年引进了转基因食品”的新闻报道作为论据,还说出了“男同胞们要小心了!”这种话。可见,即便是从事一线科研的博士生,“相关性不代表因果性”这种话,也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张老师的那门课,我写了一篇渣烂的英文短文,来论证科学信任的缺失和科学传播的方法,懒得翻译过来,因为实在是很渣。我觉得应当把大学本科的四门思政课的一门,改成自然辩证法或者科学规范与科学方法(顺道取缔思修这种奇葩课),对于提高大家的科学思考应该很有帮助。而对于大众传播来说,把科教频道的猎奇风转变成严肃风,可能也有所帮助(另外,张老师居然上过上世纪的《走进科学》)。

果壳是科学爱好者——或者更窄的范围——死理性派的狂欢之地,而互联网传播的一个好的例子也许是@月球车玉兔,虽然它传播的是大家都喜闻乐见的软科学;不知道如果他变成一只转基因玉兔,大家还会不会觉得他萌。

————————————————————

有一些朋友在下面探讨了一些问题,我本来觉得人人网这个“修改日志后会提醒”的功能不大好,有我重复发帖骗访问量的嫌疑,不过实在是不吐不快,还是写一下比较好。

1、“这对话真不是编的?”

笔者一直想做一个小说家,如果我真的能够编出这段对话,我就不会有那么多胎死腹中的半截故事了。

2、民主、科学和决策

五四的“德先生”和“赛先生”说法延续至今,确实有一些人认为,用科学来决定社会事务是不合理的,科学处在了相对强势的地位。这点我是完全同意的。科学只是社会决策的参考之一,其他的参考包括宗教、信仰、社会习惯、教育程度。

我在本文想说的,其一是用篡改事实的方式,来为自己的“民主”诉求辩护的方法,这种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斗争哲学,我觉得没有人会同意。

其二是“大多数人的暴政”是否合理,我个人觉得不合理,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可以好好讨论。这是科学在社会决策中,应该扮演多大重量的关键因素。

其三是如果“民主”是最重要的、不可侵犯的绝对领域,那么“科普”和教育的界限在哪里,探讨科学和逻辑的意义与界限,容易陷入不可知论的怪圈。

最后我觉得,老太太既然想用科学来跟我对话,试图说服我,那就要在科学的框架下面讨论,摆事实,讲道理。如果她不是想说明“我说得都是对的”,而是“我就是这么想怎么着”,那我很乐意看她继续在她的小世界里做她的太后。

3、科学的界限

上面提到,公共政策的制定经常会依赖科学。而这是建立在“科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客观世界的运作规律”的基础上,并且经历了大量经验和尝试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信任。科学是群体智慧的产物,是你来我往的理性辩论的结果。它不应该作为决策的唯一因素,但是如果不考量科学,盲目试错的代价会更大。

非科学的事物也有其(潜在的和经验上的)合理性,比如中医,比如第六感。我不是拿着科学的大棒来打非科学,但是请区别“非科学”和“伪科学”。

4、传统文化

我热爱传统文化,一如我热爱天文学。但是传统文化和学生的视界有何关系,我没看懂。至于对于老人的尊重,我觉得我在整个对话的过程中,保持了难得的克制。对老太太的嘲讽,我承认我是有的,因为我觉得在她和我讨论的内容里,没有什么好过分尊重的。既然多元化的社会容许言论自由,那我发篇日志说一句“奇葩”也没什么不对吧?相对而言,我觉得老太太倚老卖老不容反驳的态度更为显著。

若是传统文化就是盲目敬老,那我觉得大家都是太监在伺候太后,并低声下气地等着自己成为太后的那天。

5、中医、PX和转基因

虽然我不是想要讨论这几件事请,但是既然说到这里了,聊聊也挺好。

PX是“低毒”的,我坚持这一点。至于其生产流程和工艺有没有危险性,我不是内行,虽有了解但是不敢妄自发表意见。但是,利用PX剧毒、致癌这种伪事实来达到自己诉求的,肯定是不合理的。PX这件事情,一部分来自于我们对政府的不信任,我承认。但是“PX在中国就是剧毒”这种说话我也是不同意的,请用事实说明。

转基因这件事情,我觉得在理性框架下探讨也是很有益的。但是提醒那些反转的人,请摆事实讲道理。我支持转基因,因为以我的已有知识的判断,这个技术在合理利用的情况下不会造成危害,乃至“绝育”之类。技术都是中性的,若是一棍子打死,恐怕不好。你们怎么不去反诱变育种啊?

中医是个大坑。我觉得中医不是科学,但是有其(潜在的)科学性。我在文中也都用了“迷信中医”这个词。用公蟋蟀母蟋蟀来反中医自然是太过家家,不过拿张悟本来谴责“迷信中医”应该没什么错吧?我本人是部分信任中医的,我也看中医吃中药,但是中医药未来的发展肯定是要去芜存菁,谨慎发展才对。

6、关于精英

我承认我那句“可是大家都做普通人谁做精英啊?”很欠打。我真没觉得自己的大学或者“精英”这个词有什么好骄傲自满的。不过我就这么说了,你咬我啊?(来源



标签: , ,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我想每人都有自己的一套观点,但不应该认为大家都要赞同,更不能带着目的性的鼓动大家都赞同,万万不能够的是,团结基本一致的人来教训另一波不同的人,民主和自由不只是反抗权威……

    (10) (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